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空山剑雨 > 174 短住
    其实,沈牧之虽然才十三岁,可这大半年来,经历了那么多事后,心智的成熟,足以让他看清沈明溪的这桩事情背后新帝的算计和打算。只不过,事出突然,再加上他和沈家之间复杂的关系,以至于让他一时失了方寸,不知如何是好。
    这几天冷静下来后,他也早已意识到何羡之前的分析都很准确,今日再经玄诚这么一说,他便也定下了心思。
    不过,除开玄诚与何羡所说的之外,他还想给大哥去封信。
    之前离开金陵时,他心中有些东西始终放不下,所以没有跟大哥当面告别。这件事,一直梗在他心中,想起时,便会有些难受。
    而入山之后这段时间,他也想了许多。当初放不下的一些东西,虽然还是放不下,可终归也能清醒分明地看待那些事情。
    不管他身世如何,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大哥其实并未对不起他过。自小,最疼他的便是大哥。
    而沈牧业的事情,大哥心中的悲愤并不比他少,他最后做出那样的决定,必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大哥与他不同。沈家是大哥必须要背负的东西,他疼他,或许还觉得愧疚于他,可沈家却也是他不能不考虑的。
    所以,留下沈牧业,只是无可奈何之下,最好的选择。
    这些天下来,他早就已经不怪他了。
    所以这封信,也该写了。
    想定之后,沈牧之又先后与玄诚说了扳指与空山心诀的事情。
    关于扳指,玄诚笑他是个傻子。
    沈牧之尴尬地挠着脑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玄诚也未多说,只让他安心收下这个扳指便好。不过,话头一转,又叮嘱他,日后若是有人跟他打探这扳指内空间多大,让他只说不到一个见方变好。
    这一点,沈牧之倒是明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嘛!
    其实,不用玄诚说,沈牧之也会如此做。当初跟周煜直说这扳指内的空间多大,也是因为他并不清楚这空间法器的珍贵,如今明白了之后,自然也会防备一二。
    沈牧之还将何羡送的那个玉佩也拿出来给玄诚看了看,玄诚并没有看出什么来,只说玉质不错,是块好玉。
    沈牧之依然觉得这玉佩未必那么简单,但玄诚看不出什么,他也只好作罢。
    而关于空山心诀,玄诚听后,倒是沉吟许久,才开口与沈牧之说道:“你如今既然已经是大剑门的弟子,又师承正阳峰峰主,若是再修行空山心诀,多少有些不合适。这正阳剑诀传承了上千年,前人经验充足,你修行起来,上有师父指点,旁有师兄辩证,会更容易一些。而且,这空山心诀并不是什么上乘心法,现在既有更好的选择,放弃也没什么可惜的。”
    玄诚说这番话时,嘴角挂着浅浅笑容,似乎云淡风轻,根本不在意。可沈牧之却在他的眼神中,读出了那么一丝丝的感伤。
    “你不用顾虑我。”玄诚忽然又说了一句,还抬手在沈牧之肩膀上拍了拍,道:“这空山心诀并不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当初给你,也不过是不想看着你去送死而已。如今一切都过去了,你既有更好的选择,就不该犹豫,更不要怕我多想而做出一些犯傻的决定,懂吗?”
    沈牧之犹豫着点了点头。
    玄诚看着他,眼神里掠过些许不易察觉地追忆,旋即笑着感慨道:“你啊,就是太傻了。”
    沈牧之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问:“我很傻吗?”
    玄诚点头:“挺傻的,不过我见过比你更傻的。”
    沈牧之没问玄诚这比他更傻的是谁,讪讪笑着。
    忽而,玄诚想起一事,问:“之前那东西偷袭你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一把飞剑,是你的吗?”
    沈牧之点头,旋即将玉剑的事情,毫不隐瞒地从头说了一遍。
    听到这玉剑是其母亲所留,而如今就在其体内后,玄诚如当初的何羡和赵正光一般,也露出了惊讶之色。眼神怪异地打量了一下沈牧之后,沉声道:“你母亲肯定不是一般人。”
    沈牧之苦笑了一下,道:“我也这么觉得。但除了这把玉剑之外,我没有任何有关我母亲的信息。我连她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放心。有这把玉剑就够了,只要你想弄清楚,早晚有一天会弄清楚的。”玄诚劝慰道。
    沈牧之却忽然怔愣了一下,他想弄清楚吗?
    他隐隐有种直觉,真相或许并不美好。
    或许,就这样让一切尘埋在多年之前会更好。
    沈牧之很快岔开了话题,玄诚见他不想在这个事情上多说,便也识趣地没有再问。没多久,何羡就来了。
    不过,他并不是来接玄诚去清凉峰的。
    之前他们遇上那个东西的事情,他刚才已经与赵正光汇报过了。鉴于那东西的危险程度,所以他需要立即带人下山寻找。
    同行的有周煜和白宇,还有于长老。
    这一去,估计要一两天时间,所以玄诚需要暂时先留在正阳峰上。
    玄诚没有意见,沈牧之更是没有意见。
    他一个人与林姑娘待在这小梅园中,虽然两人一天也未必会见上一面,但心中始终觉得尴尬,玄诚若是在这里陪他,正好能缓解一下这种尴尬。
    何羡很快就走了。
    沈牧之打算带着玄诚在峰上四处逛逛。
    正阳峰很大,沈牧之来这里待了也有半月时间了,还没逛完整过,今日正好趁着带玄诚四处逛逛的机会,他也好好熟悉一下整个正阳峰的环境。
    一路上,遇上了好些师兄,有些沈牧之能叫得出名字,有些只是脸熟并不能叫出名字。相互介绍时,有几人看沈牧之的眼神虽然掩饰得很好,但还是能感觉得到其中的那些许不太明显的嫉妒,还有讥讽。
    玄诚将这些一一都看在了眼中,不算意外,但还是忍不住心头微微多了一丝担忧。
    快天黑时,沈牧之带着玄诚去了那个山涧。两人在山涧旁的涯畔坐下,就着月光,聊着天,发着呆。
    直到月落树梢头,才离开了那处山涧,回到了小梅园中。
    后面那栋木楼中,烛光明亮。
    沈牧之路过湖亭时,忍不住往那瞧了一眼,那透着烛光的窗户上,隐约映着一个欣长身影。
    他苦笑了一下,便收回了目光。
    最近这林姑娘看他的目光,其中的厌恶是越来越明显了。
    也不知若是师父知晓了这事,心中会是怎样想……
    夜深,沈牧之一人独坐案前,对着一张信纸,手中之笔,迟迟难以落下。直至天明,这信纸上终归没写上几句话。
    虽已想定这封信该写,可到了写的时候,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最终,也只能先搁下。
    ……
    清晨,沈牧之一如既往要去小灵剑阁。玄诚要同行,沈牧之也觉得该带他见见师父,便带着他一起去了。
    到了小灵剑阁,师父竟难得地没在阁内,坐在了门口的石桌上,似乎正在等着他。
    介绍了玄诚后,赵正光却径直将沈牧之给赶走了,留下了玄诚在那与他说话。
    沈牧之只好先回了小梅园等玄诚。
    玄诚与赵正光这一聊,便聊了一早上。沈牧之在小梅园等得都有些心急了,玄诚才终于回来了。
    一碰头,沈牧之就担忧问道:“我师父与你说了什么?”
    玄诚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后,道:“你应该也知道空山并不仅仅只是一座山,你师父跟我聊的,是空山的事情。”
    沈牧之闻言,哦了一声后,就不再多问。
    这空山乃是玄诚的秘密,他们是朋友,是朋友就更应该尊重彼此的秘密。
    沈牧之虽对玄诚毫无隐瞒,但这是他自己选择,并不是他要求玄诚对他也要毫无隐瞒的理由和借口。
    玄诚见他如此识趣,倒是心头感觉有些对不住,想了一下后,朝着沈牧之说道:“回头时机合适了,我会把空山的事情都说给你听的。”
    沈牧之笑了起来:“没事的,我这个人好奇心不太重。”
    玄诚闻言,心头松了松,也跟着露出了笑容。
    何羡这一去,便去了六天。
    这六天里,玄诚一直与沈牧之住在这小梅园中。有玄诚陪同的日子,对于沈牧之来说,自是比往常多了几分轻松愉快。
    不过,这种日子,总是短暂的。
    六天后的清晨,何羡先回来了。他一回来,便去了赵正光处。待了有半个时辰,而后才来了小梅园接走了玄诚。
    沈牧之送他们出来,在小梅园外,问何羡那东西是否找到了。
    何羡摇头,道:“目前还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之前那东西应该受了伤的。这几日可能躲起来了,所以于长老还有周煜他们还留在抚州那边,看看过几日会不会有新的线索出现。”
    “那日被我拦下的那个骑士,你可有调查过?”玄诚忽问。
    何羡点了点头:“此人倒是找到了一些线索,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西面过来的一个散修。你那日说的那条黑犬,应该是一头狼妖。不过,此人那天被你拦下后,就直接去了大元那边,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再回金国这边了。”说着,何羡又笑了一下,道:“你们也不用担心,那东西只要还在金国境内,只要一出现,就肯定能找到。现在就看他能憋到什么时候了。”
    玄诚和沈牧之闻言,都点了点头。
    又聊了两句后,何羡就带着玄诚离开了。
    玄诚一走,他这日子便又恢复了往日清冷。
    好在,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这小梅园,他是早出晚归,每日早上去了小灵剑阁上完课后,便去山涧练拳练剑,到得月上梢头的时候,再回小梅园。
    这样一来,与林姑娘几乎就没机会碰上面了。
    如此也好,省得林姑娘看到他,心生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