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七四章 再入弥罗宫
    秦牧休息了几日,恢复一些修为,又忙碌起来。商君中了江白圭的不易神通,陷入生死之间,为他解开生死之间的状态比较麻烦,需要在破解不易神通的一瞬间,挡住欢喜殿主的必杀一击。

    欢喜殿主毕竟是殿主级的存在,虽然死了,但她的神通还在不易神通中不断流转,一遍又一遍的将商君击杀。

    能够挡住她的必杀一击的,除了秦牧便只有开皇。

    两人做好准备,秦牧来破解不易神通,不易神通解开的一瞬间,开皇秦业一剑刺出,将杀向商君的那道神通挡住!

    商君被两人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药师立刻上前为他治疗伤势。

    秦牧松了口气,又请出太易,只见太易被一根根戮道神钉插满全身,躺在金船上一动不动。

    “御弟,虚兄,江师弟,我传授你们弥罗宫的鸿蒙符文,你们来为太易疗伤。”

    秦牧请来三人,将鸿蒙符文以及自己参悟出的弥罗宫道法神通传授给三人,道:“三公子、四公子此次遭遇挫败,但定会卷土重来。无涯老人也迟早会治愈道伤,再度出现,你们须得尽早治愈太易。”

    江白圭迟疑一下,询问道:“二师兄不是说,太易是天都之主吗?治愈了他,天都的开天众若是寻上门来……”

    “治愈太易,与天都开天众寻上门来是两码事。”

    秦牧笑道:“开天众不会那么轻易便可以寻上门的,倘若他们可以找到这里,早就应该找来了。毕竟太易镇守祖庭大黑山数十亿年,而且曾经被弥罗宫主人送到第四纪,开天众若是要找的人是太易,那么他们有的是机会。可见,他们要找的并非是太易,而是天都之主。”

    虚生花不解:“有区别吗?”

    “太易是独行侠,独来独往。而天都之主则是天都的领袖。这就是最大的区别。”

    秦牧道:“太易与天都之主,肯定有所不同,但是具体哪方面不同,我便不清楚了,可能需要凌天尊才能解释得清。”

    蓝御田道:“哥,你来治疗太易,岂不是更得心应手?你在鸿蒙神通上的造诣更高。”

    虚生花和江白圭纷纷点头。

    “我的混沌殿中还有葬道神棺、小世界树,我还需要进去一趟,摆平被镇压在那里的三公子之手。”

    秦牧叹了口气,正色道:“而且还有祖庭玉京城,无涯老人麾下,这两大势力难免会蠢蠢欲动。我也需要去四处转一转,该镇压的镇压,该杀的杀。还有祖庭囚笼并不稳固,我需要不断加固,事情太多,无暇为太易疗伤。我传授你们弥罗宫的道法神通,你们也可以借此机会提升自己,争取早日成道,我也就无需这么操劳了。”

    三人原本怀疑他嫌治疗太易太麻烦,因此才丢给他们,闻言不禁心生愧疚。

    渡世金船落地,秦牧把所有人请下金船,惟独留下灵毓秀,金船越来越小,载着他们飘然而去。

    过了片刻,金船上突然秦牧的影子晃动,接着商君的身影浮现出来,被秦牧扔出船去。

    江白圭抬头仰望,向虚生花和蓝御田道:“我们没有猜错,他就是嫌麻烦。所有麻烦事,他都懒得去弄,只会丢给我们。”

    蓝御田摇头道:“我哥不是那种人。虚兄,对不对?”

    虚生花不置可否,道:“治疗太易要紧。”

    他们三人可以说是悟性资质最高的三个人,联手参悟秦牧所传的弥罗宫道法神通,再观察太易身上的道伤,相互交流,自然是比秦牧一人慢慢摸索要来的迅速。

    不过想要治愈太易,则需要他们对弥罗宫道法神通有着高深造诣,这需要时间。

    此时,金船悠悠,不紧不慢的向玉京城飞去,秦牧和灵毓秀相偎依在船头,享受难得的宁静和温存。

    灵毓秀突然笑道:“夫君把太易丢给他们,是否有些不太厚道?”

    秦牧哈哈大笑:“我把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他们就没有了锻炼的机会,现在他们的机会来了。况且,我们的事情的确比较多。”

    他牵着灵毓秀的手走向船上金殿,灵毓秀脸色羞红,另一只手遮住嘴唇,有些不太情愿,却还是跟上他的步子。

    过了片刻,渡世金船摇摇晃晃,像是喝醉酒了一般,突然撞在一座神山上,接着又晃晃悠悠的飞起,突然又坠地,在地面上拖行了数万里,突然腾空飞起,扎入云海之中。

    好在而今的祖庭没有人烟,不必担心惊世骇俗。

    不知过了多久,渡世金船才慢悠悠的飞到祖庭玉京城。

    玉京城中已经有几位弥罗宫成道者降临,如临大敌的看着这艘古怪的金船,突然金船像是失控一般,轰隆一声落地,砸在地上一动不动。

    合欢、凤凰和增城三大殿主之死,已经传到了弥罗宫中,让弥罗宫上下一片震惊。

    更令人震惊的是三公子凌霄竟然被斩断了右臂,让弥罗宫上下无不哗然,对七公子又惊又怒又畏。

    惊的是秦牧尚未成道,便有如此实力,怒的是秦牧是弥罗宫的七公子,却对自己人痛下杀手,畏惧的是秦牧对他们格杀勿论,自己若是降临到第十七纪,只怕也会遭他毒手。

    这些日子,弥罗宫还在借血祭的力量促使新的成道者降临到第十七纪,但新降临的成道者谨慎了许多,始终没有离开玉京城。

    他们不曾出去,没想到秦牧竟然闯了进来!

    这几位成道者小心谨慎,没有靠近,而是站在远处打量,只见渡世金船上空无一人。

    过了片刻,突然金船上的大殿门户开启,秦牧一边向外走去,一边整理衣衫,容光焕发,笑道:“诸位道友不必担心,我此来并非是杀人的,而是来见老师。还请诸位道友让一让。”

    前方,那几位成道者默默让开一条道路。

    渡世金船飞起,向祖庭玉京城深处飞去。

    灵毓秀从金殿中走了出来,只见这祖庭玉京城一片荒凉,到处都是枯萎的道树,倒塌的神宫神殿,以及诡异莫测的冷寂之风和热寂之风。

    除了那几个降临的成道者,便再也看不到有任何活物。

    突然,一颗道果飞上金船,悬在两人面前,道果中一个女子笑道:“南湘见过七公子。”

    灵毓秀看向秦牧,秦牧笑道:“南湘道友不必多礼。这位是我夫人。”

    “南湘见过公子夫人。”

    那道果中道链旋转,隐隐露出一个绝美的女子,只是身处道果之中没有穿衣裳,隐隐露出美妙的胴体。

    灵毓秀脸色微红,又瞥了瞥秦牧。

    秦牧坦然,笑道:“南湘道友,我此来是去见老师,劳烦道友通禀一声,免得路上节外生枝。”

    那道果中的女子噗嗤笑道:“七公子好生大胆!弥罗宫七十二殿,已经有不少殿主是死在公子和公子的党羽之手,竟然还敢来见老师!你要灭老师的道统,别说老师不能容你,弥罗宫上下哪个能容你?”

    秦牧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轻轻触摸虚空。

    那里有一根肉眼无法看到的弦。

    这根弦从混沌长河中延伸出来,一直延伸到祖庭的世界树。

    弦被绷得紧紧的,威力随时可能爆发。

    “老四会让我过去的。”

    秦牧微笑道:“牵引这根弦的是昊天尊,他是玉京城中唯一一个完整的成道者,虽然是以力成道。老四若是不许我过去,我便借助他的这根弦施展神通,直接击杀了昊天尊。”

    南湘元君脸色微变,在道果中施礼:“公子稍候!”

    道果匆匆飞去。

    渡世金船载着秦牧夫妇继续前行,不久便来到第一条混沌长河旁边,河中风波恶,浪涛急,长河漫漫,看不到尽头,只能看到无数生灵在河中挣扎,死亡,毁灭。

    金船停下。

    秦牧夫妇等待片刻,混沌长河中一枚道果飞出,南湘元君向秦牧道:“公子、夫人,四公子说两位可以渡河,他不会阻挡。但他只能保证他不会出手,至于其他人是否会出手,那就与他无关了。”

    秦牧躬身称谢:“有劳南湘了。”

    “不敢。”

    南湘在道果中还礼:“我来为公子引路。”

    等到渡世金船驶入混沌长河,灵毓秀细细打量,只见那道果突然像是抽丝剥茧一般分解开来,道果中的女子舒展身躯,竟然从道果中走出!

    而那道果的道链道纹则化作霓裳大羽,披在她的身上,很是绚丽。

    南湘元君拢起衣裳裹在胸前,只留下一抹雪白,笑道:“从前倒是没有听公子提及过有夫人呢。”

    灵毓秀笑吟吟道:“前不久才成的亲。外子与我成亲之后,便灭了天庭。”

    南湘元君惊讶道:“原来夫人与公子成亲,是为了灭天庭。”

    灵毓秀含笑道:“我们打算要孩子了,外子说要来弥罗宫见见老师。来去一趟,大概两年时间,到了弥罗宫恰恰孩子便出生了,正好可以请老师取名。”

    南湘心中凛然,不再多话。

    成亲之后灭了天庭,表明秦牧稳操胜券,因此可以成亲。

    现在秦牧打算要孩子,难道表明他已经有了足够的把握灭了弥罗宫?

    ————腾讯动漫,牧神记在火热预约中,还请兄弟们去支持一下哈,不要太冷清了,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