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五零章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祖庭,天庭完全崩塌,黄堂、黎庶和燕秀阁杀红了眼,将欢喜殿主和昊天帝杀得不得不逃向帝后娘娘所在的天庭大军。

    天庭大军活下来都是强者,帝后娘娘亲自率领大军来援,列下阵势挡住峰庶三老。

    帝后身为归墟神女,实力自然是非同凡响,亲自迎战黎庶,在黎庶体内种下归墟,几乎将这老者的元气和大道吞噬得一干二净。

    黄堂和燕秀阁联手化解归墟神通,这才将黎庶抢救过来,不禁大怒,调动千百位史前强者杀来,将天庭七十万神魔杀得丢盔弃甲。

    帝后娘娘也难以挽回天庭的颓势,迫不得已退向祖庭玉京城。

    峰庶三老率领史前强者一路屠杀,天庭大军死伤无数,待来到祖庭玉京城时,只剩下二十万众。

    即便是帝后、昊天帝,也感受到了绝境带来的绝望。

    祖庭玉京城只是看似坐落在祖庭之中,实则横跨在一个个宇宙纪的破灭劫之上,玉京城中其实并无弥罗宫的成道者真正的降临到第十七纪。

    他们必须通过血祭,质能置换,才能降临到第十七纪。

    欢喜殿主可以说是唯一一个降临到第十七纪的成道者,然而刚刚进来便被商君重创。

    祖庭玉京城,只是一片废墟。

    城中看似有千宫万殿,看似道树成林,看似诡异莫测,实际上没有成道者可以走出这座城。

    他们都还在破灭劫中。

    帝后和昊天帝率领残军进入城中躲避,峰庶三老杀红了眼,率领史前强者杀入城中,不料进入城中,便死伤惨重,各种诡异事件频发,让闯入的史前强者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峰庶三老迫不得已,只得退出玉京城。

    昊天帝得以喘息,却见峰庶三老在城外布下封禁大阵,又设立祭坛,准备炼化玉京城。

    “峰庶三老,真是不知死活!”

    欢喜殿主不禁摇头,道:“天帝,你随我前去渡河,求见公子。我被商君重创,又中了那个月天尊的杀道曲,须得公子出手,才能治愈道伤。公子的神通,奥妙万千,诛杀峰庶三老易如反掌。”

    昊天帝称是,道:“朕被云天尊从大罗天的境界斩落,没有了道树道花,也没有了大罗天,殿主是否能在三公子面前美言几句,让我恢复修为境界?”

    欢喜殿主瞥他一眼,似笑非笑道:“天帝,弥罗宫中,谁不是死亡的威胁中摸爬滚打?弥罗宫的每个人,此生之中都经历过不止一次挫败,更有甚者,遭遇的挫败还在你之上!他们能够重回大罗天,修成道花道果,你便不成?”

    昊天帝声音沙哑道:“他们没有经历过我这样的挫败!我此生经历过两次大起大落,每次之后都会比从前更强,但是第三次大败不同。这次大败之前,我登临权力巅峰,大好局势,然而却被云天尊牧天尊瓦解,一切都化作乌有!我的天庭,我的权势,甚至连我的修为境界,也没能保住!我在所有人眼中,就是一个笑话,一个笑料!”

    欢喜殿主看着他颓唐又有些疯狂的神态,不禁摇了摇头,道:“这就是修道不修心的弊端。天帝,你的心中只有力量,对于道心却没有那么强的造诣。你倘若修炼道心,哪怕经历比现在凶狠百倍的挫败,也可以东山再起。这世上,遭遇挫败最大的人,其实便是老师,弥罗宫主人。”

    昊天帝微微一怔,摇头道:“弥罗宫主人乃是十七个宇宙纪的最强者,他能遭受什么挫败?”

    “老师心怀天下,想要拯救众生,论武力,已经无人是他的对手,但是每一次破灭劫,对老师来说都是一场莫大的挫败。”

    欢喜殿主谆谆教导:“每一次大劫,他想拯救世人,然而每一次都是失败,他空有无边的力量,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世人死在他的面前,让他的力量毫无用处。那种痛苦,不是你所能想象。而老师却在每一次挫败之后,道心历劫重生,重燃斗志。这才是道心强者所为。”

    昊天帝道:“而今弥罗宫主人何在?”

    欢喜殿主沉默下来。

    弥罗宫主人经历了十六次挫败之后,终于也一蹶不振,道心死亡。

    “倘若有老师在,第十七纪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弥罗宫也不会被阻挡到现在还无法降临到第十七纪。”

    她暗叹一声,与昊天帝一起来到混沌长河上。

    长河中,混沌之气动荡不休,波涛汹涌,比从前更加剧烈。

    欢喜殿主心中诧异,催动自己的道树,定住热寂之风和搅动的混沌之气,就在这时,她看到了弥罗宫三公子、四公子与弥罗宫的其他殿主。

    这些弥罗宫的强者身处破灭劫中,正在向一个方向张望。

    欢喜殿主带着昊天帝上前,急忙见礼,道:“欢喜无能,未能达成公子与诸位道友所托。”

    三公子抬手,道:“不必多礼。此战之败,过不在你。这次弥罗宫有三人降临到第十七纪,只有你存活下来,活下来便是你的功劳,才好做后面的事情。此次出了其他变数,就算你能主持大祭,也是徒劳。”

    欢喜殿主心中不解。

    三公子凌霄面色凝重,沉声道:“这变数,便是我与紫霄也没有料到。世界树下的老东西,活过来了。”

    欢喜殿主心头微震,不敢多话。她曾经听闻,世界树下的那个老者,弥罗宫主人曾经也去向他求教,极为神秘!

    后来,弥罗宫主人像是察觉了什么,与树下老者渐渐疏远。

    她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心头剧烈跳动,失声道:“二公子!”

    昊天帝也急忙看去,只见混沌长河中,有一处河面竖起,陡峭如壁,在那里,两片莲叶,一朵莲花,浮在峭壁般的河面上。

    莲叶荷花,极为庞大,隐约可以看到有莲花的根茎扎入混沌长河之中,汲取能量!

    根须很细,千条万道,藕节很长,不过只有两节,像是河中的怪物潜伏。

    “那不是二公子无极,而是七公子混沌。”

    四公子紫霄淡淡道:“倘若是二公子,实力要比这可怕得多了。”

    其他殿主脸色微变,默不作声,显然都想起了二公子无极的可怕之处。

    “七公子混沌?”

    昊天帝打个冷战:“牧天尊!他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了吗?”

    除了归墟莲之外,他们还看到了世界树的异象,那株世界树不像他们想象中那般庞大,但也非同小可,比归墟莲要大了不少倍,正在攻打归墟莲,让那株莲花岌岌可危。

    “与老七争锋的,便是世界树下的那个老怪物,无涯老人。”

    三公子道:“他是世界树所化,实力极强,知识底蕴最是深厚,当年老师对他也很是敬重,但是后来分道扬镳。这次我们的血祭被干扰,便是他在捣鬼。”

    他转过身来,为欢喜殿主抹去伤口处的终极杀意和商君的杀道残留,淡漠道:“他死而不僵,盗取血祭的能量为己所用,以至于第十七纪的六十亿年血祭,大半都被他截流。弥罗宫的成道者降临之所以如此困难,就是这个原因。现在他已经复生,世界树重生,随着第十七纪的成道者数量增多,他的实力也会慢慢恢复。”

    昊天帝顿时醒悟。

    世界树下的无涯老人之所以要放出这么多的史前强者,主要目的便是让这些史前强者在第十七纪成道!

    无涯老人是世界树所化,而成道者的道树是模仿世界树,成道者越多,无涯老人的实力恢复速度也就越快!

    第十七纪宇宙,经历了延康变法,对道法神通的改变已经发生了质变,尤其是在蓝御田、虚生花等新一代天尊开创完善了祖庭道境体系之后,成道不假于外,无需寄托虚空,而成道于内,解析世界树的根本,在体内修成世界树。

    倘若延康占据上风,将这种成道法推行天下,将来没有修炼道树寄托虚空的成道者,无涯老人的修为恐怕也就到此为止了。

    弥罗宫的实力太强大,公子更是一个个宇宙纪最为顶尖的存在,无涯老人无法掌控这股力量,让弥罗宫降临到第十七纪,他只会成为弥罗宫的附庸。

    所以,他才会截取三公子凌霄血祭的能量,保护着一批史前强者偷渡到第十七纪。

    这些史前强者往往都是天尊级的战力,距离成道只有一步之遥。

    他们在第十七纪成道,无涯老人的实力便会不断提升,最终独霸第十七纪!

    “这场博弈,共有三方。”

    四公子紫霄不紧不慢道:“无涯老人一方,弥罗宫一方,还有便是老七率领的延康。三方之中,延康最弱,弥罗宫的实力最强。但是弥罗宫因为身处在破灭劫中,无法降临到第十七纪,所能施展的力量反倒是最小的。”

    三公子道:“无涯老人能够施展的力量是最大的,他击败老七,把老七送到过去之后,便可以独霸第十七纪,让弥罗宫永远无法降临。”

    昊天帝心中怦怦乱跳:“三方争雄,牧天尊肯定没有任何胜算,无论如何也斗不过另外两家。正所谓奇货可居,这无涯老人看起来比弥罗宫更有前途,我倘若投靠无涯老人,得到他的支持……”

    突然,他脑中轰然,想起了一事,自己真的是无涯老人所需的奇货吗?

    无涯老人拥有这么多史前强者的支持,他完全不需要自己!

    自己现在除了二十万天庭残兵败将,一无所有!

    这样的自己,无涯老人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自己所能依靠的,只有弥罗宫!

    他额头冷汗津津,他已经被彻底与弥罗宫的利益捆绑在一起,无法脱身了。

    “然而老七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觑。”

    三公子凌霄面色平静道:“天都余孽太易,曾经砍断了世界树,镇压了无涯老人,独自堵住偷渡客,挡住弥罗宫的降临大计六十亿年。老七成长起来之后,他这才离开世界树,去向老师挑衅,被老师打落到第四纪。第十六纪时,他被太上师兄镇压。太上师兄神龙见首不见尾,镇压了太易之后便消失无踪,而在不久前,太上师兄回来了。”

    其他殿主脸色大变,各自对视一眼,心中隐隐担忧。

    “太上师兄回来,说明太易已经脱困。”

    四公子紫霄接口道:“老七与无涯老人相争,肯定不会是无涯老人的对手,太易脱困之后绝对不会坐视不理。史上,老七对太易的态度一直暧昧不清,与渎道者也是勾勾搭搭,他们之间的关系可疑。太易必然出手救他,太易出手的那一刻……”

    他与三公子凌霄对视一眼,各自会心一笑。

    “便是我们重创无涯老人,重创太易,把老七送回过去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