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零五章 江上云天,云卷云舒
    蓝御田见到元姆夫人冲出去的一瞬间,身形也跟着冲出,元姆夫人受创极重,是他一个难得的机会。

    他虽然战斗经验不足,但是这些年来观看天庭与无忧乡的大战,他从战场上那些对垒的神魔之间的招式开始学习,学到了很多。

    他本来便是一个聪明人,举一反三触类旁通,进步得很快。

    两人在天空中碰撞的一刹那,元姆夫人和蓝御田的神通各自爆发,却一触即分,蓝御田心中一沉:“这具身体里的不是元姆!”

    他在与对方交手的一瞬间,便感应出来,元姆夫人因为受伤太重,于是自动沉寂。

    而今掌握这具身体,与他交手的是帝后娘娘,或者应该说归墟神女!

    “我哥用来困住归墟神女的轮回神通,在元姆受伤之时,被归墟神女破开。但这是好事!”

    蓝御田身后,一尊尊神器蓝御田出击,此起彼落,向帝后娘娘疯狂攻去,心道:“如此一来,我在她体内留下的神通,便可以发作了!”

    帝后娘娘突然闷哼一声,体内的归墟之道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扭曲,一部分大道转化作太易之道!

    她措手不及,神通顿时紊乱,被一群神器蓝御田重创,口中吐血,迫不得已向天上冲去,试图避开蓝御田。

    蓝御田目光闪烁,紧随其后。

    无忧乡太清境上,他趁着元姆夫人陷入轮回而失神时,在元姆夫人的体内种下了自己的神通。

    他与秦牧走的路数不一样,秦牧偷师阴天子将阴天子所未完成的轮回之道发扬光大,以轮回之道困住归墟神女,生生创造出一个元姆夫人的人格意识,用来限制归墟神女。

    那时的秦牧,对如何破解归墟神女的大道束手无策,只能将她封印。

    归墟神女已经成道,按理来说即便将她毁灭,变成混沌,也无法杀死她,她还会复生,秦牧自己也修炼了归墟之道,并且种出了混沌莲,开出混沌莲花,因此知道自己无法除掉归墟神女。

    而且,即便是秦牧的轮回封印,也只是权宜之计,轮回封印不可能一直将归墟神女封印在元姆夫人的意识之下,迟早有一天归墟神女会突破轮回,吞噬元姆意识!

    而蓝御田想的则是如何才能破解归墟大道,至于是否杀掉归墟神女,他心中没有这个念头。

    他是从先天五太着手,借用秦牧留下的轮回神通,在归墟神女体内种下五太轮回封印。

    他的目的很简单,归墟神女可以吞噬万物,化作混沌之气,因此战斗起来法力越来越强,还要杀不死她,她迟早有一日修为实力会超越你。

    但是混沌生五太,蓝御田的留下五太轮回封印,便是窃取归墟神女的法力,在她战斗之时,混沌之气化作太易大道,化作太初大道,经历五太变化,让她始终无法发挥出全部力量。

    秦牧封印的是归墟神女的意识,而他封印的是归墟神女的法力和大道。

    只是蓝御田做不到这一步,所以要借用秦牧留下的轮回神通。

    帝后娘娘也察觉到自己身体的不妙,在她催动修为法力之时,体内充斥着异种大道,这些异种大道在剥夺她的修为,让她极为难受,一身修为实力发挥不出五成!

    蓝御田一路追杀,帝后娘娘一边战斗,一边遁走,却始终无法将他甩脱。

    “将她逼入终极虚空,她便死定了。”

    蓝御田目光闪烁,心道:“云天尊对战弥罗宫二公子,用的就是这个办法。只要帝后娘娘被我逼入终极虚空,她体内的一部分归墟之道化作五太大道,那么她死得更快!”

    然而帝后娘娘显然是知道终极虚空的危险,哪怕是被他屡屡重创,也始终没有深入虚空躲避。

    就在此时,两人头顶,终极虚空炸开,两人匆忙间各自抬头看去,只见终极虚空中一座融合了一大半的太初大罗天倾斜,破裂!

    那座太初大罗天早已经破破烂烂,千疮百孔,而且一炁大罗天与神识大罗天的融合并不完整,至今没有完全融合。

    破裂的大罗天上,两株融合了大半的道树已经被热寂之风摧毁,被烧得只剩下漆黑的树桩,道树上的道花已灭,道果被弥罗宫二公子的鸿蒙神通粉碎。

    而这座正在坠出终极虚空的大罗天上,云天尊与二公子无极之战也到了最后关头。

    帝后娘娘和蓝御田抬头仰望的时候,看到弥罗宫二公子站在大罗天在终极虚空中的那一半上,云天尊站在坠出终极虚空的那一半上,犹自死战!

    云天尊的太初帝剑融合了太初之道,迸发出最后的光芒,贯穿二公子无极的身躯,二公子无极的手掌,同时印在他的额头!

    大罗天的崩溃更加剧烈!

    此时的大罗天不像是被他们的力量打得瓦解,更像是陷入到一场祭祀之中。

    蓝御田的智慧高,看出这是一场血祭,帝后娘娘的见识广,也立刻认出这是太帝所精通的祭祀之道。

    只是两人都不知道,云天尊继承了太帝的大罗天,也继承了太帝的功法,将太帝不完整的功法完善。

    这其中,就包括太帝得自弥罗宫元圣的祭祀成道法。

    太帝得到的祭祀成道法并不完整,云天尊帮他补完。

    崩碎的太初大罗天其实是被云天尊直接献祭,化作太初之道的洪流,跟随着他这一剑刺入二公子无极的身体!

    他献祭的不仅仅是太初大罗天,同样也包括他手中的太初帝剑。

    他以如此巨大的能量,献祭弥罗宫二公子给终极虚空!

    二公子的身体被那股恐怖的力量印在终极虚空之中,献祭的力量让她的身躯突然炸开,肉身和大道暴露在终极虚空之中!

    顿时冷寂之风变得无比狂暴,二公子的归墟大道,乃至她的血肉、元神,都在飞速消融,很快见到白骨!

    在她体内,另一个身体浮现出来,也在虚空之中挣扎,面孔扭曲,正在努力试图摆脱与二公子的关联,赫然便是昊天帝!

    凄厉的惨叫声传来,像是女人的声音,又夹杂着男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让帝后娘娘不寒而栗,急忙闪身便走。

    蓝御田想要追赶过去,又看到了从终极虚空中走下的云天尊,不由有些迟疑。

    “御大哥,你去吧。”云天尊像是没事人一般,向他挥手。

    “云天尊,叫我蓝御田就好,我不是御天尊!你的状况很不对!”

    蓝御田向他迎去,道:“二公子的那一击印在你的体内,极为凶险!”

    云天尊向他遥遥挥手:“不必过来了,做好你的事罢。你若是见到牧天尊,告诉他,他做不到的事情,云某办到了。”

    蓝御田怔了怔,没有追上去,而是调头向帝后娘娘追去。

    他的脑中浑浑噩噩,而终极虚空中,突然浮现出弥罗宫凌霄宝殿和紫霄宝殿的虚影,轰然震动,昊天帝的身体与二公子的身体猛地分开!

    昊天帝大口吐血,立刻远离二公子,从终极虚空中飞出,向天庭大军而去。

    云天尊驻足,遥望昊天帝,露出一丝笑容:“昊天尊,在你今后的余生中,你永远也无法抹去我在你道心中留下的阴影。云某,让你记住一生!”

    他飘然而去,洒脱无比。

    无忧乡的残部正在向延康行军,樵夫圣人与帝译月一个在阵前,一个在阵后,一路上他们经历了天庭先锋部队的冲击和厮杀,跋山涉水艰难前进。

    这时,樵夫和无忧乡的许多将士抬起头来,看到云天尊从他们上空飞过的身影。

    “云天尊获胜了吗?”有将士喃喃道。

    樵夫面无表情,默不作声。

    无忧乡的残部继续前行,又有一批将士主动留下断后,保证其他人可以尽快赶往延康。

    月天尊和阆涴神王正在与天公肉身和祖神王厮杀,月天尊斩断天公肉身挥来的天河,不经意间看到云天尊从战场走过,连忙呼唤一声。

    云天尊听到了,向她微微一笑,挥手作别。

    阆涴也看到了他,云天尊向他长揖到地,飘然而去。

    天公和阿丑正在率领延康一座座神城的守军,奋力抵挡玄都大军的冲击,掩护延康境内各城的人们撤离。

    天公将五十天道至宝分到各城的守军手中,自己则祭起天煞至宝斩神玄刀,大杀四方。但即便如此,这场恶战也是艰险万分。

    见到了云天尊经过,天公连忙高声道:“云天尊,你获胜了?快来帮忙!”

    阿丑正在对抗天庭龙武二卫的阵法,瞥见云天尊,心头一突,摇头道:“道兄,让他去吧。”

    天公的修为实力远不如阿丑,他靠的是五十天道至宝的威能,而阿丑却已经将幽都之道修炼到三十五重天的程度,因此才能看出云天尊的状况。

    天公不解,任由云天尊离去。

    云天尊越过长长的战线,来到延康西部第一座数十万神魔把守的雄关,岚枫谷地,沿途中有不少延康军队正在赶往前线,把逃难的人们搬运到延康的腹地,较为安全的地方。

    云天尊进入岚枫谷地,但见座座神城皆有重兵把守,延康将这里打造成守住西部的重地,这里驻扎着延康年轻一辈最出色的高手,运来了延康最先进的重器。

    云天尊走入一座神城,镇守那里的主将叫做闫少青,原本是天庭左少弼,主修神识,后来进入延康求道。

    闫少青见到他,心中一惊,正要上前拜见,云天尊摆了摆手,走入这座神城中的一座府邸。

    云府。

    云霄夫人率领着云家的诸多寡妇和云渐离夫妇等人迎了上来,云霄夫人牵着他的手不松开,哽咽落泪,道:“陛下自从复生以来,从未回来看过家人,今天为何舍得来了……”

    她言语之中不免有些怨言,但却被心中的欢喜冲散了。

    云天尊笑道:“香盈,不来见见你们,我不安心。”

    云渐离急忙上前拜见,眼圈红了:“拜见家祖!”

    云天尊上下打量他,道:“你很好,牧天尊对你的评价很高,他没有走眼。这次延康之战,云家也要上阵,你有子嗣了吗?”

    云渐离的妻子连忙牵着三个孩子走来,跪拜祖先,云天尊露出笑容,道:“很好,很好,云家有后,血脉不绝。渐离,你到了战场之后,不要给云家丢人。”

    云渐离直起腰身,声音铿锵有力:“渐离乃是云天帝的血脉,绝不会给祖宗丢脸!”

    云天尊面色一整:“你若是活下来,牢记一点,这世间绝没有什么天帝血脉。我生而为人,从未高人一等,也是平凡起家。云家后代,哪个比我成就更高,功绩更大?我尚且不敢自称天帝血脉,你们便敢?”

    云渐离悚然,不敢多话。

    云霄夫人拥着他走入高堂,笑道:“你又如此严肃,让你这些后人来拜拜你,给你奉茶。”

    云天尊坐在高堂上,云霄夫人站在一旁,云天尊让她也落座,笑道:“夫妻一体,我是云家祖宗,你也是云家祖宗。坐下吧。”

    云霄夫人落座。

    云家代代单传,留下了满门寡妇,纷纷持茶跪拜,云天尊和云霄夫人接下儿媳的茶杯,饮茶放下。

    云天尊环视一周,笑道:“云家男子,多是早夭,留下你们守寡。他们死得早,没有吩咐,我作为云家之主来吩咐,你们都可以改嫁。遇到好人心仪的人,就嫁出去。”

    堂中,诸多云家寡妇错愕,面面相觑。

    云天尊侧头看向云霄夫人,道:“我亏欠你,亏欠你们良多,香盈,今后你也可以嫁出去,不必顾虑我。”

    云霄夫人心头一颤,顿时明白了些什么。

    “你我是夫妻,从前你战死的时候,我要照顾肚子里的孩子没能陪你一起,后来孩子早夭,留下孙儿,我必须要活下来保住云家的血脉,苟活至今。”

    云霄夫人握住他的手,仰头看着他的脸庞,笑道:“现在你归来了,云家也有后了,无论你去哪里,我都相随。夫妻本来不就是这样吗?”

    云天尊心中一痛,抽回自己的手掌:“我负你六十万载,对不住你,怎么忍心……我要去的地方很远,你去不了。留下来吧。”

    云霄夫人又再一次抓住他的手:“你去哪儿,我去哪儿!”

    云天尊看着她,默默点头。

    云渐离怔怔的看着他们,云天尊和云霄夫人携手,走出高堂,走出云府,离开这座神城。

    云渐离追上前去,却见他们夫妇越行越远,他根本追不上。

    良久,云天尊停下脚步,落下地来,只见这里是涌江岸,涌江的江水滔滔,东流而去。

    江边有座废弃的村子,已经没有人居住,夫妻二人走进村落,在一间草庐中相对而坐。

    “就是这里吧。”

    云天尊抓住云霄夫人的手,低下了头,气息越来越低,低声道:“香盈,不要让人知道我死在这里……”

    弥罗宫二公子早已经将他的魂魄摧毁,占据他的肉身的,只是最后的执念。

    而今执念已了。

    云霄夫人元气爆发,将这片废弃的村庄掩盖。

    “云君,不要走远。”她的气息越来越低微,终于消散。

    涌江的江水滔滔,澎湃不息,江上云天,云卷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