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 第九百九十二章 i am you father
    很显然,这其中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所以才导致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岛津中野突然改变主意让自己的女儿嫁给岛津武,并且这还是冒着得罪隔壁大友家族的风险,毕竟这可是在打大友家族的脸啊,而且还打的啪啪作响——你们大友家族的二少爷在我眼里还比不上一个出身普通的大学生。

    但是,最后大家都情绪稳定,不论是岛津家族还是大友家族,以及岛津中野的女儿与大友家族的二少爷都这么心平气和的接受了现实,到现在岛津武与岛津中野的女儿婚姻幸福,岛津家族与大友家族继续合作。

    这想想都觉得有些离谱。

    刘星摸了摸脑袋,开始思考自己的脑回路是不是和这些大户人家的人不一样。

    这时孙会文向刘星与李寒星告别,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岛津集团大楼。

    在车上,实在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的刘星对李寒星问道,“李寒星,你们对岛津武在成为岛津中野婿养子之前的情况有什么了解吗?”

    李寒星点了点头,不过有些尴尬的说道:“我们是查到了一些关系岛津武在改名之前的情况,不过其中大部分信息都是从网上找到的,因为那时岛津武在娶岛津中野女儿的消息被媒体爆出时,就有不少媒体对岛津武以前的信息给挖了出来。”

    “愿闻其详,我相信你们整理出来的信息比那些媒体要靠谱完整的多。”刘星笑着说道。

    于是乎,李寒星便将自己与孙会文收集整理的信息说了出来,“情况是这样的,岛津武的父亲在为了保护岛津中野而受伤之后,便因为落下了病根而无法从事一些比较劳累的工作,所以岛津中野就安排他去岛津家族旗下的一家财务公司上班,平时只需要负责管理员工,保证员工不偷懒就行,因此岛津武的父亲在这家财务公司过的小日子还挺不错的,很快就和一名公司员工结婚生子。”

    “在岛津武出生之后,岛津武的父亲便想要去挣更多的钱,给自己儿子准备一个更好的未来,不过当时的岛国正处于经济泡沫时期的尾声,那怕是岛津家族都有些伤了元气,再加上岛津中野当时还没有成为岛津家族的家主,所以岛津武的父亲在那段时间虽然拿的钱不算少,不过也不多,而且长年被手下说成吃软饭的,因此岛津武的父亲决定出去闯一闯。”

    “对于自己这个老朋友兼救命恩人,岛津中野肯定是百分之百支持他的计划,所以岛津中野还自掏腰包给了岛津武的父亲一笔钱,并且给了一块位于东京市区内的土地,就这样岛津武的父亲在东京创办了藤野株式会社,专门做房地产生意,没错,岛津武的父亲就是这么刚,虽然岛国在经济泡沫时期房价大跌,但是岛津武的父亲预测到了泡沫经济时期即将结束。”

    “于是乎,岛津武的父亲便赌赢了这一把,以低价购入了不少房产与地皮,然后在岛国的经济泡沫时期结束之后出售,因此赚了不少钱,但是在几年之后的暹罗经济危机中,岛津武的父亲却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导致自己的财产直接缩水了一半,结果没过了几年又因为宇宙国的经济危机再次损失了百分之七十的财富。”

    “在这一连串的打击之后,藤野公司就变成了一个三流的房地产公司,虽然每年是能够挣到一些钱,但是这些钱也只能保证岛津武一家过上比较富裕的生活而已,因此岛津武从小读的虽然都是好学校,但并不是最好的私立学校,这让岛津武的简历在那些大家族看起来就有些寒碜了;回到正题,岛津武在大学时考上了早稻田大学。”

    “在早稻田大学读书的时候,岛津武曾经有过一段的恋爱经历,不过岛津武在和自己女友去琉球旅游的时候出了一次车祸,其中女友在车祸中意外身亡,而岛津武也因此身受重伤,不过还好岛津武是在琉球受的伤,所以岛津中野很快就安排了专家组前去琉球救治岛津武,这也算是岛津武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与岛津中野见面。”

    “等等,怎么岛津武在读大学的时候才算是第一次和岛津中野见面?按理来说岛津武应该早就见过岛津中野吧?毕竟他父亲可是岛津中野的好兄弟,就算岛津中野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认岛津武这个干儿子,但是这么多年总不可能一次都没有见面过吧?”刘星有些疑惑的说道。

    然后,刘星突然想到了什么。

    “难道?”

    “没错。”李寒星笑着说道:“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有很多线索都指出岛津武很有可能是岛津中野的儿子!首先岛津武的父亲,或者应该直接叫他藤野刚吧,藤野刚与岛津武的母亲,以及岛津中野是同班同学,他们在大学期间就已经认识了,所以岛津武的母亲也是被岛津中野专门安排到那家财务公司的;然后在岛津武出生之后,藤野刚没过多久就拿了岛津中野一笔钱前往东京,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来过鹿儿岛市,并且在此之间不管是暹罗经济危机还是宇宙国经济危机,损失惨重的藤野刚也没有再寻求过岛津中野的帮助。”

    “接着就是那些媒体对于岛津武就读过的小学与中学老师的采访,发现岛津武从小到大的家长会都是由母亲出席,藤野刚则是因为工作原因而从来没有去参加过学校的任何活动;最后则是那场车祸在发生之后,岛津中野的反应速度可以说是非常之快,几乎是在第一时间确定了岛津武受伤的消息,然后派人去全力救治岛津武,这才让岛津武保住了性命,而且是一点后遗症都没有留下,在这里我们估计岛津中野是动用了某些非常规的医疗手段,否则岛津武是不可能没有后遗症的。”

    听到这里,刘星突然脑补出了一场狗血剧——岛津武的母亲可能在大学期间就和岛津中野有染,然后在与藤野刚结婚之后又和岛津中野再续前缘,结果在岛津武出生的时候事情暴露。。。十有八九是因为血型问题,因为有些血型的夫妇是不可能生出某血型的孩子。

    所以在知道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之后,藤野刚自知自己是从岛津中野那里讨不到一个说法,便从岛津中野手里要了一笔赔偿之后来到了东京,至于岛津武为什么是跟着藤野刚一起走的,应该是因为岛津中野那时候还在竞争岛津家族的族长之位,所以不可能让岛津武这个私生子来影响他的形象。

    然后就是十多年过去了,大家都相安无事,互不相见,不过此时的岛津中野在明面上膝下无子,所以对于岛津武这个私生子非常关注,于是岛津武在琉球出车祸之后,岛津中野才会在第一时间出手相助,并且还动用了某些特殊手段来保证身受重伤的岛津武摆脱生命危险,并且不会留后遗症。

    关于这方面的特殊手段,刘星还是有所了解的,而且刘星更清楚这如果是一种不会产生某些副作用的特殊手段,那怕是岛津中野这个岛津家族的族长也不会拥有多少,毕竟这可是能够救命的底牌。

    所以现在的刘星也认为岛津武应该就是岛津中野的私生子,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之后岛津中野在藤野刚死后就让岛津武成为自己的养子,并且与自己的女儿结婚也算是顺理成章。。。个鬼啊!

    岛津中野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她可是岛津武同父异母的姐姐,岛津中野再丧心病狂也不会让他们结婚才对。

    除非这剧情再TM狗血一点,那就是岛津中野也被人给绿了,所以他才会去绿了藤野刚。。。所以这样一来岛津中野的女儿与岛津武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而且岛津武成为婿养子继承岛津家族的家主之位也算是顺理成章,说得过去。

    但是禁止套娃啊,刘星突然怀疑被绿了的藤野刚又为了报复岛津家族,所以找机会绿了岛津弘道的父亲,而岛津弘道的父亲则是绿了岛津武的罪魁祸首,这样才能够成功完成了闭环。。。这剧情那就才叫真正的狗血。

    现在刘星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个画面——在岛津集团大楼的楼顶上,岛津武与岛津弘道持枪对立,而岛津中野的女儿则在一边左右为难,因为一个是自己的丈夫,另一个则是自己的兄弟。

    就在这时,岛津中野突然跑出来对岛津武说了一句“i am you father”,然后在场众人都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岛津中野,岛津中野苦笑一声之后说出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岛津武手上的枪不断颤抖,而岛津中野的女儿则是直接瘫倒在地,抱头痛哭。

    接着岛津中野上前拿过岛津武的枪,然后劝说岛津弘道放下武器,并且开始和岛津弘道谈判,给出丰厚的条件让岛津弘道放弃家主之位,岛津弘道在答应了之后,突然朝着岛津中野来了一枪,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岛津中野这才知道岛津弘道竟然是藤野刚的儿子,然后他就在弥留之际回忆人生,向在场的所有人与已经死去的藤野刚道歉,并且告诉自己的女儿她的亲生父亲其实是岛津弘道的父亲,然后就一命呜呼。

    而在岛津中野死后,岛津武立马就与岛津弘道开始了枪战,最终两败俱伤,双双殒命,而唯一生还的岛津中野之女也失去了生的希望,直接跳下了岛津集团大楼。

    全剧终。

    刘星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突然开始怀疑写这部分内容的模组作者到底是看了多少部狗血剧才想出了这么奇葩的剧情。

    刘星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我觉得岛津武应该不会是岛津中野的儿子吧,因为真是这样的话岛津中野应该不会把岛津武收为婿养子,否则这贵圈是真的有点乱了。。。而且其他家族也应该能够猜到这些吧,到时候岛津家族岂不是颜面尽失,成为了岛国豪门大族圈子里的笑柄?”

    李寒星耸了耸肩,笑着说道:“是啊,这看起来岛津武的确像是岛津中野的私生子,而且有不少与岛津家族关系不好的人也调查过这件事情,其中最起劲的就算是德川家族与井伊家族了,不过最后他们都没有找到实质性的证据。。。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岛津武与岛津中野的女儿可能只是形婚。”

    形婚说白了就是因为各种原因假结婚,夫妻二人在结婚之后继续各过各的,不过在外人,尤其是亲戚面前得保持恩爱的人设。

    “如果是形婚的话,那么很多事情都能够说得通了。”刘星摸着下巴说道:“不过这说白了还是岛津中野想要给岛津武弄一个婿养子的身份,所以我们必须得搞懂岛津中野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就不知道了。”

    李寒星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虽然我也想趁机找你再做一笔生意,帮你继续去调查岛津武与岛津中野的关系,但是在实际上我和孙会文已经在这方面投入了不少精力,因为我们知道只要能够调查出这件事情的真相,那么我们不管是把这个真相卖给岛津中野,还是卖给德川家族都可以大赚一笔,可惜我们什么都没有调查出来。”

    刘星点了点头,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肯定不是这么容易就可以查出来的,不过刘星也可以肯定这件事情的真相才是这次支线任务破局的关键所在。

    有点头痛了。

    刘星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开始发呆。

    过了一会儿,李寒星突然说道:“刘星,那个岛津家族的高层成员已经和井伊家族的成员分开了,我们现在要去跟踪那一边。”

    回过神来的刘星看向前方,便看到岛津弘道上了另外一辆车,而井伊三人组则是走进了一家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