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第一八二七章 别来无恙?
    弥罗宫主人露出笑容:“混沌道友,你很强,只是还差了点火候。你虽然成道,但距离我的境界还差得很远。在其他人眼中,如天都之主,渎道者凌,我是修为在他们之上,但道行不如他们。在无涯老人眼中,我是修为和道行都不如他。但在你面前,你我的修为和道行差不多,我唯一在你之上的,便是火候。”

    秦牧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疑惑道:“火候?”

    弥罗宫主人道:“没有错。修炼到你我这样的境界,道行和修为已经相差不多,唯一能比的便是彼此的火候。我比你多了八千亿年的火候,比你多经历了第一纪的历史。混沌,等到你可以回到第一纪开辟之初,你的火候便可以达到我这样的层次,甚至会超越我。混沌有着鸿蒙无法媲美的优势,你的成就会在我之上。”

    他谆谆教诲,道:“你经历了十六个宇宙的破灭劫,经历了从第二纪到第十七纪的创生劫,但是你没有经历第一纪。当你可以回到第一纪开辟之初,你便会超越我。只是现在,你比我差了点火候,这一点,便是一线的差距。”

    秦牧脸色微变,突然创生劫无数细微到不能再分的空间中到处都有他的身影,无数个空间之中无数个他,各自施展出不同的神通!

    这些神通,竟然没有一种是重复的神通!

    这是他的至高成就!

    创生劫中的无数细微空间,是未来宇宙的无数可能,是未来宇宙的无数个画面,他可以在一念之间,将这些可能填充得满满当当!

    他步入第十六纪的破灭劫而成道,此时的神通道法,哪怕是太易,哪怕是太上、无极这样的存在,也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无从理解!

    然而就在他心念一动的同时,那些空间之中便各自多出了一个弥罗宫主人!

    弥罗宫主人的出招比他更早,更快,在他神通刚刚爆发之时,弥罗宫主人便已经先他一步出手!

    秦牧身躯一摇,无数空间中的他消失,只剩下唯一,但是已经来不及。

    弥罗宫也化作了唯一,神通已经印在他的胸口。

    一线就是一线。

    火候上的一线之差,便代表着无限大的差距。想要弥补火候上的差距,他需要更长时间的努力才能办到。

    轰!

    秦牧倒跌而去,被弥罗宫主人打回破灭劫之中。

    弥罗宫主人这一击,相当于把他送回过去。

    “混沌,你会修炼到我这一步,甚至走在我的前面。”

    弥罗宫主人微笑,喃喃道:“只是现在你还不成。”

    他挥了挥衣袖,将秦灵筠送回秦牧身边,没有了秦牧的干扰,他终于可以看到第十七纪的未来。

    秦牧落入混沌长河之中,抬手轻轻一托,秦灵筠双脚落在他的掌心。

    秦牧面色微沉,轻轻放下秦灵筠,这一战,他败得太干脆了。

    弥罗宫主人看向未来,这一刻,终于没有了秦牧的阻挡,关于第十七纪宇宙的一切画面悉数涌入他的视线。

    从鸿蒙开辟,到五太诞生,再到太易出世,伐树,造物主兴起,古神涌现,茫茫十七纪的历史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姿态开始演变。

    没有世界树,没有开天众,也没有弥罗宫。

    造物主式微,龙汉三分,赤明延续,上皇对立,开皇兴起,延康崛起于废土之上。

    六十亿年的时光一晃而逝,弥罗宫入侵,世界树重生,三十五亿年的未来也悉数落入他的眼帘。

    他的目光顿了顿,看到秦牧回到过去,接着他的目光继续向前。

    那是秦牧也未曾经历的未来,多姿多彩的未来,甚至比秦牧在时更加精彩,然而随着弥罗宫主人的目光不断向更远的未来看去,他的一颗道心渐渐颤抖起来。

    第十七纪在一千亿年之后,宇宙的广阔便已经要超过了第一纪,然而这片宇宙还是没有停止扩张的趋势。

    两千亿年后,没有新的成道者诞生。

    三千亿年后,宇宙的广阔让灵能对迁桥黯淡下来,无法与其他世界连通。只有成道者才能跨过漫漫无尽的星空,去寻找自己的道友。

    然而即便是成道者寻朋访友所花费的时间也极为漫长,那时,已经没有了神通者,天地间的灵气灵力已经被扩张的宇宙拉伸变得无比稀薄。

    四千亿年后,宇宙中大部分的星辰都已经熄灭,蒸发,原本光芒四射多姿多彩的宇宙渐渐黯淡。

    五千亿年后,最后的太阳熄灭,仅存的圣地也渐渐的失去了能量。

    元界崩塌,玄都瓦解,幽都不复存在,天阴界蒸发得干干净净,一座座诸天在走向最后的虚空。

    六千亿年后,弥罗宫主人放眼看去,最后的圣地也熄灭了。

    第十七纪宇宙变得漆黑一片,只剩下偶尔闪动的亮光,那应该是成道者的余晖。

    他继续向前看去,一片黑暗,成道者的余晖也渐渐少了。

    他看向黑暗的尽头,那里成道者最后的余晖也消失了,整个第十七纪宇宙被完全展平,变成了一张无比纤薄,没有尽头的膜。

    所有物质悉数瓦解,分解成最微小的粒子,均匀的分布在宇宙的虚空膜上。

    宇宙彻底虚化。

    大寂灭。

    噗。

    弥罗宫主人一口道血喷出,八千亿年后的宇宙大寂灭,彻底击溃了他的道心,他的一切坚持,一切理念,在这一刻统统没有了用处。

    他的神通,他的道法,统统没有了用武之地!

    长久以来,他都是在为破灭劫和创生劫做准备,面对这场注定的大寂灭,他从前的准备全然无用,而且,他想不出任何可以解决大寂灭的办法。

    他浑浑噩噩,在第十七纪的创生劫到来前走出来,回到第十六纪的破灭劫,回到弥罗宫。

    他沉寂下来,苦苦思索,寻找对策,然而穷尽他的智慧,也始终无法寻到解决之道!

    一切的道,都错了,面对最终的大寂灭,所有努力都是徒劳。

    他想起了自己在这十六个宇宙纪中的坚持,万念俱灰。

    他感受到自己的道心开始瓦解,开始坍塌,自己坚持的理念开始破碎。

    没有路了。

    弥罗宫主人召来弥罗宫所有的公子殿主和成道者,秦牧也在场,牵着秦灵筠的小手,默默无言。

    弥罗宫主人告诉他们,未来的第十七纪必将毁灭,让他们返回诞生他们的宇宙,没有必要再去未来了。

    弥罗宫上下面面相觑,不知道老师为何会说出这种话。

    弥罗宫主人黯然神伤,枯坐在那里,对所有人的询问都一言不发,弥罗宫上下吵作一团,最终弥罗宫主人起身离去。

    他从一道道混沌长河上走过,太上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把自己的一身道行返还给一个个宇宙。

    等到他走到第一纪时的弥罗宫,他身上的血肉逐渐散去。

    他拾阶而上,身上的血肉一点点消失消散,等到他走上最后的台阶,他已经变成了一具枯骨。

    太上听到自己的老师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在叹息声中坐下,他的道树在他身后浮现出来,十六枚道果散发出幽幽的光。

    太上伏地大哭。

    过了良久,太上走出弥罗宫,返回第十六纪,下令让所有的公子、殿主和成道者返回诞生他们的宇宙。

    象征着玉京城的七座至高成就的道殿,被放在第一纪的弥罗宫四周。

    七位公子各有所思。

    “回到各自的时代吧。”太上落寞的叹了口气。

    公子紫霄起身,拂袖离去:“老师可以放弃,但我永远也不会放弃!”

    公子凌霄目光闪动,站起身来:“老师放弃自己的理念,但弟子可以继承,倘若弟子也放弃,那就永远没有希望!没有老师,我也可以度过破灭劫和创生劫!”

    他也起身离开。

    公子无宗公子湛寂各自叹了口气,没有多话,各自离去。

    公子无极轻笑一声,闪身消失。

    弥罗宫只剩下秦牧和太上,太上仿佛也要入灭了,抬起眼皮瞥了秦牧一眼,有气无力道:“混沌,你为何不离开?”

    “我出生在第十七纪,还不能回到第十七纪。”

    秦牧面带微笑,悠然道:“老师看遍未来,因此道心死亡,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回到第十六纪的破灭劫中,在这之后事情便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太上又抬起眼皮,瞥他一眼。

    秦牧起身,道:“我们可以回到第十六纪的破灭劫,你会发现一些与老师进入劫中之前时不同变化。”

    太上将信将疑,起身与他一起跨过十五道长河,来到第十六道长河之中。

    “太易!”

    太上突然腾空而起,在破灭劫中横冲而去,截击正在逃窜的太易。

    “混沌,还不出手搭救则个?”太易高声叫道。

    过了片刻,太易被擒,公子太上将他镇压在葬道神棺中,插上戮道神钉,拍着棺椁道:“我为君准备了这口神棺,已经很多年了!”

    秦牧笑道:“师兄,老师进入第十七纪的创生劫之前,发生过这件事没有?”

    公子太上怔了怔,摇了摇头。

    秦牧笑道:“那么你再看。”

    就在此时,破灭劫中一片大乱,不知多少成道者在劫中发出惨叫,纷纷死亡,被一股股恐怖的力量所吞噬。

    “无极,你做什么?”太上失声。

    “无极大杀四方,吞噬成道者,为了壮大自己的力量。”

    秦牧站在他身边,道:“这件事,在老师进入创生劫之前也没有发生过罢?”

    太上又惊又怒,却见无极竟然试图杀了湛寂,将湛寂吞噬,他正欲前去阻止,突然凌霄、紫霄、无宗纷纷前来,围战无极。

    “这件事在老师进入创生劫前也未曾发生过。”

    秦牧目光闪动,沉声道:“那么老师看到的第十七纪的未来,还是真正的未来吗?”

    太上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突然,一艘巨大的木船破开重重混沌,驶入长河之中,出现在公子混战的战场。

    巨大的木船被几位公子打得生生折断!

    “太易!”

    太上看得目瞪口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看到了另一个太易,以及诸多开天众,出现在那片战场之中,让所有人都陷入混战之中!

    “师兄,这件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秦牧突然横移过去,无极抓起湛寂,夺取其一身修为,正欲将湛寂一口吞下时,秦牧轰然撞来,无极骨断筋折,倒飞而去!

    太上心中一惊,却见秦牧几乎掀起整条混沌长河,在短短片刻,便重创凌霄、紫霄、无宗,重创另一个太易,封印开天众,开天众打入断成两截的破船之中!

    “灵筠,把他们送到腌臜场中。”秦牧道。

    秦灵筠立刻驾着破船,载着一船的开天众驶向腌臜场。

    太易吐血,萎靡不振,抬头道:“混沌,不要赶尽杀绝……”

    “道兄,请罢!”

    秦牧伸手一指,太易一道魂魄飞出,穿过第十七纪的创生劫,落入第十七纪宇宙的九十五亿年之后。

    那时,恰恰是太上化道,转世投胎之时。

    太上转世,然而这一世的母亲却生了一对双胞胎,哥儿俩,挤在一起。

    第十六纪的破灭大劫中,秦牧向无极微微一笑:“二姐,你要我迎战最强时期的你,我办到了。不过这件事情,二姐应该不会记得了。”

    呼——

    十六个宇宙纪的混沌长河卷起,形成一道道巨大的轮回,待到轮回散去,无极还在与三位公子厮杀。

    太上疑惑的看了看身边的秦牧,只见秦牧身边多了一个女童,他有些茫然,从前他并未见过这个女童。

    湛寂抬头看了看秦牧,道:“七公子,适才发生了什么事?”

    秦牧笑了笑:“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湛寂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她的记忆被完全改变,相貌也发生了改变,变成了一个女童。

    其他人对于湛寂的记忆还在,他们对秦牧身边的女童有着印象。

    他们的记忆中,秦牧总是带着这个女童,这个女童是秦灵筠的玩伴。

    说话之间,公子无极重创凌霄、紫霄和无宗,太上迫不得已,只得上前助阵,但也无法奈何无极。

    破灭劫中,无极近乎无敌。

    “爹,这个丫头是谁?”秦灵筠回来了,好奇的打量秦牧身边的女童。

    她并未被轮回神通影响。

    “你的玩伴。”

    秦牧面带微笑,目光穿过一道道混沌长河,心中默默道:“老师,你意识到了吗?你看到的未来,已经发生了改变。”

    秦灵筠眼中混沌氤氲,看着湛寂所化的女童,顿时将她的种种经历看得透彻,嘻嘻笑道:“真是有趣儿!”

    忽然,第一纪破灭劫上的弥罗宫中,一只大手飞出,跨过十六道混沌长河,落入劫中,压着公子无极将她一直压到归墟大渊之中!

    那只大手化作红绳结扣,将大渊封锁。

    “老师!”太上、凌霄等人齐齐拜下。

    秦牧眼角跳了跳,弥罗宫主人尽管出手镇压无极,但他并未感觉到弥罗宫主人道心复苏。

    秦牧微微皱眉,带着秦灵筠和湛寂扬长而去:“发生了这么多事,你看到的未来早已不再是真正的未来。罢了,我睡我的觉去!”

    “混沌!”

    太上高声呼唤,秦牧三人却没有停留。凌霄嘶声道:“二姐杀了湛寂!杀了这么多成道者!老师为何没有除掉她?”

    紫霄道:“这件事是家丑,不可外扬。三师兄,对外便说是商君做的。”

    太上没有理会,落寞的返回第二纪。公子无宗也回到了第十三纪。惟独凌霄和紫霄留了下来,接管了玉京城,图谋降临到第十七纪的大业。

    太易伐树,斩断偷渡的渠道,公子凌霄于是布下血祭大阵,造物主诞生,伯阳开采出第一块太初神石,造物主时代来临,三神王崛起,太帝居余氏挖出太初,太初早产。

    弥罗宫元圣引诱太帝居余氏来到祖庭玉京城。

    太易主导,古神驱逐造物主,造物主时代终结。

    太初称帝,受祖庭玉京城影响而建造天庭,御天尊开创神藏,人族七天尊崛起,御天尊观天庭气象,开创成神法,步入公子凌霄的玉京陷阱。

    第十七纪的时光悠悠,六十亿年过去,来到了延康。

    开皇秦业孤身来到了祖庭玉京城,路遇受伤的太初,凌霄命人浮出混沌长河,援助太初对抗开皇秦业。

    这时,一道灯光从混沌长河中照耀而来,只见一个女童提着灯笼走出长河,待她来到河面上,已经化作鸡皮鹤发的老妪。

    “开皇秦业,我来接引你前往弥罗宫。”

    那老妪笑道:“有位公子在那里等你呢。”

    混沌苍苍茫茫,长河无尽,那浪涛声,是岁月的流响。

    “七公子来的较晚,因此在弥罗宫中的地位是不如其他公子的,追随者也不多。”

    那老妪湛寂向开皇道:“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那些人便非议七公子,给他栽赃了许多不好的名头,不过那些都是诬蔑。”

    开皇在十六道混沌长河的尽头,第一纪的弥罗宫,混沌殿中,见到了七公子。

    “秦天尊,别来无恙?”

    ————倒数第二章来啦!五千字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