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七九章 莲子种莲池
    “原来是灵官。你已经登陆第十七纪了?”

    化作女子的昊天帝口中传来女子的声音,讥讽道:“真是可怜,连头都没了!从你的伤口中,我看到了老七和商君的道法残留……”

    她刚刚说到这里,容貌竟然再度变化,又变回昊天帝的容貌。

    昊天帝脸上露出惊慌之色,沉声道:“灵官道兄,速速助……”

    他的容貌又再度变化,又化作了二公子无极的模样!

    灵官殿主抬手,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只见昊天帝和弥罗宫二公子的容貌不断来回转变,而昊天帝的身躯,也在男和女之间不断切换!

    这一幕极为诡异,但他却不敢多问。

    弥罗宫二公子极为狠辣,在弥罗宫中,所有人都不敢得罪她,只有弥罗宫主人敢训斥她。

    二公子睚眦必报,处事极端,到了十六纪宇宙的末期,更是造下了滔天的杀孽!

    ——她杀的不止是普通的生灵,同样也包括成道者,甚至包括弥罗宫的成道者!

    二公子打杀四方的时候,一座座诸天世界向她体内坍塌,毁灭,那种场面也是成道者的噩梦!

    以杀成道的商君虽然臭名昭彰,但是相比二公子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

    甚至宫中还有传闻,二公子并非是在第十六纪失心疯大开杀戒,其实早在此之前她便已经开始对成道者下手,只是没有被人发现而已。

    灵官殿主身上汗水津津,悄悄起身后退,弥罗宫二公子借用昊天帝肉身降临,别说昊天帝挡不住,即便是他出手也没用。

    “我已经得罪了七公子,倘若再得罪了二公子,那便真的灭亡无日了!”

    他退到宫门前,突然,昊天帝脑后,紫霄殿和凌霄殿的虚影同时浮现出来,两座宝殿光芒大作!

    这两座宝殿的威力一下子提升到极致,紫霄殿缩小,来到昊天帝眉心,化作一寸长短,贴在昊天帝的眉心处,护住他的肉身!

    昊天帝的肉身立刻停止变化!

    而凌霄殿则停留在昊天帝的天庭之中,镇守他的元神,保护他的元神不被二公子入侵!

    “老三老四,老师隐居避世,你们倒出息了!”

    昊天帝口中传来二公子的笑声:“你们一定要与我作对?”

    昊天帝的天庭中,归墟之道化作二公子的形态,是个容貌秀丽比帝后更胜一筹的女子,右嘴角有一点黑痣,像是伤口留下的瘀痕。

    她站在南天门下,昊天帝的天庭也为之扭曲,似乎她所立之地时空都在以她为中心塌陷!

    她只是占据了昊天帝小半的修为,将昊天帝的另一种尚未成道的归墟之道据为己有,但是她所能发挥出的战力,甚至还要超过昊天帝成道的那一半!

    而三公子四公子对她也极为忌惮,不敢试图炼化她。

    突然,紫霄殿中传来晦涩的道语,显然是四公子在第十六纪的破灭劫中与她对话,只是这道语极为高深,用的是鸿蒙道语,即便是灵官殿主也无法听懂。

    二公子侧头听了片刻,冷笑一声,也用鸿蒙道语作答。

    她的鸿蒙道语比四公子紫霄更加玄妙,更加高深,显然在鸿蒙之道上,她的造诣更高!

    这时,凌霄殿中三公子的声音传来,同样也是鸿蒙道语。

    昊天帝听得云里雾里,根本不知他们三人在说些什么。

    不过,探索祖庭玉京城时,四公子紫霄曾经传授过他一些道语,让他用道语暗算秦牧,他虽然听不懂,但朦朦胧胧中也可以揣摩出一些音节的含义。

    只是鸿蒙道语的任何一个音节蕴藏的信息都是无比庞大无比复杂,倘若用神语来解释其中一个音节,只怕要说上一年半载!

    即便如此,也未必能将鸿蒙道语的一个音节蕴藏的道理解释透彻!

    三位弥罗宫的公子以鸿蒙道语问答,过了片刻,二公子哼了一声,身形突然消散。

    昊天帝松了口气,凌霄殿中,三公子凌霄的声音传来:“昊道友,二公子要借你的身躯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她与你共存。”

    昊天帝心中一紧,头皮发麻。

    四公子紫霄道:“你不用过于担心,她只是赞住在你的体内,将来会离开。而且有她在,你踏平延康指日可待。”

    昊天帝正欲说话,两座宝殿内没有了声息,三公子四公子已经远去。

    昊天帝道心有些慌乱,自己体内隐藏着一个能够随时改变自己性别和样貌的可怕存在,而且可以随时吞噬自己,把自己一切炼化,想一想都让他坐立不安。

    “或许我可以炼化她……”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二公子无极的声音传来,笑道:“你这个念头不坏,难怪能爬到现在的位子上。不过,想杀我的人太多了,弥罗宫的其他公子,天都的渎道者,还有其他杂鱼若干,都想除掉我。甚至连老师也想除掉我!”

    她很是开心:“但即便是宇宙生生灭灭连续十三次,也未能灭掉我,反倒让我越来越强。我要用你的身体了,你先让一让。”

    昊天帝脸色大变,只见自己的身体立刻发生转变,由男变女,一切男性特征统统消失!

    元姆夫人探头进来,恰恰看到这一幕,咯咯笑了起来。

    二公子无极转头看去,元姆夫人连忙缩头,消失不见,声音远远传来:“昊儿,你与为娘一样了,不愧是我亲生的!为娘体内也住着另一个人!”

    昊天帝只觉自己的元神和意识都被挤到一边,急忙催动神通,试图将二公子从自己体内分离出去!

    他的造化之道造诣也是不弱,因此才能在幽都之战爆发时,与开皇战斗的同时,分出一具分身前往幽都。

    然而就在他的造化之道刚刚催动的同时,紫霄殿和凌霄殿光芒大放,将他的造化之道镇压下来!

    昊天帝心中一凉。

    “不用白费力气了。”

    二公子笑道:“老三老四焉坏焉坏的,不会让你把我释放出去。他们也担心你与我分开,我会去搭救我的本体,那时候,便他们便是去了对这个宇宙的控制。这两个坏小子,精明的很。刚才那女子是你娘?把你娘献祭给我,我可以离开你。”

    昊天帝心头剧烈跳动,二公子咯咯笑道:“你动心了,真的想把你娘亲献祭给我。”

    灵官殿主急忙道:“陛下不可!”

    二公子目光向他扫来,灵官殿主连忙后退,退出这座宫殿,道:“陛下,二公子倘若与你分开,这个宇宙便灭亡不日了!万万不能释放她!”

    二公子迈步走出宫殿,灵官殿主站在远处,不敢近前。

    二公子瞥他一眼,冷笑道:“你不过是弥罗宫专门负责看门的,也敢胡言乱语?再敢放肆,把你吃了!”

    灵官殿主不敢说话。

    二公子大步走出宫去,只见天庭无数大军正在进攻太皇天和无忧乡三十三重天,各路神魔手段齐出,杀得天崩地裂。

    “老三老四之所以与我达成协议,目的就是借我的力量来对付老七!”

    二公子遥遥向无忧乡看去,目光落在世界树上,笑道:“而我也正巧要对付老七,所以才能一拍即合!”

    突然,她肩头晃动,又长出一颗头来,这颗脑袋却是昊天帝的模样,道:“既然有着相同的敌人,那么朕……我便与二公子暂用一个身躯共同对付牧天尊!”

    二公子瞥他一眼,摇头笑道:“你哪里是老七的对手?没有我,你这一战必败无疑!”

    昊天帝大是不服,突然二公子抬手,屈指一弹,昊天帝顿时只觉自己体内的法力损耗了一部分,化作一个莲子向前飞出。

    他心中微动:“归墟神通?”

    灵官殿主虽然没有头颅,身上却长着五只眼睛,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只见二公子弹出的是一枚莲子状的神通,那一粒莲子飞行速度极为惊人,在空中留下一道黑线,越过正在交战的天庭和无忧乡大军,落在太皇天中。

    太皇天已经被双方神魔大军打得越来越薄,似乎虽是可能崩塌,然而双方大军依旧鏖战正酣,时时刻刻都有数不清的神魔殒命。

    而二公子弹出的那枚莲子落在太皇天中,只见落下之处,丝丝缕缕的混沌之气弥漫开来,很快化作一片混沌池。

    四周交战的大军浑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这里到处都是飞行的神兵,恐怖的神通,还有一个个敌人展现神魔伟力,移山填海,翻江倒海,谁也无暇去留意地面上多出的混沌池。

    只见那混沌池长到方圆四五亩大小,便停止生长,池面上突然波光一动,长出一片莲叶。

    这片莲叶生长出来,可怕的异象出现!

    以那莲池为中心,四周的大地扭曲旋转,空间霎时间向莲池坍缩!

    太皇天也是一座极为庞大的诸天,轰隆一声巨响,便被扭曲成花筒状!

    太皇天的边缘,被折叠得如同莲花的花瓣,正在太皇天中厮杀的双方大军,一个个立脚不住,纷纷向混沌池中坠落!

    一艘艘楼船大舰上,丹炉的火力被提升到极致,然而还是不能飞出太皇天,船上的神魔惊恐的看到无论自己还是楼船,都被拉得无限长!

    嘭嘭嘭!

    一尊尊神魔在坠落途中,被热寂之风一吹,身不由己爆开,化作一道道混沌之气沉落,向莲池落去!

    昊天帝遥遥看着这一幕,不禁心悸。

    这一幕实在太恐怖了,即便是成道者面对这样的攻击,只怕也难以抗衡,更何况太皇天和那些神魔?

    “倘若我拥有这等力量……”

    他的心头一片火热,即便太皇天上交战的神魔大军,天庭大军的数量远在无忧乡之上,他也没有丝毫心疼,心中想着的却是如何才能掌握这样的力量!

    就在此时,无忧乡上,秦牧举起太易拐杖,遥遥一掷!

    太易拐杖穿破重重空间,下一刻插入混沌池中,定在莲叶上,将莲叶插入池底!

    一声震动传来,太皇天被太易拐杖刺穿,带着那混沌池从太皇天后方飞出,随即嘭的一声,混沌池炸开!

    二公子的神通,被完全破去!

    然而她的神通虽然被破,但是太皇天却依旧被扭曲成莲花状,天庭和无忧乡的神魔大军幸存者没有继续厮杀,而是呆呆的站在这朵诡异的莲花诸天中,不知所措!

    “老七。”

    二公子抬头,与站在无忧乡太清境上的秦牧遥遥对视,妩媚一笑,甚是动人。

    两人隔空相望,秦牧抬手,在自己脖子上虚虚抹了一下。

    二公子咯咯一笑,头颅缩小,消失:“老七,除了老师之外,谁没有在你手中吃过亏?但我是个例外……”

    昊天帝身躯又恢复男儿身,不禁如释重负。

    而在无忧乡上空,云天尊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幕,揣摩二公子的性格与弱点:“只要性格有弱点,便有击杀的可能!”

    同一时间,南天,商平隐终于支撑到第三天师白玉琼与翼罗天王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