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039偷的袖扣


    “我不要,要了你的钱,我以后再也看不起我自己,我要袖扣,你可以考虑考虑,到底什么时候把它给我,那是我父亲的遗物。”

    云可心说着话一直盯着轩辕翊,坐在拐角沙发上,看着他,既然话赶话都说到这里了,她也很想知道,父亲的袖扣到底为什么会在轩辕翊手里,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可能,它绝不是你父亲的。”

    “这么说,就是你承认你有袖扣了,刚才为什么说没有骗我?”

    云可心抓住轩辕翊话语中的重点,利郎回击,几个回合下来,让轩辕翊有种挫败的气馁,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在任何人面前,他都能高高在韩保持着帝王一般的霸气,却唯独对她,他总是顾忌,便造成了如今这样被动的局面。

    “我不会给你的。”

    轩辕翊默默垂头,双手缓慢抱住脸庞,将几乎整个脸都埋在手心里,他清冷的情绪难得一见的见了波澜,看上去,十分沉痛,是她的话,让他回想起什么,什么让他无法面对直视的痛苦。

    云可心有些被震惊,她没想到,轩辕翊会是眼前这样的反应,他的痛苦不像是装出来的,她清楚的看见,他甚至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那是无法抑制不由自主的本能反应。

    难道他说的是真的?那父亲的袖扣去那里了?为什么轩辕翊手里有一模一样的一颗?

    无数疑问涌上心头,让云可心心情复杂,头痛的很,看轩辕翊的样子,怕是真的很难把袖扣交给她了,那她到底要怎么才能完成任务呢?

    人就是这样,升级的甜头云可心已经尝了两次,她对后面的等级提升越来越感兴趣,她想让自己变美,也想满足自己的希望完全靠自己努力,更想升级成功之后,彻底摆脱这种复杂纠缠的难受关系。

    客服说升级十级之后可以成功提取老公一枚,却没说,她提取成功之后,不能抛弃,是不是,这是她最近两天才想明白的问题。

    眼下是找不到袖扣了,云可心不想逼的太急适得其反,她想了想,还是慢慢来比较好,先前她想的办法就不错,抛砖引玉,她得尽快给轩辕翊买个他上心的礼物,这样他才有可能把东西放在重要的东西一起,她才能有可能找到那枚袖扣。

    “你别难过了,我不知道你会这么伤心,对不起,我父亲的袖扣也是不见了,我才想找你问问。”云可心沉思片刻之后,给了轩辕翊一些安慰,一个很牵强的理由,破绽百出的借口。

    奇怪的是,轩辕翊精明一世,却并没有指出她的借口不对劲,反而,他看了一眼云可心,缓缓开口,说了一些让云可心觉得匪夷所思的话来。

    “袖扣,是我偷的,我以为没人知道在我手里,每次看见她拿着袖扣发呆的时候,我就心痛,所以,我偷了它,让她再也不能看着袖扣想什么。”

    云可心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轩辕翊嘴里的她到底是谁,难道是说她父亲云柏?

    这有点不可能啊!她从来没有见过轩辕翊。

    不,等等,她脑海里忽然想起尘封多年的一个画面,原本她早已忘记的画面,如早已模糊不清。

    云可心记得她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个阿姨经常带个小男孩来看她,小男孩跟她玩,叫她可可,那个阿姨就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发呆。

    难道!那个小男孩是轩辕翊?她三岁,他已经十岁,一个十岁的小男孩陪她一个三岁的孩子玩,感觉上有点不可能,可事实上,那时候他们在一起玩的很开心。

    十岁的孩子一般事情都已经能记住了,那么,轩辕翊记得她是谁么?

    云可心不敢问,也不想问,她从内心深处恐惧,怕有些事情,撕开面纱就是血淋淋的局面,她怕自己根本无法承受,逃避,成为她自我保护的本能意识。

    “不管他是谁,在你心中,一定很重要吧。”云可心淡淡的问了一句,却抑制不住心头微微酸楚的感觉。

    “嗯,在我生命中,她是最重要的人,也是我最不想,不能伤害的人。”轩辕翊从沉痛中努力克制,渐渐感觉清醒过来,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看着云可心说的。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最柔弱的地方,而他轩辕翊,在别人眼中的雄狮猛兽,心中那最柔软的地方,一直都深藏不露,今天,是他第一次想说出来,想对着面前这个小女人,说他心中隐藏的最沉最深的隐痛。

    云可心默默沉眸,涟漪目光中尽是苦涩,她猜想着,轩辕翊嘴里的“她”,到底是谁,云可心第一想到的人是苏乔,她猜想,或许果果那孩子也是苏乔的?

    转念一想,又有点不肯能,果果四岁的样子,苏乔跟她同年,今年才十八,她不可能十四岁就生了孩子。

    轩辕翊呀轩辕翊!你的身边,你的心里,到底有多少扯不清的女人?你这样的男人,真的要成为她的老公么?云可心打心眼中开始抗拒。

    如今的她只想,能顺利完成升级,又能保住自己最后的防线,最终能全身而退,这样的结果才尽她意。

    云可心心中盘算,总觉得希望一定要有,一个人,要是连希望都没有了,他也就没有活着的动力。

    不管轩辕翊有多少女人,有多少心思,云可心在心里劝自己,那都跟她没关系,完全没关系。

    “呵呵,那就好好保护她,人这一辈子总有自己该珍惜的人,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只要你觉得她最重要,你就该竭尽所能护她周全一生。”

    “我也是这样想的,谢谢你,可可,是你让我满是阴霾的生活里看见一缕阳光,谢谢你。”

    轩辕翊说这话,又想拉云可心的小手,想把她搂在怀里。

    不知道为什么,他如今非常贪恋她柔软的身子紧紧拥在怀里的感觉,那种心动着的温暖,似盛开的艳丽罂粟花一般,叫他不知不觉上瘾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