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五一章 太易渡河
    弥罗宫的众人注视着那片混沌海,只见归墟莲花忽大忽小,变化莫测,莲叶也在不断晃动,改变方位。

    显然,秦牧对抗无涯老人,这一战打得极为猛烈。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众人渐渐看出秦牧的颓势,哪怕秦牧借助归墟莲,连接破灭劫,窃取破灭劫的能量,也难以抵挡得住。

    归墟莲越来越小,所能引起的混沌动荡也渐渐变得低微了许多。

    “太易怎么还不出手?”

    众人不禁纳闷:“难道他要坐看七公子被无涯老人打回过去不成?”

    此时,距离星犴答应解开葬道神棺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这一日,星犴准备妥当,把楚歌殿主的半具身体收入箱子里,这才细细揣摩葬道神棺。

    “真是一口好棺材!”

    他忍不住赞叹:“可惜,被弥罗宫的公子削了一块。也幸好被削了一块,否则破解起来,便真的需要半年时间了。”

    他倒是不慌不忙,葬道神棺他会炼制,神棺的一切神妙,他都一清二楚。不过,即便如此他也需要从这门封印之法中寻找出破绽,才能将神棺打开。

    葬道神棺,可以被看做一把无比复杂的锁,这把锁有着环环相扣的机关,不仅如此,还有着强大力量来反伤强行开锁的人。

    星犴并没有秦牧那么强大的实力,秦牧能够硬撼葬道神棺的反噬而不死,他却做不到。

    但是只要他找到解锁的第一个机关,其他机关便都会迎刃而解。

    他的无数大脑疯狂运算,寻找第一个机关。

    时间一日一日过去,很快便又过去了两个月,星犴还是没有寻出第一个机关所在。

    葬道神棺中内藏不知多少符文,神棺的符文与戮道神钉的符文是相扣的关系,而且是在不断的变化之中。

    这种变化相当于榫和卯,神钉上的每一个符文相当于一个榫,棺椁上的每一个符文相当于一个卯,榫插入卯中,被卯扣住,形成一个机关。

    形成机关之后,榫与卯便会交换一部分符文信息。

    神钉上的榫是一直在不停的运动,与卯交换信息,改变自身结构,神棺中的卯也在不停运动,与榫交换信息,改变自身结构。

    第一个榫从卯中脱落,会变化自身形态,来到第二个卯前,与第二个卯结合,二者交换信息之后,形态再度发生改变,各自与第三个榫卯结合。

    发生在葬道神棺的孙卯结合和信息交换,每一瞬间都多达亿万次之多,这就形成了一把无比复杂的锁!

    星犴想要在每一瞬都有亿万次的变化中,寻找出最为原始的榫卯结构,的确无比困难。

    不过,这是有可能的。

    他原本便是延康的最强算力怪物,早已计算出,大约每两个月,会出现一次原始榫卯结构,那时,便是破解的最佳时机。

    破解原始榫卯结构,便会导致其他榫卯结构出现信息偏差。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这一丝的改变,便可以导致整个葬道神棺封印体系的错乱和崩溃!

    他之所以向秦牧保证六个月可以完美解开葬道神棺,是因为他需要时间来计算榫卯结构的变化,推算原始榫卯结构的形态,也需要时间来观察记录原始榫卯结构出现的时间点。

    时光匆匆而逝。

    箱子围绕着星犴和棺材走来走去,时而又停下来,观察自己的影子。

    现在距离半年之期已经很近了,太阳渐渐升起,等到太阳来到头顶,便到了与秦牧约定的时间。

    星犴向来守时守信,箱子也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然而,星犴依旧在死死的盯着葬道神棺,一动不动。

    葬道神棺四周,大大小小的神眼漂浮在空中,也在死死盯着葬道神棺。

    他早已经不再计算,这两月时间,他都在死死的盯着葬道神棺,观察葬道神棺的符文变化。

    星犴此时瞪大眼睛,这两个月,他从没有眨过眼,就这样一直睁着,眼睛里充满了血丝。

    太阳越升越高。

    箱子取出一根笔直的大腿骨,插在地上,盯着大腿骨的阴影。

    大腿骨的阴影在慢慢移动,太阳即将来到头顶。

    就在此时,星犴突然催动元气,化作一个无比细小的符文,屈指一弹,符文印在葬道神棺的一根戮道神钉上。

    他舒了口气,站起身来,开始收拾东西,将那些神眼收入箱子里。

    箱子的盖子打开,却依旧盯着大腿骨的影子,它很是认真。

    阴影还在一点点移动,终于,星犴收拾妥当之后,太阳也来到了正午时分。

    啪。

    箱子盖上盖子,向葬道神棺看去,葬道神棺里没有半点动静。

    箱子狐疑,正要迈开脚步走上前去,突然只听神棺中传来吱吱的声音,只见那一口口戮道神钉此时竟然在自动旋转,向外一点点脱落!

    戮道神钉旋转的速度渐渐加快,越来越急!

    这却是因为原始榫卯结构被破坏,之后每一个榫卯结构的符文信息交换时,交换来的信息都是错的。

    这也就导致了每一个榫与卯都无法完美的扣在一起!

    这就像是传染病一样,很快便会传染到所有的榫卯结构上,最终导致戮道神钉无法与葬道神棺结合,相反,两者相互排斥,这才导致戮道神钉快速旋转,退出葬道神棺!

    当当当。

    一颗颗戮道神钉跌落在地,星犴扬了扬眉毛,眉宇间露出一丝喜色。

    他研究数月,功成则只需要一个无比细小的符文,便破解了镇压太易的葬道神棺!

    这对他来说,也是个莫大的成就。

    突然,葬道神棺嘭的一声被掀开,里面混沌氤氲,混沌之气突然散去,一个少年直挺挺的从棺材里坐了起来,脖子一拧,面朝星犴。

    这是一个少年太易。

    星犴打量他两眼,弯腰把钉子捡了起来。

    那少年太易仰面躺了下去,再次起身时,只见一个巨人从棺中迈步走出,瓮声瓮气道:“牧天尊何在?”

    星犴摇头道:“不知。”

    那尊巨人太易探手抓起神棺,星犴脸色微变,认认真真道:“是我的。”

    巨人太易诧异,道:“这是弥罗宫大公子太上为我炼制的棺椁,牧天尊循图救我,却拿我的棺材迎敌,以至于我在棺椁中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我须得将他也关在里面几日,让他尝尝滋味。等我抓到太上时,也将他关进去,一雪前耻。”

    星犴摇头道:“秦教主请我破解棺椁,条件之一便是将这口神棺送给我。”

    巨人太易低头看了看葬道神棺,又看了看星犴。

    星犴的本事自然是远远比不上他的,他若是强抢,星犴自然无可奈何,但他却将葬道神棺放下,道:“七公子果然滑头,将棺椁送给你,我不会夺人所好。”

    他仰起头来,遥望世界树的方向,脸色微变。

    星犴道:“道兄,你适才说要把秦教主关在棺材里几日?”

    巨人太易点了点头。

    星犴笑了:“那么道兄把他擒来时,我可以借给道兄几日。我还可以亲自帮道兄钉上棺材钉。”

    巨人太易哈哈大笑,声音雄壮豪迈,迈步离去:“好!你且等我几日,我去将他擒来!”

    星犴面带笑容,落座下来,把刚刚收好的一百口戮道神钉一字摆开,静静等候。

    “秦教主,我虽然得不到你的脑子,但是把你关在葬道神棺中,也算是了结我的一桩心愿,让我道心距离圆满更近一步。”

    太阳当空高挂,烈日当头,然而世界树下却一片黑暗,黑暗中,隐隐有电闪雷鸣,神通碰撞迸发出沉闷的声响,像是敲在人心头的鼓声,让人气血紊乱,很是难受。

    巨人太易迈步走向世界树,天空中突然一片盈盈道光照落,将世界树下的黑暗驱散出一条通道。

    那道光的来源是一片大罗天。

    太易的大罗天。

    大罗天中有一株古老的道树。

    太易的道树。

    一道斧光从道树下飞起,呼啸而来,巨人太易抬手,斧光落在手中化作太易神斧。

    巨人扛着斧头,大步走入世界树下,顺着道光照亮的道路向前走去。

    前方,突然一片混沌苍茫,一条混沌长河波涛汹涌,挡在他的前方。

    而在混沌长河的对岸,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两片莲叶漂浮在混沌海上,一朵莲花耸出海面。

    此刻莲花在剧烈震动,一道道红绳围绕莲花飞舞。

    在那里,冷寂之风热寂之风剧烈碰撞,很是险恶。

    巨人太易呵呵一笑,左手虚虚挡在前方,右手抡起大斧挽了一周,呼呼作响。

    突然,斧起,手落!

    巨人太易一斧劈开混沌长河,大河分成两段,他沿着河道向前走去,巨大的阴影映照在河谷两旁竖起的混沌河流上。

    巨人太易走到对岸,却见前方又是一道混沌长河。

    “无涯,你的花招太多了!”

    巨人太易不闻不问,一路挥斧,不断向前劈去,一条条混沌大河被劈开。

    他连续劈开十五道长河,略略喘息一下,向前看去,面色顿时有几分凝重。

    “三方角逐,除了牧天尊之外,其他人似乎都在等待时机暗算我。”

    巨人太易看清局势,正在沉吟,就在此时,只听咔嚓一声,那朵莲花断裂!

    巨人太易不再迟疑,又是一斧挥出,劈开面前最后一道混沌长河,闯向对岸!

    同一时间,弥罗宫三公子凌霄、四公子紫霄与一众殿主、成道者纷纷仰头看去,但见有巨人行走在河面上!

    “来了!”众人精神大振,心中暗道。

    ————祝老道啊,苏冉,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