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三七章 擅入者,死
    秦牧走入剑道丛林,身形竟然从一口口断剑之中穿了过去,像是没有形体一般,淡淡道:“回去。回到弥罗宫中,我给你一条生路。”

    太始性质变化,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镜中人哈哈大笑,突然剑道丛林中所有的神剑的镜面上统统浮现出他狂放不羁的身影,笑道:“七公子,我已经来了,便不会回去。这是我的唯一生机,无论如何都不能舍弃。你还未能成道,还不是七公子,未必便是我的对手。”

    秦牧抬手,突然整个剑道丛林所有神剑统统碎掉!

    神剑碎片数以亿计,然而每一块如镜般的表面上都浮现出楚歌殿主的身影,无数个楚歌殿主异口同声道:“七公子,你尚未成道,不知道我的道法神通是何等广大。我的传承极为古老,早在第十一纪我便已经成道,那时是狱皇时期,然而即便是无敌如狱皇,也死在破灭劫中,我却生存下来。我的道树上挂着五枚道果,一朵道花,我虽然不是弥罗宫的公子,但这身本事应该比公子也逊色不远。”

    秦牧看着地面上的无数镜面,笑道:“看来你是逃命成道,倘若我那位故人还活着,见到你一定开心得很,把你当成他的道友。”

    无数镜面中,楚歌殿主的身影消失,只留下最后一个身影,从一个镜面走入另一个镜面,道:“七公子说笑了。我的本事并非是用来逃命的,而是你看不懂我的本事。你毕竟尚未成道。当然,将来公子成道之后,即便是老师也赞誉有加,那时我便远远不敌了。”

    他的身影突然一分为二,出现在两面镜面之中,各自有不同的动作,笑道:“既然如此,公子何不回到过去,在过去成为七公子?这第十七纪烦忧太多,干扰到公子的聪明才智,回到过去,一切都与公子无关,公子也就可以安心成道了。”

    秦牧哈哈一笑,突然身形消失,出现一个镜面中,与楚歌殿主正面相对,笑道:“我会回到过去,成为弥罗宫的七公子。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先摆平弥罗宫。”

    楚歌殿主脸色微变,突然身形一闪,从这个镜面中走出,消失不见。

    他来到另一个镜面中,只见那个镜面中竟然也有一个秦牧正在等他。

    “我一直以为,我是在第十七纪成道。”

    秦牧向他说道:“不过我在不久之前发现,老师说得没错,我没有经历一场场破灭大劫,成道必然不会圆满。我想要成道,必须要回到过去,亲历混沌破灭大劫。”

    楚歌殿主身形连连闪动,从无数个镜面中一晃而过,而让他惊讶的是,每一个镜面之中皆有一个秦牧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等待他的到来。

    “因此我做出一个决定,那就是趁着我现在还不是弥罗宫的七公子,打垮弥罗宫!”

    楚歌殿主额头冒出冷汗,突然化身无数,同时出现在所有的镜面之中,然而让他惊讶的是,所有的镜面中都有一个秦牧!

    “打垮弥罗宫?”

    楚歌殿主稳住心神,哈哈大笑:“七公子,你是弥罗宫的公子,竟然要打垮弥罗宫?你对得起老师吗?”

    “我现在还不是弥罗宫的公子,打垮弥罗宫,对我来说没有任何道德负担。”

    秦牧神态认认真真,道:“从心理上攻击我的道心,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作用。而且,老师创立弥罗宫,也不想看到弥罗宫而今变成了这样。我替他摧毁弥罗宫,他心中也一定很是开心。等我摧毁弥罗宫,回到过去之后,老师收我为弟子,一定对我百般照顾。”

    楚歌殿主眼角跳了跳,的确如秦牧所说,弥罗宫主人的确对这位七公子很是照顾,甚至可以说有些宠溺!

    秦牧在过去一个个宇宙纪的作为,在他看来已经不仅仅是给弥罗宫丢脸了,甚至可说是罪大恶极,即便是其他公子,对秦牧也有很大的怨言和怨念。

    弥罗宫中其他人,对秦牧也是怨声载道,怨气鼎沸!

    就算是这样,弥罗宫主人对秦牧还是过分的信任,从未有一句责备的话,而是任由他胡作非为!

    “难道他说的是对的?我弥罗宫真的被他完全摧毁了……糟糕!我被他攻心了!”

    楚歌殿主猛然醒悟,他攻心秦牧不成,反倒被秦牧攻心,修炼到他这一步,道心上的轻微动摇,已经足以被对手抓住!

    就在他道心动摇的一瞬间,所有镜面中的秦牧同时出手!

    所有镜面中,无数个楚歌殿主异口同声,哈哈大笑:“七公子,动摇我的道心根本没用!我的功法大道玄奇无比,你若是与我真身动手,我还需要掂量一二,但是在镜面之中与我动手,公子必败无疑!”

    无数个镜面中,无数个楚歌殿主神通爆发,每一个镜面中的楚歌殿主,所施展的神通竟然各不相同,没有一个重复!

    这是他的绝技!

    他可以化身无数,无数个自己同时拥有不同的本事和思维,可以同时对抗无数个敌人!

    想要做到这一步,不仅需要有强大的实力,无比强大的道心,同时还要有强大的元神,以及无比雄浑的大道见解。

    不仅如此,神识也需要强横到无以复加的程度,计算能力也要达到顶峰!

    他之所以能够在祖庭玉京城成为一殿之主,独一无二,就是因为他做到了这一切!

    他可以化身无穷,无数个自己各自催动不同的功法,掌握不同的大道神通,与无数个敌人同时动手,并且纹丝不乱!

    他深信,即便是在未来的第十七纪宇宙,也无人能够做到他这一步!

    “幽天尊的本事?”

    秦牧惊讶的声音传来:“看来你不但与我那位故人逃命的本事很像,与幽天尊的本事也有些类似。但是,我何须跟你一起起舞,被你牵着走?”

    无数镜面中,楚歌殿主施展的神通道法千变万化,没有任何重复,但是无数个秦牧所施展的只有一招!

    他的元气化作太易元气,只施展太易所传的一招斧法,破解太上殿六千四百种大道的斧法!

    太易传授给他这一招斧法时,无法告诉这一招的名字,因此秦牧给这一招起了一个最容易记的名字。

    太易伐树!

    他像是第十七纪宇宙之初,化作无双巨人提起斧头砍断世界树的太易,无论楚歌殿主如何变化神通,都视而不见,一斧头砍杀过去!

    斧光落下,所有镜面之中血光乍现,无数楚歌殿主同时被秦牧砍杀!

    鲜血从镜面流出。

    秦牧散去神斧,走出镜面,出镜面时,镜面中所有的秦牧又都化作一人。

    哗啦。

    镜面悉数破碎,化作齑粉。

    这些镜面是无忧乡的神剑碎片,虽然每一口断剑都很是不凡,但哪里能够承受得住他的神通?

    齑粉之中,楚歌殿主趴在地上,腰身一分为二,被他一斧拦腰斩断。

    他体内的大道也被秦牧拦腰斩断!

    “你也是师承自弥罗宫,你的道法神通虽然奇特,但是难逃弥罗宫的道法神通框架。”

    秦牧站在他的面前,向他身后看去,面色平静道:“而我在来这里之前,已经见过了大公子。大公子的太上殿,也被我一斧头砍了。砍过他的太上殿之后,我看你的道法神通,便洞若观火,清晰分明。”

    楚歌殿主身后,一株道树冉冉升起,这株道树奇特,每一片叶子都如同一面明镜,像是无数个镜面挂在树上,折射出不同颜色的光芒。

    楚歌殿主双手一撑,上半身飞起,落在树上。

    他的下半身则迈步如飞,跑到树下站定。

    楚歌殿主面色凝重,他的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伤口处,留下了秦牧这一斧造成的道伤,道伤在不断破坏他的肉身机能,让他伤口无法愈合,更无法生长在一起,恢复如初。

    “当年太易这一斧是用来砍断世界树的,后来他被大公子太上擒拿,镇压在棺椁之中,便把这一斧改良,用来破大公子的功法。”

    秦牧迈步走向前去,手中太易之道又化作太易神斧,道:“倘若太易脱困,再度遇到大公子太上,恐怕也会被他一斧头砍了。”

    楚歌殿主浑然不见先前的张狂与洒脱,飞速催动道果,试图破解伤口处的道伤。

    “天下道树,都是模仿世界树而生。就算你拥有再多的道果,面对我这一斧,也是同样下场,斧落,树断,身死,道消。”

    秦牧来到楚歌殿主的道树前,仰头看着他,道:“先前,你躲在镜面中没有施展全力,现在你有了道树,但你的道树并未完全降临,道果只来了两枚,又因为托大身受重伤。你现在已经不是我的对手。”

    秦牧的目光落在他身后的两枚道果上,缓缓道:“你回到弥罗宫后,帮我带个话。”

    话字刚落,秦牧悍然出手!

    楚歌殿主下半身双腿齐飞,连环向秦牧踢去,与此同时,他身后的道树道威大放,万千枝条飞舞,施展不同神通从四面八方向秦牧攻去!

    他的每一击都完美到极致!

    他道树上的树叶如镜,每一个镜面都同时竖起,明镜折射楚歌殿主的身影。

    楚歌殿主两枚道果漂浮在头脑两旁,围绕他疯狂转动,道纹道链道境同时爆发,两座三十六重天道境重叠!

    而那些道纹道链和道境经过无数镜面树叶的折射,顿时化作无数种大神通,迎着秦牧攻去!

    如秦牧所说,巅峰时期的楚歌殿主绝对是无比强大的存在,倘若他的五枚道果和一枚道花都在,单凭道树镜面树叶的一击,都可以重创任何成道者!

    秦牧身形突然变得无比高大,脚下一错,脚底浮现出一座莫大的祭坛!

    他用力挥斧,迎着一切神通斩去!

    斧光落下,残存的神通穿过神斧,几乎是同时轰在秦牧的身上!

    同一时间,太易神斧从楚歌殿主的额头切过,斧刃划过两枚道果,切过他身后的道树!

    嘭嘭!

    楚歌殿主双腿连环踢在秦牧的胸口,将秦牧踢得连连后退几步。

    “七公子,你让我带什么话回去?”楚歌殿主上半身矗在树上,一动不动,面色森然道。

    秦牧嘴角溢血,散去大斧,淡淡道:“你已经带着我的话了。”

    楚歌殿主点了点头,身形和道树一起缓缓消失。

    第十六纪破灭大劫,祖庭玉京城漂浮在破灭大劫的上空,突然楚歌殿主的道树浮现,引起一片惊呼。

    弥罗宫的诸多成道者急忙前来,楚歌殿主与欢喜殿主和长风殿主此次前往第十七纪宇宙,已经将要完全进入第十七纪,没想到竟然又回来了,不能不引起他们的震动。

    “三公子,四公子!”

    楚歌殿主面色一片凝重,没有任何表情,上半身矗在树冠上,沉声道:“七公子让我回来给弥罗宫带个话。”

    三公子凌霄微微皱眉:“什么话?”

    噗——

    楚歌殿主脑壳裂开,上脑壳飞起,两枚道果咔嚓咔嚓裂开,大道断裂!

    他身下的道树树冠呼的一声向后飞出,华盖飞出弥罗宫,落入破灭大劫中。

    楚歌殿主尸体摇晃,跌落下来。

    这就是秦牧要他回去带的话。

    擅入第十七纪者,死!

    ————求月票,碎碎念,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