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一一章 天心与众生之心
    熊熊业火,终于平息。

    熄灭的火海中只剩下灰烬,并无其他什么东西。

    “土伯……”

    幽天尊转过身去,面对着幽都魔神魔怪大军,一个道友,就此逝去了。

    他恍惚中的所见,应该只是土伯的执念,并非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在执念中,土伯应该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

    秦凤青遥遥的看着这一幕,他觉得自己又长大了许多,距离真正的土伯又近了许多。

    “大个子走好……”

    他催动六道天轮,低声道:“你放心,我会像你教我的那样,守护好死后的公正,给所有生灵一视同仁的公道!”

    他走下六道天轮,他的法力还在维系着六道天轮的运转,然而这一刻他已经不再需要时时刻刻的维持六道天轮了。

    虚天尊和土伯一起走了,没有了虚天尊,天庭对元界的威胁便少了许多,他无需时时刻刻维系六道天轮了。

    秦凤青闭上眼睛,长长吸了口气。元界幽都与幽都相连,不再是两个独立的世界,随着虚天尊和土伯化成了幽都的道,幽都大道又再一次恢复完整,弥漫在幽都中的大道在滋长,壮大,让他感觉到自己充满了力量。

    这一刻,元界没有了幽都的威胁。而他也可以施展拳脚与抱负!

    延康上空,小玄都。

    “土伯道友,得偿所愿了吗?”

    天公向下看去,元界幽都的火熄灭了,他的心神悸动,有一种似大悲又大喜的心怀。

    土伯在走的时候,大概是没有留下什么遗憾。

    “对于外人来说或许会悲伤于他的离去,但是对于道友你来说,你心中大概会有得偿所愿的欢喜。你变成了人,也化成了道,你与你的女儿,你的家人,永远的在一起了,这未尝不是一种大解脱!”

    轰!

    祖神王聚天道化作至宝,狠狠的砸在天公的脸上,天公的面孔扭曲,被打得连翻带滚,在小玄都中撞来撞去,良久方才止住身形。

    他为土伯悲喜失神,只有一刹那,便被祖神王抓住破绽,把他打得很惨。

    他原本便不是他的儿子祖神王的对手,他虽然领悟天道之心,道境也修炼到极高的境地,但短时间内难以天道成道,只有靠天道至宝才能与祖神王抗衡。

    不过此时天道至宝化作小玄都,挡住玄都的神魔大军,给月天尊和阆涴以时间,免得被玄都大军冲入延康,因此一开始他便落在下风。

    小玄都中,月天尊催动载极虚空,切割空间,把小玄都分为无数空间未免,阆涴站在她身边,观想出无数神魔,观想出璀璨星河,迎战玄都太阳守、月亮守大军。

    双方交锋,日月弥空,无数太阳月亮组成各种奇妙的阵法,试图突破小玄都的限制。但是面对月天尊和阆涴,太阳守月亮守的阵法便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天公,已经稳住局势了!”

    月天尊抹去额头的汗水,高声道:“你可以收走天道至宝了!”

    这段时间,天公已经被祖神王打得死去活来,险些丧命,只能不断逃窜,然而他的肉身掌握在祖神王的手中,无论他逃到何处,祖神王始终能攻击到他。

    天公肉身,比太初的古神天帝肉身稍逊一筹,但也是当今世上最为强大的肉身之一,这些年祖神王掌控这具肉身,越来越熟练,威力也越来越强!

    “父神,你死不死?”

    祖神王兴奋异常,催动天公肉身,杀得天公四处奔逃,然而他的攻击还是能落在天公的身上,让天公的伤势越来越重。

    天公试图召来天道至宝,然而祖神王抬手一挥,天公肉身之中迸发出一座座天宫,将一件件天道至宝挡下,让他无法接触到这些至宝。

    “父神还是心疼我!”

    祖神王哈哈大笑,不无得意:“让我得以两次杀死父神,补偿心头所愿!”

    他从天公肉身的额头走下,看着苦苦挣扎的天公,摇了摇头,叹道:“这世间,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公平公正。父神,你总将公平公正挂在嘴头上,但其实最不公的便是你。狼吃羊,羊吃草,草吃土,这就是天道。古神吃半神,半神吃人,人吃动物植物,这也是天道。你身为天公,对天道的领悟太狭隘了,面对人族反抗,竟然是成全而不是扼杀!”

    他抬手一指岚枫谷地,冷笑道:“你看看这些人族,这些后天生灵,他们原本不能长生,却逆天而行能够与神一样长生!他们原本没有力量,却开创出功法神通,掌握力量!挖掘矿脉,开采矿山,采掘出神的金属炼制成兵,开始屠神!”

    “他们夷平山麓铺设道路,改变河道,灌溉农田,他们还改变作物生长,用来满足他们的口腹之欲!他们甚至扭曲天地大道,竟然变法,让这天地间多出了许多原本不存在的道法!”

    祖神王探手,抓住飞向天公的那口天纲道兵,道兵在手,其他天道至宝顿时纷纷飞来,环绕在祖神王左右。

    “他们是在改变天道,改变这个宇宙!而你却没有作为!作为古神,就应该有立场,而你,根本没有立场!”

    一口口天道至宝被祖神王掌控,祖神王向天公走去,他身后的天公肉身还在疯狂向天公攻去。

    “我在很早之前便看出来,这些后天生灵会让宇宙一片大乱,我意识到在未来,神的统治将会被他们瓦解,被他们摧毁!任由他们成长,我们便会变成他们的奴隶,奴役的对象!”

    祖神王怒火滔天,天公肉身的招法神通越来越狠:“作为天公,便应该惩戒众生!他们逆天而行的时候,降劫灭之!他们不供奉神祇,用天灾教他们学会敬畏!他们开河道,那就发大洪水吞没他们的城市,他们开采矿脉,那就地震毁灭他们!你可以让他们本分,放天火,遮日月,天降洪水,大发旱灾,而你却什么也不做!”

    “我让你毁灭他们,然而你却扯什么天道公平!从那时起,我便知道你靠不住,你老了,看不出这其中的利害!”

    天公双手高举,托住自己肉身砸落的拳头,满脸是血,笑道:“吾儿,天行有常,不为牧存,不为晓亡。你始终无法领悟这句话!”

    轰!

    天公肉身另一只拳头轰来,砸在他的身上,将他轰得撞出元界。

    祖神王仰头,向天外看去,天公肉身探出一只手掌,托起他,祖神王冉冉升起,越来越高,终于看到了天公。

    这里是玄都,天公肉身的所在之地。

    天公肉身并未真正降临元界,因为这具肉身太庞大,元界相比这具肉身来说,还是太小了,无法完全降临。

    祖神王只能控制着天公肉身的上半身,从天外探入元界的天空,与天公厮杀。而现在,他们又回到了玄都。

    天公漂浮在玄都之中,抹去嘴角的血,呼呼喘着粗气,笑道:“吾儿,我从前也不明白这一点,直到后来,我终于明白了。”

    他伸出手掌,像是在抚摸宇宙星空,胸怀激荡,道:“你看,从我们玄都,可以看尽诸天万界的一切,众生百态,历历在目。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悉数收入眼底。这人间是什么?”

    祖神王一抖天纲道兵,其他四十九口天道至宝飞来,组合成一杆长枪,杀气腾腾的向他走来,冷笑道:“父神又有什么奇谈怪论?”

    天公站在玄都中,俯视诸天万界,心中充满了欢喜,笑道:“这人间,便是天海啊!”

    祖神王微微一怔,哈哈大笑:“父神,你的脑子果然是被凡人被凡间污染了,开始大放厥词!天海,是祖庭的圣地,从来不是人间!当年宇宙开辟,天海诞生,天河起于天海,玄都便诞生了!你已经糊涂到这种程度了!”

    天公摇头,笑道:“吾儿,你还是没能参悟出天心是什么。当年我也不懂,直到牧天尊把我丢进九狱台,我站在九狱台的中心抬头上望,那一刻我才明白何谓天道,何谓天心。”

    他心中有一种由衷的欢喜,道:“我站在下面往上看去,看到了头顶的天空,那时我终于明白了,天,并不存在,天道也并不存在。当祖庭中的造物主仰望天空的时候,天便诞生了,天道也随之应运而生。”

    “天道其实是众生之道!”

    他兴奋的说道:“天心其实是众生之心!这诸天万界的人世间,便是天海,映照出天道的方方面面!众生开创出新的天地大道,天地不为之惊,也不为之怒,而是默默的接受,天地也默默的发生着改变,并不会因此而降劫。相反,是众生在发展天道,完善天道。你阻止他们,才是真正的逆天而行……”

    “谬论!”

    祖神王勃然大怒,持枪杀来,要枪挑天公!

    “父神,你早已不配做天公,还是让我来教教你!”

    他杀过天公一次,那时他的实力远不如现在,那时天公的实力远超现在,他可以轻易再杀天公一次,这一次,他将会把天公打得魂飞魄散,打得灵魂黑沙也不复存在!

    轰!

    他击中天公,天公炸开,肉身粉碎,然而却没有如他所料化作乌有。

    天公的元神不见了。

    这时,祖神王看到了九狱台,那应该是秦牧的神通,当年玄都之战,秦牧把九狱台神通打入天公体内。

    这种神通奇妙无比,是道心上的神通,自那之后,天公即便被秦牧招魂重塑魂魄肉身,他的道心还是落在九狱台中,始终没有走出来。

    他非但没有走出来,反倒越陷越深,让九狱台神通变得越来越强。

    祖神王向九狱台中看去,看到天公的元神站在方寸之地中。

    天公抬头,仰望他,笑道:“吾儿,陪我一起来见天心,来见众生!”

    祖神王大怒,挥起天道至宝便要粉碎九狱台,粉碎他的道心,粉碎他的元神!

    就在这时,祖神王突然只觉天旋地转,看到自己落在方寸之地中。

    他抬头仰望,看到了头顶的天空。

    “要帮助天公吗?”

    元界岚枫谷地上空,月天尊仰头看向天外的玄都,面带忧色,然而随即稳住心神,取出自己的古琴横在膝前。

    她的目光向天庭大军方向看去,手指放在一根琴弦上,却没有弹动,屏气凝神,心道:“牧天尊独自阻挡天庭大军,只怕会更加凶险,我可以做的,便是寻找一个最关键的时机,弹奏弥罗宫四公子的曲子,乱他心神,给牧天尊取胜的机会!”

    这个机会,一纵即逝,她必须要把握住,不能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