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一八章 我不是圣人,星犴篇
    “从前,秦教主对我有恩情,他夫人灵毓秀在闻道院对我也多有照顾,因此我给秦教主留下了百分之一的破绽,让他可以从葬道神棺中逃生。我只留下百分之一,没想到太初却把这百分之一弄成百分之百。他是怎么想的?”

    星犴带着箱子悄然无息的穿过岚枫谷地,来到延康。

    岚枫谷地的战役极为惨烈。

    这条战线被拉得很长,以岚枫谷地为中心,几乎横贯延康西部从南至北所有神城,延康几乎调动了一切能够调动的军队,各种重器都派上用场!

    甚至连天阴娘娘也率领为数不多的天阴界神魔,参与到这场岚枫战役之中!

    双方围绕一座座神城进行一场场拉锯战,先是城外的两军对垒,阵法变化,各自攻阵破阵,血肉横飞。

    后是攻入城中,在神城中巷战,更是无比血腥,每一个巷道中都堆满了尸体。

    一座座神城被打得破损,拖着滚滚浓烟从天空中坠落!

    延康、无忧乡的各路大军都已经上阵,后方还有源源不断的新城被送上前线,一艘又一艘船楼船护送这些新造的神城,而这些楼船上则装满了各种神兵利器。

    星犴进入只见延康内部已经进入战备状态,各个督造厂启动,矿山日夜开采,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和平景象,不再适合他安心做学问。

    路途中,他还遇到玄都的太阳守月亮守大军,与延康的太阳守月亮守大军厮杀,双方在地面和空中血战,很是惨烈。

    他又遇到战空如来率领佛界的佛兵,守住岚枫谷地后方的一个个关隘,与冲破岚枫谷地的天庭小规模部队交锋,一尊尊来自佛界的大佛死在乱刀之下。

    星犴皱眉:“这些和尚……”

    他没有停留,延康是变法的圣地,有着许多知识,他不想参与到这些与他无关的战役之中。

    星犴与延康,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延康需要他的知识和智慧来推动变法,他也回报了延康许多自己的研究成果。

    更何况,他不是延康人,他出生的时候,延康还不存在,还没有建国。

    有人称他为五百年一出的圣人,但他心中却从来不这么想。

    他只是一个求道之人而已。

    他在路上又遇到许多天庭神魔,冲入延康腹地,四处烧杀抢掠,但星犴并未出手,这些对他来说只是过眼云烟。

    “到了闻道院,如果有新成果便留下研究,如果延康被破,那就离开,我自逍遥自在。”他心中默默道。

    突然,前方尸气冲天,星犴惊了一下,向前看去,但见九股无比浓烈的尸气如同黑色的烟柱,自下而起,在天空中剧烈抖动!

    这么强烈的尸气,星犴从未见过!

    “这乱世,妖魔鬼怪齐出,出现了许多值得收藏的好东西。”他不禁有些见猎心喜。

    他向前走去,只见前方有千余尊神魔,用云车推动着九口巨大的棺椁,棺椁上缠满了锁链,正在东进。

    那些神魔之中强者不多,只有一个瞎眼老者是帝座强者,还有一个白衣女子的实力还堪堪入眼,但对星犴来说,这些都不在话下。

    “看棺椁的规格,应该是帝棺!”

    他心中微动,回头看去,这些人守护的应该是岚枫谷地的大后方,距离这里数千里的地方,有几座人族城市。

    “与我无关。”

    他正欲前去抢夺帝棺,突然只见帝棺前方神光和魔光涌动,赫然是天庭的神策左卫和魔族大军铺天盖地向这边涌来!

    “列阵!”

    那白衣女子举剑,高声道:“准备迎敌!”

    那千余尊神魔各自布阵,紧张无比,有些神魔年纪不大,还带着些稚气。

    而那瞎眼老者则将九口帝棺的锁链解开,推开棺材板,躬身道:“师兄们,这是咱们最后一战了。”

    星犴疑惑:“这些棺椁,像是上皇时代的规格。难道这九口棺椁中,是上皇时代的天帝帝尸?我还未曾有过上皇天帝作为藏品……”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他脚边的箱子六条腿迈开,竟然离开了他,直奔那白衣女子而去。

    星犴错愕,只见箱子越跑越快,很快冲下山峰来到那白衣女子身边,蹭了蹭那女子的腿脚,很是亲昵。

    那白衣女子见到箱子,也是又惊又喜,弯下腰抚摸着箱子,与箱子说些什么,箱子欢喜雀跃,很是激动。

    星犴走上前去,只见那女子很是文静,长相甜美,头发之中藏着一对小小的龙角,应该是龙族。

    “上皇剑神?”

    星犴侧头想了想,道:“难怪你与我的箱子很熟,听闻当年秦教主点化了我的箱子,骑着箱子去了四万年前,在那里认识了你。”

    “你是星犴?”

    白璩儿惊讶,摸着箱子,道:“当年我与秦牧的确是坐在箱子上一夜奔行,我很感激它带着我们逃出天庭追杀。”

    星犴点了点头,来到那几口上皇帝棺前,向里面看了看,疑惑道:“几位天帝已经死了不知多久,而今化作尸妖,不过是执念作祟。你们遇到天庭的神策左卫,根本无法与对方抗衡。神策左卫的战力,堪比天尊,你们尸体中的执念很快便会被冲得粉碎,连你们的尸体也保不住。”

    他摇了摇头,回头看了看那上皇千余尊神人,再度摇头道:“你们坚持不了一刻钟,便统统会死在这里。”

    棺椁中,一尊上皇尸身坐起,眼中鬼火幽幽,尸气弥漫,阴森森道:“我们已死,又有何惧?”

    星犴失笑道:“你们此战,根本没有任何作用,挡不住的!”

    白璩儿上前,认认真真道:“神策左卫和幽都魔神之所以行军如此之急,是因为国师江白圭率领大军在后方追击,只要挡住他们一日时间,延康国师便可以率兵赶来……”

    星犴哈哈大笑,摇头道:“以我对神策左卫的战力了解,你们只能坚持一刻钟,便会死得一干二净。你们是上皇人,又有上皇天帝尸身,为何要拼死守护延康?”

    “我们守护的并非是延康。”

    一尊上皇尸身道:“而是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星犴心中触动,随即摇头笑道:“你们做不了什么,只是送死而已。箱子,我们走!”

    他向前走去,箱子迟疑一下,迈步跟上他,却又停了下来,站在白璩儿与他之间,犹豫不定。

    星犴皱眉,停步道:“箱子,随我走。”

    那口箱子向他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突然箱子打开,从箱子中哗啦啦喷出许许多多他的藏品,堆积如山。

    箱子把自己排空,盖上箱子盖,又跑回白璩儿身边。

    星犴气极而笑:“你做什么?你没有什么战力,留在这里等着被人劈开当柴烧吗?把东西收起来,跟我走!”

    箱子不动。

    星犴勃然大怒,挥手将自己的藏品收入神藏中,冷笑道:“罢了,我不稀罕你。我想来独来独往,不需要任何朋友。我只是拿你当成一个解闷的工具罢了,我早已经不需要你了!你陪他们死去罢!”

    他转身离开,走了不远,回头看去,只见箱子啪嗒啪嗒开合,似乎在与白璩儿说些什么。

    “我不需要朋友。”

    星犴哼了一声,衣袖一摆,洒脱至极:“它不过是个被秦教主点化灵智的箱子而已,我从来没有把它当成朋友。我一点儿也不孤单……我更不会被这些上皇所谓的愚蠢的大义耽搁!哈哈哈!”

    他大笑而去。

    过了不久,星犴停下,坐在一块山石上托着腮帮子,箱子还是没有跟过来。

    又过片刻,星犴黑着脸站在白玉琼身边,箱子在他脚边,亲昵的蹭着他的腿。

    星犴脸色阴沉:“别碰我!我一点也不担心你,你别碰我……行,这些藏品还让你收着,别碰我,谁担心你?”

    前方,神策左卫和魔族大军越来越近,上皇的神人们紧张无比,他身旁一个年轻的小将推开面罩,向他露出腼腆的笑容:“我叫罗姝,我娘打算要个女孩,名字取好了,结果却生了我。我是前两年修成神境的,星犴前辈,我的名字很古怪,你的名字也很古怪,我觉得咱们同病相怜。你不紧张吗?”

    星犴脸上肌肉僵硬,他有些不太习惯与陌生人说话。

    “后来我有个了妹妹,但我的名字没改,他们都笑话我是个女孩儿的名字。但是这次上阵,他们不会再嘲笑我了。”

    罗姝充满自信的笑道:“我不会害怕的。这一战,我会告诉他们,我是男人!”

    星犴头拧到一边。

    终于,神策左卫大军到来,一尊尊上皇尸身冲天而起,瞎眼的易石生也自冲出,与九位上皇尸身结阵,迎上天庭神策左卫大军!

    轰!

    双方碰撞,游碧君见到历代上皇天帝,不由失笑道:“原来是诸位死掉的上皇天帝!连大梵天王佛也被我杀了,你们这群尸体,也想挡住我神策军?”

    呼——

    魔族大军如同潮水般掩过一座座山丘,从神策左卫的两侧涌来,白璩儿催动神剑,高声道:“列阵!挡住他们!”

    罗姝兴奋得脸蛋通红,跟随着其他上皇将士高声道:“死战——”

    双方军队轰然碰撞,无数魔神肉身庞大狰狞,武力惊人,在第一次碰撞之时,上皇的千百位神人便一下子折损了过半!

    星犴脸色淡然,向箱子悄声道:“你不要跟着他们跑,留在我身边就行。”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个人头滚到他的脚边,星犴呆了呆,这人头正是刚才那个叫做罗姝的少年神人。

    罗姝瞪大眼睛,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

    星犴心头颤抖一下,侧过头去:“切——,我……为什么眼泪突然止不住……”

    他握紧拳头,四周群魔乱舞,魔神的面容扭曲。

    星犴看着罗姝的眼睛,少年清澈的眼睛渐渐变得浑浊。

    “我……”

    星犴喉结艰难的滚动,突然箱子离开他,冲入群魔之中。

    “我不是圣人!”星犴怒吼,箱子突然打开。

    他的气势爆发,无数魔神的身形在半空中飞舞,星犴冲天而起,箱子里冲出各种可怕的藏品形成的洪流!

    嗡——

    一股恐怖的波动爆发,将无数魔神冲击得人仰马翻,星犴如同世间最为恐怖的魔神,大开杀戒!

    一日之后,江白圭率领大军赶到这里,只见方圆数千里被夷为平地,到处都是尸体,神策左卫和幽都魔神魔怪几乎死绝。

    星犴坐在箱子上,旁边有一个血衣少女拄着剑呼呼喘气,还有个瞎眼的老人孤僻的站在九位帝皇的尸体旁。

    九位上皇尸妖,已经彻底死亡,执念不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