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六二章 殿在道在,殿毁道亡
    蓝御田心中惆怅,迈步走出渡世金船。

    虚生花也有颇多感触,帝后这女子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她的作为虽然多有令人不齿之处,但是她的经历却已经烙印在这个宇宙的神话之中。

    属于帝后和十天尊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当年的十天尊,而今只剩下昊天帝一人。

    两人顾不得多想,立刻向昊天帝烙印虚空的方向而去,现在正值昊天帝二度成道的关键时期,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再度成道!

    昊天帝尽管颇为不堪,但毕竟是天底下第一等的才智,他被云天尊和秦牧击垮,那就必须让他一直垮着,决不能给他第三次东山再起的机会!

    倘若这种状态下的昊天帝依旧能东山再起,道心复原,那么他将会变得极为可怕!

    距离两人不远处,商君、月天尊和江白圭与欢喜殿主一战,也到了至关重要的时期。

    江白圭以后天大道的大天庭镇压欢喜殿主的肉身,商君被镇压在欢喜殿下,在殿下提刀,刀光劈开欢喜殿!

    欢喜殿主头顶赤焰熊熊,元神跃出,震飞江白圭,然而已经来不及,商君的刀光掠过她的左腿,等到她从殿中飞起的那一瞬,她低头看到自己的左腿好端端的站在欢喜殿中。

    “商君,魔头!上路罢!”

    欢喜殿主咬牙,宝殿道光大作,与商君的道光碰撞,与此同时她的道树扫向江白圭!

    轰!

    潋滟道光冲击,让远处的虚生花和蓝御田身形不稳。

    两人回头看去,只见欢喜殿裂成两半,欢喜殿主巨大的道树竟然浮现出万千道树成林的异象,将那里化作一片道树森林。

    裂开的大殿上,商君站在其中一半大殿的殿顶,身上血淋漓的,眼耳口鼻中血流不断,另一半大殿上,欢喜殿主独腿而立,脸上有着一道惊人的刀伤。

    月天尊叱咤,琴音大作,折叠空间,尝试着破解欢喜殿主的空间神通,送江白圭进入道树森林。

    江白圭也不太好过,被欢喜殿主的道树扫过,一座座天宫大殿破破烂烂。

    他是后天之道的集大成者,修为法力浑厚无比,他的道法神通更是不在从前的修炼体系的范畴之中,可以说是新学,连虚生花和蓝御田也不懂。

    欢喜殿主面对他的神通道法,往往无从破解。

    但是修为上的差距却难以弥补,江白圭还是被她重创。

    月天尊短时间内无法破解欢喜殿主的道树森林,心中焦急,突然叱咤一声,将自己的法力催动到极致。

    一根桃枝被她丢出,落入道树森林,桃枝落地,顿时桃林生长,桃花绚烂,片片桃花四面八方飞出,花瓣穿梭空间,越来越多。

    江白圭脚踏桃花,不断深入道树森林,道树中各种道链交织如梭,他沿途遭遇各种袭击,不断破解。

    月天尊与他配合,两人一起破解欢喜殿主的神通,月天尊将他送入道树森林深处,距离裂开的欢喜殿越来越近。

    裂开的宝殿上,欢喜殿主注视着已经分成两半的大殿,脸色黯然,轻声道:“老师曾经对我说过,这世间能够做到以自己的道法成就宝殿的人,寥寥无几。宝殿比道树更强,比道果的道行更高,是一条新的道路。道树道果,都是模仿世界树而已,但是宝殿却是成道者胸中的沟壑,胸中的乾坤。殿是成道者最后的净土,也是至高成就。”

    商君提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断流血,欢喜殿的威能几乎将他的四肢百骸悉数震碎,不过他毕竟是成道者,以自身强大的法力固定住身体,让自己不至于碎掉。

    在十六纪的历史中,他曾经受到过比这更严重的伤,因此他浑不在意。

    他的目光落在欢喜殿主的独腿上。

    欢喜殿主的另一条腿已经被他斩断,道伤让这个女子不断流血。

    “老师传授我无上法,但是我的资质愚钝,始终无法参悟透彻。他老人家说的殿,其实是像太上殿、无极殿、凌霄殿那样的大道凝聚而成的宝殿,他想让我们推陈出新,走出自己的道路,一条他也无法走出的道路,走到极限处,成为独当一面的公子,成为他的道友,与他相互扶持前行。但是我做不到。”

    欢喜殿主喘息,调整气息,声音沙哑道:“我所能做到的,只是在他的教导下,向前走出一步,这一步,已经是我的极限,所以我只能成为七十二殿的殿主之一。”

    她脸上露出笑容:“老师曾经对我说,我性子太暴,要我三思而后行。他说我笑得很好看,很纯真,于是给了我一个道号,叫做欢喜,他希望我在冲动的时候笑一笑,笑一笑的时候想一想,便可以从冲动中走出来。他希望我能够一直笑下去,保持道心的纯真。我自从修行以来,也如他所期望那般,经常笑对天下事,蠢事也就做得少了。”

    商君漠然道:“你笑得的确很好看。”

    琴音从外面的道树森林中传来,隐隐约约,月天尊与江白圭破解森林,已经渐渐接近。

    桃林弥漫,笼罩范围越来越广。

    欢喜殿主吐出一口浊气,然而鲜血却从她的喉咙中涌出,她调匀气息,单腿缓缓沉下,曲蹲下来,脸上的笑容敛去:“老师说,等到我不笑的时候,便是我最危险的时候。危险不仅仅是针对我的对手,同样也是针对我自己。因为我不笑的时候,是我最不冷静的时候。”

    她的身后,一重重道境轰然爆发!

    商君手中的刀缓缓插入刀鞘,身形也缓缓沉下。

    三十六重天杀道领域在他脚下形成,他的身体绷紧,有的肌肉放松,有的肌肉绷紧,有的肌肉却像是弹簧一样压缩。

    两人蓄势。

    欢喜殿主目光死死的锁定商君,低声道:“商君,你亲手摧毁了养育你的第十六纪,又在破灭劫中发疯,残杀成道者,大公子太上没有取你性命,但是我不会。”

    轰!

    她的身形一纵而出,裂成两半的宝殿突然道光大作,宝殿在道光中解体,欢喜殿主厉声道:“殿在道在,殿毁道亡!今日以我的道行,送你这魔头与我一起上路!”

    这一刻,她的战意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极致!

    倘若她逃走,即便是月天尊也留不下她,但是她却留了下来,与商君一决生死!

    欢喜殿主的心中像是有一种理念在支撑着她,让她挡下商君等人,让她不惜以死决战来诛杀商君,换来弥罗宫的成道者的降临。

    月天尊、江白圭等人有着自己的理念,商君也有着自己的理念,支撑着他们去挑战豪强,去达成所愿。

    欢喜殿主也有。

    她的理念,是弥罗宫的理念,正是因为弥罗宫的理念,让弥罗宫成为过去十六个宇宙纪的成道者心目中的圣地。

    为了这个理念,他们可以赴汤蹈火,可以对抗一切。

    尽管弥罗宫主人已经不在,但是只要理念尚存,弥罗宫便不会解散。

    在她的心中,弥罗宫的理念绝不会有错,弥罗宫主人的理念绝不会有错,错的只能是其他人!

    作为殿主,她必须要守护弥罗宫的理念!

    商君拔刀,在欢喜殿主的道光道焰最为炽烈之时,迎上她!

    欢喜殿主有着她的理念,商君也有着自己的理念。

    他很想守护第十六纪的众生,为他们杀出一个太平盛世,将那些窃取第十六纪生机的所有偷渡者,所有成道者,统统斩杀!

    他失败了。

    他成道之时,成为了摧毁第十六纪的罪魁祸首,他想守护众生,却成为了屠戮众生的刽子手。

    自那时起,他的道心一蹶不振。

    他的错,无法弥补。

    但是遇到了秦牧之后,他的道心再度得到磨砺,他又找到了自己的理念。

    他守护不了第十六纪的众生,成为第十六纪的罪人,但第十七纪的众生也是众生,他绝不容忍悲剧重演,他不能一错再错!

    无论弥罗宫的理念说起来是何等的高尚,是何等的天花乱坠,都始终是这个宇宙的蛀虫!

    他要守护住一片安宁之地。

    两人在空中第一次正面碰撞,欢喜殿主控制解体的宝殿,无数道链交织,扎入商君体内,厉声道:“随我一起上路!”

    嘭嘭嘭!

    商君全身上下纷纷炸开,肉身元神破开一个又一个大洞,杀道三十六重天千疮百孔,他的力量在飞速衰竭,然而他的杀气却前所未有的浓烈!

    磅礴杀气升华,化作第三十七杀!

    天人合发,万道定基!

    这一斩落下,欢喜殿主的一切大道,一切道链,在刀光中粉碎。

    然而她最后的元气却化作最后一击,刺入商君的大脑。

    轰!

    道树森林突然间崩塌,欢喜殿主的道树瓦解,悉数化作桃林,江白圭和月天尊冲来,江白圭神通爆发,各种神通千变万化,无数指影从天空中一晃而过,穿过两人的神通和道光刀光,化作一指,随着欢喜殿主的最后一击,一起点在商君的眉心。

    商君仰面倒下,他的肉身元神和杀道领域统统破碎。

    “哈哈哈!”

    欢喜殿主单腿而立,大笑起来:“商君,我说过能够与你一起上路,便决不食言。可惜啊……”

    她转头看向月天尊,目光奇异:“没能拉你一起上路。我未能完成四公子的所托……”

    她的眉心裂开,一道血线从额头沿着她的身体中线一直延伸下去。

    月天尊本欲痛下杀手,看到这道血线,便停了手。

    江白圭飞速来到商君身边,道:“我的不易神通没有二师兄那么强大准确,只是比魏随风大师兄强了一点点,能否保住商君,尚未可知。”

    “渎道者!”

    欢喜殿主转过身来,凄厉大叫,向他扑去,突然间她体内隐藏的终极杀意爆发,将她撕得粉碎!

    欢喜殿主陨落,弥罗宫七十二宝殿,再去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