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七六章 相忘于江湖
    白玉琼与烟云兮来到京城皇宫,延丰帝处理政事,也是颇多操劳。天庭虽然已经被破,但天庭的势力极大,死而不僵,各地时不时有天庭的残部兴风作浪。

    而且天庭已亡,诸天无主,各自为政,都对天帝的位子有着各自的想法。

    白玉琼进言,道:“陛下,群龙无首,久必生乱。而今延康雄踞元界,为诸天之首,实力最大,陛下若是可以再进一步,诸天乱象便会渐渐平息。倘若陛下不取,诸天之乱还将继续,且愈演愈烈,非万界之福!”

    延丰帝道:“白天师所说的,我都明白。但天下为公,倘若我称天帝,便是变公器为私用,短时间尚可,长此以往,我必是另一个十天尊。倘若变法活力丧失,恐难久也。”

    他站起身来,目光看向外面的天地,延康一片繁荣兴盛,道:“天帝太初,是家天下,以天下为自己私产。十天尊虽然不是家天下,但却是利益集团,权力在他们的小圈子里流转。朕不想这样。这样做,与太初何异,与十天尊何异?延康,只会重蹈覆辙而已!”

    白玉琼蹙眉,试探道:“陛下可否为天帝之位设置一个期限?”

    延丰帝来了兴致,问道:“天师请讲。”

    “陛下称天帝,立下规矩,但若是修成道境,或者在位若干年,期限一到便要主动退位让贤。”

    白玉琼有些小心谨慎,思索片刻,方才道:“陛下乃是开国之君,后世之君无人能在功业上超过陛下,陛下尚且如此,后世之君自然不敢永远坐在这个位子上。而且历代天帝退位,并非是驾崩,而是成了道或者隐居,后世之君有历代天帝在前,也不敢肆意妄为。如此一来,便解决了家天下或者十天尊这个忧虑。”

    延丰帝闻言眼睛一亮,快步走来走去,突然道:“那么退位的天帝去何处?他们久居权力宝座,倘若一朝退位,难保贪恋权势。若是干预新政,必然会给新帝造成很多麻烦。”

    “这个……”

    白玉琼有些难以回答,看向烟云兮,烟云兮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权力最是诱人,太帝如此,太初如此,十天尊也是如此。

    倘若旧帝退位依旧贪恋权势,掌控新帝,那么天下还是十天尊统治!

    就在此时,司婆婆村长等人从祖庭归来面圣,延丰帝又惊又喜,急忙请他们前来,司婆婆向延丰帝说起祖庭的战况,道:“牧天尊送我们归来,让我们告诉皇帝,祖庭已经被封印,但他留下了一条通道。但凡延康有天尊级的战力的,都可以进入祖庭历练,以求突破道境成道。”

    延丰帝闻言,哈哈大笑,向白玉琼与烟云兮道:“而今旧帝的归处有了。”

    他计议已定,沉声道:“召集群臣,公告天下,延康建立天庭,朕忝为第一代天帝。诸君帮我立下道统纲常!”

    延康建立天庭,天下但有不臣者,便可以名正言顺征讨,诸天万界的乱象这才渐渐平息。

    这一日,延丰帝登基,称天帝,诸天万界皆有使者前来,万界来朝,煞是壮观。

    延康上京下京,神光盈霄,光冲霄汉。

    天外有黑白二色光芒扰动,让群星紊乱,延丰帝刚刚登基,便出现这异象,不免人心惶惶,以为延丰帝没有天帝的才德。

    突然,那黑白二气冲破元界世界壁垒,从天而降,如同太极图旋转,落入延康,上京下京,悉数在那太极图笼罩之中!

    “太极古神!”

    满朝文武心中一惊,正欲出手阻拦,公孙嬿道:“陛下,这是太极古神陨落之兆,无需担心。”

    南帝朱雀、魏随风、初祖人皇等强者也看出玄机,立刻让诸神住手。

    众人看去,只见这黑白二气从天而降,如同黑白二龙,但是却无比广大,延伸连绵,不知多少万里,几乎横跨元界南北!

    这黑白二龙落下,匍匐在一起,首尾相连,顿时大地隆起,形成两道连接在一起的瑰丽山脉,山脉绵延,太极元气四溢,天地大道近乎沸腾!

    延丰帝下令,诸神急忙飞往太极矿脉,保护沿途的居民。

    就在此时,突然龙吟声不绝于耳,只见延康下京的九条龙脉被太极之道和太极之气滋养,很快成熟,九龙从山体中飞起,化作九尊古神,围绕上京飞行!

    太极矿脉两旁的生灵,无论是妖族半神还是人族,亦或是鸟兽虫鱼,修为实力飞速提升,他们得到太极之道的滋润,竞相入道!

    这一刻延康的天地大道近乎沸腾,一时间道音嘹亮,震荡不绝,即便是诸神也多有入道者!

    京城中延丰帝等人惊疑不定,这几乎可以肯定是两位太极古神陨落,与他们的伴生至宝太极沙盘一起坠入延康形成的异象!

    这两尊古神实力堪称半个成道者,太极之道又是演化天地万物万道的五太大道之一,才会让这里化作无上圣地!

    只是,太极古神为何突然间死掉了?

    这两尊古神与太始一战,旷日持久,可以说是最难杀死的古神,任何攻击对他们来说都可以轻易化解破去。

    延丰帝等人率领延康神魔大军回到元界时,太始与太极古神之战还在持续,延丰帝等强者曾经亲自杀往天外,助阵太始,但却骇然的发现,有他们和没他们简直一样。

    他们的任何攻击都无法对太极古神形成伤害,即便是秦凤青这等可怕存在催动六道天轮,也伤不到两位太极古神分毫!

    这次连道祖也出动了,但在术数上却大败而归,吐血三斗,萎靡不振。

    成道的天公也从玄都赶来帮忙,入阵之后反倒被太极古神打伤,不得不退走。

    他是天道的成道者,也奈何不得太极古神分毫。

    延丰帝等人加入战局,不但帮不上任何忙,反而会给太始添乱。太始大怒,将他们一个个丢了出去,众人丢了脸面,因此只得退兵。

    之后,长达数年时间,天外的战斗一直没有停止。

    算算时间,太始与太极之战,已经打了二十余年之久!

    难道说,太始将两位太极古神击杀了?

    延丰帝等人抬头仰望,只见元界天外波光粼粼,有如一片青湖飘在天外,那青湖如镜,映照出元界芸芸众生的百态。

    众人细看,却看不分明,只能看到青冥之气不断交织。

    “太始要成道了。”

    元界的天空中浮现出天公的面孔,也在看向天外,露出羡慕之色,赞道:“先天五太,万道之祖,而今终于有两位成道者了!”

    延丰帝知道个中缘由,摇头道:“五太之中,只有一位成道者。太易算不上,太始是先天五太中唯一的成道者。”

    天外青冥之气涌动,青湖化作一片大罗天。

    大罗天上一株道树耸立,太始化作青年道人,坐在树下,看着元界隆起的太极圣地,不禁垂泪。

    少年太始,经此一役终于成长,变成了青年。

    数十日过后,他境界稳固,这才起身来到延康京城,向天帝见礼,随即便辞别众人,准备离开元界前往祖庭。

    至此,延丰帝称帝,诸天万界也都打消了反心。

    另一边,道祖和公孙嬿追上太始,稽首道:“道兄,牧天尊有命,命天尊级的存在前往祖庭历练。道兄成道,正好可以与我们结伴而行。”

    青年太始道:“如此甚好。秦凤青、天公也有天尊战力,为何没有前来?”

    “他们负责幽都与玄都,维系诸天万界运转,脱不开身。”

    道祖笑道:“再过千百年,延康便又会有一批天尊级的存在前往祖庭历练,到那时,祖庭一定热闹非凡……”

    他们经过大须弥山,道祖的笑容敛去,目光落在这座佛界圣山上,只见佛门又再度兴旺起来,佛界已经从原来的二十重天境,化作而今的二十八重天境。

    第二十八重天境上,有大佛在酣睡入眠,形成雷音,雷音化作雨露从天而降。

    公孙嬿知道他的心思,问道:“道祖未曾寻到大梵天吗?”

    道祖摇头,道:“我寻到了他的肉身,但是他的元神却不见了。我这位老友修炼无量劫经,梦游大千世界,我不信他就这样化道了。”

    公孙嬿询问道:“道祖是否请土伯寻找过他?”

    “不必了。我可以肯定他还活着。”

    道祖笑道:“他摆脱了大梵天王佛的身份,才是真正的佛陀,逍遥自在。我去寻他,反倒让他的道境落下一筹。他既然逍遥了,那就相忘于江湖,这反倒是成全他。”

    他一派洒脱,哈哈大笑,与太始、公孙嬿一起离开佛界。

    大须弥山的山脚下,一个老僧仰头,看着他们离去时留下的神光,露出笑容。

    老僧合上眼睛,入梦睡去,他入梦的瞬间,整个人化作一条游鱼,跳入寺庙前的河流里,与其他鱼儿一起游来游去,好不自在。

    祖庭,玉京城,第一道混沌长河上。

    渡世金船突然轻轻一顿,停在河面上,四周风波滔滔,风高浪急,冷寂之风热寂之风卷着混沌大浪,拍击金船,好不险恶!

    秦牧微微一笑,悠然道:“老三,你的手长出来了吗?”

    他的身后,混沌殿飞出,镇压混沌长河,顿时风波平息。

    “要不要我还给你?”秦牧笑道。

    三公子凌霄的身影从河中冉冉升起,凌霄宝殿矗立在他身后,大放光明。

    南湘元君打个冷战,向灵毓秀悄声道:“公子夫人,这艘船上有可以躲一躲的地方吗?”

    灵毓秀心领神会,与她一起进入船上金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