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御九天 > 第十三章 与钱有仇
        “王峰师兄早上好。”音符礼貌的回应着,上次的事她听说了一些,摩童的性格她是知道的,王峰师兄有点坏,但应该也只是出于自卫,而师兄竟然利用课余时间,自愿帮忙打扫公共厕所,这种精神就真是值得自己学习了。

    摩童鼻子里哼了一声,到底是记住了上面的警告,继续无视状,一边整理着自己的桌子,一边嘀嘀咕咕:“大清早的就看到只死苍蝇!”

    老王笑了,他是一个大度的人:“摩童师弟,你今天好香啊,喷香水了吗,真爷们。”

    摩童深吸口气,低着头不再言语。

    旁边音符忍不住笑道:“王峰师兄你就放过他吧,这几天摩童过得很辛苦呢。”

    “开什么玩笑。”摩童眼睛一瞪,忍不住说道:“谁放过谁啊,我才不在乎他呢!哼,这几天我快乐得很,音符你不要和他说话,这个人一肚子坏水!”

    音符吐了吐舌头,抱歉的冲王峰笑了笑,毕竟也要照顾下同伴的情绪,不好再继续聊下去。

    老王似笑非笑的盯着摩童看了一会儿,看得摩童心里有点发毛,这是要找茬吗?斗嘴是肯定斗不过的,打架现在又不敢打,只能死撑着维持一下体面的样子。

    幸好老王终归还是没说什么,权当给美女一个面子了。

    房间里安静了几分钟。

    “师弟师妹们,早上好。”八点整,李思坦师兄宛若读着秒一样走进来,简直就是行走的时钟,没有特殊情况课程都是由他负责:“我们开始上课。”

    对符文师来说,时间就是生命,符文学院的授课礼仪也是整个玫瑰圣堂里最随性的,李思坦师兄将腋下夹着的符文书放到讲台上,连句客套都没有,立刻就已经进入了授课的状态。

    “大家都才刚开始正统的学习符文,很多新手在这里其实都会有一个误区,想要靠死记硬背,我不是完全否定这种方法,但事实上,单靠死记硬背,基本是不太可能突破第一秩序符文水平的,起码在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

    李思坦师兄一边说着,一边手指一挥,蓝色的魂力就像是光带一样,随着他手指的划动在空中留影定性,只是短短三五分钟,李思坦师兄面前的空中已经出现了数百个不同的纹路,每一个都如同艺术一般流畅,带着流光溢彩,足见李思坦的水平。

    音符和摩童都是正襟危坐,如果说八部众有什么不如人类的,那肯定就是符文。

    “这是我们今天的第一个任务,大家先辨识一下,这里总共有多少种符文。”李思坦微微一笑,“学习符文需要天赋,对于符文和三维空间需要有先天的区分和辨识能力”

    音符专心的盯着前方,就连刚才还在心里骂着老王祖宗十八代的摩童,此时都打醒了精神,拉回了注意力瞪大眼睛,他心里也是憋着一个劲儿的,连吉祥天都说了,如果真有能力就应该从符文上赢过对方。

    那是足足三百多个悬浮的符文,宛若一个个浮空的印子,随着呼吸或是空气的流动,在空中轻轻荡漾着,伴随着律动,似乎时刻都有着细微的变化。

    李思坦自己则是搬了一个凳子,看着自己的符文书,时不时的在记录着什么,很快就进入了自己的世界。

    刚才还有点温度的房间里很快就变得宁静无比,仿佛时空都已经被冻结,只剩下了四个树雕。

    是的,这就是符文师,基本都是孤独的跟符文打着交道,这还只是入门的第一课,空中悬浮着的都是第一秩序符文,并不算复杂,但一下子这么多混在一起,在半空会有轻微的晃动,普通人看上几秒钟就会头晕目眩。

    摩童很难受,但是他把魂力灌注双目,可以让自己的注意力更集中,毕竟神种。

    旁边的老王也很专注的样子,撑着下巴一动不动,但他专注的对象显然不是这些低级符文。

    这几天除了印证各种理论知识之外,他也梳理过了一切回归计划的过程以及可能性。

    大自在乾坤传送术,绝对有戏!

    任何一次空间的移动都是特殊的,都会留下坐标,像穿越这么牛逼的事儿,那能量出口绝对清晰!

    要建造大自在乾坤传送阵需要做三样准备,其一是魂力充沛的场地,这个倒是比较简单,玫瑰圣堂本身就是地杰人灵的场所,魂力充沛的空阔地带在这里并不难找。

    第二则是绘制传送结界的所需材料,以及一块界牌,那是用来在传送种给自己定位同时保护灵魂不迷失在空间,并实现回返的东西,他完全可以打造。

    第三样就是魂晶,也是大自在乾坤术的能源核心,说白了,越强大越好,只不过用屁股想都知道,这玩意是大陆的硬通货,人类海族八部众甚至连兽族都要做的战略储备物资,花钱都要找到好渠道才行,而且大自在乾坤术的消耗可不一般。

    其实归咎起来只有一个问题——钱。

    一想到这玩意老王就有点心酸,在地球欠了半辈子债,好不容易眼看着要翻身、要有钱了,居然给自己又穿越到穷人身上,这钱是跟自己有仇吗?

    哪怕是小贵族,或者小富商,日子也好过点啊,自己前身这个王家兄弟,当什么不好,当死士!

    想着想着,老王有点饿了,圣堂吃的也就那样,据说城里有好吃的,好玩的,还有很男人的地方……

    忽然有点怀念小区门口的街边烤串了,再来上一口啤酒,什么首富,什么白富美都忘了。

    …………

    李思坦从自己的研究中出来,看了看时间,一上午已经过去,

    符文这东西就是这样,一种诞生自宁静和孤独中的枯燥,符文师们却可以乐在其中。

    留意了一下三人的状态,李思坦暗暗点头。

    (这次王家兄弟的生存压力要大一些,以往都太滋润了,当然这次也要丰满多彩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