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067酒吧老板娘的故事


    幻尘这家酒吧有点特别,并不在闹市区里,而是在一个偏远市区的城乡结合部,酒吧虽然地理位置不大好,可却天天人满为患,不是事先预约的特别会员,都很难点到位置。

    Lisa是幻尘酒吧的常客,一直留着自己的一个包厢包月订下的,所以,他们直接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因为人多而被拒绝。

    穿过灯红酒绿的喧闹大厅,Lisa的独有包厢倒是另外一片天地,闹中取静别具一格,仿佛出淤泥而不染的清荷,矗立在热闹喧天的幻尘酒吧之巅。

    包厢里布置清雅,给人一种舒服的归家感受,云可心跟Lisa进去后,来来往往有几个身着旗袍的服务员进来布置了一番,送上来清酒,鲜果,一点下酒的小点心,还有Lisa特别给云可心点的一壶鲜榨果汁,看样子Lisa只想让云可心陪着自己喝酒,而没有打算让十八岁的她跟着喝酒。

    “Lisa姐,我可以喝一点酒的,我陪你。”

    “下次,下次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Lisa拒绝了云可心的主动请缨,笑吟吟的拿起斟酒器,开始了她一个人的自斟自饮。

    云可心没有坚持己见,默默的,她盘腿坐下,包厢里面的桌子很低,有些日式风格,她看Lisa一进来就坐在了地毯上,她也学着样子,款款坐下来。

    Lisa一口喝尽一杯酒,弹手,朝空中抛了一个香辣花生米,花生精准落在她嘴里,纯熟的动作,带着某种豪放气质。

    云可心看着Lisa微微吃惊,她没想到,Lisa这样的女人,也能有这种豪迈的举动,若不是亲眼所见,她定然不会相信,那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出来的,女汉子这样的动作也不奇怪,偏偏是Lisa这样倾倒众生的娇柔魅惑的女人。

    “别拘谨,想怎样就怎样吧,你就当我是你家人,最亲的亲戚,放开了手的吃喝,在我这里绝对没事,呵呵……”

    Lisa 看云可心有些谨慎,干脆的豪迈嗓音,提点着她。

    亲人!云可心目光稍稍沉凝在对面的女人脸上,说实话,这个女人从一开始给她的感觉,就是这种类似的感受,不受约束的关心,毫无目的的接近,笑的爱抚,让她感觉正是像一个稍稍年长的亲人在身边。

    “好的,姐姐,我很喜欢你,姐姐,既然姐姐把我当亲人,那我也会把姐姐当成亲人对待的,姐姐,我以果汁代酒,敬你一杯,希望你永远的青春靓丽,光鲜照人。”云可心笑的很是开心,自从她亲姐姐云英失踪之后,她很想姐姐,今天跟Lisa说话,又让她感受到姐姐就在身边的那种关怀备至的眼神,让她默默的开心。

    生活再怎么苦,也不要忘记自己加点糖进去搅和搅和,这样的人生才能好好的继续,不然,那么苦的生活,又有谁能开心的继续。

    云可心陪着Lisa喝了几杯酒,她发现,Lisa其实并不是很能喝,原先看她要了一大瓶白酒,还以为她能千杯不醉的酒量,照现在情况看来,她只是想把自己灌醉,或许是酒醉的时候,她能逃避什么痛苦吧,云可心这样猜测着。

    只是她不是一个很喜欢扒人家八卦的性格,Lisa不想说,云可心也不准备问,有些事情,心照不宣才是最好的状态。

    Lisa酒过半巡,开始边喝酒边流泪,脸上的笑容尽是苦涩,似乎有些话实在是难以启齿,才让她像现在这样,只能通过酒精麻醉,好减轻一点心理上难以承受的苦痛感受。

    云可心没有多话,默默陪伴,学会倾听者是最好的交流对象,这一点,她做的恰到好处的微妙。

    “这个地方,以前都是我一个人来,老板娘幻尘以前坐过十年牢,回来之后,开了这个酒吧,她是个有故事的人,也知道,怎么让有故事的人来这里宣泄情绪,所以,这里的生意特别好。”

    Lisa喝了不少酒之后,开始端着酒杯对酒杯说话,看似自言自语,却也没有忽视坐在在桌子对面的云可心,她笑的凄凉感特别强烈。

    云可心年岁不大,经历却也不是单纯的人了,十五岁父母相继出事之后,她稚嫩肩膀就开始了挑起家庭责任的重担,虽然她有奶奶,有姑姑,可这两个亲人平时不给她添乱她就谢天谢地了,根本指望不上照顾弟弟照顾她。

    三年以来她到处打工,受尽白眼,也知道生活的不易艰辛,此刻,似乎也能理解一些Lisa的满目苍凉。

    Lisa的说老板娘是个有故事的人,她是个有故事的人,云可心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每一个人都是个有故事的人,那些看上去活的很轻松的人,也不过是有人替他们负重前行了而已。

    “嗯,生意是不错,能在这样的地方开出这样一个酒吧的女人,一定不简单。”

    顺着Lisa的话,云可心开始跟Lisa交心的聊天,本来答应Lisa来喝酒的时候,就没打算跟她多生分了,既然是朋友,云可心觉得,必然是要坦坦荡荡的。

    Lisa举杯一饮而尽,辛辣的酒杯,呛得她眉头紧锁。

    放下酒杯,她也打开了话匣子。

    “确实,幻尘是个能让天下男人甘心臣服的好女人,也就是她那个渣男老公才会不懂珍惜,才逼她走上不归路,听说当年,她老公不顾她怀胎即将临盆,寒冬腊月把她推进池塘差点淹死,她都没有半点怨言,可他居然死心不改在幻尘坐月子的时候去嫖去赌,赌输了没钱还,他把自己还没有满月的亲生孩子给卖了,幻尘也是实在寒心,争执中一失手打死了那个男人,被判十年,想想,我都替她觉得冤,那个男人就该死,我要是幻尘,早就下手要了那个男人命,还等到孩子失踪被卖了,这么多年了,她一直没找到孩子,心里苦啊!”

    Lisa一口气说了许多许多,像是推己及人,说不尽的苦涩笑意在嘴角蔓延,滴滴泪珠,说着说着又在脸颊滚动着。

    云可心认真的听着,她知道,那是一个人的心底最柔软的部分,平时不会轻易示人,她没有当Lisa是醉酒之后的醉话,听得敷衍,因为她能理解,Lisa是已经没把她当外人了,才会跟她说出这些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