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眷族才不会这么强 > 第三十七章 种子
    年轻男仆气喘吁吁地站在了廖祺与索菲尔的面前。

    此刻的他虽然满脸慌张,但也还是先压下了心底着急的情绪。

    年轻男仆率先,向对面他认识的妖精女子,这位来自“学院”派来的魔族主管,有点紧张的行礼道:

    “索...索菲尔大人。”

    之后,紧接着,年轻男仆很快将视线向旁边移动,把急切地目光,放在了廖祺地身上。

    确认了对方人类的身份后,他带着期盼地小心翼翼问道:

    “您就,就是廖祺大人吧?”

    “发生什么事了?”

    年轻男仆话后的廖祺点了点头,脸上的神色,也渐渐收敛了起来,再也没有了,刚刚还和身旁的妖精女子,瞎胡闹的样子了。

    因为不难看出,从对方的表现来看,索菲尔说的没错,这位年轻男仆,恐怕还真是...

    来找自己的!

    心里这个念头才刚一出现,廖祺就只听到“噗通”一声响。

    谁也没想到,年轻男仆在自己的话音刚落后,就立马直挺挺的下跪在了他的面前。

    “大人!”

    “求...求求您,赶快去把您的女仆给唤回来吧!”

    年轻男仆说完把脑袋磕在了地上,声音中居然带着点哭腔,零的模样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久久不能忘怀。

    一辈子都从未见过,那样动人的异性,更为难得的是,大家的身份也还同为下人。

    正因为看到了,能追求美好的希望。

    眼下的年轻男仆,才更是想要,可以守护住这份美好。

    与此同时,廖祺的脸色沉了下来,在他心底,已经多少能猜到了些什么,可他依旧还是问道: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了。”

    “就在刚...刚刚,有两位血族的吸血鬼们,把您的女仆给带走了,他...他们想要您的女仆,去进到泥浆缸里!”

    年轻男仆语速越说越快。

    两位血族?

    之前来找自己麻烦的那两个?

    他们带走了零?

    想要让女仆进到泥浆里面去?

    大脑迅速接受着信息,可廖祺一时间也没能反应过来,因为这其中的不正常点,实在太多了。

    另一边,看着廖祺居然还站在原地,好似无动于衷。

    年轻男仆不禁,又是脱口而出的喊道:

    “没时间了!廖祺大人!泥浆是有极强腐蚀性的,您的女仆还不知道这一点,只要但凡稍微接触,皮肤都会溃烂坏死的!”

    年轻男仆说完还怕不够,他又转头,朝着站在旁边的妖精女子求证道:

    “关于泥浆,索菲尔大人您是最清楚的,您不信我的,也可以问问这位大人!”

    “确实,这个下人说的没错,我们学院产出的泥浆,副作用还是挺明显的。”

    感受到了廖祺在对方话后,投来的视线,索菲尔肯定了下来。

    一瞬间,听到这里,就算再怎么强调自己要冷静的廖祺,也终于没法坐视不管了。

    “他们在哪里?”

    “不...不清楚,但我记得,应该是往那边的方向...”

    年轻男仆凭借记忆指了个大概位置。

    而当他视线刚扫过时,便立马注意到了,故意将自己暴露出来的高个血族,休斯。

    “啊!我看到其中之一的那个了,他们在那里!”

    年轻男仆语气十分激动。

    相比之下的廖祺,确实显得要冷漠了许多。

    “索菲尔小姐...”

    廖祺同样也看到了休斯的身影,不过他第一时间的反应,却是转过头,朝妖精女子说道:

    “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请你跟着我,也过去一起看一看情况呢?”

    “当然~”

    听到廖祺的请求,妖精女子莞尔一笑。

    索菲尔点着下巴地回答道:

    “泥浆可是我们学院的财产,修复古堡的工作,也是我们的委托,就算廖祺你不想让我跟着,我也必须要跟过去呢。”

    “不过...”

    碧绿色的双眸中,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妖精女子说到这里时,突然话锋一转。

    “明知自己的女仆深入险境,可廖祺你的样子,却是要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平静了许多耶。”

    “冲动可解决不了问题。”

    确定了对方也会跟着自己后,廖祺对于索菲尔那后半句,像是调侃的话,仅仅一瞥后,就不再理会了。

    他向前一跨,加紧脚步地朝高个血族,休斯的方向赶了过去。

    “冲动解决不了问题嘛...好像,确实有点道理呢。”

    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嘴底重复了一遍廖祺话后,索菲尔就像被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眼底划过了一缕阴霾。

    但很快消失,之后的妖精女子,也快步追了上去。

    看到廖祺终于行动了,并且连索菲尔大人,也跟着一起,年轻男仆脸上的表情,顿时轻松了不少,有大松口气般的感觉。

    然而,接下来,就当他也要跟在这两位身后,一起过去时...

    走在前面的廖祺,感觉到了身后多出来的脚步声。

    他皱起眉头,犹豫的踌躇了后,也还是停下来,转过了身子。

    “你过来干嘛?”

    廖祺冲着还有点不明所以,没反应过来的年轻男仆命令道:

    “谢谢你的情报,之后我会给你赏赐的,至于现在,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了,听明白了嘛?”

    “我...我...”

    年轻男仆一脸的茫然失措,不明白为什么廖祺,会突然这样对自己。

    “怎么,还傻愣着,需要我再说第二遍吗!”廖祺冲着还站在原地的年轻男仆,用上了呵斥的语气。

    “好...好的,我明白...了。”

    失魂落魄般地机械式点头,年轻男仆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在说这番话时,把自己的嘴角都给咬破了,

    很是僵硬地转身,朝其他的地方走去。

    身为下人的他,不可能无视廖祺的命令。

    但...

    明明是自己,明明是靠着他拼死送出的情报,才让那位女仆重新有了生机。

    明明...

    这是他在女仆面前,一次可以提升好感,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的绝佳机会。

    然而,就是因为那个人类的一句话...

    可恶!

    垂下了头的年轻男仆,脸庞中,露出了可怕的狰狞色。

    他攥紧拳头,强烈的愤怒涌上了心头。

    自从与零接触后,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深深对自己“下人”的低贱身份,感到无比的可耻与不甘了。

    当一颗种子被埋下后,它迟早都会有生根发芽的一天。

    或早或晚。

    人是这样,魔族也...

    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