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七零章 五车之战
    秦牧和商君遥遥张望,元界腹地,天庭的五车大军齐出,从侧翼进攻。

    商君道:“天尊,需要我出手吗?”

    他精通刺杀,可以潜伏在乱军之中,刺杀敌军的高层,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倘若天河水师的各部将领都被厮杀,群龙无首,战阵大乱,调度起来必然是一盘散沙,如此一来无忧乡可以轻易获胜。

    “不用。”

    秦牧目光闪动,摇头道:“天尊级的存在相互震慑,不会轻易出手。你若是出手的话,暴露自己,便有了破绽,其他成道者或者天尊寻到机会,便是你的死期。你我这样的存在,出手之时,便是彻底搏命之时。这次天伐,双方神魔大军阵前交锋,才是战争主力。”

    商君有些不解,但没有多问。

    他不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

    秦牧比他想得更多。天庭与元界之战,并非只是是天尊之战,而是两种理念的碰撞。天尊固然可以决定战局,但决定理念胜负的,还是普通的神魔将士,以及他们背后的国家。

    在这场汹涌洪流面前,天尊乃至于成道者,都是战场中的一员,一份子,天尊或者成道者可以贡献力量,决定战场走势,但是决定不了天庭顽固派与延康变法派的胜负。

    延康变法,一百七十年,而今到了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秦牧遥遥相望,看到这场无忧乡之战的背后,天庭的气运正隆,照耀了半个元界的西天。

    那是天庭无数大军簇拥着天庭文武诸神和昊天帝,正在向这边赶来。

    无忧乡之战,只是一场缓缓被拉开的序幕。

    序幕拉开,才是真正波澜壮阔的战争史诗!

    突然,天庭正在行进的大军之中,两株道树冉冉升起,道光形成昊天帝和太上皇太初的面孔,广大无比,极为震撼。

    “耀武扬威,比我如何?”

    秦牧心念一动,神藏领域铺张开来,世界树越来越广大。

    他迈开脚步,降临延康,世界树郁郁葱葱,如同华盖,笼罩一片天空。

    天庭五车大军的主将乃是天庭左少宰,名叫严胜,帝座强者,亲自坐镇,指挥五车。

    五车大军属于三师中的地师的分支。天庭有三师,水师、地师和神师,水师在水,被称作天河水师,掌管楼船大舰,驰骋天河,纵横各界。神师在天,是由长着飞羽的半神组成。

    地师在地,拥有各路地行军,如五车、杠军、四辅、座旗、三台、轩辕、弧矢等军,负责地面,各军职责不同,分类很细。

    天庭五车分为戎路、广车、阙车、苹车、轻车,中央是天库楼,每一座天库楼都是一座高不可攀的神楼,乃是天庭重器。

    神楼一层又一层,门户开启,便有各路军车如同潮水涌出。

    与延康的飞车不同,延康的飞车可以将提供飞车动力的丹炉做得非常小,一辆车一个丹炉,四个青铜兽,便可以腾空飞起,占据天空。

    五车大军的五种宝辇,因为铸造技业跟不上的缘故,很少有能够飞起的宝车,往往都是车体庞大。

    车体中有三个丹炉,一个丹炉负责枢机传动,驱动宝辇前进,一个丹炉负责炮火,提供给车上重载神炮以能量,另一个丹炉则是负责车尾处两尊青铜兽喷焰,提速之用。

    三个丹炉,需要三位药师负责,因为药石作用不充分,往往车上有着烟囱,冒着滚滚黑烟,因此五车军被戏称为乌烟军,所过之处乌烟瘴气。

    延康造就的飞车丹炉之所以能够炼得很小,除了延康铸造极强之外,培养的药师也是数量极多。

    玉面药王将自己的技业传授开来,延康的丹炉里燃烧的往往是灵丹。

    用提纯程度极高的灵丹来代替药石,因此燃烧充分,所需的丹炉较少,体积也可以缩小到极限,而且提速更快,爆发力更强。

    话虽如此,但天庭的五车军在地面战力极强,水师在上,攻打无忧乡的舰船水师,五车在下,从地面上平推。

    五车的神炮配合水师,从下方向上开炮,一道道神光破空,交织成网,一时间让无忧乡死伤惨重。

    不过,帝释天王的彼岸方舟上,来自延康的飞车已经飞出。

    这种飞车叫做云车,云车上有剑塔,车上的无忧乡神魔都是剑法高手或者剑道强者,车厢打开,剑塔中的剑丸便骨碌碌流出。

    剑丸向下坠去,如同一个个发光的银球,每个剑丸都不大,但是重量惊人,每一口剑丸都是由两千口被炼到极致细小的飞剑组成。

    剑丸在坠落的途中,云车上的剑法、剑道神魔便各自神识元气连接剑丸,剑丸开始疯狂旋转,一口口银针大小的飞剑从剑丸中旋转飞出,飞剑飞速变大。

    这时候,便无需催动任何复杂的剑招剑法,只需要一种基础剑式,那就是刺。

    不用管敌人使出什么招式,不用管敌人祭起什么宝物,也不用管敌人的阵型,从上空向下,竭尽自己的所有法力神识,向下刺!

    这就是飞剑洗地!

    无数剑雨从天而降,刺穿五车大军的神魔肉身,刺穿他们的元神,刺穿一辆辆宝辇战车,顿时人仰车翻!

    宝辇战车的丹炉被刺穿后,一股股恐怖的波动传来,丹炉爆炸,破碎的宝辇战车和车上的神魔残肢飞舞,冲上天空。

    天空中,飞车穿梭交织,落地的飞剑呼啸腾空,在半空中又结成一枚枚剑丸,在无忧乡飞车上的将士驾驭下向前飞去,不断洗地,所过之处,天庭五车阵势大乱。

    左少宰严胜坐镇中军,面色冷然,一声喝令,只见五座天库楼门户齐开,从楼中驶出的清一色是广车。

    这些广车比普通的广车更大,车轮更高,车壁更厚,然而却没有丹炉,从楼中滑出之时,车中的天庭将士纷纷催动召唤神通,但见天空裂开,出现一道道裂缝!

    那些裂缝后面,露出兽界广袤无垠的世界。

    一头头全身披挂的巨兽腾空,跃入裂缝之中,从兽界降临!

    这些巨兽是兽界的太古巨兽,体魄庞大无匹,纵身来到元界,各自咆哮,随即被广车中飞出的锁链扣住脖子上的锁扣。

    一头头巨兽奔腾,拉着巨大的广车横冲直撞,还有的巨兽展开羽翼拉着广车冲天而起,车中神魔纷纷从车栅栏中催动神兵,向无忧乡的飞车攻去!

    这些太古巨兽不惧飞剑,即便是神剑刺中它们的身体,也被它们坚硬的皮肤挡住。一时间,不知多少飞车被撞得破碎,从天空掉落下来。

    而地面上奔行的巨兽则咆哮连连,拉动广车冲向临关城。

    临关城是断崖上临近太皇天的第一座神城,神城广大,城中将士早就做好准备,然而看到巨兽如同潮水般涌来,将士们还是不由得脸色惨淡。

    渔翁寒塘见状,立刻起身,道:“三位师兄,该我出征了!”

    樵夫圣人道:“兽界之主龙虓不可信,其人畏惧强权,你要当心他反水。”

    渔翁天师飞速离去,声音远远传来:“我理会得!我掌管开皇天庭畜牧业,开创的御兽之法未必比龙虓天尊逊色!”

    他率领本部兵马,从太皇天飞出,他乃是开皇天庭中掌管牧畜之职的天师,麾下的神兵神将都是精通牧畜之道,一个个将士纷纷催动召唤神通,但见天空再度裂开,兽界的太古巨兽从天而降。

    渔翁天师与部下将士纷纷腾空,登上一头头巨兽背部,降临临关城前,等候五车大军的冲锋!

    左少宰严胜见状,脸上的冷峻之色消失,哈哈大笑,霍然起身:“敌寇寒塘,终于忍不住了!此役,寒塘必死!”

    他双臂抬起,腋下又有双臂生出,四条手臂向五车大军的中军探去,手臂延伸,长的可怕,抓起四座天库楼。

    他的元神从背后升腾而起,坐镇在自己的天宫中,探手抓住第五座天库楼,用力向前掷去!

    五座天库楼旋转,飞向前方,越过天庭五车大军,轰隆轰隆五声巨响,砸向临关城前的寒塘部大军!

    渔翁寒塘叱咤,与部下神兵神将全力驾驭这些太古巨兽,人与兽的精气神合一,壮大自己的精气神,结成阵势,纷纷向五座天库楼挡去!

    五座天库楼落地,五种宝辇战车从楼中涌出,杀入军中。

    寒塘背后鱼篓中,两条小红鱼飞出,化作两头大鲲张开大口,鲸吞那些宝辇战车。寒塘麾下的将士也纷纷打开身上的布袋,各种异兽飞出,杀向敌军。

    那些战车宝辇只顾着向前冲,冲向临关城,对他们的攻击能挡就挡,挡不住就死,一时间伤亡惨重。

    渔翁寒塘却没有半点放松,突然高声道:“当心兽军冲锋!”

    太古巨兽们拉着广车,轰然撞来!

    巨兽与巨兽碰撞,地动山摇,渔翁寒塘腾空而起,落在一条红鲲上,高声道:“听我号令,祭御兽符箓!”

    他部下将士纷纷一拍布袋,无数符箓纷纷飞起,贴在敌军的巨兽额头。

    寒塘等人催动功法,一头头巨兽纷纷降服,然而就在此时,左少宰严胜飞身而至,催动法力,一片巨大的龙鳞呼啸飞出,龙鳞漂浮在半空中,龙吟声从龙鳞中隐隐传来!

    那些太古巨兽刚刚被降服,见到这片龙鳞,额头的符箓纷纷燃烧,顿时失控!

    “寒塘,此乃龙虓天尊的龙鳞!”

    左少宰衣衫猎猎作响,飞身落在一座天库楼上,笑道:“龙虓天尊的龙鳞一出,你的御兽经全然没有用处!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同一时间,天河水师大军齐出,结成战阵,天师祝少平亲临阵前,挥舞大旗,大旗摇动,天河流向顿时转变!

    那条巨大的河流从彼岸方舟两旁分开,冲向太皇天,一艘艘楼船大舰炮光如同光幕,倾泻在太皇天上,将这座巨大的诸天打得飞速变薄,即将拦腰折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