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七八章 牧的孩子
    三公子凌霄迟迟难下决定,拉开第六根红绳便会释放二公子无极。

    从前他对弥罗宫主人的红绳结扣印所知不多,但秦牧曾经用红绳结扣印对付他,将他的一部分力量和意识封印了长达八年之久,他便对这门印法知之甚深了。

    八年时间,他参透秦牧施展的红绳结扣的一切变化。

    毕竟,他也是弥罗宫主人的传人,了解秦牧掌握的红绳结扣印的变化之后,便可以触类旁通,从弥罗宫主人的红绳结扣印中看出更多的玄妙和玄机。

    弥罗宫主人留下最大的玄机便是第六根红绳。

    二公子无极可能不了解第六根红绳的玄机,她在很早之前便已经舍弃了弥罗宫的道法神通,转而去研究归墟道法。

    但三公子却可以看出第六根红绳的玄机。

    这是弥罗宫主人为二公子留下的一线生机。

    弥罗宫主人仁慈,即便是面对最强大的敌人,他也会留下一线生机,更何况自己的弟子?

    “只要拉动第六根红绳,红绳结扣印便会化作飞灰,无极便会被释放出来。老七愈发难以对付,唯一能克制他的便是无极师姐。然而释放出无极师姐……”

    他突然打个冷战,放出二公子无极,危害可能还在秦牧之上!

    秦牧只是要阻挡弥罗宫降临到第十七纪,倘若弥罗宫不降临,他才懒得去招惹弥罗宫。

    但二公子无极不同。

    她被释放出来,恐怕便要灭世,毁灭一切,不管是弥罗宫或者世界树,亦或是第十七纪,统统毁灭!

    无极做事偏激,在第十六纪时,已经开始对弥罗宫的成道者下手,对其他成道者下手!

    外人,甚至有些殿主都以为是商君屠杀成道者,但是谁也没有料到出手屠杀成道者的是二公子。死在商君手中的成道者,还不足死在二公子手中的零头!

    然而,任由秦牧的孩子出世,只怕会给弥罗宫增加一个强大的对手,可以导致弥罗宫灭亡的对手!

    三公子落在红绳结扣印上,声音传入归墟:“师姐,师弟前来拜见。”

    归墟之中一片寂寂,过了良久,二公子无极的声音传来,嘻嘻笑道:“原来是老三。凌霄,你来见我所为何事?是了,你还没有降临到第十七纪,你被老七堵住了,所以你来见我,想借我这条通道进入第十七纪对不对?你下来啊——”

    她的声音变得诡异莫测:“你应该知道,这世间的不易物质只有两个,一个是世界树,一个是归墟。世人愚钝,只想着从世界树那里偷渡,却没想过,从归墟中偷渡才是最简单的。老三,你可以顺着归墟莲而下,我会指点你哪一根莲梗才是通往第十七纪的道路。”

    三公子不为所动。

    进入归墟,那就是拼着毁掉自己的道行。

    有二公子无极这个老怪物在,谁敢进入归墟?

    弥罗宫主人,正是将她镇压在第十六纪的归墟大渊之中!

    “我来告诉师姐,老七的孩子将要出生了。”

    三公子道:“老七的孩子此刻还在母胎之中,老七带着妻子一路穿过十六道混沌长河,打算前往弥罗宫去见老师。这一路上,他以归墟莲和世界树莲花破灭劫的力量,滋养母体中的孩子。”

    归墟大渊中一片沉默。

    过了良久,二公子无极的声音传来:“老七是在玩火!他是想把自己的孩子栽培成所有宇宙纪的纪元之子吗?真是胡闹!”

    三公子道:“师姐,这个孩子降世,那么必然会让前面十六个宇宙的气运聚集在第十七纪上,我们弥罗宫首当其冲。你也难以幸免!”

    “你想让我做什么?”二公子问道。

    三公子斩钉截铁道:“杀掉这个孩子,或者夺走这个孩子!不能让他落在其他人手中!”

    二公子嗤笑一声:“我被镇压在这里,如何才能杀掉他?老三,你把老师的封印解开,我去杀他!”

    三公子摇头道:“事关弥罗宫的生死……”

    “关我屁事?”二公子很是冷淡道。

    三公子凌霄脸色微变,耐心道:“这也关系到归墟的气运。这个孩子是夺取破灭劫的精气而生,随着他的成长会不断的吸收归墟的力量,最终将归墟蒸发得一干二净……”

    “关你屁事?”二公子嘻嘻笑道。

    三公子脸色大变,沉声道:“师姐所需做的事很简单,那就是催动归墟的力量,让老七无法调动混沌长河。我去后面几条混沌长河中阻击他,务必将那孩子抹杀!作为回报……”

    他迟疑一下,咬牙道:“我帮师姐解开老师封印中的一个符文,让你的力量可以泄露出来。”

    归墟大渊中一片沉默。

    过了良久,二公子无极的声音传来,笑道:“那么,便一个符文。只要你解开一个符文,我便助你一臂之力,让老七无法从混沌长河中借来任何力量!不过老三,你要想清楚,你回到过去宇宙的破灭劫中,会越来越弱。你不是混沌,你回到过去,拥有的修为是过去世的修为。我担心你不是老七的对手。”

    凌霄细细打量红绳结扣,小心翼翼的磨灭一个符文印记,沉声道:“只要老七无法从混沌长河中借来任何力量,他便不是我的对手。师姐,答应你的我已经做到了。该你兑现诺言了!”

    “你尽管去第十五纪,在那里,他借不来任何力量。”

    三公子凌霄闻言,精神大振,立刻起身而去。

    就在他离开后没多久,红绳结扣印中,一缕归墟之力从缺失鸿蒙符文的地方溢出,化作一个细小的归墟符文填补上空缺。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一个符文,便是我脱困的开始!”

    三公子凌霄进入第十五纪的破灭大劫,立刻感觉到修为骤降。

    第十五纪的破灭大劫中有另外一个他,他进入大劫中,另一个他消失,但他的修为却停留在另一个他的水准。

    这对他很不利。

    但倘若秦牧无法从破灭大劫中借来任何力量,那么秦牧便远非他的对手!

    三公子精神抖擞,向渡世金船追去,前方金船在望,秦牧依旧在借用归墟莲和世界树吸收破灭劫的力量,壮大自己的同时,滋养自己尚未降生的孩子。

    三公子正欲赶上前去,突然停下脚步。

    只见破灭劫中一个魁梧男子身处大劫之中,衣衫破败,放浪形骸,站在一座宝殿前擂动战鼓慷慨而歌:“太微凝帝宇,瑶光正神县。揆日粲书史,相都丽闻见。列汉构仙宫,开天制宝殿!”

    “天都开天众!”

    三公子凌霄心中一惊,却见远处一片红树林出现在破灭劫中,大劫浩荡,摧毁一切,但那片红树林却郁郁葱葱,片片红叶胜火,很是繁茂。

    “神君何在,太易安有?天东有若木,下置衔烛龙!”

    若木林中,一大红裳女子在林中高歌:“谁人斩公子,劫中向天都?”

    三公子凌霄冷笑一声,浩劫中,又有一艘小船飘来,有老渔翁大腹便便,压得小船的船尾高高翘起,小船船头几乎没入劫中。

    那老胖渔翁持杆在混沌长河中垂钓,一推斗笠,笑道:“太易近天都,连山到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愿者上钩,愿者上钩!”

    第十五纪的破灭劫中,一个个形容古怪的男男女女出现,挡住三公子的去路,共有三十五人。

    “天都三十五开天众,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乌合之众。”

    他丝毫不惧,向前走去:“你们三十五人,比太易,比天都,差得远了!”

    那擂鼓大汉哈哈笑道:“弥罗宫老三,我们只是阻挡你一段时间,让弥罗宫的老七渡河而已!圣童出世,我们也关注很久了!”

    三公子凌霄向前杀去,天都开天众立刻各自出手,围绕着他团团厮杀。

    三公子的确悍勇无比,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逼退开天众,累得气喘吁吁,然而他杀出重围,却见渡世金船已经消失。

    他来到第十四纪,跳入河中,修为又低了一些,犹自奋力向渡世金船追去。

    “开天众把老七的孩子当成圣童,那么路上便不会对老七下手,反而会保护他。这就有些棘手了。”

    他目光闪动:“而且开天众不是三十五人,而是三十六人。最强大最可怕的便是第三十六人,那个渎道者!”

    他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前方的破灭大劫中出现一株桃树,将破灭劫撑开,任由破灭劫的威力威能是何等恐怖,也不能撼动那株桃树分毫。

    桃树下,一个女子抬头欣赏桃花,神色冷冷清清。

    “天都渎道者!”

    三公子凌霄停步,面色凝重。

    树下渎道者摘下一根桃枝,轻嗅桃花,低声道:“如此美妙的东西,只是能量所化,你说奇不奇怪?”

    她转过身来,正是被二公子送回到过去宇宙的凌天尊。

    “牧的孩子,你染指不得。弥罗宫的老三,你拥有世间最为强大的力量,但你对我来说,也不过是一堆能量和质量。”

    凌天尊拈着桃枝轻轻一抖,混沌长河中处处桃花飞舞,遮天蔽日,将三公子凌霄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