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国金融 > 第47章 不一样的爱情观
    第二天上班,沈辉还有些心思不宁的。

    想了会黄佩佩的事,又想起了小姨父和小姨要过来的事。

    小姨父和小姨估计在家呆不住,急着要挣钱,老妈打了电话,昨天就要过来,让沈辉有点措手不及,房子还没找好呢,这过来住哪?

    要说老爹和老妈两边的亲戚,关系最好的就是小姨父家,自己发达了,照顾一下小姨一家那没二话,不然他也不可能答应把小姨父和小姨塞到公司。

    正准备问下杨姗房子找的咋样了,杨姗却主动来汇报了。

    晚天接到任务之后,杨姗一下午都在到处跑,按照老板的要求,既要离这里近,还要房子好点,关键是价格不能太高,这样的房子实在不好找。

    看了一圈,最后看中了潍坊路一个半新不旧的小区。

    房子不大,二居室,八十多平,才装修没几年,一应家具电器俱全,拎包入住,就是租金高了点,一个月八千,一年接近十万,一个人的工资刚够房租。

    沈辉听了,又看了看图片,当即拍了板,就这套了。

    毕竟是给小姨和小姨父住,而且要在公司上班,不好以公司名义租。

    沈辉就让杨姗以她的名义租下,直接给了一年房租。

    搞定房子的事,刚刚松了口气,手机响了。

    看了下来电,竟然是黄佩佩打来的。

    沈辉琢磨了下,就接了起来:“酒醒了?”

    黄佩佩嗯了声,说:“我在外滩呢,你忙不,不忙的话出来转转。”

    沈辉略一犹豫,就道:“给我发个位置,我现在过去。”

    黄佩佩说声好,就挂了电话。

    沈辉拿着手机琢磨一阵,出门叫吴天明给他安排车过去。

    吴天明一边打电话,一边问:“沈总要我去不?”

    沈辉说:“不用你跟着去,我办点私事。”

    吴天明说声好,这时电话已接通,忙跟杨姗说了几句。

    沈辉到楼下时,车已经开了过来,司机正站在车前等。

    司机到是见过,但名字忘了,车是他的慕尚。

    沈辉坐了后排,将位置发给司机,就靠在靠背上放松身心。

    司机也不说话,很快就打火起车,驶向外滩。

    到了地头,司机才扭头叫了一声:“沈总到了。”

    沈辉没有下车,而是扭头扫了眼,直到看到黄佩佩,才推开车门下车。

    这里不能长时间停车,司机很快开车离开。

    黄佩佩今天出门明显打扮了一番,上身是一件白色短卦,下身一条浅黄色裙子,脚上一双小白鞋,头发用一条带子扎成马尾,与时尚无关,却透着一种清新的美。

    不过这女人似有心事,抚着护栏望着静静流尚的滨江,眼神有点迷蒙。

    沈身走到她身边站定,问:“想啥呢,这么出神?”

    黄佩佩似是才回过神,说:“我在想要不要从这里跳下去呢!”

    沈辉一皱眉,说:“这还是我认识的黄佩佩吗,你啥时候这么忧郁了?”

    黄佩佩这才哈哈一笑,大眼眨了眨,伸手套上了沈辉手臂,说:“陪我转转!”

    沈辉浑身都僵了一下,说:“用不着这样吧?”

    黄佩佩拉了一下,说:“走啊!”

    沈辉不想让人看笑话,只得被她牵着往前走,边走边问:“你没发烧吧?”

    黄佩佩说:“没有,你看我像发烧的样子吗?”

    沈辉看了她两眼,说:“那你今天怎么有点不正常?”

    黄佩佩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说:“本来昨晚想跟你说,结果喝醉了。”

    沈辉问:“你想说啥?”

    黄佩佩说:“跟你谈恋爱啊,你觉得咋俩谈恋爱咋样?”

    沈辉也不说话了,回想昨晚黄佩佩的不正常,再看今天的所为,心里也有点糊涂,这压根就没有半点征兆啊,来沪市后虽然经常一起吃个饭啥的,但从来没往这方面考虑过,怎么忽然来这一出,实在让他头大,问:“你不会认真的吧?”

    黄佩佩苦恼地道:“你就当我认真的行不?”

    沈辉头大道:“这都哪跟哪,这也太扯了!”

    黄佩佩没有说话,微微低了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阵,沈辉才发现她在哭,顿时更加郁闷了。

    这特么哭哭啼啼的叫什么事,被人看到了,还以为自己是渣男负心汉呢,赶紧拉着她走到一个人比较少的角落里,无奈地道:“你先别哭行不,有话慢慢说。”

    “我没哭!”

    黄佩佩用手背抹了把眼睛,死不承认。

    “好吧,你没哭!”

    沈辉看着她问道:“好好说说,你到底咋了?”

    黄佩佩眼泪又下来了:“我想谈恋爱。”

    沈辉叹口气,感觉这几天真是中邪了,给她擦了擦眼睛,说:“你这没头没尾的,之前咱也玩的好好的,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啊,咋忽然就想到这个了?”

    黄佩佩眨着眼睛:“我想谈恋爱了。”

    沈辉只得又给她擦了擦,无奈道:“好好好,我知道你想谈恋爱了,问题是,怎么会是我啊,咱都这么熟了,压根就没电啊,你也不丑,找个男人还不容易?”

    黄佩佩打了他一巴掌,破涕为笑:“问题沪市我就认识你一男人啊!”

    沈辉懵逼,这特么是理由吗?

    黄佩佩见他没反应,说:“喂,你咋跟个木头一样?”

    沈辉满头黑线,说:“你再考虑考虑啊,可别一时冲动,我都没往那方面想过。”

    黄佩佩眼泪珠子又下来了,也不知道她那么开朗的人,今天咋这么多眼泪。

    沈辉头大的不行,感觉头上一片乌云,忙说:“有话好好说,别哭啊!”

    黄佩佩擦擦眼睛,说:“你知道不,我长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呢!”

    沈辉半信半疑,憋了半天,说:“我也没谈过恋爱。”

    “噗!”

    黄佩佩笑喷了,说:“你都结过婚了,竟然说没谈过恋爱?”

    沈辉就呵呵了,也不怕丢脸,说:“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哪有时间谈恋爱,结婚也是家里介绍的,稀里糊涂就成了家,整天都是柴木油盐,哪知道啥是谈恋爱,后来过不下去又离了,有时候我都羡慕你们这些上大学的同学,能在大学里轰轰烈烈,无所顾忌的谈上一场恋爱,就算最终没有开化结果,至少也人生无憾了。”

    黄佩佩眨眨眼,说:“我大学没谈过恋爱。”

    沈辉问:“没男生追你吗?”

    黄佩佩说:“有啊,但那会傻乎乎的,迷上了网络小说,跟几个男生吃了几次饭,感觉没小说有趣就不去了,学校里还有人骂我装清高呢,到大四写了小说就再不和男人来往了。”

    沈辉听的一愣一愣的,这也是个人才啊!

    想了想,问:“你有喜欢过男生吗?”

    黄佩佩苦着脸说:“没有啊,我都不知道怎么喜欢人!”

    沈辉又听的满头黑线:“那你现在怎么又想谈恋爱了?”

    黄佩佩理所当然地道:“太寂寞啊,天天躲在出租屋里爬格子,有时候闷的想哭,就想找一个男人靠靠,沪市我又没认识的男人,就你了。”

    沈辉彻底无语,这是啥样的爱情观啊!

    转了半天念头,虽然不想伤害黄佩佩,但还是习惯了有啥说啥,直接就把心里的想法给说了出来:“可我压根没考虑过啊,我觉得咱还是做同学就挺好!”

    黄佩佩眨了眨大眼睛,眨着眨着就有起雾了。

    沈辉忙说:“你别哭,咱好好说啊!”

    黄佩佩努力点着头,却还是控制不住情绪。

    沈辉道:“你可别胡思乱想,我不是看不上你,主要是咱俩太熟了,以前压根就没想过这事,而且我一个离过婚的男人,真要谈恋爱,我都觉得我配不上你。”

    黄佩佩立马就笑了,真是孩子泪,来的快去的也快。

    “我不在乎啊!”

    这姑娘眨着大眼睛,说:“之前相亲的时候我也没想过,可等你到了沪市,我就想找个男人靠靠,想来想去就觉得你还行,反正你也没孩子,我觉得咱俩凑合着过挺不错的。”

    沈辉哭笑不得,道:“过日子也能随便凑合吗?”

    黄佩佩说:“那有啥不行的,我觉得稀里糊涂过一辈子也挺不错。”

    沈辉叹了口气,说:“你这想法太草率了,你都不了解我,咋凑合着过!”

    黄佩佩惊讶道:“都认识十几年了,我咋不了解你?”

    沈辉说:“我有很多女人,最近还泡了个大明星你知道吗?”

    黄佩佩眨眨眼:“真的假的?”

    沈辉道:“真的。”

    黄佩佩问:“有结婚对象没?”

    沈辉摇头:“没有,就是玩玩而已,对于一个离过婚的男人来说,婚姻都是浮云,特别是对现在的我来说,轻易也不会结婚,实在伤不起,不想结了再离第二次。”

    黄佩佩说:“那你玩啊,我累了肩膀借我靠靠就行了。”

    沈辉认真地说:“你别这样,要不咱们先好好冷静一下再说!”

    黄佩佩眼泪又来了,沈辉顿觉生活乱如丝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