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七八六章 你有病,需要治疗
    太易环视一周,看着这三十五开天众,过了片刻,道:“诸位道友,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

    那三十五开天众很是欢喜,异口同声道:“请天都之主随我等前往废弃之地,回归真身!”

    太易的目光落在远处的秦牧身上,又收回目光,沉声道:“好。回归真身!”

    秦牧皱眉。

    那三十五开天众突然催动开天祭坛阵法,撕裂天空,与太易一起挪移出祖庭囚笼,消失不见。

    秦牧面色一沉,调动法力,将被那三十五开天众震得向天外飞去的归墟拉来,调动归墟的力量,重新布下重重封印。

    开皇秦业和商君等人赶来,还未来得及询问,秦牧沉声道:“太易与开天众去了虚空腌臜场,寻找天都之主的真身。”

    太始问道:“他若是成为天都之主,还能保持太易的形态吗?”

    秦牧摇头。

    他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凌天尊应该在太易身上动过手脚,让他不再是天都之主,弥罗宫主人又将他送回第四纪,让他自己去审视天都之主和开天众的作为。

    而今的太易的心态,与天都之主的心态截然不同。

    可是太易与天都之主融合之后,是否还能保持太易心态,那就很难说了。

    “太易为何要跟他们走?”

    商君不解,无论是太易还是方尖碑林中的那个瘫子,他都很是敬重,但是他觉得那是两个不同的人。太易没有必要成为另一个人。

    “开天众的危害太大,若是动起手来,太易没有把握战胜他们,也没有把握把他们留在祖庭之中。”

    秦牧顾视一眼,道:“我需要去一趟虚空腌臜场,你们留守这里。我与太易不在的时候,你们须得当心玉京城与世界树的袭击。我留下渡世金船,你们若是抵挡不住,便登上金船躲避。”

    众人点头。

    秦牧长长吸了口气,身形一闪,从祖庭陷阱中消失。

    虚空腌臜场。

    开天众与太易行走在其中,这片腌臜之地中充满了神秘,许许多多即便是破灭劫和创生劫也无法毁灭的东西被丢在这里。

    这里也有天都城的废墟,当年天都城的成道者开天之地,也有弥罗宫大公子太上镇压邪魔外道的方尖碑林,还有其他林林种种的古怪诡异物件儿。

    太易与开天众重游天都城遗迹,他们登上开天祭坛,开天众唏嘘不已,感慨万千。笑面人道:“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寻找我们的领袖。凌说,她将领袖的元神送到了未来,但是凌这个人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她毕竟是半路上加入天都城,而且她的道心不如我们纯粹。”

    太易双足站在祭坛中央的两个脚印上,那是他自己留下的脚印,重新站在这里,令他感慨万千。

    过了片刻,太易道:“凌的资质悟性,是你们中最好的,为何我死之后,你们没有追随她?”

    那三十五开天众对视一眼,纷纷摇头。

    “凌,并不适合成为我们的领袖。她心慈手软,看不到生命的本质。”

    笑面人道:“生命,不过是物质和能量的堆砌,她觉得应该尊重,但忽略了我们能够创造生命,甚至创造世界。我们甚至可以把世界和生命塑造成我们想要的样子!她做不到这一点。我们的领袖只有一个,那就是天都之主。”

    太易看着他们,微微皱眉。

    曾经,他也是这种想法,因此才会有这一批追随者。

    但是现在他的想法转变。他成为太易以来,对十七纪的进程一直尽量不干涉,任由第十七纪自己发展。这与天都之主,完全是两种作为。

    “我们为了搭救领袖,曾经在过去影响未来,在这里向七公子展现当年天都城开天的情形。”

    笑面人道:“可惜,公子混沌让我们失望了。他在即将治愈领袖的时候,犹豫了。领袖放心,我们一定可以治愈你!”

    “治愈我?”太易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道伤。

    显然,开天众指的并非是与三公子四公子一战留下的道伤,他们指的是太易的思想和理念。

    开天众认为,而今的太易的思想和理念是病态的,是不完美的,需要治愈。

    他们治愈太易的手段,便是让太易变成天都之主,成为他们心目中的那个领袖!

    他们离开天都城遗迹,虚空腌臜场中各种诡异的东西飘来,但是面对开天众,那些诡异退缩了。

    他们在腌臜场中搜寻了许久,只见前方棺椁群浩浩荡荡,许许多多棺椁又连在一起,迎面驶来。

    秦牧上次来到这里时,遇到棺椁群挡路,直接以渡世金船碾压过去,碾碎了不少棺椁,其他棺椁则逃了出去。

    “道友们!”

    笑面人站在开天众的前面,道音震动:“你们脱困的日子即将到了!天都之主即将降临,那时你们便可以重见天日,有仇报仇!你们与弥罗宫的仇,与七公子的仇,便可以清算!”

    那些棺椁似乎能听懂他的话,欢喜鼓舞,一条条拴着棺椁的锁链哗啦啦震动。

    “公子混沌将他们镇压,是有缘故的。”

    太易提醒笑面人等开天众,道:“他们若是被放出来,危害极大。”

    笑面人脸上的笑容显得很是恐怖:“弥罗宫比我们天都的势力大,天都需要他们来对抗弥罗宫。领袖,你真的病了,从前的你不会这么想的。”

    其他开天众也纷纷道:“领袖病了。从前的领袖哪里用得着去管这些?就算是打得宇宙毁灭,重新开天,从头试验便是。”

    太易眼角抖了抖。

    他们继续前行,终于寻到了那扇被渡世金船撞烂的门户,三十五开天众拥着太易长驱而入,笑道:“公子混沌破了这里的阵势,正好省去了我们的一番手脚。”

    这里的方尖石碑东倒西歪,是上次秦牧来到这里时,用渡世金船撞击造成的。后来公子太上降临,向秦牧晓以利害,让秦牧打消了“治愈”太易和瘫子的念头。

    公子太上和秦牧离开时,也并未将方尖碑林复原。

    “公子太上和公子秦牧,是两个大恶人。在过去宇宙,镇压了不少同道。”

    笑面人等一众开天众拥着太易走入碑林,他们如此强大,竟然硬生生抵抗住碑林的镇压,笑面人道:“公子太上以弥罗宫的理念为理念,他做事规则性太强,无法利用他。公子混沌虽然也是大恶人,但他做事没有规则,没有原则,所以可以利用。只可惜,公子太上最后还是说服了他。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冒险从归墟过来,亲自出手治愈领袖。”

    太易道:“公子太上与公子混沌都是镇压那些为恶世间的强者,此举并不过分。”

    “领袖真的病了。”

    三十五开天众各自忧心忡忡,随即又放下心来:“好在马上就可以治愈领袖了。”

    太易见状,无话可说。

    突然,他心中微动,按理来说他进入这方尖碑林之后,便会立刻与方尖碑林中的瘫子相互感应,最终他会消失,与瘫子相容。

    然而他们已经深入碑林,他身上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太易不动声色,被众人簇拥着,继续深入。

    良久,他们终于来到方尖碑林的核心地带,只见一个小村落出现在那里,方尖碑林环绕着这个村落,村口有一株树,树上倒吊着一头猪,那头猪哼哼唧唧,想要下来却无法脱身。

    村口的石头上,一个老汉眯着眼睛,正在吧嗒吧嗒的抽着水烟。

    村里几间破败房屋,妇人正在井边锤打衣裳,槌起槌落,打得衣裳啪啪作响。

    有一个扎着两只羊角辫的小丫头正努力的爬树,想要摘树上的果子,而在屋檐下,还有一个老妪眯着眼睛靠在墙边打盹。

    三十五开天众拥着太易走到村庄前,四下看了一眼,笑面人向那老汉躬身:“东阳道兄,当年天都城的第三强者,你失踪了很久了,没想到被镇压在这里!道兄,今日便是你脱困之日,也是领袖的病好之日。可喜可贺。”

    那老汉东阳瞥他一眼,淡淡道:“原来是世景道友,我当是谁,把脸整的这么丑。我在这里好得很,我并非是被太上镇压,我是主动来到这里。至于领袖,他没有病,只是有伤。”

    笑面人道:“东阳道兄,不管领袖是伤是病,总是要治一治的。领袖的肉身何在?快点请出来。”

    老汉东阳眉头一扬,目光从其他开天众的脸上扫过,磕了磕烟斗,站起身来,嘿嘿笑道:“自从领袖死了之后,你们便愈发没出息起来,弄得人不人鬼不鬼,好生吓人。你们回去吧,领袖不需要你们。”

    笑面人叹了口气:“看来东阳道兄也病了,需要治疗。”

    其他开天众也纷纷道:“东阳道兄病了,快快躺下,我们帮你治疗一番!”

    老汉东阳勃然大怒,一声道喝,如同雷音:“你们是不听我的话了吗?”

    三十五开天众对他的道喝充耳不闻,一个个抬起头来,面容诡异的看着他。

    老汉东阳心中一惊,他的道喝可以影响被喝问者的心神心志,道问其道心,哪怕是弥罗宫的殿主、公子,面对他的道喝,也需要作答,唤醒道心深处隐藏的东西。

    开天众更是应该被唤醒当年的记忆,然而这三十五开天众对他的道喝竟然没有丝毫影响!

    “你们已经在一次又一次的开天实验中,彻底变成了怪物。”

    老汉东阳叹了口气,萧索道:“七公子,我没辙了,由你去吧。”

    他的话音刚落,秦牧从老妪身后的房屋中走出,肩头扛着一口巨大的葬道神棺。

    咚。

    他将棺椁放下,淡淡道:“这棺椁中的,便是你们要找的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