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五二章 开辟第七纪
    过了片刻,秦牧将混沌石吐了出来,他原本以为混沌石中必有混沌之气,当初他发现太易的混沌矿脉时,便发现混沌石中储存着混沌之气。

    当他把太易蛋壳取出,整条混沌矿脉崩塌,混沌石粉碎,那些混沌之气便四散溢出,化作祖庭的混沌海。

    从这一点可以发现,混沌石的硬度并非特别高,只是终极虚空的冷寂之风无法将之化去。

    因此他才会认为这块由混沌石雕琢而成的方尖碑中必然也藏有混沌之气,然而吃下去才发现,这石头中没有半点的混沌之气!

    这里面的混沌之气都已经被人收走!

    “白啃了块石头……方尖碑上的文字,写的是弥罗宫大公子用鸿蒙符文书写的鸿蒙道语,用来镇压敌人的。”

    秦牧站在碑下,沉思道:“从这句鸿蒙道语来看,大公子在鸿蒙符文上的造诣极高,可以说是弥罗宫主人之下的第一人了。他留下的封印封禁,怎么会被破开?”

    从飞出禁区的门板和方尖碑来看,封印应该被破了一部分。

    大公子拥有如此超绝的技业,他留下的封印必然是极难破开,仅凭终极虚空的力量,应该还无法让他的封印出现瓦解崩溃的趋势,那么是谁造成了封印被破?

    “混沌石这种东西很难寻找,想要制造这一块方尖碑,需要的石材已经是难以想象的数字,而听蓝御田说,他看到那门户中有着不计其数的方尖碑。这些方尖碑所需要的材料,大公子是从哪里寻来的?”

    他面色变得有些古怪,猜测出混沌石的来源。

    只有一个地方有着如此多的混沌石,那就是祖庭中能够诞生出太易的混沌矿脉!

    但一条混沌矿脉,是无法炼出这么多块方尖碑的,必须要有数条矿脉才能炼成,也即是说,弥罗宫大公子有可能搜寻了几个宇宙的混沌矿脉,用来镇压这位“弥罗宫的敌人”!

    秦牧思索片刻,尝试着将方尖碑收入自己的神藏之中。

    灵胎神藏位于眉心,然而方尖碑实在太长,秦牧把方尖碑放进去,发现碑尖会刺破自己的眉心露在外面,像是眉心长了个尖角。

    他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御弟说,这片废弃之地有着许多古怪的东西,既然无法收走方尖碑,或者可以在这里寻到一些其他什么宝物!”

    他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舍弃方尖碑,“站在”门板上向废弃之地的深处飞去。

    过了不久,秦牧停下门板,惊疑不定的向前看去,只见前方虚无之境中突然浮现出一颗硕大的脑袋!

    那颗脑袋大的不可思议,已经长出了血肉,却没有皮肤,正在这片废弃之地中飞行,张开大口吞噬被丢弃到这里的宝物!

    那颗头颅正在吞噬一卷破书,那书本金光灿灿,无人自动,书页哗啦啦翻动,书中金色的文字飞起,相继烙印在那头颅上,打得血肉翻飞!

    不过,显然那本破书不是怪头的对手,被那怪头张口吞下!

    怪头上的血肉又在自我蠕动,生长,变得完整了一些。

    突然,那怪头注意到他,立刻兴冲冲飞来。

    秦牧面色紧张,将门板立起,当场大刀抄在手中。

    怪头呼啸冲来,秦牧屏气凝神,突然冷寂之风吹拂着一艘破船,轰隆一声撞在那冲向秦牧的怪头上!

    那艘破船断面到处都是锋利的木刺,竟然将那怪头血肉刺穿,把它挂在上面。

    破船从秦牧前方飞过,秦牧立刻看到船上挂着一具白骨,那白骨是成道者的一身道骨,没有被终极虚空化去,但是被钉死在船上。

    怪头发出无声的大吼,挣扎着要从船上脱离。

    秦牧随即看到被钉死在船上的白骨抬起一条白骨手臂,白骨手臂越来越长,竟然抓住怪头的脸,从他脸上撕下一块血肉!

    白骨手臂缩回,把那块血肉往自己身上贴去,那血肉贴在它的捣鼓上,立刻像是无数触手在骨骼上爬行,一边爬,一边生长。

    白骨又一次探出手臂,去撕扯怪头脸上的血肉,怪头大怒,奋力挣扎,终于挣脱破船,立刻滚到甲板上,向被钉在船壁上的白骨杀去。

    那白骨被钉在那里,虽然不能脱身,但俨然像是一个凛然不可犯的帝皇,举手投足间,尽显无上威严!

    然而他被钉住,发挥不出多少力量,那怪头在船上滚来滚去,避开它的攻击,突然狠狠撞在白骨上!

    那艘破船被震得晃动不休,怪头退开,又一次向那白骨撞去,这次撞击更重!

    突然,那艘破船的船舱被它撞开,门户开启处,只见六七个白骨从船舱中冲出来,扑向那怪头!

    秦牧愕然,只见那些白骨都是成道者的道骨,扑上前去,不由分说便从那怪头的脸上撕下一条条血肉,向自己身上粘去!

    很快,怪头的血肉便被它们撕扯一空!

    那些白骨身上挂满了血肉,欢天喜地,然而一股冷寂之风吹来,那些血肉便随风散去。

    破船上一片安静,无论是怪头还是白骨都不再殴打对方,而是失魂落魄的矗在破船甲板上,任由冷寂之风吹拂。

    秦牧哈哈大笑,摇头道:“这些蠢货……”

    突然,那怪头和白骨纷纷转过头向他看来,秦牧心知不妙,立刻催动门板加速离开。

    破船上的白骨和头颅们兴奋起来,那些白骨飞速爬到桅杆上,升起破破烂烂的船帆,借着冷寂之风加速,架船向他追来。

    它们摩拳擦掌,兴奋异常,显然打算撕掉秦牧的血肉黏在自己身上!

    而被钉在船壁上的白骨也兴奋的敲打着船壁,督促它们加快速度。

    那艘船看起来虽破,但是架起千疮百孔的船帆速度却快了许多,一路穷追猛赶,离门板越来越近。

    一具白骨站在桅杆上纵身一跃,向门板扑来,张开空洞洞的大嘴巴,似乎是在欢笑,然而下一刻秦牧的劫剑便刺入它的口中,咄的一声将它钉在破船上。

    另一具白骨飞来,被秦牧一拳轰出,打得它挂在破船的木刺上,手舞足蹈,一时间无法下来。

    那颗怪头滚动,跃出破船,但随即便被秦牧抡起门板狠狠拍下,怪头咕噜咕噜的滚入船下,被破船碾压得滚几圈,等到怪头稳住身形,只见破船和秦牧已经飞远。

    破船上,那些白骨相互合作,搭救同伴,继续锲而不舍的扑向秦牧,秦牧也没有多少法力,只能凭借肉身的力量对抗,处境很是危险。

    这些白骨即便是宇宙生灭大劫也不能破坏,硬度惊人,倘若稍有不慎被它们谨慎,自己绝对会被他们分尸!

    轰!

    门板突然一顿,不知撞到了什么东西,秦牧身形不稳,心中一惊,立刻催动劫剑围绕自己上下翻飞,防备白骨攻击,然而那艘破船上一具白骨却立刻调转破烂的船帆,让这艘船生生折向,避开门板。

    破船上,那些白骨似乎极为恐惧,连滚带爬的爬到船舱中,哒的一声将船舱锁住,而被挂在船壁上的白骨则手脚并用,敲打船壁,似乎是在祈求同伴把自己救下来,让进入船舱。

    被锁在外面的不止是它,还有调转船帆的那具白骨,那白骨从桅杆上溜下来,发现舱门已关,不由得做出哭天抢地状,跪在舱门前双手不断敲打舱门。

    秦牧双手叉腰,哈哈笑道:“现在知道怕了吧?”

    他转过头来,脸上的笑容凝固。

    只见门板撞在一片废墟上,那废墟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破败非常,显然那破船白骨并非是怕他,而是怕这片废墟。

    废墟像是祖庭玉京城的遗迹,秦牧放眼看去,却见其布局与祖庭玉京城不同,虽然有些像,但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祖庭玉京城的核心是弥罗宫和七殿,弥罗宫的中心是弥罗宫主人的道树,挂着十六枚道果,七殿拱卫,外围是七十二宝殿,再外围便是道树形成的树林和那些被弥罗宫庇护的成道者的居所。

    而这里的格局是另一番景象,它的宝殿虽然被毁,但是却可以从遗址看得出这里曾经的昌盛。

    “可能这里的成道者不如弥罗宫多,但是也可以算作比肩弥罗宫的另一个大势力了。为何那些成道者的尸骨会惧怕这片废墟?”

    秦牧定了定神,终极虚空的废弃之地隐藏的秘密比他想象中的要多,他很想进入这里探索一番,然而他此行的目的是寻到大公子封印弥罗宫敌人的那座门户,贸然进入此地探索的话,耽搁太长时间,对延康战事很是不利。

    他正要离开,突然那片废墟之中涌出一片混沌之气,苍苍茫茫,将废墟遮掩。

    秦牧心中微动,他正缺少混沌之气来修炼,而这片废墟之中竟有这么多的混沌之气,对他来说正是一片无上的宝地!

    “我只进去收集一些混沌之气,应该不会耽搁多少时间!”

    秦牧扛起门板,走入这片废墟之中,低声道:“倘若见势不妙,我便立刻退走……”

    冷寂之风向这片吹来,混沌之气翻腾,从他身边退开。

    这些混沌之气仿佛拥有意识一般,无论他走到何处,身边始终没有任何一丝混沌之气。

    秦牧尝试着探手抓住一丝混沌之气,但根本无法抓住。

    他转身想要离开,却见四周混沌苍茫,不辨方位,来时的路已经完全被掩去!

    秦牧微微一笑,眉心竖眼张开,目力洞彻混沌,向外走去,就在此时,他看到一座古老的祭坛,祭坛是以混沌石搭建而成。

    秦牧登上祭坛,只见祭坛上只有一座石碑,石碑不高,旁边还有一双脚印。

    他来到石碑前,石碑上的文字不可考据,但是从其符文构造可以推测出其中的含义。

    “天都,开辟宇宙第七纪于此……开辟第七纪?这是……”

    秦牧怔然:“难道说,第七纪宇宙,是人为开辟出来的?”

    他上前一步,两只脚先后踩在那双脚印之中。

    轰隆!

    他的脑海中顿时传来开天辟地般的巨响!

    ————周末抽奖,送华为P30P,大家记得关注宅猪公众号,搜索宅猪,添加关注即可,还有其他小奖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