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古炎帝 > 第6章 年轻的楼主
 俊秀少年面带不悦之色,道:“就算有人破坏规矩,那也是你身边之人,你身为百宝楼的执法者,怎可听他人的片面之言,而颠倒黑白。”

“放肆,本执事要如何做事,还轮不到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来教,是非曲直,本执事心中自有评断。”

莫远执事横眉怒斥道。

如果随便什么人都能指责于他,那他的威严何存?

俊秀少年脸色微沉,道:“看来你是执意要徇私包庇于他,不惜损坏百宝楼的声誉,你就不怕受到百宝楼内部的惩罚?”

“胆敢污蔑本执事,罪加一等,跪下来受罚吧。”

莫远执事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说话间,莫远执事伸出一只手来,释放出强大的力量,凝聚成一只半透明大手,径直向俊秀少年抓去。

“砰。”

中年美妇随意挥挥手,半透明大手便是轰然爆碎,化为原本的力量形态,消散于天地间。

“嗯?

先天强者。”

莫远执事心中一惊,不自觉生出丝丝不安之感来。

这时候,俊秀少年上前一步,翻手取出一块椭圆形的黑色令牌,呈现在莫远执事的面前。

看到黑色令牌,莫远执事脸色剧变,道:“楼主令,你是总部派遣来的新任楼主?”

他之所以无所顾忌,就是因为云阳城百宝楼的楼主之位空缺,三位执事的权力大增,没有人能制衡他们。

何曾想,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毛头小子,竟然就是新任的楼主,他的运气,未免太差了些。

莫远执事怎么也没想到,新任楼主会如此年轻,且并未达到先天层次,总部的安排,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王奇直接呆住,差点直接昏死过去,他招惹到的居然是百宝楼的新任楼主,这等大人物,就算是他爷爷,也不敢得罪。

此事若是传回王家,他爷爷还不知道会怎么收拾他。

“怎么?

楼主令还能作假不成?”

俊秀少年淡漠反问道。

莫远执事连忙上前,躬身行了一礼,道:“属下参见楼主。”

莫远执事将头埋得很低,额头上冷汗直冒,他也不傻,俊秀少年未达先天层次,就能成为一座分楼的楼主,身边还有先天强者保护,来历绝不简单。

而他刚才,竟然还想出手让其跪下,简直就是在作死。

“他居然是百宝楼的新任楼主,看他的模样,最多十五岁,也太年轻了吧。”

“莫远执事和王奇这回惨了。”

在场诸多修炼者的目光,尽皆投向俊秀少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纵然叶逸尘早猜到俊秀少年来历不凡,此刻,仍旧是有些惊讶,百宝楼的历史上,似乎还未有过如此年轻的楼主。

“如此年轻,就被派遣来担此重任,此人必有过人之处,他的到来,或许会让云阳城发生一些有趣的变化。”

叶逸尘暗道。

当然,这些都与他没有太大关系,他所需要的仅仅是对方手中的融灵草,抓紧恢复实力,才最为重要。

俊秀少年看向王奇,道:“你破坏了百宝楼的规矩,今后不得再踏入百宝楼一步。”

闻言,王奇却是如蒙大赦,他还以为俊秀少年要如何惩罚与他,仅仅是不再进入百宝楼,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但随即,王奇心中又涌现出浓烈的怨愤之意,不管怎样,他今天都已经是颜面无存,沦为笑柄。

不过,王奇不敢记恨俊秀少年,对方来头太大,绝非他所能招惹。

所以,他只能将所有的账,都算在叶逸尘的头上。

“叶逸尘,你给我等着,这笔账我一定会和你清算。”

王奇心中发狠。

最后怨毒的看了叶逸尘一眼,王奇不敢耽搁,逃也似的离开了百宝楼,生怕俊秀少年突然改变主意。

叶逸尘当然知道王奇记恨于他,却并不在意,像这种跳梁小丑,他从未放在心上。

“莫远执事,你不辨是非,罔顾百宝楼的规矩,便罚你面壁思过一个月。”

俊秀少年转而对莫远执事说道。

莫远执事心中虽不愿,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选择与俊秀少年对着干,显然是不明智的。

不得已之下,他也只能点头认罚。

俊秀少年转头看向叶逸尘,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道:“让叶兄见笑了,这些融灵草,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叶兄收下。”

一株融灵草,价值上千枚金币,盒内装有十三株,便是一万三千枚金币,这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俊秀少年居然随手就送出,不得不说,其很有魄力。

“那便多谢了。”

阳裕并未推辞,十分干脆的伸手接过。

他倒不是贪便宜,而是给俊秀少年一个面子,保住百宝楼的声誉。

闲聊几句之后,俊秀少年亲自将叶逸尘送出百宝楼。

就在叶逸尘准备离开之际,俊秀少年取出一张紫色晶卡,道:“叶兄今后若有什么需要,欢迎随时来百宝楼,就算云阳城没有的东西,我也可以从其他地方给你弄来。”

看到紫色晶卡,叶逸尘眼中不禁闪过一道异光,他曾听说过百宝楼的贵宾紫晶卡,拥有了它,在百宝楼购买任何东西,都可以享受九折优惠。

紫晶卡很珍贵,整个云阳城,就只有城主及三大家族的家主才拥有,可说是身份的象征。

叶逸尘伸手接过紫晶卡,拱手道:“不必再送,告辞。”

说罢,叶逸尘转身离开,眨眼便消失在人海之中。

“叶逸尘曾经的确是天才人物,可如今他灵海破碎,经脉尽断,已经成为废人,这般去结交,值得吗?”

中年美妇眼中流露出不解之色。

俊秀少年道:“我做事,全凭心意,没有什么值不值得。

而且,我有一种预感,他不会就此沉沦下去。”

“为何如此说?”

中年美妇疑惑问道。

俊秀少年没有回答,眼中闪过几缕深邃的光华,驻足片刻后,转身进入百宝楼。

……远离坊市的一条僻静街道,叶逸尘忽然停下脚步。

“跟了我一路,还不打算现身吗?”

叶逸尘转过身来,淡淡说道。

角落中,一道高大身影走了出来,是一名身形壮硕的中年男子,脸上又一道十分狰狞的刀疤,略显诧异的看着叶逸尘,道:“警觉性倒是很高,居然能够察觉到我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