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从外援开始 > 第93章 小花生回来了?
    “G2这边的阵容选择……”贝洛林皱眉说道,“有点rank风。”

    不仅是贝洛林如此,他的好搭档拉尔斯也同样发现了问题:“前期妖姬还是能够压住阿卡丽的,而且奥拉夫的野区作战能力极强,jankos选出来的死歌会非常难受。虽然G2每个人的个人能力都很强,但线上的压力可不小。”

    两人在对场上的形式进行着分析,悬挂在场馆后方,大屏幕的画面突然从BP环节切换到了召唤师峡谷,昭示了比赛的开幕。

    “喔喔——”

    随着一阵阵的欢呼与掌声雷动,这一场两支欧洲最强的队伍之间的博弈,也正式宣布了开打。

    虽然戴上了隔音耳机无法清楚地听见现场的呐喊声,但位于场边的两名解说是听得非常真切的。

    “拉尔斯,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这应该是fnc的主场吧?”比赛开始兵线出现之前的时间里是没有多少可以说的,所以现在作为现场解说嘉宾的贝洛林将此时此刻讨论的焦点放在了场边粉丝们的反应之上。

    正如同贝洛林所说的那样,虽然这是fnc的主场,但作为客队选手的夏岩人气却非常高,仅次于fnc的招牌选手rekkles。

    场下一片呼喊着“Axe”的口号声,不仅是跟随g2来到场上的粉丝,还有主队的支持者。

    虽然夏岩与Caps同样有着fnatic旧将的光环在身,但两个人在Fnc的主场所受到的待遇却完全不同。

    Caps一直是fnc的核心,深受粉丝的喜爱,也是效力队伍多年的成员,爱之深恨之切,转投G2后老东家的粉丝因此由爱生恨;而夏岩只是短暂地在队一年,感情还没积累到Caps那样的程度,离队自然也就不会引起太大反响,而且自己还是Fnc世界赛的救火员,在淘汰赛的功劳很大。

    所以在夏岩与Caps双双离队加盟g2之后,fnc的粉丝对于两人的反应截然不同。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长得帅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的,水平越来越下滑,人气却不减当年,仍旧处于全欧人气第一梯队的欧成就是一个例子。

    夏岩出门装购买了腐败药水,携带的天赋是不灭之握,副系启迪的小兵去质器与星界洞悉;而作为自己对线对手的兰博,则是携带的彗星,副系同样是启迪系,但详细的走向却不尽相同,点出了秒表与饼干。

    使用皇子的三国皮肤变装成了吕布,而操纵着皇子一举一动的夏岩也在屏幕前饶有兴致地观察他头盔上迎风摇摆的两根红缨,不知为何,夏岩总觉得这两根头上的红缨配在吕布通体漆黑的铠甲上,有种蟑螂的既视感。

    双方都没有一级团的打算,只是互相帮助队友观察一下对方打野的位置,以此来推测对手的刷野路线罢了。

    奥拉夫与死歌都选择的蓝开、魔沼蛙、河蟹的打法,所以至少前三分钟是风平浪静的。

    上路。或许是赛前夏岩的垃圾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拿到兰博的bwipo一级非常激进,在夏岩补完了第一个近战兵后便操纵机器喷射出了炙热的火焰,同时脚步也在朝皇子的方向前进着。

    灼热的烈火烧在身上,夏岩先是磕了一层药水往左走位规避了彗星的打击,随后对准眼前还在自己身上喷射着火焰的兰博按下了Q技能。回身掏出方天画戟往前一刺,准确无误地捅在了兰博坚实的机械外壳之上。

    技能命中,夏岩一点也没闲住,走上前去挥舞长戟打出了被动。药水的腐蚀、Q技能实施的破甲效果,以及之前A兵就开始积攒,如今正好就绪的不灭之握一并打出,在一瞬间爆发了不俗的伤害。

    打出被动普攻后又接上了一记平A,打完了一套后夏岩便拉开了距离,若是再打下去必定会被小兵集火。吃了兰博的一段烧灼,但自己的QA输出同样可观,在药剂的加持与不灭的回复之下,这一波一级换血算得上小赚。

    但对线上,肯定是兰博要稍微舒服一点的。本身推线就很快,再加上夏岩的有意放线,兰博很快就将兵线压了上去,但双方的血量、补刀却是平分秋色。

    阿卡丽、EZ、死歌……看起来G2的中下野是很弱势的,但打出来的效果却很不错。

    下路双方都升到了二级,Fnc的卢锡安布隆组合定然是想要上来对拼的。

    抱着一块硕大盾牌的布隆纵身跃到了前排小兵身边,扔出一只冰块命中了走位的EZ,而另一边眼见命中了的欧成迅速交出滑步拉近距离,带着被动的两发子弹击中EZ为其积攒了两层被动,与之同时布隆也举起盾牌,看起来这一波换血是绝对不亏的。

    但锤石发挥了他的作用。

    厄运钟摆将来势汹汹的两人暂时击退,正当欧成与hylissang打算回撤之时,一条套索忽然扔出,命中了刚打算回头的卢锡安,被勾中的同时锤石还交出了点燃,本身血量处于四分之三的卢锡安顿时变成了半血。

    被定身在原地的卢锡安结结实实地吃下了EZ的QA,再加上一边小兵的输出,卢锡安很快就进入了残血,不得不交闪逃走。

    而另一边同样被新的一波小兵围攻的布隆,在被阿p转移成最新输出对象后,也是承受不住英雄与兵线的伤害,在被锤石E技能拉回来之时也果断交闪。二级就反打打出了对方两人的闪现,这对于G2的下路来说是一个好消息。取得了优势后,两人自然而然地就往前压线了。

    两边的打野清空野区之后都回家补充了装备,就算是面对奥拉夫,jankos还是很有自信地买下了杀人戒,而另一边的奥拉夫则是购买了草鞋与蓝色打野刀。

    现在摆在小花生面前就只有两个问题了。一是反野,二是Gank。清空了野区的死歌肯定也会选择回家,所以这个时候反野很容易逛街,只能去Gank了。

    上中两路的兵线都不好抓,现在也就只有下路压线的Ez和锤石了。

    虽然EZ也很难抓,但小花生还是决定了经过小龙坑后方,绕后抓下。

    仗着自身的灵活与锤石的灯笼,阿p在压线的时候显得非常膨胀。

    W命中了卢锡安,但对方被兵线挡住,上前平A也很容易被消耗,所以阿p在这时选择了用E技能来触发这道伤害,同时也和锤石做好了沟通,事先走到身后抛出灯笼接应。

    但事实证明,perkz装了。

    用过了E技能后,布隆果断地跳到EZ身旁兵上A了一下积攒下了被动,配合卢锡安跟上的AEA,非常轻松地将其晕在了原地。与此同时,两人的头上都出现了猩红色的狼头图案。阿p还处于被控制状态,此时已经被集火成了残血,虽然是捡到了灯笼,但还是在空中被奥拉夫的一发斧头给收掉。

    五分钟,一血诞生。

    “peanut!”两名解说加入了现场的欢呼之中,立场本身就偏向于fnc的两人在此刻很是兴奋,“在LCK的peanut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