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四一章 一根连接过去的弦
    待到太易棺椁中迸发出的光芒退散,只见星空中到处都是断掉的根须,像是被斩断的大蛇蠕动身躯。

    长风殿主很难被杀死,即便是这样,他的根触依旧在不断蠕动,试图聚在一起。

    然而两条根须相碰,随即便触发葬道神棺留下的道伤,葬道神棺的神通余威爆发,将根须打得千疮百孔。

    秦牧见状,松了口气。

    他放松下来,全身上下无不剧痛,与楚歌殿主一战之后,他便一直是负伤状态,正确的决定应该是修养一段时间,恢复到巅峰状态再来对付长风殿主。

    不过时间紧急,倘若被长风殿主与欢喜殿主汇合,他便不是这两大殿主的对手。

    而且这两位殿主都不曾完全降临,完全降临后,倘若再寄托虚空,那么单对单秦牧是否是他们的对手,尚未可知。

    因此他只能负伤来战,幸好在路上惊走了欢喜殿主,倘若欢喜殿主前来与长风殿主汇合,那么这一战只怕会是一败涂地的下场。

    “太易一定不会恨我,对不对?”

    秦牧镇住伤势,长风殿主留下的道伤并不麻烦,葬道神棺给他造成的道伤则要棘手很多,短时间内难以治愈。

    他来到太易棺椁前,葬道神棺的波动平息下来,这口神棺尽管经历了两次折腾,依旧毫发无损,坚实无比,端的是上好的棺木。

    秦牧轻轻抚摸棺木,吃力的拖动,向渡世金船上拖去。

    “太易这么强,区区葬道神棺,奈何不得他。”

    秦牧对太易充满了信心,声音嘶哑道:“御弟,快点出来。我脱力了。”

    渡世金船中不知何处传来蓝御田的声音,叫道:“哥,你再等一会儿。”

    秦牧无法将太易棺椁拖到船上,只得停下来歇息,过了片刻,蓝御田还是不见踪影。

    “御弟,还不出来?”他心中纳闷。

    “再等我一会儿,我觉得我快摸出来了!”

    秦牧又等了片刻,等到焦躁,心道:“莫非蓝御田又迷路了?”

    蓝御田对道的感悟力极高,是天生近道的人物,但是有个坏处那就是习惯性的迷路,从前他便迷路跑到西土,与虚生花厮混一段时间,离开虚生花后又一路迷路到太虚外,稀里糊涂的收了一群弟子。幸好遇到秦牧,这才把他捡回来。

    渡世金船中的金殿数量众多,秦牧曾经为了搜寻出开皇所在,经过庞大而复杂的计算,将金殿的数量计算出来,得出一个惊人的数字。秦凤青则用幽都的法门化身亿万,将这些金殿搜寻一遍。

    蓝御田倘若不是路痴,也可以想出办法摸出来,可惜他是。

    他借金船的特异之处,保全了自身,又困住了长风殿主,却没想到把自己弄丢了。

    “御弟只怕几万年都摸不出来,指望不上他。”

    秦牧奋尽所有的余力,将太易棺椁拖到船上,躺在甲板上呼呼喘气,筋疲力尽,随即他闭上眼睛缓缓陷入梦想。

    无数小巧秦牧在他的身体的伤口中钻来钻去,玛哈玛哈叽咕叽咕的交流,观察道伤的伤痕,推演道伤蕴藏的神通和道法原理。

    过了不久,更深层次的梦境散发开来,又有许许多多小巧秦牧走出,手中拿着斧凿,与其他秦牧不同的是,这些小巧秦牧有血有肉,赫然是秦牧的大道和鸿蒙元气所化。

    每一个秦牧都像是最为勤劳的工蜂工蚁,围绕着秦牧的伤口,敲敲打打,用自己的道法神通去炼化抹去道伤。

    其他小巧秦牧好奇的打量这些新伙伴,纷纷询问:“玛哈玛哈?”

    “咕叽咕叽?”

    那些新形态的小伙伴则是一脸严肃,对他们爱答不理,不耐烦了这才回应一句:“阿巴,阿巴!”

    其他小巧秦牧瞪大眼睛,一副听懂的样子,实则什么也没听懂。

    还有一些小巧秦牧则是药师打扮,或者提着药箱,或者背着药篓,或者手托丹炉,在炼化道伤的伤口处修修补补,很是认真。

    那些小巧秦牧们又一窝蜂的凑上来,询问一番,却被这些药师秦牧毒倒,一个个口吐白沫,抽搐不已。

    其他秦牧则指着他们哈哈大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阿巴!”

    等到秦牧即将大梦初醒,这些小巧的秦牧急忙一个个向秦牧的大脑中钻去,相继消失。

    秦牧舒展身躯,只觉一觉醒来,精神抖擞,身上的道伤已经消失不见。

    他站起身来,把太易棺椁又检查一遍,却见蓝御田还是没能从金殿中走出来。

    “御弟大概是真迷路了。”

    他入梦疗伤这段时间,渡世金船已经行进了十多日,向祖庭方向飘去,离祖庭已经很近了。

    秦牧微微皱眉,这艘金船是按照他的心意而行,远离了元界,接近祖庭。他在睡梦中,梦境中的世界奇特瑰丽,而思想不受控制,策马奔腾,信马由缰,因此金船选择的是他最心心念念的想法。

    “不知道长风殿主的那些根须,会不会变成隐患。”

    他心中有些不安,他应该留下,等待伤好了之后,把长风殿主的一切根须统统抹杀,这才能确保没有后患。

    不过金船已经来到这里,再赶回去也来不及了。的确如金船所向,他心中对祖庭的担忧更大一些。

    “长风殿主的根须被葬道神棺重创,每一条根须都有着葬道神棺留下的道伤,他没有我的眼界见识,无法抹去这些道伤。问题应该不大。”

    秦牧还有些虚弱,两次硬撼殿主级存在,让他的修为损耗颇多,修为便不是入梦便能恢复的了。

    他休息片刻,心念微动,金船上一座座金殿自动消失。金殿消失的速度不快,秦牧留给了蓝御田足够的时间,让他能够从一座金殿奔入另一座金殿。

    过了良久,前方祖庭在望,遥遥可以看到延康与诸天万界的联军,金船上的金殿也仅剩下一座。

    蓝御田小心翼翼的推开殿门,探头探脑向外张望,只见渡世金船变得只有长短百丈左右,这才松了口气,迈步走出金殿。

    “御弟,你看到了吗?”秦牧站在船头,抬手指向遥远的祖庭,他的身后便是立起来的太易棺椁。

    蓝御田走上前去,看了看太易棺椁,只见太易又被头下脚上的放在船上,急忙用力将这口棺椁抱起,颠倒一个过儿。

    他走上前去,顺着秦牧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祖庭风云涌动,波澜壮阔,天庭则是漂浮在祖庭中心的上空,神威滔滔,神光成云,金光大放,比从前的天庭还要壮观许多!

    世界树的树冠,已经成长到华盖遮天的程度,大道如霞,从树冠中喷涌而出,让祖庭的天地越来越宽广。

    世界树的华盖下,一座座瑰丽神城漂浮,条条道道的锁链从天而降,洞穿大地,连接山河,似乎是在锁住这些神城,防止神城飞出天外。

    几十年间,祖庭的变化极大,史前强者和成道者偷渡过来,改天换地,带给了祖庭异样的美,惊心动魄的美。

    “哥,你看到了什么?”蓝御田打量良久,不知道秦牧说的是什么。

    祖庭太大,值得关注的地方极多,世界树,祖庭圣地,以及天庭之上的五株道树,都很引人瞩目。

    “一根弦。”

    秦牧手指的方向,正是祖庭玉京城的方位,沉声道:“一根从第十六纪穿梭时空而来的弦。这根弦来自第十六纪的混沌长河之中,被昊天尊牵引着,将这根弦拉出了祖庭玉京城。”

    他眉心竖眼的目力惊人,甚至能够洞彻时空,洞察混沌,看到过去。

    他看到的是这根弦从过去宇宙延伸过来,随着昊天帝走出祖庭玉京城,越来越长,越过了漫长的光阴,这个宇宙长达六十亿年之久的历史,来到了现在,跟随着昊天尊向天庭的方向而去。

    这根几乎无法被察觉,也就是秦牧的眼睛能够看到,其他人根本无法注意到有这根弦的存在。

    “昊天帝,已经不存在了,只剩下祖庭玉京城的门下走狗。”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昊天尊所要做的,是领着这根弦来到天庭,折服那里的五大成道者,将这股势力,收为己用!”

    金船前方,月天尊幽天尊等人已经稳住了大军,没有主动进攻祖庭,而是阵列在祖庭之外,这些日子,他们一直在外修建灵能对迁桥,打造大型的对迁桥,方便与延康的往来。

    ——祖庭的局势尚未明朗,这时候进攻祖庭,只会是自讨苦吃。

    金船驶来,江白圭、月天尊、幽天尊、虚生花、阆涴、龙麒麟、玄武二帝等人纷纷迎来,秦牧收起太易棺椁走下金船,立刻有人近前,把金船泊好。

    “牧天尊,祖庭失陷,落入史前强者之手,昊天帝的残军逃入祖庭,以我们的力量,不是双方的对手。”

    阆涴美眸顾盼,询问道:“天尊是否有什么举措?”

    秦牧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有些心神动摇,只觉阆涴今日似乎有些不同,不再像从前那样冷冷清清,只是变化到底在哪里,他却吃不准。

    “自然有举措。”

    秦牧哈哈笑道:“我前往天庭,去拜会一下那里的五位成道者,顺便见一见昊天尊和欢喜殿主,以及他身后的那道弦!”

    阆涴笑道:“我随你前去。”

    不远处,延丰帝有些诧异,摸了摸胡须,侧头向江白圭道:“国师,这里面有鬼。我觉得,这个造物主想撬我灵家的墙角。”

    江白圭眼观鼻鼻观心,道:“陛下想多了。”

    延丰帝将信将疑。

    ————祝盟主子木,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