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凉先生的命中相思 > 173药汤疗伤(二更)
    出了地狱的顾相思带着傅凌吃了顿早饭,便打算去商场给傅凉买几件衣服。

    转了几圈,顾相思都觉得不太满意。

    “你爹爹的大多数衣服都是一种颜色的,黑色,不论是正装还是休闲装,咱们这次给他挑衣服得选一个别的颜色的衣服对吧。”

    傅凌:“娘亲,你说的对。”

    “可是,我们选什么样的呢?”顾相思随意扫了一眼,一时有些头疼。

    样儿太多,不好选。

    有位导购小姐上来,体贴的问了一句,“你好,小姐,要为家里先生买衣服吗?”

    她看这位小姐带着孩子在这转了好久了,脸上的纠结样着实令人想笑。

    孩子和这位小姐样貌都惹眼,不知道家里的先生又该是怎样的一幅样貌,想来也是不会差的。

    先生?

    “……对。”顾相思的脸蓦地一红,点点头。

    还从来没有人这样说过。

    导购小姐将头发别到耳后,温柔一笑,“小姐可以试试亲子装哦,一家三口,很温馨。”

    顾相思低头,看傅凌,问,“小家伙,想要吗?”她其实还挺想的。

    “想。”响亮的回答。

    “你爹爹会喜欢吗?”

    顾相思觉得既然是给傅凉买衣服,当然还是要首要考虑傅凉的喜好。

    那些亲子装上面的图案都是些小恐龙啊,小怪兽啊,穿在傅凉身上,啧啧,她有点不敢想。

    买回去,她怕他打她。

    “爹爹喜不喜欢这件事娘亲不是应该最清楚吗?”傅凌问一句。

    导购小姐没再继续说话。

    充分尊重客人的意愿,给客人自己独立选择的机会。

    “那就买。”顾相思一咬牙。

    她看向导购小姐,“麻烦将那套带小恐龙的的亲子装包起来吧。”

    “好的。”

    除了这一套,顾相思又专门另挑了两套男士的休闲装。

    还有老人的衣服和那四兄弟的。

    然后,又转战各个地方,买了一些接下来几天会用到的探险工具包。

    上飞机之前,她打了几个电话。

    一个是联系南城那边,得知江暖这两天会入职顾氏,她松了一口气。

    联系傅家的时候,有云叔在,傅家的一切,包括阿黄,倒是不用太担心,还有南大那边,由云叔出面,给她请了长假。

    云叔问起了她和傅凉的情况,顾相思说一切安好,两个人又说了一些别的才挂了电话。

    至于,这最后一个电话,顾相思打给了之前在凤凰山联系过的人。

    当时,情况紧急,她也没有多说别的。

    “小姐?”

    顾相思用陌生的号码联系的,对方显然还不太确定。

    “是我。”

    “傅先生,还好吧?”对方问。

    “他没事了。”

    顾相思提着衣服的手牵着傅凌,机场人太多,她怕他走丢。

    “那就好。”

    对方又将司夺想让她过去解剖尸体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因为之前没有联系到顾相思,所以,他和那边留下的话,暂且是三天后,今天已经是第二天。

    “我现在就在京城,地狱那边我已经去过了,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让你取一只蛊虫,带到医学组织,让那帮老头子好好看看。”

    现在,她手头没有器械,没法研究,而傅凉的身体还得趁着这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好好调养,她得去龙山。

    “小姐,我记得你之前就研究过蛊虫。”

    顾相思脸色霎时一变,怎么可能,她不记得有这回事,可对方根本就不会骗她,所以,这事是她忘了吗?

    忘了?

    突然想起这些日子一来,她做的梦,还有驭蛇术的事情……

    她忘的太多了。

    当年来地狱的事也是如此,她只能回忆起离开地狱前与司夺见的一面,却完全忘了在地狱里发生的事情。

    这很不寻常。

    她的记忆怎会损失得如此厉害。

    “你先取到蛊虫给那些人送去,让他们尽快给我一份有关蛊虫的详细资料。”

    顾相思挂了电话,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娘亲,你怎么了?”傅凌担心的问。

    登机广播响起。

    顾相思回神,动了动嘴唇,吐出两个字,“没事。”

    “该登机了,走吧。”

    **

    龙山。

    “回来了。”老人在院子里收药草,小白狼们就在他旁边打闹。

    其中有一只小白狼后腿绑着布条,也随其他的小白狼一样打地翻滚玩。

    “爷爷。”傅凌乖乖的喊了一声。

    老人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笑呵呵,“老话果然没错,有娘的孩子是个宝,一天时间就恢复的活蹦乱跳的。”

    “这是给你买的衣服,试试?”

    顾相思将两套老人的衣服递给他,老人笑着接过去,“还有我老头子的!”

    “都有。”

    顾相思打算给那几个男人将衣服送过去,都各是两套,夜算能走个替换。

    老人摆摆手,“先放我这吧,等会我过去给他们换药,顺便带上。”

    “也好。”

    顾相思将一共八套衣服放在了老人身边。

    “傅先生在药池,你去看看吧,那里你应该也知道,从龙山脉引出来的泉水,是天然的圣水,泡一泡,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老人将药草放在固定的位置。

    顾相思点头,牵着傅凌打算走。

    “娘亲,天快晚了,我帮爷爷收药草,你先去吧。”小家伙眼珠灵活的转了几圈,松开可顾相思的手,蹲到了老人面前。

    老人失笑。

    真是个小机灵鬼。

    “去吧,你的身体这几天也亏损了不少,泡一泡对你的恢复有很大的好处。”

    这丫头脸色发白,气息也不如往日平稳,奔波这几天,又是不眠不休,又是和别人动手,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

    顾相思没说拒绝。

    带着东西回到了傅凉住的房间,将衣服放下,才推开房间的后门,药池就在这房间后边,也可以说是这房间的一部分,只是中间被隔开了,前面是住所,后边是药池。

    当初那老头选择在这定居的时候就是看中了从龙山脉内部出来的天然泉水。

    自然形成,毒性药性不均,他就自己又重新加了几味药进去,中和了一下,如今的药池,对受伤之人是疗养圣地,但对普通人,则是致命。

    当年她被追杀,受重伤,来到这里,在这池水里待了一个多月,身体才恢复,也就是那一个月,她和老头熟悉,学了不少东西,这其中就包括三星海棠毒和刀山火海的故事传说。

    听到身后声响,原本在闭目养神的人睁开了眼,“相思。”

    傅凉眼睛清明,有几分灼色在里面。

    顾相思走过去,在药池边坐下,温声问,“什么时候醒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别的不舒服……”

    “呵……”

    男人低笑了一下,“你一连问这么多问题,想让我回答哪一个?”

    “你什么时候醒的?”看他身体也没事了,那她就问一个最想知道的。

    “你走后不久就醒了。”他缓缓开口,瞥到了女孩的脸色,轻皱了一下眉,“昨夜又是没有睡?”

    顾相思左手捏了捏右手手指,一夜不停的动作,那里有些发酸,“我把那百具尸体都动了一遍。”

    即使那些后来由主刀先生动手的,她也动了,不动,难以抑心里的戾气。

    她连傅凉生气都怕他气坏了身子,那些人凭什么这么肆无忌惮。

    傅凉大掌牵起了顾相思的小手,“以后不要这样做了。”他心疼。

    “不会了。”以后她不动死人了,她动活人,让那些人,求死不能。

    “傅凉,我又做梦了。”顾相思将梦境里的内容和他说了一遍。

    她好奇的问,“旧城区那一户人家明明在养兔子,那个男人为什么不让女孩走那户人家门前去玲姨家里?”

    梦境模糊,她看不清所有人的脸,但发生的事她能一件不落的记清。

    里面出现的四个主要人物的对话和说这话的语气她都能回忆的起来。

    比如,女孩儿要扒门进去的时候,男人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声线含怒。

    傅凉抬头看了女孩一会,目光意味不明,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也下来怎么样?”男人不答反问。

    顾相思低头,没立刻动。

    一个池子,周围砌的比较高,顾相思坐的地方右手边有三四层台阶。

    水位线很高,只露出了一层台阶,顾相思的位置优势就在这一层台阶上,所以,说话的时候,她低头,他要抬头。

    水位到男人胸前的位置,上半身**着,顾相思瞄了一眼又很快的收回视线,轻“咳”一声,“你、你没穿衣服。”

    傅凉似笑非笑,“瞎想什么呢,这药汤对你的身体有好处,我泡的差不多了,你下来,我就该走了。”

    “……”脸红。

    什么她瞎想,难道不是这男人故意引她?

    顾相思褪了鞋,脚踩着台阶下到了药池里,专门选了一个距离男人远一点的位置。

    刚稳住。

    “过来。”他喊她。

    顾相思不去,“你不是要走了吗?”

    傅凉瞥了一眼有点气鼓鼓的女孩,解释了一句,“哦,忘了,医嘱上面说要泡够两个小时,眼下还差半几分钟。”

    “大骗子!”

    狗屁的要走了,就是为了骗她下来,哼。

    “你不是想知道梦里那件事的原因吗,过来的话,我就告诉你。”男人抛出引诱的条件。

    其实,他自己也可以过去的,但他不想这样做。

    顾相思警惕,“你就这样说,我能听见。”

    她穿的衣服薄,现下在水里又打湿了,布料贴在身上,曲线明显,要是过去的话,势必要站起来,直接暴露在男人面前,她,害羞。

    反正打死她也不去。

    “不来的话,就不说了。”傅凉也挺有原则的,他眯了眯眼看向顾相思那边。

    勾了勾唇。

    一抹浅笑出现。

    小东西,就这么怕他?

    “你说呗。”她挺想知道的。

    他也学着她,“不说呗。”

    顾相思哼一声,闭上了眼,“不说就不说。”

    男人淡笑。

    听到水声,顾相思又睁开眼,见男人裹上了衣服还带水的脚踩上了台阶,“你要走啊?”

    “你自己先在这泡,过会我过来陪你。”他转身,低头看她。

    这下变成了他在上,她在下。

    顾相思说好。

    “外面房间里有我给你买的衣服,你去试试。”不是黑色的,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好。”他笑着应。

    等男人出去后,顾相思开始发困,头摇晃了一会儿,抵在了汤池光滑的墙壁上。

    眼皮在抬起与落下之间挣扎了几秒,最终不抵困劲,还是闭上了眼睛。

    傅凉出去后,去见了傅伯一面,十分钟后才出来,院子里傅凌正帮老人一个一个挪药草。

    他看了一会儿。

    对面俩人才发现他。

    傅凌放下药草,跑过来,小脸带光,“爹爹,你醒了!”

    傅凉将他抱起来,往老人那边走,捏了捏他的小脸蛋,“瘦了点。”

    老人接话,“怎么不瘦,你和那丫头俩人又是昏迷又是受伤的,可苦了小凌了。”

    “担心娘亲和爹爹?”

    “嗯。”闷闷的,小家伙头埋在傅凉怀里,有一股软弱的劲儿。

    “娘亲昨夜没有睡觉。”他告状。

    昨夜司姐姐带着他休息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但他不知道怎么劝,娘亲最听爹爹的话了。

    “我知道。”傅凉说。

    “那丫头在里面?”老人抽空问了一句。

    “在,汤池有助眠的效果,能帮助她入睡。”

    老人点头,手里理着药草,将不同类的放到不同的地方,距离远的,傅凌就帮他一把,他乐呵呵的笑,“那丫头身上的蛊毒怎么样了?”

    “还在潜伏期。”

    血玫瑰那边也在研究,上次他去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些眉目,等回了南城,也该差不多了。

    “蛊,是沐家祖先发明出来的,传到如今也有很多不全,我之前见到一个古书的残页上面提到三星海棠毒的解药是人体入蛊的一个途径,丫头已经中了蛊毒,你也该小心点。”老人提醒了一句。

    他精通医术,却是不擅长蛊毒。

    傅凉接了话,姿态摆的很低,“我知道,会注意的。”

    傅凌在一旁,两个人讲的话,他都懂。

    他是不足月份生的,但没有一般孩子的体弱之症,原因他也知道,因为娘亲体内的蛊虫,它蚕食母体,不伤子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