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四八章 剑开生死路
    秦牧手中宝光流动,太易神斧缓缓化形,这次他感觉到了凶险,前所未有的凶险!

    甚至比面对弥罗宫三公子、四公子的那次更加凶险!

    无涯老人的实力,深不可测!

    他还牵扯到弥罗宫与天都城之间的恩怨之中,可以说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秦牧在终极虚空的腌臜场中,曾经遇到了天都开天之地,在那里他看到第六纪破灭大劫中,天都之主率领天都城的诸多成道者开辟混沌鸿蒙,演化宇宙洪荒,当时弥罗宫并未干预,而是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然而后来,弥罗宫主人便袭杀了天都之主,并且说:“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听无涯老人的意思,弥罗宫主人袭杀天都之主,内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自那之后,天都城与弥罗宫之间的争斗便绵延不绝,一直持续到现在还没有消停。

    秦牧低头,看着手中宝光,似笑非笑道:“弥罗宫主人是所有修炼者的老师,从第一纪到第十七纪,一切道法神通的起源,可以说都与他有着莫大的关联。他怎么会听你的,去袭杀天都?”

    无涯老人向他走来,秦牧寒毛倒竖。

    他背对着无涯老人,无涯老人向他走来时,他感觉到像是那撑起祖庭天空的大树向他压下,整个宇宙乾坤似乎都变成了世界树倾轧而来的压力,迫使他急切想要摆脱这种压迫感。

    而要摆脱压迫感,便必须向前走,但前方便是世界树外的大破灭景象!

    踏入其中,便会进入史前!

    他曾经误入其中一次,因此而让太素提前出世,与太素神女结下恩怨。

    现在的秦牧,进入史前破灭大劫却也没有什么危险,破灭大劫已经杀不了他,但是进入之后,他想要回来,那就难了!

    他误入史前的那一次,是与太素联手接着世界树的根须偷渡回来,而这一次,无涯老人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他闭上眼睛,手中宝光缓缓暗淡,转而化作天都开天篇的起手式,随时可能拔剑而起!

    天都开天篇,是开辟混沌鸿蒙的一剑,也是秦牧所参悟出的最深层次的道境。

    鸿蒙一指,红绳结扣,太易伐树,都是他学来的道法神通,无法列入道境。

    而天都开天篇,则是他看到天都的诸多强者开天辟地时,所参悟出的道境神通!

    他对天都开天篇的领悟比其他神通更深。

    他这一剑蓄势待发,但是目标并非是无涯老人,而是世界树外的破灭大劫。

    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不落入劫中,那就是在他被逼得离开世界树笼罩范围,踏入破灭大劫中前的一瞬间,直接将破灭大劫从中路劈开!

    不需要将完整的破灭大劫劈开,只需要劈出一条路,夺路而出即可!

    只要不落入劫中,那就不会回到过去!

    这是他所能想出的,应对目前局势的最佳策略!

    但是这个举动,让他后心完全暴露给无涯老人,就算他的身法再完美,再无懈可击,以无涯老人的实力,重创他没有半点困难。

    然而,秦牧不得不这么做。

    “你的老师为何会听我的,不得不袭杀天都?”

    无涯老人的步履很慢,悠然道:“他心怀天下芸芸众生,是个难以想象的热心肠的人,也是难以想象的单纯。只有这样的热心肠,道心如此纯粹,才能有如此之高的成就。我并非是蛊惑他,也没有投其所好,我只是帮他确认了他的一个判断。”

    秦牧的压力越来越重,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道:“老师有什么判断?”

    无涯老人口中的弥罗宫主人,让他想起了蓝御田,也是一样的道心纯粹,热心肠,善良。

    大概,弥罗宫主人与蓝御田都是同一类人,因此才能让如此之多的天才对他忠心耿耿。

    “天都开天辟地,演化新的宇宙,第七纪宇宙先天之道,其实是由天都城的成道者来确定的。天都城的那些成道者,他们的大道,变成了第七纪宇宙的先天之道。”

    无涯老人继续走来,回想往事,道:“这就限制了道法神通的发展,而且还引来了其他问题。天都的成道者变成了古神,在第七纪的先天之道上,很难出现比他们更强领悟更深的存在。这就是一个无形的枷锁。除此之外,便是天都掌握了第七纪宇宙最大的权力,开始大刀阔斧改变这个宇宙的规则。天都城,把第七纪当成了试验场,试验他们的理念。”

    秦牧肉身肌肉跳动,被他的压力压得不自觉的向前移动脚步,距离世界树外的破灭大劫越来越近,声音嘶哑道:“改变规则,固然是好,但肯定会有失败。对不对?”

    只需再向前一步,他便不得不爆发出天都开天篇,进入破灭大劫中,尝试劈开一条道路!

    而此举是否能够成功,还是未知之数!

    突然,无涯老人停步,让他难受至极。

    “你说的很对。天都城的成道者做出许多创举,但失败居多,他们以第七纪为试验场,造成了许多大动乱,生灵涂炭,与弥罗宫的理念出现了冲突。”

    无涯老人保持着这种极大的压迫,但是却又没有将压力提升到迫使秦牧不得不做出舍生忘死一击的程度,不紧不慢道:“理念的冲突,比是非善恶更加恐怖。是非善恶,有对有错,错了,改正便是。但是理念冲突不同。理念相冲突,是要分生死的。我只是告诉弥罗宫主人,天都是一群渎道者,他们的理念错了,无法纠正。”

    秦牧眼角跳动,想要睁开眼睛,却始终没有睁开,而是继续积蓄力量。

    他睁开三只神眼之时,便是他积蓄良久的力量爆发之时,然而无涯老人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我还是抱有私心的。”

    无涯老人笑道:“天都那一批人太胡闹,每个人都是无法无天之徒,想法又多,他们折腾得第七纪乌烟瘴气,甚至研究我的秘密,开始走不修道树的道路。”

    他叹了口气,道:“他们还甚至想掌控世界树,掌控我,这就令我很不开心了。弥罗宫的道境成道路,修炼道树,模仿我,也是成就我。而我也庇护着成道者们,让他们能够度过破灭劫存活下来,这不是很好吗?为何要改变?”

    他摇了摇头:“天都只好去死。”

    秦牧笑了,右臂筋肉隆起,变得比寻常时期粗大了数倍:“道兄,你的私心比谁都重。弥罗宫的三公子给第十七纪的修炼者留下了玉京陷阱、凌霄陷阱,而你则给他们留下了道树陷阱。这等本事,令我钦佩。”

    无涯老人叹道:“对于你们来说,一年是一年,对我来说,一个宇宙纪才是一年。那时,我才刚刚七岁,有点自己的想法也是正常的。弥罗宫老七,你是在等日出吗?”

    他笑道:“等到日出,世界树外的破灭劫散去,你便可以脱身?”

    秦牧沉默。

    “你等不到的。”

    无涯老人悠然道:“世界树贯穿了一个个宇宙,就是这个世上永恒不变的物质。天都中有一个渎道者,她的神通便是不易,很是奇妙。而我天生便是不易。我可以让世界树永远停留在黑暗之中,外面永远都是破灭劫。”

    秦牧眼角跳动。

    “我可以把你送到任意宇宙纪的破灭劫之中。”

    无涯老人道:“七公子混沌,你应了你的道号,太不幸了。世界树本来便是靠吞噬混沌来成长,每次破灭劫都是一次成长的机会。你从混沌中参悟出自己的道路,修成自己的道理,无论你成长到何种程度,都会被我克制。完美的克制。”

    秦牧竭力保持微笑,右臂大筋跳动,寻找出手的机会,道:“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无涯老人笑道:“我们会是朋友。我不是让你砍断我的幼苗,在你的神藏中栽种成活了吗?你回到过去见我,你我之间也客客气气,以友互称。你还给了我一张欠条。”

    秦牧身躯绷紧,全身上下每一条肌肉都在疯狂跳动。

    无涯老人抬起脚步,脚步抬起的一刹那,带给他的压力突然暴增!

    咚!

    无涯老人向前落下脚步,那无双的压力迫使秦牧不得不爆发所有的力量与之抗衡!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想伤你,你也逃不出我的掌控。”

    无涯老人带给他的压力达到极致,让秦牧脚下的黑山开始浮动,酥软,一块块巨大的黑石漂浮在空中,在剧烈的元气震荡之中瓦解。

    “你无法劈开一条道路!你劈开第一重混沌,便会看到还有第二重混沌,第三重混沌!前面,会有十五重混沌等着你,会让你力竭!”

    秦牧全身的肌肉蕴藏的力量终于达到极限,不得不向前迈出一步!

    他在迈出这一步的同时,拧腰,转身,出招!

    轰!

    他的天都开天篇没有斩向他身后的破灭劫,而是斩向无涯老人!

    这一击是他积蓄良久,蕴藏几乎所有力量的一击!

    与此同时,他的后背与破灭劫之间的短短距离,突然空间裂开,出现一株归墟莲花,莲花扎根在破灭劫的混沌之气中,汲取破灭劫的力量,助涨他这一击的威能!

    这世上,并非只有太易伐树这一招可以斩断世界树,他的神通也可以!

    这一击,他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