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071相依为命的姐弟俩


    “你想干什么?想杀了我吧?你这个女人!”洪秀粗暴的嗓门大声嘶吼,一点没有因为苏乔是个女生而有怜香惜玉的势头。

    苏乔正在气头上,此刻看谁都不顺眼,再一看洪秀对自己不问青红皂白的破口大骂,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握紧拳头冲着洪秀大步奔过去,苏乔柔弱的身子仿佛瞬间变身女超人,难得一见的敏捷迅速,她提拳一拳朝洪秀的脸颊砸过去,快到几乎没让人反应的时间。

    洪秀微微吃惊,他没想到,平时一直以柔弱示人的苏乔,会有如此好身手,一看就是经过严格训练过的架势。

    好在洪秀根本不是省油的灯,他也是练过的体格,本能的比一般人更加敏捷迅速,他下意识本能的头朝旁边一偏,躲过了苏乔的正面攻击,仅仅让她的拳头擦了一下颧骨。

    尽管只是擦过的力量,洪秀也觉得脸颊像是骨头被刨走了一块一般的疼痛。

    退后一步,洪秀满脸的邪肆笑容,金钩一般瞧着苏乔满腹的浓烈兴趣。

    “哦呦!不错,身手这么好,一直装的很柔弱,你到底累不累啊?”

    洪秀调笑的戏言,瞄着苏乔冷笑诋毁,说的倒也是事实,他洪秀一直都是一个直爽的人,有什么说什么,也不知道说话的语气轻重,跟别说还顾忌别人能不能接受得了的问题了。

    苏乔脸色万紫千红的色彩缤纷,这时候情绪复杂难受,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对云可心好,她到底什么地方不如云可心了?她越纠结越是生气。

    怒火中烧的她再也顾不上什么,一个旋风腿朝着洪秀飞踢过去,紧跟着左右开弓的几个拳击击打,抬脚三百六十度纵身一跃,狠狠一脚如行云流水,攻击洪秀毫不犹豫。

    洪秀一开始还有点大意,他没想到苏乔是个隐藏实力的高手,懒散接过几招之后,他提起精神,反守为攻,开始跟苏乔正面交锋。

    两个人不到三分钟已经交手不下三十招,终于也引起同学们的注意。

    “那边是谁?怎么打起来了?”有人一声高呼,指引着同学们的目光聚集到苏乔跟洪秀身上,纷纷聚集过去。

    云可心循着众人目光也看见了战斗中的苏乔,她顿时心中一惊,难以置信。

    此刻的苏乔跟她平时认识的完全就不是一个人的模样,看她敏捷身手,扎实的武功功底,想想不久前她还作死的打过人家一巴掌,云可心觉得自己后脊梁一阵阵发凉,这当时的苏乔是没有发火呀,要是她当时没有隐忍,按;现在的她云可心实力,十个也不是苏乔的对手啊。

    苏乔怎么有这么好的身手的?以前她怎么从来没发现过?总结原因,不是她云可心太傻,就是苏乔隐藏的实在太深了。

    洪秀跟苏乔打的正是如火如荼,苏乔却忽然收手了,她双目猩红的瞪着洪秀,满目的委屈,泪水涟涟的招人怜悯模样。

    洪秀一个拳头差点没收住,就要砸在苏乔脸上,却在苏乔眼前给生生止住。

    他洪秀不是欺软怕硬的人,又怎么会去攻击一个不准备还手的人。

    “你干啥不打了?他妈的勾起老子的馋虫,忽然停手什么意思?你倒是打呀!”洪秀爆裂如火,冲着苏乔嘶吼,他是个武痴,身体里住着无数武虫一般,好不容易棋逢对手,打的正是过瘾的时候,这时候苏乔忽然住手了,怎么不让他恼火。

    苏乔撇了一眼不断聚集过来的同学们,这时候的她还不想破坏她在大多数人心目中的柔弱圣女的形象,她擦着眼泪娇娇气气的嗔怒。

    “你这就不讲理了,人家一个女孩子,还受着伤,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你想欺负我就明说是了,说什么糊涂话呢。”苏乔一如既往的娇柔秀媚姿态,说着她娇滴滴的柔和话语,说醉了不少人的心。

    说完她一跺脚,一扭头,一转身,人已经走了出去。

    “哎,你……”洪秀感觉就像是一块巨石堵住胸口,气结郁闷,手指着远去的苏乔一直颤抖就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本来他就不善言辞,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被气的不轻。

    同学哄堂一笑各自散去。

    人群中留下来的云可心,走到洪秀身边,抬手拍拍他肩膀,算是表示理解。

    他直爽耿直的洪秀又怎么是肚子里十八道弯弯的苏乔的对手,就算不说什么气人的话,她也能把洪秀给气个半死,这是她苏乔的高深道行,高深莫测。

    “你相信我,她,她真的很能打!比我都不差,身手!”洪秀上气不接下气的,总算把一句完整的话说完,说着指着苏乔消失早不见人影的方向,还在生气。

    云可心莞尔一笑,看着洪秀,给了他一个安逸静默的眼神。

    “别生气了,有些事情是说不清的,我理解你就行了,这世界上,谁也不是人民币,能让每个人都满意,有人理解,已经很幸福了,呵呵。”云可心安慰的跟洪秀说了几句话,算是点醒,说完,她觉得也不便再多说什么,毕竟,每个人的心路历程成长,都是需要自己去磨砺的,能不能成长,也是洪秀自己的事情了,别人帮不了忙。

    洪秀是直性子,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他见云可心跟他说完一句话就要走,紧跟着跑了几步追上她的脚步。

    “喂,可心,听说了么?最近如兰出现了割肉恶魔,我看苏乔身手那么好还隐藏的那么深,我怀疑,是不是她作案的,嘿嘿……”终归是咽不下心中一口闷气,洪秀上前跟云可心搭话,还是损了苏乔几句。

    云可心不由的一怔,她这些天有点忙,还真没有听说什么八卦的事情,“割肉恶魔”?那是怎么回事?听名字就觉得让人心里瘆得慌。

    “没有啊,到底怎么回事?快跟我说说。”云可心阻止不了自己的好奇心作祟,想想如兰也不是很大,要真是有恶魔出现,她或许也不能独善其身,多少提防一点还是好些的。

    “你连这个都没听说啊!”洪秀被云可心的话瞬间转移注意力,哪里还记得苏乔什么事,这会满脸的兴趣都写着,“割肉恶魔”四个大字。

    “我跟你说啊,事情是这样的,一开始是如兰西郊偏僻的地方,出现的第一起夜归的女孩被人袭击,割走大腿上肉的事件,当时还没有引起很多人注意,还以为那个女孩子自身不检点招来的仇家做的事情,,没想到,接下来在不同地方,不同女孩子身上都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加起来一共四起了,这才传的沸沸扬扬的,让人心生恐惧,都说如兰出现了割肉恶魔,可心你最近也要小心一点,谁也不知道,这事到底是谁做的,特别是女孩子,那人割肉的对象都是年轻女孩,割走的都是左边大腿内侧的一块肉,谁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想些什么。”

    洪秀一口气说了许多话,说的眉飞色舞,津津乐道的跟云可心叙述。

    云可心惊呆了,她没想到短短几天没注意八卦,如兰市坊间流传着这么大的新闻事件她都一点不知道,这听起来危言耸听的事情,就发生在身边不远处,叫她怎能不震惊。

    “这么大事应该报警了吧!警察那边一点线索都没有么?”云可心难以置信的追问洪秀,说着话,紧盯着洪秀的眼睛,看似要把人看穿一般的认真。

    洪秀有点受不了的迹象,他摸摸自己的后脑勺,之后紧张的憨笑。

    “嘿!不是我有意损毁警察叔叔的完美高大上的美好形象哈,这一次这件事,警察还真是一点线索没找到,真正的做了一会摆设。”洪秀直言不讳,跟云可心,他本来就不想藏着掖着,何况他也不是那样的人,有什么知道的,自然言无不尽知无不言。

    云可心对洪秀的消息是确信不疑的,洪秀身份也算特殊,来自他父母那块的风声,多多少少会比别人那里来的更加真实准确及时一些,身份摆在那里,就算他父母自己不说,洪秀身边也都是些高干子弟,多少能捕风捉影知道一些。

    既然洪秀说这件事没线索,那就真的没什么线索了。

    只是,云可心隐隐觉得,如兰市近来还真是多事之秋,先前有尹丹的中毒事件,到现在都还悬而未决,这倒好,又出现了这割肉事件,这些事情都来得蹊跷离奇,让云可心觉得胆战心惊,毕竟,谁都是血肉之躯,生命只有一次,这些扑出迷离的事情隐约都有种压迫生命的感受,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

    学校里面的一天,算是波澜不惊的顺利度过了,转眼又是一周的周末,时间总是在人不经意间悄悄的溜走了,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早已回不去的时候了。

    云琦赶在周末前办理了出院手续,云可心没等放学,请了一节课的假,早早的来到市医院接弟弟出院。

    原本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情,云可心却有点高兴不起来。

    她一早打过电话给奶奶,说云琦今天出院,想晚上请大家一起吃个晚饭,哪怕只是很小的餐馆里,要是一家人都到齐了,她也会觉得非常开心的。

    只是,奶奶再次给她一头热的热情狠狠的浇上了一盆冷水,让云可心清醒的意识到,她所谓的“家”如今只剩下她跟八岁的弟弟相依为命了。

    “小琦,奶奶打过电话来过,说她跟姑姑晚上有点事情,我们不等她们了,先去吃饭吧,你看,天都快黑了。”云可心馨笑的挽着弟弟手臂,一手拿着一个大包,尽可能的给弟弟意识里面种下善良宽容的种子,她不想把抱怨的负能量传给弟弟,那样,对弟弟的健康是没有帮助的。

    云琦眼神微微暗淡,从一开始走出医院大门的雀跃,渐渐的,等在大门口的时间越来越长之后,他的目光也慢慢暗淡下来。

    他们的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了,大姐云英也不知所踪,所剩无几的亲人只有奶奶跟姑姑,失去过亲人的人,会更加在乎团聚的幸福,可奶奶他们……

    云琦暗淡的目光渐渐被失望替代,云可心没有对云琦说过奶奶跟姑姑的半个不好的话,在云琦心里,他是在乎奶奶跟姑姑的,可奶奶跟姑姑何曾在乎过他呢?

    云琦心情失落,只是他是个格外懂事的孩子,他不希望让二姐跟着他不开心,他很快的拂去脸上那些不悦的神情,拧头,他把“再等等吧”这样的话生生咽回去,之后笑的答应着云可心的问题。

    “既然这样,那我们先走吧。”

    云琦笑呵呵的应声姐姐的话,之后整个人雀跃的蹦蹦跳跳的,走在云可心身边。

    云可心一直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她哪里看不出弟弟刻意做出来的“开心”模样,她莫名的一阵心酸,却也不想揭穿弟弟的“善意”行为。

    姐弟两个手拉着手,用无比稚嫩的肩膀,为彼此担负着自己的一片天,他们都想为对方多做点什么,都不想对方能高兴,默默的姐弟情深悄悄演绎着,渗透彼此缺憾着的心灵。

    云可心跟云琦走出医院大门,还没走出几步,一辆黑色卡宴骤然停在他们身边,轩辕翊打开车窗看向路边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冰冷的嘴角微抽了两下,之后流淌在他唇齿之间悦耳的嗓音,已经干净利落的溢出嘴边。

    “怎么不等等我!上车,我带你们回家。”轩辕翊淡漠嗓音,说出来的话感觉上却并没有那么的清冷,反而让人有种温暖的感受。

    云可心正在奇怪中,云琦已经黑了面孔,瞅着轩辕翊一副不友好的敌视表情。

    “干嘛要跟你回家?你这个男人是不是太霸道了一点?你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说带我们回家?你知道家的意义么?你知道,我姐姐已经名花有主,轮不到你这个撬墙角的来献殷勤了,你知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