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四六章 试探(节日快乐!)
    “弥罗宫大公子,其道法神通的传承,也是来自鸿蒙符文!”

    秦牧尝试着激发门板中的符文,这门板应该是以某位成道者的道树炼制而成,只是那位成道者太强,其道树也变得坚不可摧,不过他研究其中的符文,立刻发现端倪。

    这位弥罗宫大公子应该是弥罗宫主人的嫡传弟子,其人的神通道法走的是弥罗宫主人的路子,他的鸿蒙符文最是纯正,从这面门板中的符文烙印可以看出这一点。

    因为这面门板中的一切符文烙印,归根结底都是一个符文,那就是鸿蒙符文!

    鸿蒙符文具有唯一性,不同的排列组序,构成了不同的功用。

    而弥罗宫二公子三公子四公子他们的基础符文,除了鸿蒙符文之外还有着其他符文构成,说明他们并非是弥罗宫主人的弟子,而是追随者。

    其中以二公子最为明显。

    归墟神女走的路子,与弥罗宫主人截然相反,不修道树道花道果,甚至对弥罗宫主人的作为也不太认同。

    “大公子多半是得到了弥罗宫主人的衣钵传承,他的传承最是纯正,不过想要从门板中参悟出他的功法,则还是没有这个可能。”

    秦牧陷入沉思,弥罗宫的二公子被镇压,三公子四公子掌握着祖庭玉京城的权力,弥罗宫的成道者追随着他们。

    那么大公子何在?

    按理来说,大公子应该是弥罗宫的继承者,怎么会被三公子四公子攫取了弥罗宫的权力?

    研究这块门板,对他有很大的益处,他目前修炼鸿蒙元气,自身的元气修为还未恢复,门板中藏着大公子的很多见解,有助于他领悟出更多。

    秦牧安心修炼,他的两条孱弱的小腿也在慢慢生长,只是速度缓慢。

    这一日,突然地动山摇,元界的天空剧变,一颗颗星辰破碎,元界的星辰乃是天公以天道至宝所化,星辰破碎,显然是祖神王出手!

    这两年来,祖神王时不时前来骚扰元界,但都被天公以天道至宝挡下,而且有月天尊在,祖神王难以占到任何便宜,因此往往一触即走,没有造成多大破坏。

    然而这一次,祖神王的攻势变得无比猛烈,将五十天道至宝打得动荡不休,没多久,天空撕裂,一张巨大的面孔将整个天幕填满!

    秦牧站起身来,仰头观望,面色凝重。

    祖神王撕破元界的天幕,下方,天公冉冉升起,白眉白须白袍,身躯越来越大,准备与祖神王在天外一战。

    另一边月天尊立刻升腾而起,向天外飞去,打算与天公联手对抗祖神王。

    但就在月天尊动身的一刹那,大地抖动,幽都魔气突然入侵元界,在东海化作黑暗漩涡,呼啸转动!

    流经元界的天河也被魔气污染,不知多少幽都魔怪魔神从天河中奔腾出来,数以百万计,密密麻麻,脚踏东海的海面,所过之处,一些海底的神国直接被这些魔怪魔神摧毁!

    幽都魔怪魔神,将海面染黑,涌向延康的东海岸。

    在铺天盖地的魔神魔怪背后,冥河入侵元界,虚天尊的身影屹立在那些魔怪之后!

    秦凤青和幽天尊立刻抬脚,重重一顿,整个元界剧烈晃抖,元界幽都浮现开来,将所有幽都魔怪魔神一起拉入元界幽都之中,让他们无法入侵阳间!

    涌向延康东海岸的魔神魔怪扑上海岸,却突然扑了个空。

    元界幽都的地理,与元界的地理一模一样,是两个重叠的空间,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元界幽都中也有着许多鬼神,其中以阎王率领的酆都为首,率领大军迎上幽都的魔神大军。

    那些魔神魔怪一边飞奔,军队中一件件巨大的宝物飞起,呼啸向前飞去,却是一座座门户。

    那些门户落地,顿时高高耸立。

    幽都之战时,有许多魔神魔怪逃出幽都,逃到元界和其他世界,在阳间建立起一个个鬼蜮,形成诸多不小的势力。

    而这些门户落下的地方,正是这些鬼蜮的所在地。

    门户落地之后,鬼蜮中的魔神在阳间奋力将门户推开!

    幽都的魔怪大军没有与酆都的鬼神大军碰撞,而是呼啸钻入这些门户之中,涌入阳间!

    这些魔神魔怪的数量太多,倘若涌到阳间,必然会为祸元界,给元界造成极大的破坏!

    阎王正在率领大军迎战,见状心中凛然,高声道:“铺桥!架起生死之间——”

    酆都大军中,一条条飞桥从军中冲天而起,桥梁的一端铺在酆都中,另一端则架在阳间。

    生死之间是一座桥梁,由初祖人皇秦武皇子所创造出的宝物,他当年因为思念亡妻,炼成此宝,打算用此宝连接阴间和阳间,和妻子在桥上相会。

    后来他心灰如死,舍弃肉身进入酆都隐居,又担心阳间的事,因此经常又跑出来,所以把生死之间留在酆都,成为连接死者和生者的唯一桥梁。

    秦牧成为人皇后便把这条桥弄出来,狐灵儿收过桥费,积累下第一桶金。

    延康变法时期,延康人弄明白了生死之间的原理,加以改良,炼制了许多这样的桥梁,也叫做生死之间。

    此刻,一道道桥梁架起,酆都无数鬼神冲上生死之前,从酆都杀到元界!

    另一边,虚天尊挥舞冥河,唰的一声扫来,冥河所过之处,一道道生死之间桥梁纷纷轰然崩塌,正在渡桥的诸多酆都鬼神被扫成齑粉,元神破碎,化作灵魂黑沙!

    冥河长鞭所向披靡,然而下一刻,秦凤青横身挡在酆都前方,抓起冥河长鞭,唰唰唰,将长鞭缠绕在自己的手臂上。

    虚天尊用力抖动长鞭,将秦凤青抖起,向自己这边落去。

    她的目光森然,抬起手掌向秦凤青印去。

    眼看她的手掌便要落在秦凤青身上,秦凤青身后,幽天尊的元神从秦凤青身体中穿过,两人手掌重重碰撞!

    虚天尊头发飘扬,身后元神嗡的一声膨胀开来,挡下幽天尊这一击。

    秦牧站在涌江天宫上,遥望这一幕,心中凛然。

    灵毓秀快步走到他的身边,低声道:“夫君,按理来说祖神王和虚天尊不应该如此毛糙,他们主动进攻元界,造不成多大破坏,反而会给我们机会将他们格杀。”

    “他们之所以出手,是因为昊天尊、元姆夫人、太极古神和太初等人到了。”

    秦牧仰头望天,喃喃道:“只有他们到了,祖神王和虚天尊才有这个底气。”

    他吐出一口浊气,道:“太极古神有太始阻拦,太初可以被云天尊在终极虚空中挡住。元姆夫人和昊天尊,足以给元界造成莫大的破坏。”

    灵毓秀心中凛然,道:“天庭的大军,不可能到得这么快!”

    秦牧摇头道:“天庭大军当然不可能来到,他们还要十几年才能从天河赶到。昊天尊此举,不过是先试探一下延康的虚实和我的虚实。”

    他遥望延康,只见延康上空,一座座神城中突然有一个个巨大的银球从城中升腾而起,拖着长长的银色光焰,升上高空。

    银球由一个个六面体镜子组成,不断旋转,镜子向四下里铺开,如同一面面银色的镜子,数以百计的神魔站在镜子上。

    镜光向下照耀,护住各城各地,站在镜面上的神魔催动各种神兵,不断向下轰去,击杀那些冲向延康各城各地的幽都魔神和魔怪。

    却在此时,天外突然大亮,一面巨大的沙盘出现在天幕上,贴在元界的世界壁垒上方。

    那是一面太极沙盘,太极古神的成道之宝,黑白分明,微微旋转,便将元界的世界壁垒切开。

    一轮巨大的太阳趁着天公在天外与祖神王大战,从太极沙盘中挤入元界的世界壁垒,火光熊熊燃烧,将天空烧得赤红!

    那轮太阳中,有金乌飞行,拖着长长的金乌圣火,拉着一辆辆战车从太阳中冲出,数百金乌拖着数百辆战车,车上载着诸多玄都神魔!

    那些神魔站在车上,双手高举,手掌间一个个巨大的火球如同小太阳,轰然向下方的元界砸去!

    延康的一座座神城中,突然有一座座体型巨大的射日神炮浮空而起,一道道炮光划破天空,在元界上空闪过一道道刺目的光芒,将那些金乌连同战车一起轰得粉碎!

    轰!

    又是剧烈的震动传来,另一颗巨大的太阳挤入元界,接着天空中元界的世界壁垒不断震动,更多的巨型太阳涌现出来。

    无数金乌拉动战车,冲向元界!

    就在此时,无忧乡三十三重天浮空,数不清的开皇时代的神魔冲上天空,迎战玄都神魔。

    天庭的主力大军还未来到,仅凭玄都和幽都的大军,便足以让元界的神魔大感吃力。

    倘若天庭大军的主力赶来,倾元界之力也未必能够挡下第一波攻势。

    秦牧侧头,向灵毓秀道:“夫人,你们尽快离开此地,前往延康驰援。这里恐怕保不住了。”

    灵毓秀急忙回宫,高声道:“村长,屠爷爷,我们去延康!”

    村长等人早就准备妥当,笑道:“天尊之战,我们的确插不上手。走了走了!”

    “牧儿当心!”司婆婆嘱咐道。

    秦牧挥了挥手,目送他们离开涌江天宫,随即返回天宫,跏趺坐在凌霄宝殿前。

    过了片刻,秦牧笑道:“昊天尊。”

    昊天帝从涌江天宫的正门走来,四下看去,悠然道:“这里是何等清净的一个养老之地,奈何居住在这里的人却不甘心,还要造反。牧天尊,你让朕失望了。”

    秦牧看着他走近,只见昊天尊身后元姆夫人从他的阴影中走出,嘴角噙着笑意:“小冤家,又见面了。”

    她的目光落在坐在地上的秦牧的双腿上,只见秦牧穿着婴孩的裤子,小短腿儿,小脚上还穿着婴孩的鞋子,不由错愕失笑:“小冤家越活越年轻了呢!”

    秦牧微微一笑,身后的凌霄宝殿突然打开,凌天尊埋首在浩如烟海的经卷之中,正在奋笔疾书。

    凌天尊抬头,掷笔,站起身来。

    ————六一儿童节,秦牧和大朋友小朋友们都节日快乐吖!六一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