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六三章 再见大罗天
    商君的伤势极重,江白圭的不易神通并不完美,适才情况紧急,江白圭几乎是与欢喜殿主同时击中他,让他陷入不易状态。

    与商君一起陷入不易状态的还有欢喜殿主死前那一击,这让商君的伤势变得极为棘手。

    商君在一遍又一遍重复被欢喜殿主击杀的过程,让江白圭大皱眉头。

    “这件事须得我二师兄出手才能解决。”他向月天尊道。

    月天尊对于商君的伤势也是一筹莫展,道:“倘若凌天尊在,那就好办多了……”

    她想起凌天尊,不禁黯然。

    凌天尊已经消失了很久了,她问过秦牧,秦牧对她说凌天尊去了过去宇宙,只是她不知道秦牧是否是在撒谎。

    秦牧还曾经说他的瘸爷爷去了过去宇宙,又说云天尊夫妇隐居去了,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们已经故去了。

    秦牧又说开皇秦业其实未死,四十二年后必然会在金船上出现,这个消息也鼓舞了很多人,然而现在四十二年之期已近,开皇秦业还未曾出现。

    “凌,你是否还活着……”

    月天尊收拾心情,催动神通将商君隐藏在空间深处,与江白圭一起向昊天帝杀去。

    她与江白圭的伤势都极为严重,商君来到之前,是由他们挡住欢喜殿主,弥罗宫的殿主的强大自然是不必说,让他们也遭到重创。

    不过现在胜利曙光在望,只要除掉了昊天帝,便无人能够主持弥罗宫成道者的降临!

    就在他们赶往昊天帝那边之时,突然一股晦涩的波动传来,月天尊和江白圭眼角乱跳,循着那股波动看去。

    祖庭玉京城中,第一个成道者降临了。

    而玉京城外,他们交战之地附近,还有成道者在降临,但距离完全降临还需要几天时间。

    他们一直关注的都是玉京城外的降临事件,却没想到弥罗宫暗度陈仓。

    而且看那股波动和道光的光芒,应该是弥罗宫的殿主!

    因为在那道光背后是一株极为庞大的道树,道树上挂着三枚道果!

    “还有机会!”

    月天尊立刻向前冲去,突然江白圭挡住她,摇头道:“月天尊,退兵吧。”

    月天尊看着他,露出不解之色。

    江白圭摇头道:“已经来不及了。弥罗宫让欢喜殿主、昊天帝和帝后他们守在城外,城外也有成道者降临,意图干扰我们的视线,让我们以为玉京城中无法降临,把我们留在这里。欢喜殿主、昊天帝和帝后只是弃子。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玉京城中的殿主降临,比城外的降临应该更早,而且这次来的不是一位殿主。”

    他的话音刚落,又有一股晦涩的波动传来,一道道光冲天而起,搅动祖庭的天空,让群星为之绕动!

    第二位殿主降临了。

    虚生花和蓝御田此时已经进入玉京城中,见状连忙停下脚步,仰望那一道道光,蓝御田面色灰败,虚生花也露出绝望之色。

    他们本来打算帮助幽天尊等人斩杀昊天帝,待见到第一位殿主降临,两人立刻折向冲入祖庭玉京城,打算与那位殿主一决生死。

    然而第二位殿主的降临,让他们顿知自己的一切作为都是徒劳。

    “走吧。”虚生花转身,向玉京城外走去。

    蓝御田唤住他,声音中有些迷茫:“虚兄,走向哪里?”

    虚生花已经恢复寻常心态,道:“回元界。弥罗宫的降临,已经不可阻止,这一战我们没有任何胜算。现在回到元界,把延康迁徙到混乱空间中去,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真的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吗?”

    蓝御田大声道:“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告诉我,你真的相信这一点!”

    虚生花沉默。

    突然,又是一道道光直冲云霄天外。

    虚生花头也不回大步离开:“我只知道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机会。蓝御田,随我走,最低我们可以保住延康!”

    蓝御田迟疑一下,跟上他,两人直奔昊天帝成道之地而去,虚生花高声道:“幽天尊,阆涴,玄武二帝,大势已去,返回延康!”

    幽天尊呆了呆:“大势已去?”

    他胸腔中一股无名怒火勃然而起,怒声道:“谁说大势已去?我们死了多少人才有现在的优势,才攻到天庭,才攻到玉京城,只差一步,便可以彻底获胜!怎么就大势已去了?”

    昊天帝眉心之中,突然三座宝殿飞出,冷冷道:“幽,你看不出吗?殿主降临,你们的确已经大势已去。”

    那一座座宝殿突然道威尽显,向幽天尊、阆涴和玄武二帝镇压而下!

    宝殿的威能在昊天帝手中时威力虽然强大,但只是能算成一件不错的武器,根本无法爆发出现如今的威能!

    现在那三座宝殿,像是万劫不灭的伟岸神祇,屹立在破灭大劫之中,亘古不坏。

    宝殿的威力爆发,还未压在他们的身上,便已经让他们连连吐血!

    祖庭玉京城中,三位伟岸的身影迈步走来,那三座大殿,正是他们的大道的至高成就!

    月天尊、江白圭、虚生花和蓝御田急忙出手,各自救下一人,抽身而退。

    那三位殿主脑后一重重光晕流转,宝殿飞来,众人顿时只觉四周的空间完全凝固,即便是月天尊也无法调动载极虚空扭曲空间!

    他们各个负伤在身,已经很难抵挡这三位殿主了!

    众人身不由己,纷纷向那三位殿主脑后的光晕中落去。

    月天尊拼命挣扎,尝试催动神通,帮助众人突围,然而那三位殿主的法力直接将她的神通镇压,让她心中只觉深深的无力与绝望。

    一个殿主,他们还可以应付,但是一次出现三位殿主,他们便只有被镇压的份儿!

    “昊道友,你们做的很不错。”

    其中一位殿主目光落在昊天帝身上,颔首道:“你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让我们降临变得容易了许多。”

    昊天帝继续烙印虚空,躬身道:“不敢居功。这一战,我麾下势力全毁,连我娘亲也陨落在这一战之中。倘若有功劳,也是他们和欢喜殿主的功劳。”

    另一位殿主怅然道:“欢喜殿主也应劫了吗?”

    “不必伤悲。”

    第三位殿主缓缓道:“为弥罗宫牺牲,为老师的理念献出性命,是值得的。欢喜道友知道大计已成,一定也很是欢喜。有我们在,公子便可以降临了。”

    “不过我们需要更多的祭品。”

    三位殿主齐齐抬头,看向犹自在挣扎的月天尊、虚生花等人。

    公子降临,非同小可,质能置换所需要的能量极为恐怖。从前有无涯老人暗中夺取血祭能量,别说公子降临,就连普通的成道者降临也是一件难事。

    幸好有天庭出征元界,大战频发,这才让欢喜、楚歌、长风三大殿主降临,却被秦牧和商君除去其二。

    现在无涯老人遭受重创,再无人夺取血祭的能量,太易也身受重伤,再无人能阻止弥罗宫的公子降临!

    等到两位公子降临,便可以直接拉来整个弥罗宫,让弥罗宫真正的出现在这个宇宙之中!

    三位殿主正欲向月天尊等人痛下杀手,突然,渡世金船飞来,也被他们的光晕捕捉。

    三位殿主各自皱眉。

    渡世金船他们自然是认识的,虽然未曾登上过这艘金船,但金船一直都停靠在弥罗宫外,破破烂烂,他们经过时,不免多打量几眼。

    这艘金船而今光鲜如新,不复见往日的破败,倘若献祭过去,必然是一股无比庞大的能量,然而渡世金船却是弥罗宫主人的宝物,让他们不敢对这艘金船下手。

    “把金船收起来罢。”

    凤凰殿主道:“这艘船被七公子拐跑,而今也该回到弥罗宫了。”

    一旁的昭阳殿主抬手,身后的道果飞出,悬在渡世金船上,道果之中一条条道链延伸下来,将这艘金船锁住,向道树拉去。

    昭阳殿主的道树根须飞舞,如同一条条锁链,把渡世金船捆在道树旁边。

    “两位师兄,主持血祭大典罢。”昭阳殿主道。

    凤凰殿主与合欢殿主对视一眼,向月天尊等人道:“诸位道友,并非我们嗜血成性,而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我们弥罗宫降临,并非是为了摧毁第十七纪,而是为了救更多的人。诸位阻挡我们,将来破灭劫爆发,第十七纪便彻底毁了。”

    月天尊咬牙,嘴角溢血,冷笑道:“第十七纪不需要你们来救,我们可以自救!你们为了降临,给第十七纪造成了多少大劫?死了多少人?”

    “这是必须的牺牲。”

    凤凰殿主黯然道:“为了将来更多的人能够活下来,必须要有这些牺牲。”

    蓝御田奋力挣扎,哈哈大笑:“倘若弥罗宫救不了第十七纪呢?”

    “那就前往第十八纪。”

    昭阳殿主沉声道:“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寻出救下所有人的办法。”

    “腐朽之辈!”幽天尊唾骂。

    昭阳殿主不以为意,只觉渡世金船渐渐在反抗他,反抗之力越来越强,连忙道:“两位师兄,不必与他们多说。他们冥顽不灵,执迷不悟,还是早早的血祭了事!”

    渡世金船的反抗更加强烈,让他有些不安。

    合欢殿主和凤凰殿主急忙各自催动自己的道果,道果中的道链交织交错,布下血祭大阵,两位殿主一起催动血祭大阵,血祭顿时开启!

    昊天帝见状,心头一阵快意:“这些反贼,终于要被一网打尽了,可惜,走脱了牧天尊这厮。不过他也蹦跶不了多久了!”

    突然,一道惊世剑光从渡世金船中射出,洞穿昭阳殿主眉心!

    那道剑光从昭阳殿主后脑射出,下一刻穿过合欢殿主和凤凰殿主的道果,将血祭大阵一股脑破去!

    渡世金船上,一个模糊的身影走来,渐渐变得清晰,像是从虚幻走向现实。

    “七公子告诉我,弥罗宫早已腐朽。”

    那人的面容越来越清晰,声音也越来越有力:“第十七纪,不需要腐朽之辈!”

    叮铃铃,剑鸣声响起,一道剑光落在他的掌心中。

    “大罗天,起!”

    轰!

    天空中,终极虚空浮现,剑道大罗天再生,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