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五八章 御天尊再现
    祖庭玉京城。

    没有了无涯老人窃取血祭能量,弥罗宫的成道者降临变得迅速许多,不再像从前,动辄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降临。

    月天尊、幽天尊、玄武二帝、阆涴、虚生花、蓝御田和江白圭来到这里时,只见天庭的二十万残兵败将在帝后、昊天帝和欢喜殿主的率领下,守护着这里。

    玉京城外,一片肃杀萧条。

    城中冷寂之风与热寂之风吹拂,道树凋零,树林稀疏,偶尔会有冷寂之风与热寂之风吹出这片最神圣古老的城市,对四周造成极大的破坏。

    玄武二帝的脚步落下,两尊古神仰望,只见古老的大道法则运转,过去的时空中一股股精纯恐怖的能量涌来,交织交错,在天庭的二十万神魔大军的背后,形成了一个成道者的身影。

    那成道者古老而强大,这次质能置换的速度远超从前,那成道者的肉身元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

    从前七八年的时间才可以让殿主级的存在降临,而以现在的速度,最多半个月,便会有一个成道者降临!

    玄武二帝默默对视一眼,他们自忖自己也难以幸免,但还是齐齐调动法力,牵引着自己的祖地从天外降临!

    他们夫妻二人,是这天地间为数不多的古神了。

    倘若战死在这一役之中,那么古神便只剩下太易和太极了。

    随着玄武祖地越来越近,两尊古神的实力也在疯狂提升。

    突然,帝后娘娘叱咤一声,归墟大渊降临,出现在月天尊等人前方,吞噬万物星空,让一颗颗星辰往大渊中跌落。

    归墟大渊横在天地之间,挡住月天尊等人的去路。

    昊天帝低喝一声,先天一炁冲天而起,洞穿三十五重虚空,接着三十六座天宫七十二座宝殿拍开,形成万道天轮的形态,切入终极虚空。

    他在尝试着以力成道,将自己的大道烙印在终极虚空之中,重修大罗天。

    突然,琴音响起,月天尊抚琴,昊天帝的天庭刚刚切入终极虚空,突然被琴音打落下来。

    就在此时,欢喜殿主轻笑一声,道树拔地而起,护住昊天帝的天宫,挡下月天尊的琴音神通,让昊天帝的天庭能够顺利进入终极虚空。

    蓝御田和虚生花齐齐踏前一步,各自一株世界树升起,扎根归墟大渊,定住归墟的恐怖力量,两株世界树的一道道根须延伸,将大渊的入口封锁。

    玄武二帝、幽天尊、阆涴和江白圭各自上前,来到两株世界树上。

    月天尊衣袂飘扬,身形一闪,落在一株世界树上,三十六重天载极虚空爆发,让众人进入载极虚空的领域。

    她的载极虚空领域与秦牧的神藏领域有几分相似,站在领域之中,可以看到四周的一切,敌人任何神通都仿佛是毫无秘密可言,无论敌人从哪个方面攻来,都是正面相向,可以从容应对破解。

    然而她的领域却又与秦牧的神藏领域有些不同。

    在月天尊的领域里,月天尊可以折叠空间,让领域中出现多个自己!

    这一点,秦牧无法办到。

    “杀!”昊天帝低声道。

    天庭大军如同潮水般涌来,涌向两株世界树,这一刻,敌我双方都没有多余的言语,直接施展出自己所有的手段,拼死一搏!

    玄武二帝爆喝,催动大泽,顿时两人合体化作巨兽玄武,冲入二十万神魔大军,玄帝玄龟,武帝腾蛇,大杀四方,所过之处,一片血肉狼藉。

    天庭仅剩下二十万神魔,但能够活到现在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其中不乏有帝座境界的存在,隐藏在乱军之中,让玄武二帝也在碰撞的一瞬间便负伤累累。

    天庭幸存下来的神魔数量虽多,但是分属不同的军队,不同的军队有着不同的阵法,擅长的本事不同,因此难以组织起来,所以混乱不堪。

    被二帝冲击,顿时死伤惨重。

    二帝挡住天庭神魔大军,玄帝所化的玄龟践踏冲撞各军,武帝所化的腾蛇在半空中矫腾变化,格杀那些隐藏在乱军之中的帝座境界强者,所向披靡。

    他们是造物主一族居余氏祭祀而生的最强大的古神,经历了太古蛮荒的各种战役,哪怕受伤,也毫不在意。

    突然,天庭大军中仅存的二十余位帝座强者结阵,在乱军之中将武帝团团围住,阵法爆发,只一击,武帝便从玄帝背上跌落!

    那二十余位帝座强者心中大喜,正要收割武帝性命,突然天地陡变,他们眼前突然浮现出各种异象,跌入重重幻境之中。

    阆涴眉心竖眼张开,飘然而至落在玄帝头颅上,神识观想,顿时那二十余位帝座强者体内各种神兵利器飞出。

    那二十余位帝座强者身躯乱抖,一口口神兵利器破体而出,将他们肉身元神破坏得千疮百孔。

    天庭各路大军杀来,随即一个个被定在当场,眼耳口鼻中灵魂黑沙滚滚而出,纷纷化作无魂无魄的尸体,依旧保持着冲锋的姿态。

    他们的眉心中,一艘艘纸船驶出,纸船上各有一个手提马灯的阴差。

    幽天尊乘着纸船飞来,身躯一晃,所有纸船和阴差统统与他合拢在一起。

    他爆喝一声,肉身飞速变得年轻,化作少年,身后元神广大,提着灯笼一道灯光洞照,照耀在帝后娘娘的脸上。

    帝后娘娘正在冲来,被他灯光一照,体内元神尖声嘶吼,几乎被打出肉身。

    “幽,你尚未成道,也敢对本宫放肆?”

    帝后咯咯一笑,瞬息间冲至,玄帝立刻化作龙首龟背人身,硬封硬挡,武帝化作腾蛇盘绕在他身上,悍然出击!

    同一时间,阆涴催动无双神识,幽天尊元神催动轮回之道和幽都无双元神领域,一起向帝后攻去!

    轰!

    无比恐怖的悸动传来,众人的攻击如泥牛入海,无论是阆涴的无双神识,抑或是幽天尊的无双元神领域,或者是玄武二帝的合击之技,统统全无作用。

    众人立脚不住,向帝后娘娘跌落,玄帝武帝首当其冲,被帝后娘娘挥手之间切成两半,合体顿破。

    阆涴眉心的太初神石炸开,嘴角溢血,幽天尊肉身顿时焚烧,被热寂之风化作飞灰!

    帝后娘娘正欲对四人痛下杀手,突然两株世界树根须疯狂刺来,扎入她的肉身。

    帝后娘娘挣脱世界树根须,只见虚生花和蓝御田联袂走来,挡在她的前方。

    “两位郎君,当年都是本宫曾经心动心仪之人。牧天尊让你们来对付本宫,真是狡猾。”

    帝后娘娘目光从蓝御田和虚生花的脸上扫过,淡淡道:“本宫真的不想杀你们,但也不得不送两位郎君上路。”

    她身形旋转,空间崩塌,甚至连祖庭的天地乾坤也为之扭曲,月天尊的载极虚空领域也难以维持,同时向蓝御田和虚生花痛下杀手!

    归墟成道,就是如此强大!

    “母后。”

    突然,尸山血海之中,邪无岐从尸体堆里站起身来,挡在蓝御田和虚生花面前。

    帝后娘娘心中一惊,急忙收手,看着自己的儿子,幽天尊的元神出现在邪无岐身后,阆涴、玄武二帝立刻冲出归墟的控制。

    虚生花和蓝御田同时出手,各种道法神通落在帝后娘娘身上,帝后娘娘失神的一刹那,措手不及,被二人重创,仆倒在地。

    “帝后,你若是收手,可以带着邪无岐离开!”

    幽天尊喝道:“你们居住在归墟大渊之中,没有人会去惊扰你们母子!”

    邪无岐看着重伤不起的帝后娘娘,踏前一步来到帝后身边,将她搀扶起来:“母后,天庭已经完了,世间权势与我们无关,弥罗宫与延康的争斗与我们母子无关,不如隐居,平平凡凡过一生。这世间,已经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了。”

    帝后娘娘抬头看着他,邪无岐不再是疯狂的神态,而是恢复了神智,应该是幽天尊帮他调理过魂魄。

    “你是为娘的骨肉,为娘最担心的人……”

    帝后娘娘落泪,抬手抚摸他的脸庞,邪无岐脸上露出笑容,道:“这些年,我在幽都中承受自己造成的业火,已经明白了,就算是成为天帝又能如何?我们母子也未必快乐。”

    帝后娘娘突然催动归墟神通,归墟大渊裂开,将蓝御田和虚生花的两株世界树撑得根须断裂。

    邪无岐脸上的笑容凝固,突然肉身元神崩塌,坠入大渊之中,化作灰烬。

    “你也是为娘唯一的弱点。”

    帝后娘娘闭上眼睛,喃喃道:“那就回到为娘的身体里,生下你,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她张开眼睛,低声道:“现在,本宫已经没有任何弱点了。”

    归墟大渊中,混沌海突然爆发,光流喷涌,并蒂双莲冉冉升起,两朵大花合并,化作一朵。

    虚生花和蓝御田仰头,看着那冲破祖庭天空的光流,两人的世界树飘摇不定,在归墟中是世界树的枝条根须不断瓦解。

    帝后娘娘抹杀了最后的亲情,终于让自己的归墟之道再进一步!

    她的莲花合并,生出莲台。

    “这一战,我们能活下来吗?”虚生花面色凝重,低声道。

    “不一定。”

    蓝御田面色平静道:“这一刻,我想成为御天尊。”

    他猛地抬起左脚,重重一跺,猛然又抬起右脚,身躯沉下,双角踩踏祖庭大地,爆喝道:“祖庭道域!”

    轰轰轰!

    一连串爆响传来,他身躯节节隆起,一重又一重祖庭道域爆发开来,这一刻,他脸上的稚嫩消失,浮现出御天尊独有的刚毅果敢!

    蓝御田大吼,祖庭道域中,五太矿脉疯狂隆起,拱卫世界树,蓝御田身形一纵,冲向帝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