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零二章 第十七纪的狩猎者
    世界树下,一股股悸动传来,急促且猛烈,秦牧遥遥感应到这股悸动,一颗心渐渐沉下。

    他能够从神通的波动中感应到哪种神通是虚生花的神通,哪种神通是灵官的神通。

    灵官的两尊古神分身此时是用一种奇异的合击之术,围杀虚生花,这两尊古神时而合体,时而分开,而且两尊古神所掌握的大道不同,但是他们每个人的大道,都是与道花道果契合的大道。

    灵官殿主为了破大黑山,的确煞费苦心!

    他共有四次成道,结三枚道果,开一朵道花,他先前被秦牧毁掉了一枚,刚才又有一枚用来阻挡秦牧,也被毁掉。剩下的这一枚道果和一朵道花,他选择的分身与道果道花蕴藏的大道契合,便能发挥出道果道花的最大威力!

    他那两尊分身拥有的实力,只怕无限接近成道者!

    “虚生花,你万万不能死……”

    秦牧努力加快脚步,然而脚步却越来越沉重,适才那一战中,他的法力已经耗干,肉身也早已到达极限,他的双腿像是不是自己的,他的身体像是背负着诸天万界,艰难而行。

    连续奔波,在最短的时间,跨过一个个战场,在乱军之中以最小的代价最快的速度格杀灵官殿主的古神分身,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挑战。

    在刚才他在灵官宝殿中大战,已经是严重透支,元气耗尽,灵官分身甚至已经可以给他造成肉身上的伤害了。

    从大黑山传来的神通波动还在传来,这种波动更加急促了,显然虚生花大战灵官两大分身,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期。

    秦牧的身形还是风驰电掣,但身躯踉跄,速度比从前已经慢了不知多少。

    这时,他感应到神通波动中的异样。

    秦牧抬起头来,看向前方的大黑山,那里,另一株世界树冉冉升起,那是虚生花的世界树。

    当年世界树复生,虚生花与蓝御田坐在树下,尝试着解析世界树蕴藏的大道,把世界树当成一个境界。

    秦牧也在旁边参悟,但是没有参悟出什么,于是想了个取巧的办法,向太易借来神斧把世界树砍了移植到自己的神藏之中。

    后来新树生长出来,蓝御田和虚生花还是坐在树下,孜孜不倦的试图将世界树解构出来。

    现在看来,这些年过去虚生花已经有所成就。

    “三十三重天道境……”

    秦牧脚步不停,眉心竖眼张开,虚生花的道境与他的世界树相连,让他稍稍放心。

    现在的虚生花,已经算是半个成道者了,他与蓝御田为未来创造一个新的修炼体系,而今这个修炼体系已经接近完成!

    他与蓝御田选择的是一条捷径,传统修炼体系,无论天宫天庭体系,还是道境体系,都是量变的积累。

    即便修炼成完美的天庭,也需要烙印终极虚空,才能达到质变。即便修成道境三十六重天,也需要前往终极虚空烙印自身大道。

    而虚生花和蓝御田这个体系,将道境体系与世界树融合,世界树相当于自己的道树。

    当神通者修成五太境界,开始凝练世界树之后,便已经相当于迈入成道者的境界之中,道境每深一层,距离完美的成道者便近一分。

    这种修炼方式的好处是,将质变打散成量变,分配到每一个道境之中。

    “虚生花的实力,与单一的灵官分身相差不大,但是两尊灵官分身,配合道花道果,便会远远超过他。他所能依仗的,只有神通。”

    秦牧距离黑山越来越近,从黑山中传来的神通也密集到极致,而且是从不同的方向传来,应该是三人以极高的速度在飞速移动:“虚生花的长处,在于其遇强则强,他的脑子太灵活,总能在战斗之中针对对方的神通道法想出克制办法。但是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的知识储备,是否能到与灵官抗衡的程度!”

    倘若知识储备无法与灵官抗衡,哪怕是再聪明,也会落败!

    灵官的知识储备来自过去四个宇宙纪,以及弥罗宫!

    弥罗宫可以说是十六个宇宙纪以来,最为辉煌最为庞大的圣地,也是至高圣地!

    尽管灵官不可能把弥罗宫的底蕴学得一干二净,那也非同小可,这尊殿主能够肉身囊括几乎所有古神,说明他在这些先天大道有着惊人的造诣。

    虚生花想要在知识储备上胜过他,几乎没有可能!

    秦牧冲入大黑山,大黑山的地理范围极广,秦牧登上一座山头,放眼看去,只见一座座大山裂开,这里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恶战,将山头打得分裂!

    突然,神通波动平息。

    秦牧心中一沉,拖着疲惫的身体奋力向最后的神通波动传来之地蹒跚走去,就在此时,他突然看到一座黑山的山脚下有几座坟冢,坟冢前立着墓碑。

    秦牧微微一怔,竖眼张开,勉强催动竖眼,向坟冢内部看去。

    他的神色错愕,露出笑容:“虚生花这家伙,我以为他不会监守自盗的……在知识储备上,灵官可能还不如他!”

    他向其他黑山看去,看到一座座坟冢和一面面石碑,这里的坟冢数量之多,有些超乎秦牧的预料。

    他放慢脚步,继续前进。

    从世界树偷渡的史前强者,鲜有成道者,成道者很大一部分都聚集在祖庭玉京城,那里是成道者的圣地,道树成林。

    而选择从世界树偷渡的史前强者多数是无缘成道,没有资格进入祖庭玉京城,因此想要活命只有从世界树偷渡。

    秦牧当年因为瘸子之死,盛怒之下一夜之间深入大黑山矿脉,连斩一百余位史前强者。

    虚生花应该并非是一夜之间有这么大的战功,而是这三十余年来每天都在做类似的事情,也即是说,他每天与这些史前强者交战,磨砺自身,对史前的道法神通的了解,只怕还在灵官之上!

    这就是虚生花获胜的契机!

    “他偷喝了许多道露,这些道露对他的修为提升极大,每天喝一点,释放出一个史前强者,积少成多,弥补他修炼时间短的不足。倘若我是他的话,我会在看到灵官到来的那一刻,果断将所有道露一饮而尽,借助太易道露的力量,与灵官抗衡!”

    “虚生花,也会这么做!他与我同样聪明!”

    尽管如此,秦牧还是挣扎着向前走去,他必须要亲眼看到虚生花才可以放心。

    终于,秦牧来到最后的神通波动之地,只见灵官殿主的两尊古神分身身躯魁梧,站在一片山谷之中,四周到处都是神通的残留,依旧弥漫着致命的余波。

    这神通是脱胎自弥罗宫的神通,道链极为炽烈,形成天罗地网,将此地封锁!

    而虚生花此刻躺在那两尊古神分身之间,四周都是血迹,他一动不动。

    “难道……”

    秦牧心中一沉,灵官殿主的道果还在,道花也还在,虽然破破烂烂,但是并未完全损毁。正是道果和道花,维持着道链组成的天罗地网!

    秦牧走上前去,目光落在灵官的两尊古神分身的身上,微微一怔。

    他径自走向天罗地网,从恐怖的道链之间穿过,道链威能爆发,猛烈无比。

    秦牧闷哼一声,已经没有法力对抗,借助强大的鸿蒙之体硬生生顶着这最后的神通,走入天罗地网中。

    轰隆,轰隆。

    两声巨响传来,灵官的道果炸开,道花炸开,接着两具古神躯体摇摇晃晃,仆倒在地。

    虚生花仰头看了看,又放下头来,呼呼喘了几口粗气,声音沙哑道:“秦教主,你来了,我已经无法破开他最后的神通了。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我封锁在这里,等待天黑,这里便会变成史前强者的乐园,将我击杀……”

    秦牧来到他的身边,查看他身上的伤,虚生花身上伤口极多,这些伤口并未愈合,其中蕴藏着弥罗宫的道法残留。

    秦牧试图帮他医治,然而他体内已经没有了元气可以动用。

    “我已经尽量避开致命伤。”

    虚生花难得露出笑容,道:“你比我还要凄惨,先治疗自己吧,我只要爬到世界树上,等待太易的道树出现,接一些道露应该可以保命……”

    突然,他感觉到有水砸到自己的脸上。

    虚生花微微一怔,看到秦牧眼中的眼泪如雨落下。

    虚生花连忙道:“秦教主,你这是怎么了?我还活得好好的……”

    秦牧突然大哭,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挣扎着向外走去:“我救不了云天尊了,我来不及赶回去了……我须得赶回去,尽快赶回去……”

    虚生花抬手,努力抓住他的脚踝,声音沙哑道:“冷静一下!你现在的情况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就算你强行支撑着往元界赶,你也来不及了,反而会花费更多的时间。冷静一下,快到夜晚了,你休息一下,太易道树出来的时候,你饮下一部分道露,恢复一部分修为,反而会提前赶回元界!”

    秦牧停步,沉默片刻,弯腰将他搀扶起来,却一个踉跄,两人都险些栽倒在地。

    两人相互扶持,努力前行,向世界树走去。

    延康最出色的两大高手,此刻却像是两个老人,步履蹒跚的向前走。

    夕阳西下。

    他们在太阳落山之时,这才走到世界树下,秦牧恢复了一丝修为,运转法力,带着虚生花来到世界树的顶端。

    两人坐在最高处的叶子上,抬头仰望,祖庭的星空璀璨,群星如同走马灯变化莫测,不断移动,造成这种诡异现象的原因出在玄都。

    祖神王率领玄都的星斗诸神,统帅玄都太阳守月亮守大军,进攻无忧乡和延康,星斗诸神和太阳守月亮守,都是星神,自然会引起天象的紊乱。

    天象大乱,表明玄都的大军已经基本上全部出动!

    太易的道树从终极虚空中浮现,秦牧与虚生花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接下滴落的道露。

    “延康能保得住吗?”虚生花突然问道。

    “延康能保得住,但是无忧乡保不住。”

    秦牧服下道露,努力的催动功法,炼化道露,道:“不过天庭为了拿下无忧乡,必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无忧乡是一件武器,开皇时代,穷尽这个时代的财富炼制的武器。”

    虚生花有些不解。

    “我去过无忧乡,查看过无忧乡一重重诸天的内部构造,那些诸天的外表是普通的大地山川,而内部是用神金神铁打造,像是无比精妙的机器。”(详见第九百八十二章无忧乡的真相)

    秦牧继续接着道露,道:“开皇秦业的无忧剑是中空的,而无忧乡三十三重天,是无忧剑的剑心,完整的无忧剑,应该是把无忧乡藏在其中。无忧剑的威力一直不是很高,而且容易破碎,最主要原因,便是出在剑心上。没有剑心无忧乡,无忧剑的威力便不能发挥到极致。”

    虚生花沉默片刻,道:“开皇如此隐忍。”

    秦牧点了点头,道:“他是这样的人。无忧乡是他伤敌的最后手段。等到天庭大军攻占无忧乡三十三重天时,无忧乡的秘密,便会被引爆。”

    他恢复了一些修为,立刻为虚生花治疗道伤,道:“这一夜,我不能出手,需要积攒力量天亮之后赶回元界,你能支撑过去吗?”

    虚生花淡淡道:“我在这里杀了三十年了,在史前宇宙也小有威名。有几个偷渡者称我为第十七纪的狩猎者,名声之大并不比弥罗宫的七公子逊色。前半夜应该没有人胆敢过来……”

    他剧烈咳嗽,过了片刻才平复下来,继续道:“后半夜,估计会有一波试探。第二夜,才会是真正的进攻。你尽管放心,你走之后,打不过我便离开。”

    秦牧默默点头,炼化道露,竭力恢复修为,道:“我更担心的是,昊天尊把祖庭几乎所有圣地都收走了。往日,有这些圣地镇压,还不至于有多大问题。但是现如今倘若连大黑山也失守,有些存在恐怕便会趁机钻出来了。”

    他的目光深邃,低声道:“史前宇宙,不止有弥罗宫一个圣地,还有其他势力。即便不如弥罗宫,也非同小可。”

    ————大章!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