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七一章 一场胜利
    “元界,需要一场胜利!”

    樵夫圣人看着下方,太皇天已经岌岌可危,天河流转,在太皇天前形成两个大圆,河水流动,带动河面上的舰船,舰船上炮光倾斜如雨。

    如果太皇天被轰塌,势必会压向延康!

    虽说延康而今的疆土已经占据了元界的半壁江山,但是太皇天压下,势必会摧毁延康无数生灵,将这些生灵埋葬在太皇天下!

    无论对无忧乡的士气还是对延康的士气,都将是一个莫大的打击!

    “元界,需要一场胜利……”

    樵夫圣人握紧拳头,目光从太皇天移开,口中喃喃道:“需要一场能够提振人心,提振军心的大胜!”

    武斗天师濯茶和子兮天师烟云兮,都在等待着他下令出击,帝释天王的彼岸方舟被围困在天河中,其他天王则在无忧乡中,无忧乡三十三重天的神魔大军也在等待他的号令!

    然而樵夫却依旧没有下令,他的目光落在天河的后方,那里,天河水师的主力阵营还未出动。

    天师祝少平依旧稳稳的坐镇在中军之中,他的身前身后,是十二万巨型楼船,这才是天河水师的主力!

    他的身边,是上辅葛云天、六甲、尚书、左枢、右枢等帝座境界的存在!

    困住帝释天王和彼岸方舟,攻击太皇天的,只是十二万巨型楼船的船舱中放出的百万舰船!

    这个时候无忧乡出动主力,便会给祝少平可趁之机。

    “闻天阁!”

    武斗天师声音沙哑道:“太皇天坚持不了多久,寒塘也坚持不了多久!让我去!”

    樵夫圣人没有答话,而是抬起右手。

    濯茶盯着他的右手,却见他竖起一根小指,不由露出失望之色,怒哼一声,低声道:“若是有臭水沟,此刻你已经躺在里面了!”

    樵夫圣人小指竖起,突然两道天河分流之间,一座巨大的陆地从元界幽都横切而来,迷雾茫茫无际,无数白骨堆积如山,群山之间,一座石碑耸立,上面用血写着几个字。

    “死者生界!”

    酆都的突然出现,干涉到现实世界,只见攻击太皇天的无数舰船之上的天庭神魔,肉身立刻血肉蜕去,化作累累白骨。

    所有楼船大舰上统统都是森森白骨,那些神魔一时间大乱。

    阎王率领酆都神魔立刻杀出,向舰船上杀去,天庭神魔化作白骨,而酆都的死者却长出来肉身,此消彼长,天庭神魔顿时死伤惨重!

    不少舰船失控,四下里乱撞,舰船破损,船毁人亡的也不在少数。

    祝少平扬了扬眉,他的目光一直落在樵夫的身上,盯着他的小指。

    “左枢出兵!”他断然道。

    左枢夜书怀立刻引领一支大军,长驱直入,攻入酆都。

    另一边,樵夫圣人收回右手,举起左手,曲起一根小指。无忧乡中,田蜀天王狠狠灌了一口酒,扛起帝阙神刀,哈哈笑道:“二郎们,随我前去杀敌!”

    他赤足奔来,后方,数以万计的无忧乡将士跟着他赤足狂奔,从上而下,冲击左枢夜书怀的大军!

    祝少平当机立断,喝道:“右枢出兵,截击冥都天王!”

    右枢月望园引领一支舰队,扬帆起航,楼船上,太阳光芒大作,远远照耀而去,冥都天王田蜀修炼的是幽都魔道,被阳光一照,魔气嗞滋啦啦作响!

    樵夫圣人眉头一挑,手掌握拳,竖起食指。

    他的食指竖起,青皇率领无忧乡的天龙部,冲击右枢大军。

    祝少平冷笑:“在天河水师面前,任何神龙都是虫子!六甲出击,铲除青荒老鬼!”

    六甲一出,樵夫圣人松了口气,道:“子兮,你去!”

    烟云兮轻笑一声,骑着驴子吕诤,率领一支大军冲向六甲率领的天河水师,喝道:“列阵!”

    “子兮天师像是个娘们儿。”

    武斗天师濯茶由衷赞道:“不过她的战力的确强横无边!砍柴的,该轮到我了吧?”

    祝少平身边,一路路大军派出,樵夫圣人命无忧乡三十三重天的各路大军迎战,甚至连秦汉珍一脉的秦氏族人也派了出去,惟独没有派出濯茶。

    濯茶握紧拳头,盯着他的后脑勺。

    终于,樵夫圣人竖起一根大拇指,阆涴神王立刻率领造物主,直扑天河水师中军大营!

    祝少平身边只剩下他的亲卫,虽然神魔数量不少,但很难挡得住阆涴这等天尊!

    祝少平哈哈大笑,任由阆涴的造物主大军杀来,待到双方距离不过百里,突然,他身边的舰船上,大幕拉开,一座巨型神兵出现,赫然是祖庭的太极矿脉!

    祝少平躬身一拜,笑道:“请太阴娘娘!”

    太阴娘娘从太极矿脉中冉冉升起,探手抓来,将太极矿脉抓起,迎上阆涴。

    祝少平遥遥笑道:“闻天阁,你在无忧乡中还埋伏着帝译月,何不让她现身,看看这一代开皇可能破我大军!”

    樵夫淡淡一笑,躬身道:“请陛下!”

    帝释天王所在的那艘彼岸方舟之中,突然一个女子凌空飞出,闪电般切开围绕彼岸方舟的天庭舰队,直奔祝少平袭来!

    祝少平笑道:“原来开皇在此!可惜,你比不上逆贼秦业。”

    他的身后,楼船上另一片大幕拉开,却是十多座祖庭的火山,被炼制成兵,祝少平麾下亲卫布阵,催动神兵,围困帝译月。

    祝少平好整以暇,一展衣袖,笑道:“闻天阁,我身后这十几艘船上是什么?你怕还不知道,这些船上是天河浮屠,精兵中的精兵!除了天河浮屠之外,还有天庭十二重器!然而,你还有兵力吗?”

    他一声令下,只见那些楼船上大幕被纷纷拉开,一尊尊神圣站在那些楼船上,赫然都是瑶池玉京境界的神魔!

    天河水师,实力最强的便是天河浮屠大军,而今,无忧乡所有军队都已出动,而天河浮屠却依旧按兵不动!

    而且,每一艘楼船上都有一件重器,有山,有河,有海,有云气,赫然都是祖庭的圣地炼制而成!

    其中最为引人瞩目的是九狱台!

    突然,樵夫两行浊泪顺着脸颊流下,喃喃道:“我们需要一场胜利,需要一场大胜……”

    他如释重负,突然高声道:“所有将士听令,祭起延康重器!”

    渔翁寒塘遍体鳞伤,与两条大红鲲联手对抗左少宰严胜,严胜乃是帝座强者,实力远超于他,寒塘则精通御兽之道,不断控制不同巨兽与严胜厮杀,但是他只有挨打的份儿,没有还手的余地。

    他麾下的将士也多有负伤,多有死者,继续这样下去,肯定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就在此时,樵夫的声音传来,寒塘精神大振,厉声道:“祭诸天山河图!”

    一个个画卷横空,铺张开来,巍巍山河,扑面而来,很快从画变成真实!

    五车大军冲入这片山河中,只见山也苍茫水也苍茫,漫漫无尽,他们回头看去,已经寻不到来路。

    左少宰仰头看去,只见天空中大大小小的诸天世界漂浮,里面也有不少五车大军,像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

    延康画圣的诸天山河图,一幅画卷一诸天,各个诸天相通相连。寒塘率领残部,集合优势兵力围剿被打散的五车大军,将一支支五车大军剿灭。

    左少宰严胜看在眼里,睚眦欲裂,立刻率领余部向寒塘所在的诸天杀去。

    突然,他停下脚步,面色凝重的看向前方,那里是一座山峰,峰顶,一个手拄无忧剑的男子坐在那里。

    左少宰严胜眼角乱跳:“开皇秦业!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突然听到琴音,向另一座山头看去,月天尊坐在另一座山头上抚琴。

    他心神大乱,突然又看到一座山头紫气万丈,云天尊站在道树下,衣袂飘飞。

    他额头冷汗津津,哈哈笑道:“都是假的,不过是画而已!”

    这时,他又看到了画中的秦牧,画中的阆涴,画中的幽天尊、土伯、天公。

    延康画圣,又被称作聋子、天图太子,其人画道,已经达到二十八诸天境!

    天河之上,彼岸方舟被围困,岌岌可危,帝释天王也听到樵夫圣人的呼喝,闻言精神大振,大喝一声,彼岸方舟的船舱中一艘艘舰船飞出!

    那些舰船像是一个个模块,不断相互拼接相互组合,很快便在天河上组成一艘不逊于彼岸方舟的庞然大物!

    这艘船,便是魏随风设计,专门用来破天河浮屠的无双大舰!

    帝释天王肉身节节暴涨,纵身落在那艘舰船上,高声道:“兵器淬毒,随我去破天河浮屠!”

    他麾下的将士纷纷将延康送来的剧毒涂抹在神兵上,破开天庭舰船壁垒,无双大舰直奔天河浮屠而去!

    无忧乡各路大军将延康送来的各种神兵祭起,一时间局势逆转,天河水师落在下风!

    祝少平心神大乱,突然只见一片阵图铺张开来,在空中形成座座天宫,天宫错落,有不知多少无忧乡神魔坐镇其中,化作天宫天庭的一部分!

    “大天庭阵法!”

    祝少平头晕目眩,那片阵法所过之处,天河水师一艘艘战舰支离破碎,宛如天尊般的攻势!

    阵图直奔阆涴神王而去,落在阆涴神王脑后。

    阆涴险些被太阴娘娘斩杀,阵图落在脑后,三十六座天宫的气息与她融为一体,淡然道:“太**友,你知道成道之后,拥有多强的力量吗?”

    太阴娘娘瞳孔骤缩,催动太极矿脉护住周身。

    “我原本不知道。”

    阆涴抬起手掌:“但是现在,我知道了。你也很快就会知道这种令你向往的力量,是何其可怕。”

    樵夫圣人擦去鬓角的泪水,他的身后,武斗天师濯茶见到眼下的局势,不由得热血沸腾,蠢蠢欲动。

    然而樵夫始终没有下令让他出击,濯茶开始还能忍耐,但忍到后来再也忍不住,喝道:“砍柴的,该轮到我了吧?”

    樵夫摇头。

    濯茶又等了片刻,怒喝道:“快点让我出战!”

    樵夫再度摇头,道:“你不能出战。你出战,祝少平便会来杀我。我死了,无忧乡便输了,我不能死。有你在,祝少平便不敢来杀我。你的作用,便是保护我。”

    武斗天师勃然大怒,举起拳头,牛三多连忙化作人身抱住他,叫道:“老爷,打不得!打死了他,无忧乡便要真的输了!”

    樵夫认认真真道:“你应该听三多的。你好生保护我,就是最大的功劳。”

    武斗天师怒喝一声,震退牛三多,盘膝坐下,抓起一把石头捏得粉碎。

    黑虎神坐在樵夫身边,低头看着地面,不敢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