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王者荣耀之谋三国 > 第44章 飞凰流仙衣
    听到薇儿的呼喊,我立马松开我的咸猪手,可我刚一松手,她就瘫软的再次跌入我的怀中,好在我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扶住。

    看着张宁虚弱的样子,我除了关切之情外,心中更是充满困惑。

    为什么张宁会虚弱成这样?

    法力消耗过多?不太可能吧,昨天也是这般消耗,但晚上她还不是该吃吃该喝喝,也没见哪里不舒服啊!

    难道是因为被我抱了?这解释也不科学啊!我抱她,她反倒虚弱了,这设定未免太坑了。若是遇到坏人,也被这么一抱,然后虚弱的倒下了,那岂不让坏人为所欲为?

    我擦类!这BUG要是存在,我这战五渣的称号岂不是要让给张宁了?

    虽然我的硬实力确实不堪入目,但好歹我还能装逼,装出一副实力超群的样子,别人还真不敢轻易招惹我。

    张宁可就不同了,虽然面纱挡住了她的美貌,但是从她整体的气质不难看出,她绝对是个大美女。如此一来,有色心的人还是会对她垂涎三尺,这其中但凡有一两个聪明的,她不就扑街了!

    尼玛,真要这样,那我今后岂不是成绿巨人了?

    不过幸好这些都只是我的臆想,抱一下就会虚弱成这样,怎么可能?刚才我们三人相拥那么久都没什么事,凭什么现在才抱一会儿就出事?你特么别告诉我是体位的问题。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正当我思考之际,张宁好转了些,微微睁开眼睛,薇儿见了连忙欣喜道:“张宁姐姐,你总算醒了,可把我们吓坏了。”

    我回过神来,连忙看向张宁,眼中充满关切之意,柔声问道:“宁儿,你现在感觉如何?”

    张宁虚弱的答道:“我没事,就是有点乏力。”

    我不解的问道:“你为何会突然昏倒?”

    张宁盯着我,缓缓道:“因为你。”

    “因为我?”我不解的惊呼道。

    张宁解释道:“你有所不知,我这身衣衫名唤飞凰流仙衣,乃是仙物,其上有诸多禁制,能保护我免受侵犯和攻击。适才你触碰到禁制所在的位置,本该遭受天雷击顶的伤害,我怕你经受不住,就将伤害转嫁到自己身上了。”

    呵呵,这么说还真特么是体位问题!看来得多学点姿势了,要不然以后还怎么和她做羞羞的事。

    唉!她说她的衣服是仙物?仙物是什么鬼?没这个概念啊!装备的最高品阶不是神器吗?怎么又多出一个仙物来?

    仙物,仙界之物,难道这并非指品阶,而是指产地?哦!这貌似就说得通了!

    等等,典韦的专属神器冰火双铁戟尚且只是凡间之物,这飞凰流仙衣贵为仙界之物,它的品阶岂会比神器低?

    哇塞!这么说这是超神器咯!这特么是要逆天啊!哈哈,收服张宁送超神器,这种好运也是没谁了。

    不过这些也都只是我的推测,至于是否属实,还得等张宁宽衣解带之后才能验证,谁让防具在穿戴时,其他人无法查看该防具的属性。

    这特么就尴尬了,找什么理由让张宁脱衣服呢?唉唉唉···你们别想得这么猥琐了,我只是单纯的想看看飞凰流仙衣的属性,像我这种正人君子,怎么会去偷看光着身子的张宁呢?她好歹也会穿着肚兜吧!哈哈!

    张宁愿意替我承受这么重的伤害,可见她也是真心喜欢我,此时我若不趁热打铁,岂不是辜负了她为我创造的这个机会?

    我酝酿了一下感情,眼含泪水道:“宁儿,你怎么这么傻!我是异人,便是受再大的伤也不会死,你又何须以身犯险,为我抵达伤害。”

    张宁缓缓答道:“我当时也没多想,以为自己能够抵抗,没想到由于法力不足,没能抵抗的住,让你和薇儿妹妹担心了。”

    她眯缝着眼,虽然隔着面纱,但我看得出,她此时正会心的笑着。

    我热泪盈眶,握着张宁的手,深情款款道:“傻宁儿,伤在你身,痛在我心!你虽然替我抵挡了伤害,让我的身体免受重创,但看到你虚弱的样子,我心如刀绞,比受到十倍的伤害还令我难受,我宁愿自己死一千次一万次,也不希望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论装逼,我只服我自己。短短几句话,不仅把张宁的救命之恩给抵消了,还让她觉得欠了我一个人情。

    虽然我前半部分的话确实惨了点水分,但后半部分却是货真价实。身为玩家的我,难道会怕死吗?如果收服张宁的条件是让我死一千次一万次,老子绝不犹豫,分分钟死给你看。

    张宁闻言,问道:“你真的这么在乎我吗?”

    我含情脉脉的答道:“当然在乎。自从认识你之后,每当你开心,我就快乐;每当你难过,我就悲伤;每当你忧愁,我就焦虑。你的一颦一笑、一喜一怒,无时无刻不牵动着我的心,有你在我身边,我的心就是充实的。宁儿,我爱你,今后无论发生什么,我对你的爱至死不渝!”

    张宁感动的流下眼泪,双手环抱住我的脖子,略带抽泣道:“够了,我相信你说的,我也爱你!”

    噢耶!这个年代的女孩子真好骗,我这还有一大堆情话没说,她就已经沦陷,倒是省了我不少口舌。

    我刚准备以一个深情的大拥抱回应她,却突然想到飞凰流仙衣的禁制问题,怕一不小心又自残或者伤到她,便小心翼翼的在她后背轻抚了几下。

    良久,见张宁不在抽泣,我问道:“宁儿,你这衣服上的禁制在哪啊?我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抱你了。”

    张宁破涕为笑,道:“你不知道最好,省得你以后动不动就抱我。”

    我故作委屈道:“怎么会呢?我又不是那种轻浮之人。”

    张宁反问道:“你不是经常抱薇儿妹妹的吗?”

    哈哈,这都被发现了,我平时都是大庭广众的秀恩爱吗?

    正当我语塞时,薇儿捂着脸,娇羞道:“张宁姐姐,你们怎么说着说着又扯到我了。”

    我会心一笑道:“薇儿,刚才我对宁儿说的,也是我想对你说的。你们二人都是我此生最爱的人,为了你们,就算让我与天下人为敌,我也心甘情愿。”

    薇儿听了甚是感动,张宁则故意挑刺道:“那如果哪一天我难过,薇儿开心,你的心情会怎么样?”

    我闻言一愣,略加思索,认真严肃的回答道:“我们三人患难与共、誓同生死,难道看到你难过时,薇儿会开心吗?当然,我也绝不相信,当薇儿痛苦时,你能笑得出来。”

    薇儿使劲点头道:“主人说没错,薇儿姐姐要是难过了,我也会跟着难过的,怎么可能会开心呢?”

    张宁连忙安慰道:“薇儿妹妹你误会了,我和他说笑呢!你我姐妹情深,岂是他能企及的。”

    薇儿会心一笑道:“恩!”

    呵呵,幸亏我机智,一番话就巧妙的化解了这种先救妈还是先救老婆的问题,完美!

    我微笑着道:“宁儿,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

    张宁闻言一头雾水,问道:“什么事?”

    我装逼道:“如果哪一天,我情不自禁的抱住了你,刚巧触碰到你衣服上的禁制,你万不可再替我承受伤害。”

    张宁一愣,道:“没事的,若是我法力足够,抵抗禁制不在话下。”

    我擦,这都不上套,小丫头还真特么挺精明!看我怎么套路你。

    我拒绝道:“不可!若事态紧急,你如何顾得上法力是否足够,万一重蹈今日之覆辙,你让我于心何忍!”

    张宁犹豫片刻,道:“既如此,那我就将禁制所在告诉你们吧,反正你们知道了也无甚坏处。”

    我激动道:“如此甚好!”

    张宁解释道:“这飞凰流仙衣上共有三处强大的禁制,分别是在面部、腰腹、前胸,刚才你搂我的腰便是触发禁制的原因。”

    我恍然道:“原来如此!你说面部上也有禁制,指的是这面纱吗?”

    张宁答道:“是的,这面纱也是飞凰流仙衣的一部分,同样有着强力的禁制,不过它与另外两处禁制略有不同,若只是触及则只会受到轻微伤害,若是想强行将我的面纱摘下,那他的下场是非死即残。”

    哈哈,面纱上的禁制,薇儿早就告诉过我,我也早已领教过它的伤害,不过我没想到的是面纱和衣服居然是同款的。

    我不解的问道:“腰腹、前胸有禁制,我尚能理解,为何这面纱处也要设下禁制?”

    张宁反问道:“你觉得呢?”

    我笑道:“肯定是你长得太美了,怕坏人看到了对你心怀不轨,这才带着面纱,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张宁答道:“薇儿妹妹才叫美,我长得很一般。”

    我坚定道:“我不信!”

    你要是说你长得丑,我倒有几分信,可你说你长得一般,那我绝对不信。你特么长相一般,你戴个毛线面纱,还是这种附带禁制的高级货,骗鬼呢!

    薇儿附和道:“我也不信,张宁姐姐肯定是个大美女。”

    张宁不好意思道:“我真的不美。”

    真特么墨迹,把面纱摘下来让我看看,不就知道你到底美不美了,但我若是这么说的话,不就等于在告诉张宁,我很在意她的样子。

    她要是长得漂亮,那皆大欢喜;她要是长得一般或者长得丑,那她如何能够释怀,毕竟我喜欢她的美貌,而她并没有美貌。

    这就尴尬了,我该怎么忽悠她主动摘下面纱呢?容朕三思!

    我思索片刻后,握住张宁的手,柔情似水的看着她道:“宁儿,不要妄自菲薄,你很美,真的很美,我虽然看不到你的脸,但是你这双美丽的眼睛早已经出卖了你的美貌。不过我更想告诉你的是,我爱的是你这个人,无论你是美若天仙,还是普普通通,哪怕是丑陋不堪,我一样爱你如初。”

    我已经有薇儿这样的绝世美女了,所以对张宁的颜值倒也没什么要求,不过她要真是丑陋不堪的话,我确实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张宁激动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千真万确,如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一本正经的发誓道。

    张宁捂住我的嘴,道:“我信!你说什么我都信!”

    哎!又一无知少女失足了,这个时候再提出刚才的要求,不算过分吧!

    我诚恳的请求道:“宁儿,你能摘下面纱,让我好好看看你吗?”

    张宁有些犹豫,问道:“你真的想看?”

    我坚定的点点头道:“恩!”

    张宁深吸一口气,道:“既然你决议如此,那我就摘下面纱给你看。”

    她施展了一下法术后,缓缓的摘下了面纱,露出一张恐怖至极的脸,即便是我这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也都吓得后退了几步,薇儿更是吓得惊叫起来。

    张宁看到我的反应,冷冷的问道:“你现在还爱我吗?”

    呵呵,你特么长成这样,拍鬼片都不需要化妆,本色出演就行了,我说我还爱你,你觉得靠谱吗?自己长什么样,心里没点······哎,等等,她自己的样子,心里应该有点逼数啊,那她还给我看她的样子,并且还有勇气问我这样的问题,目的何在?

    难不成是在考验我?这倒有点可能!

    可万一不是呢?虽然我不是颜控,但让我天天面对这么一张惊悚的脸,我确实没这勇气,说不定哪天就带着薇儿远走高飞了。可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我一旦跑路,那无双村的下场肯定是鸡犬不留了。

    本来色诱张宁,为的就是在黄巾起义期间给无双村找个靠山,要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把整个村子给搭进去了,那就太不值了。

    还不如现在坦白从宽,没准张宁还能给条活路,毕竟正常人都会这么选择。

    该如何抉择呢?赌一把?可这事我没多大把握,不太愿意冒险啊。

    算了,还是好聚好散吧!我思索片刻,组织好了语言准备拒绝她。

    为了尽可能让她感受到我的真诚,也为了尽可能得她的原谅,我与她四目相对,她的眼睛已经毫无美感,确切的说已经完全不是我原先见过的那双眼睛。

    哎!等等,眼睛不是原先的眼睛,这么说来的话,那这张脸十有八九也就不是张宁的脸,呵呵,难不成真的是张宁在考验我?

    “啊!”我大吼一声,上前两步,一把抱住张宁,声泪俱下道:“宁儿,你以前受到的痛苦,我今后一定会加倍的补偿给你。你在我心中永远是个美人,我爱你,爱你一辈子,永不改变。”

    张宁被我这一抱,完全愣住了,泪水止不住的夺眶而出,也就在此时,她的脸一块一块的脱落下来。

    过了些许时间,她整个脸重新展露出来,薇儿看在眼里,呼喊道:“张宁姐姐你真坏,用障眼法吓唬我们。”

    我闻言看向张宁,刚才那张惊悚的脸早已一去不复返,留下来的只是一张标致的美人脸,虽然论美艳不及薇儿,但与张宁本身的气质却是相辅相成,绝对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大美女。

    我破涕为笑,道:“宁儿,你这是在考验我吗?”

    张宁一把抱住我,道:“不是我考验你,是我爹在考验我们。”

    姑姑,当我真正喜欢张宁,爱上张宁的时候,不管她长成什么样,我都会爱她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