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零三章 无忧乡,祭剑
    果真如虚生花所说,这一夜的前半夜大黑山一片宁静,只有黑山外还是一幅宇宙大破灭的恐怖景象。

    秦牧不再接道露,而是让虚生花服下道露,自己则帮虚生花治疗伤势。

    这样做,是因为虚生花还有一场大战,那就是下半夜,史前强者会试探性入侵,虚生花倘若没有足够的实力,便无法扛得住这一波入侵。

    终于,一座裂开的山峦震动,像是地底有什么恐怖的魔怪在试图从山中走出来。

    虚生花起身,走下世界树,向那里走去。

    秦牧收取道露,自己服下。

    待到天亮时分,秦牧修为恢复了六七成,于是走下世界树,虚生花正在安葬那几位死在他手中的史前强者,秦牧来到他的身边,见到他还打算为灵官造坟。

    “挡不住,就退走。”秦牧道。

    虚生花抬起头来,道:“你也是。”

    秦牧迈步离开,声音从远处传来:“我已无路可退。”

    虚生花怔然,过了片刻这才继续造坟立碑。

    秦牧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极致,冲出祖庭,向元界而去,他的心中还是有些焦急,他在祖庭耽搁一晚,而从祖庭奔往元界,即便他全力赶路,也只会在五天之后赶到元界!

    那时,云天尊还在吗?

    他是否还能撑到那一刻?

    元界。

    秦牧离开元界奔往祖庭的那一刻,正值祖神王率领玄都大军越过无忧乡,被月天尊、阆涴缠住之时。

    祖神王控制天公肉身,无数玄都太阳守月亮守拖动着一轮轮太阳月亮,太阳炙烤大地,无数火鸦神人从太阳中飞出,杀向延康,而月亮之中则有三足蟾首六目神人纵跃而出,催动神通,天空中到处都是六目怪眼,眼中射出一道道光芒,向下方的延康轰去!

    这绝对是末日般的恐怖景象。

    月天尊、阆涴二人亲自阻挡,只能挡得住祖神王,但却无法挡得住如此之多的玄都大军。

    对于这些玄都大军,无忧乡已经没有兵力阻挡,而延康的兵力比无忧乡要少许多,难以阻挡那铺满天空如同汪洋一般涌下来的玄都大军。

    延康一座座神城中,射日神炮纷纷启动,数以百计的神城,有着千余座射日神炮,炮光在天空中留下一道道漆黑的痕迹,一击过后,便有一尊太阳守坠落,或者是天空中太阳被炮光轰穿!

    即便如此,玄都的神魔大军还是不可阻挡!

    无数火鸦军冲了下来,三足火鸦神人振翅飞行,冲向延康的一座座神城,那些浮空的神城炮垛中一口口真元炮被推出,无数炮光迎着火鸦神人射去。

    天空中顿时下起一场场火雨,然而火鸦洪流还是不断接近,接近城墙!

    除此之外,还有月亮守率领六目星蟾神人,天空中遍布怪眼,怪眼中射出神光,轰击神城上的真元炮,将一口口神炮摧毁!

    首当其冲的便是西部康城,第一波火鸦神人撞击在康城的墙壁上,三足扣住城墙,向上狂奔,有的奔向城墙上,有的则向康城的下方奔去,试图从康城的背面突破,挖开康城下面突破入城。

    炮光已经无法将他们射杀,城墙上,立刻有神人推出飞车,剑楼打开,不计其数的剑丸流出,向城墙下倾泻,剑丸在坠落途中不断分解,化作一口口神剑四面八方刺去,穿梭如织!

    康城的城中心,一尊尊延康神人浑身上下笼罩在神铠神甲之中,即便是面盔也是无比的严密,仅露出眼睛和嘴巴,

    他们的有的背负各种神兵,有的握紧手中的长枪大剑,很多神人都是头一次上战场,紧张无比的盯着不断震动的地面。

    城中心的地面震动越来越急,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地面熔化,金汁铜液冲天而起,康城的地面被烧穿!

    金汁铜液中,无数火鸦神人从中飞出,像是从地底涌出的虫子一般四面八方杀去!

    嘟嘟——

    康城的城楼上,有人吹动延康仿制的西帝神器,壮大守城将士的气血,然而即便如此,他们还是陷入血战之中,不断有人伤亡!

    而康城,只是西部诸多神城之一,其他神城的景况并不比康城好多少。

    玄都大军越来越多,天空中的一座座延康神城被包围,而延康神城的下方,便是延康西部的诸多城市、村郭,生活着凡人和神通者,倘若神城被破,那么迎接这些凡人和神通者的,必将是一场屠杀!

    “天公道兄,不必再等了!”

    阿丑土伯沉声道:“祖神王一时片刻间不会露出破绽,这个时候只有你才能催动天道至宝,挡住玄都的神魔!”

    天公仰头,死死盯着正在与月天尊阆涴厮杀的祖神王,突然猛地一咬牙,爆喝一声,催动天道至宝天纲道兵,一口口天道至宝飞起,向天空中的玄都神魔杀去。

    阿丑土伯松了口气,与他联袂杀出。

    他们二人都是天尊级的存在,加入战场,顿时挡住玄都神魔大军,让玄都神魔难以落下!

    就在此时,左右龙武卫十万神魔大军杀出,结成阵势,冲向二人!

    而在无忧乡中,无忧乡大势已去,帝译月、烟云兮等人开始率众突围,从一座座诸天中杀出,无忧乡三十三重天的战役,惨烈程度超乎想象,每一座诸天,几乎都是一场拉锯战,双方神魔大军用敌我将士尸体堆积成山,鲜血染红了无忧乡一座座诸天,只有太清境没有驻军,还算安宁。

    但无忧乡大势已去,开皇帝译月也不得不挥泪,败走无忧乡。

    天庭神师、水师两路大军与其他各军衔尾追杀,地师则占据无忧乡,攻向太清境,在太清境只剩下最后一人,那就是蓝御田。

    地师无数兵马,从无忧乡其他三十二重诸天源源不断向上攀登,集合优势大军,攻击太清境。

    而在太清境上,蓝御田操控自己的御天尊神器布下杀阵,太清境入口处厮杀声震天!

    另一边,赤帝齐暇瑜、南帝朱雀、赤明二帝和朱烟儿率领凤族、赤明、延康大军,从南疆杀来,准备在路上接应无忧乡的败军。

    与此同时,魏随风和北帝玄武斩杀灵官古神分身,将北天各路大军杀得丢盔弃甲,魏随风留下玄武大军与坎地的守军,与玄武二帝一起从坎地一路向西南而去,前来接应。

    西土,上苍被攻破,岳亭歌打入上苍,龙麒麟则率领兽界大军与西帝白虎一起,从西方进军,试图在后方进攻天庭的大军,缓解无忧乡的压力。

    “开皇,可以开始了。”

    闻天阁聚集无忧乡败军,与帝译月等人汇合,这次无忧乡之战,让无忧乡将士的折损惨重,死伤了六成,剩下的将士也各个带伤。

    他们手中的神兵已经破破烂烂,身上的铠甲千疮百孔,丹药已经耗尽,辎重也已经耗光,延康送来的阵图、战车等各种神兵,都已经损耗在战争之中。

    甚至,即便是彼岸方舟这样的重器,也被打得无法动用,被帝释天李悠然抛弃。

    无忧乡再打下去,只有全军覆灭这一个下场。

    帝译月面色复杂,遥望无忧乡,声音沙哑道:“闻天师,蓝御田还在太清境上抵挡敌人……”

    “不用理会他。他能够逃出来。”

    闻天阁道:“这次我请他在太清境迎战元姆夫人,也是让他在太清境吸引更多的敌人。只有他留在那里,才能将无忧乡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帝译月叹了口气:“那么,开始吧……”

    无忧乡一重重诸天的领袖各自走出,率领着布下的残兵,遥望无忧乡,目光复杂。

    无忧乡,是他们的第二故乡,而今却要毁于一旦,毁在他们自己的手中!

    “我们的第一故乡是元界,无忧乡,是我们暂且藏身之地。而今,我们为了杀敌,为了第一故乡,毁掉这里,也是打破我们心中的无忧!”

    闻天阁声音低沉:“诸君,让无忧乡爆发出它应有的光彩罢。”

    他的目光落在苏麦青身上,苏麦青是延康道门的创始人,掌握着开皇秦业的剑道第一剑,太皇平天剑!

    苏麦青与麾下将士低喝一声,催动神通,遥遥祭拜无忧乡第一重天,太皇天!

    闻天阁的目光落在无忧乡第二重天的主将炎日暖身上,炎日暖是延康太阳守炎晶晶的先祖,主修开皇剑道的第二剑,太明齐天剑!

    第三重天太明天,四辅少保房由基,修炼的是开皇剑道的第三剑,清明劫心剑!

    第四重天玄胎天,四辅少辅高百寻,修炼开皇剑道第四剑,玄胎镇天剑!

    第五重天太傅舟惊梦,元明文举剑!

    ……

    三十二重天,开皇秦业麾下的三十二员大将,包括烟云兮,将开皇剑道的三十二重剑道掌握,惟独剑道的第三十三重天无人掌握。

    “掌握第三十三重天剑道的是太清境的蓝御田御天尊,他留在那里,便是为了激发无忧乡的一切威力。”

    闻天阁猛然大喝:“诸君,启动无忧乡!”

    他的话音刚落,所有将士一起催动法力,远处,无忧乡突然震动一下,接着无数山石翻飞,群山倒伏,大海干涸,泥土翻开,露出深埋在地下的钢筋铁骨!

    三十三重天的内部结构,是无比宏大的神金神料堆砌而成的恢弘建筑,上面烙印着无数剑道符文!

    从太皇天到贾奕天,一重重天亮起!

    这一刻,剑道洪流充斥在无忧乡之中,而在太清境上,蓝御田瞥了还在失神的元姆夫人一眼,立刻飞身而起。

    他的身边一尊尊神器蓝御田跟随着他一起飞起,与他一起漂浮在天空中,平行于太清境的地面,从下方向上看去,一个个蓝御田四臂张开,像是被放飞的蓝色风筝,随风上下飘动。

    蓝御田右手剑指一并,以指为剑,唰唰唰,催动剑道!

    “剑道第三十三剑,太清境道剑!无忧乡,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