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六九三章 玉崖关血战(大章)
    “还有人皇苏幕遮!”村长出列,按剑不发,朗声道。

    其他人皇纷纷看来,羡慕非常,这个时候紧跟在初祖之后报上自己的名号,端的是威风八面,谁曾想被小苏子占了先机。

    在他之后再报出自己的名号,便像是陪衬一般,没有多少威风。

    村长也难免有些得意,心中大是爽快:“这些老家伙,一定嫉妒得要死!”

    就在此时,对面的太尊神侯哈哈笑道:“人皇秦武,我是听闻过,当年被阴天子吓得屁滚尿流,做了逃兵。至于人皇苏幕遮,没有听说过!”

    其他人皇哈哈大笑,得意洋洋的向村长看来。

    村长面色羞愧,道:“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他不知道我的名号正常,今日这一战之后,我的名号便响亮得很了……”

    众人哄堂大笑。

    村长脸色涨红,讷讷道:“你们这群老不死的,今日之战后,我定将名扬天下……”

    太尊神侯高声喝道:“儿郎们,催动你们的神兵,推平玉崖关!只有登岸,我们才有活路!”

    呼——

    玉崖关前,百万口神兵腾空而起,大小不一,如同遮天蔽日的云彩,向玉崖关飞来!

    南天三十九路军侯吃了大败仗,被赤帝齐暇瑜反戈一击,又被赤皇、明皇、烟儿南帝等人率军掩杀,为了逃命,军中的各种辎重、重器统统丢掉,只留下各自手中的神兵利器,轻装亡命。

    这一路上,不知多少同僚被他们丢在后方断后,逃出生天的只有这百万神魔。

    但即便如此,也比人皇殿率领的延康神人多出了十倍!

    而且活着逃出南海战场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一身本领极高。

    百万神兵腾空,迸发出浓烈无比的神光,冲向玉崖关,这幅场面竟然是如此的壮阔,如此的触目惊心!

    初祖人皇身躯一震,身后一片天宫跃出,凌霄殿上,他的元神坐在帝座之上,霍然起身。

    “日绕中天万古流!”

    他帝座境界的法力爆发,浩浩荡荡的神通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将百万神兵利器卷起,围绕玉崖关呼啸转动,那些神兵利器的威能爆发,却在这股神兵利器的洪流中相互攻伐,嘭嘭炸开!

    初祖人皇的神通叫做天地印,他的修为极为浑厚,法力催动神通,端的是惊人无比!

    玉崖关前那百万南天神魔见状,心中骇然,然而随即便有十几个身影冲天而起,向崖顶玉崖关的初祖人皇冲去。

    他们脑后一座座天宫跃出,赫然是南天三十九路诸侯之中的帝座强者!

    南天诸侯,帝座强者不在少数,这些帝座境界的存在虽然有几人死在南海之战中,但战场混乱,齐暇瑜、赤皇、明皇、烟儿和南帝等人的兵力较少,为求最大限度杀伤敌人,选择的是尽可能的抹杀对方的有生力量,一点一点蚕食掉对方的军力,因此被他们逃脱。

    这些帝座强者冲上玉锁关,现在便是初祖人皇最为虚弱的时期,他同时对抗百万神兵,压力极大,这时候自身防御空虚,被他们近身围攻的话,绝对会在一瞬间便命丧当场!

    初祖人皇抬脚重重一跺,神通变化。

    天塌地陷悲秋风!

    他的神通爆发,以自身为中心,空间向他塌缩,百万神兵破破烂烂,疯狂汇聚,剧烈碰撞,在他面前撞成一个巨大的神兵铁球!

    初祖人皇双手托着这个神兵铁球,迎着那十几位帝座强者推去!

    天地印法第二十六重天,能可移山志不移!

    他的道境爆发,不移之志尽在这一击之中!

    那十几位帝座强者心头大震,同样是帝座境界,初祖人皇的这一击蕴藏道境,比他们更近乎道,神通的威力更强!

    “好在我们人数多!”

    太尊神侯爆喝一声,十几位帝座强者同时神通爆发,轰向那个神兵铁球!

    双方的法力提升到极致,那百万神兵所化的巨大铁球顿时扭曲,无数神兵被巨大的力量震得震断,破裂,碎去,熔化!

    轰!

    铁球被神通的威能烧得赤红,随即炸开,漫天的神金神铁的汁液如同一片大幕,横在玉崖关。

    十几位帝座强者势头稍稍受阻,初祖人皇踉跄后退,就在此时一道剑光刺穿神金汁液所化的大幕,剑道诸天铺开!

    唰唰唰,剑光潋滟,带着金浆铁液如潮水涌至,在他的剑光中一潮未平一潮又起!

    村长仗剑行,他的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剑道造诣却是极高,一出手便是剑道三十重天!

    他早年在退隐之前,便已经是剑道真神,以神桥境界可以硬撼南天门境界的真神而不败,剑道更是剑图命名,那时的道境便已经是剑道十重天。

    这些年延康变法,他在闻道院主持,又得到开皇的磨砺磨练,这一身剑道造诣越来越高!

    他的剑道根基虽然不如开皇、秦牧、江白圭这等妖孽,但更平实。

    他的剑道三十重天展现出仅逊于初祖的战力,端的是惊艳无比!

    待到他的剑道三十重天完全展现出来之时,但见那百万神兵所化的金浆铁液,化作三十重诸天形态,被冻结下来!

    剑光映照在那三十重天上,无数细密无比的剑道符文在诸天中跃动,如同剑道钢印。

    剑道符文,是最为基础的剑招,只有剑二十式,第二十式便是剑域!

    三十重天,仿佛一个巨大的剑道神器,以瑰丽而壮观的姿态,出现在那十几位帝座强者之间。

    这些帝座强者在躲避村长的剑光,等到他们避开村长的剑招之后,这才赫然发现自己落在这座巨大的神器之中!

    村长爆喝如雷,催动剑道,然而这座巨大的神器却纹丝不动。

    历代人皇带领麾下的延康将士,严阵以待,准备迎接冲来的南天大军,见到村长脸色涨红,却没有催动那三十重天剑道神器,连忙高声喝道:“苏小子,还不催动剑道?”

    “我法力不够!”

    村长额头布满冷汗,他的确想将这座剑道神器的威力完全催动,然而神器成就,却不是他的法力所能驾驭得住!

    那十几位南天帝座强者各自松了口气,立刻向三十重天剑道神器外冲去,试图在村长催动神器之前将他格杀。

    就在此时,初祖人皇跨步上前:“苏幕遮,元神引!”

    村长会意,元神腾空而起,初祖的元神也在同时飞出,两人元神在半空中交错,元气汇流,三十重天剑道神器的威力顿时爆发!

    剑道神器的威力,比村长的剑招威力大了不知多少,顿时将那十几位南天帝座强者囊括其中,迸发的剑道在这一刻让南海的海面上空出现一重重诸天旋转的瑰丽景象!

    这一刻,剑道的光辉让正在围剿南天残余将士的南帝、齐暇瑜等人也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得张望。

    “是开皇复生了吗?还是牧天尊出手?”齐暇瑜惊疑不定。

    三十重天剑道神器的第一重天威能并不算特别强,但是越往上越强,有三位被困在第三十重天的南天帝座强者顿时被剑道威能吞噬,直接被切得粉碎,肉身元神荡然无存!

    其他十多位南天强者强行冲了出来,但也是遍体鳞伤,最为凄惨的是二十九重天二十八重天的几人,身上几乎找不到一块完整的血肉。

    就在他们冲出剑道神器的一瞬间,那座巨大无比的剑道神器突然崩塌,碎成齑粉。

    剑道神器毕竟不是亲自炼制,而是村长的剑道在机缘巧合之下将熔化的百万神兵化作剑道神器,这一次激发威能之后,也超过了神器的承受力,所以才会破碎。

    不过这一次的战果也是非凡。

    与此同时,南天百万战败的神魔冲上玉崖关,历代人皇率领延康将士,立刻陷入死战之中!

    “撑住!”

    齐康人皇高声喝道:“撑到南帝和齐暇瑜到来,便是胜利!”

    “挡我者,死!”南天将士疯魔般杀来,令人恐惧。

    他们知道,若是被阻挡在玉崖关,那么迎接他们的,必然是赤明二皇、赤帝、南帝等人的追击,到那时,他们所有人都会葬身在此。

    只有杀出一条血路,突破玉崖关,才能与天庭大军汇合!

    这场战争,简直是一场血浆之战,绞肉之战,也是一场最为可怕的困兽之战,南天的败军疯狂起来,悍不畏死,无论被斩杀多少人也没有一个退却,投降!

    历代人皇身边,也有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倒下,人皇也有折损。

    而初祖与村长联手,要面对十多位帝座强者,更是厮杀惨烈。

    渐渐地,天色昏暗下来,而玉崖关的战斗却还是没有结束,远处有月亮守经过此地,月光洒来,照耀着被血浆染红的玉崖关。

    战斗还在继续,月亮倾斜,月亮守驾驭着月亮船越走越远。

    等到月亮消失不见,太阳船的阳光渐渐升起的时候,赤帝齐暇瑜的凤凰船和南帝烟儿率领的延康飞羽军终于来到玉崖关。

    赤皇明皇的军队速度较慢,还在后面。

    他们向前看去,只见玉崖关连绵的雄关上,挂满了神魔尸体,而在关下的崖底,也堆满了神魔尸体。

    而在关内,还有神通波动传来,赤帝齐暇瑜立刻控制着凤凰船冲上前去,飞跃玉崖关,只见战场绵延到关后的近千里地,一路上到处都是战死的神魔,战火还在燃烧。

    凤凰船继续向前飞去,追上神通波动之处,只见初祖人皇和苏幕遮等人率领几千延康将士,正在近乎疯狂的与敌人厮杀。

    而初祖身边的将领,只剩下六七人。

    十万将士,仅剩下他们,即便是人皇,也仅存八位。

    玉崖关之战,惨烈的程度超乎想象。

    初祖仰头,双眼中都是血,血色中,他看到了凤凰船上无数九首凤凰飞来。

    他眼中的血泪涌出,他们终于支撑到了这一刻。

    南天的败军被赤帝和南帝烟儿的军队完全剿灭,赤皇明皇也率领赤明大军姗姗来迟,众将会师玉崖关,各自默默无语。

    这场玉崖关之战,实在太惨烈了,然而秦牧没有办法派来更多的兵力,只能让初祖他们用血肉往上堆,往上顶。

    气氛有些压抑。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拍手笑道:“你们都很不错,很不错,不愧是七公子调教出来,战斗起来悍不畏死。南帝朱雀,赤皇,明皇,三个人,你们聚在一起,也省得我去一一寻找。”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三位形容古怪的古神迈步走来。

    这几个古神长相着实怪异,然而诸天万界中的古神却没有这三位,令人不解。

    “昊天帝命我前来,除掉南帝、赤皇、明皇。”

    其中一尊古神笑道:“其他人,我一个不杀。三位道友,请吧。”

    无忧乡太清境。

    秦牧目光闪动:“云天尊,倘若我是三公子四公子,我绝不会让二公子与昊天帝分开,我会趁机把二公子封印在昊天帝的体内,不容她出来搅局!如此一来,我们便可以剩下一人。”

    “剩下一人,便能取胜?”云天尊踏前一步,问道。

    秦牧问道:“你知道,延康变法最有用的建设是什么吗?”

    云天尊摇头。

    “最有用的,是延丰帝红着眼睛掏空国库也要打造出来的传送门户。”

    秦牧笑道:“我岳父当年几乎把国库掏空,自己躲在皇宫里吃糠咽菜,甚至差点把皇帝的衣袍都卖了!后来还是我接济他,他才挺过来。而我夫人继位之后,做的更甚,每一城,每一关,但凡是延康的领地,她都建造了传送门户。传送神通,是开皇时代开创出来的神通,无忧乡中也有这种门户。”

    云天尊道:“你的意思是?”

    “灵官殿主飞往各地,需要时间。到不同的地点,有快有慢,这里面有个时间差。”

    秦牧道:“你我之间,剩下的那个人,必须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到达各地的战场,去斩杀他的三十尊古神分身!”

    云天尊道:“然而留下的那个人,必须要对付二公子和昊天帝!”

    两人目光交错,各自错开对方的目光。

    “我留下来。”

    云天尊笑道:“我无法像你那样,能够对付得了灵官殿主的三十尊古神分身。我的速度也没有你快。你把商君留给我对付太初,我来对付二公子。你不是说我可以对付二公子吗?这个主意,我已经想到了。”

    秦牧没有直视他的眼眸,笑道:“我相信你已经想到了。”

    他沉默片刻:“当年,咱们隔着天河,隔着时空,我敬你酒,你却只能用天河的水回应。今日,你我一定要一醉方休!”

    云天尊笑道:“我听说你一向不喝酒。”

    秦牧眼睛泛红,却面色平静道:“今日必须要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