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未分类 > 超级医仙 > 第644章:谁说他没有证据的
    孟凡耸肩,轻声道:“不是我炼制的,难不成还能是我拿出来的?

    据我所知,中都城中可没有五星炼丹师,自然也是拿不出五品丹药来。”

    莫大师一噎,没有话说,毕竟孟凡说的是真的,中都城中没有五品炼丹师,也拿不出一颗五品丹药来,唯一的五品丹药还是他们手上的一颗残次品而已。

    也就是说,眼前的这颗五品丹药是孟凡炼制的,无疑了。

    一时间,莫大师脸色波澜起伏,说不清具体。

    “莫老头……”盛老喊了句,他自然看出了莫老头的心思,想到之前莫老头和孟凡立下的赌约,一时间他也有些头疼,莫不是莫老头当真要拜孟凡为师?

    想他们活了七十多载,竟然输给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小辈,说出去当真是惹人笑话,但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一般,早已不能再收回。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孟凡既然能炼制出五品丹药来,若是莫老头真拜孟凡为师的话,自然是好处多于坏处的,不过……盛老头观察着莫大师的脸色,莫大师平日里便不苟言笑,完全是一个刚正不阿之人,想来让莫老头拉脸拜孟凡为师,莫老头应该做不到,既然这样的话……盛老打着哈哈的走到莫大师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莫老头,你我也算是相识几十年了,咱们情同手足的,既然是你承诺下的事情自然是要办到的,不过老夫看你这脸色想来是不愿意,既然这样,老夫替你吧!拜孟凡为师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老夫我了!”

    说着,盛老便准备走到孟凡面前行个拜师礼,而就在这时,许老大步流星的过来拦住盛老,笑吟吟道:“诶,盛老头,你平日里忙,这个艰巨的任务还是交给我吧,你看我,平日里无所事事的,替莫老头拜师之事还是交给我吧。”

    刹那间,盛老便和许老争起了究竟谁拜孟凡为师的操作。

    孟凡在一旁嘴角微抽。

    “别争了,这是老夫亲自应下来的事情,不用你们顶替。”

    说着莫大师便走到孟凡面前,目光平静的望着孟凡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是你赢了,老夫自然应该亲自完成承诺,不过老夫希望你能答应老夫一件事情,只要你能答应,炼丹师协会任你差遣!”

    “哦?”

    孟凡挑眉,“什么事?”

    莫大师抿唇,低头望着手上的五品丹药,好一会儿才道:“这枚五品丹药,老夫希望它能留在炼丹师协会,当然你想要什么,老夫会全部满足你!”

    只要拥有了五品丹药,说不定他们便能从这枚丹药中领悟如何用噬魂草叶炼制厄秘丹,从此修炼者体内杂质的问题便能迎刃而解,也说不定他们能从中体悟到突破五品炼丹师的奥妙,总归,这枚五品丹药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如果有机会,他会尽最大的可能将其留在协会。

    “什么条件都答应?”

    “没错。”

    莫大师斩钉截铁。

    孟凡低声一笑,“行啊,只要你们能还我清白,这枚丹药你们随意。”

    “清白?

    什么清白?”

    盛老不解的走过来问,眉头紧蹙,难不成是孟凡何时受到了冤枉?

    还是说孟凡因他们说他草芥人命一事耿耿于怀,念及此,盛老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开口道:“孟凡,关于之前我们几个老家伙说你对灵草一窍不通之事,老夫在此向你道歉,不是你一窍不通,是我们几个老家伙孤陋寡闻了啊!”

    盛老微微感慨,可不就是他们几个孤陋寡闻了嘛,若不是他们孤陋寡闻的话又怎会无法用噬魂草叶炼制厄秘丹呢!哎。

    盛老叹气。

    孟凡却是淡然一笑:“并不是这个。”

    “不是?”

    盛老有些懵了,不是这个的话那是哪个?

    盛老回头看了眼许老和莫大师,显然他们两人也不知道。

    孟凡则是将视线落在莫大师身后站着的云烨身上,“我想,让云少说说,大家就都明白了。”

    “烨儿?”

    盛老疑惑的回头,将云烨叫过来,“烨儿,你来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烨咽了口口水,他并不想过去,可如今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已经容不得他选择不选择了,他现在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云烨走过去,二话没说便跪在地上,低垂着头疯狂道歉:“师父,盛老,许老对不起!”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盛老更加糊涂了,云烨这一过来直接跪在地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烨深吸了一口气,连忙将自己之前和孟凡发生的事情全部说了遍,当然在云烨陈述的事情中,他将大部分责任都归咎到了石林的身上,反正如今石林已经不再炼丹师协会了,等他回去后大不了他给石林一大笔钱,让石林帮他将这件事隐瞒住。

    他都这般诚恳的承认错误了,他就不信炼丹师协会还会将他赶出去,大不了等会再和孟凡好好道个歉便是了。

    不得不说,云烨打的算盘很好。

    不过在孟凡看来,既然云烨选择得罪了他,并且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得罪他,他自然不会好心到因为一句道歉便放过云烨,他没有那颗圣母心。

    斩草除根是他的原则,他不想给自己的未来埋下任何一颗炸弹。

    只见孟凡环着手,似笑非笑道:“云少倒是一两句话便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难不成我说的不对吗?

    还是你有证据证明我说的不对!”

    云烨抬起来,他冷笑了声,他就不信孟凡能找到证据证明他说的都是假话。

    孟凡耸肩,无所谓的一笑,“好,就当是真的,那不知云少先前出手想毁我丹药之事究竟该作何解释?”

    孟凡低头俯视着跪在地上的云烨,就好似看待一个蝼蚁般。

    在孟凡眼里,云烨只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他还真没将其当回事,只不过再小的祸根他都不想留在外面。

    “毁你丹药?

    孟凡你休要血口喷人!”

    云烨刷的一下站起来,他怒斥着孟凡,他倒是没想到他的攻击竟然没有成功毁掉孟凡的丹药,还让他将丹药炼出来了。

    一开始他还有些慌张,但他敢肯定他没有留下任何的把柄,只要他打死不承认,就算孟凡如今牛逼也不能将他怎样,没有证据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怕。

    云烨邪笑着,抬起下巴,得意的看了眼孟凡,仿佛在说:有本事拿出证据来啊!孟凡勾唇一笑,谁说他没有证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