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076怕她出门浪么?
    云可心脑袋一阵眩晕,只觉得呼吸的空气都被剥夺了许久一般,让她心情沉重压抑着的紧张到极点。

    她拼命抓住轩辕翊胡乱游走的大手,想挣扎,想叫喊,却根本没有实施的可能。

    她以前也觉得轩辕翊可怕,却觉得远远没有今晚的男人可怕。S轩辕翊霸道猛烈的剥夺侵略,仿佛发怒的雄狮,就要把她生吞活剥了的样子,让云可心觉得自己生命都是岌岌可危的。

    很明显的力量悬殊,很无力的挣扎,云可心早已经被吻的七荤八素的思绪错乱,到最后,连挣扎的力气都觉得耗尽了,整个人都像是瘫软在男人怀里了。

    轩辕翊情感爆发一发不可收,借着酒劲催化,此刻下半身的思考早已经崩溃了,它只想要这个女人,立刻,马上,一刻也不能等待了。

    急迫的双手打横抱起了怀里的女人,轩辕翊大步流星,跨着急切的步伐,抱着云可心奔向别墅二层的主卧,那是他为自己准备好的婚房,如今,他只想属于他跟云可心的房间。

    一番疾风肆虐,一阵阵碧波湖水的荡漾,那汹涌的潮头霸夺之处,皆是红梅花开,朵朵鲜艳,芬芳暗香涌动,落红与情动交缠……

    云可心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是累到极点睡了过去,还是被吻的晕了过去。

    总之,等她醒来的时候,她便发现眼前有一双闪烁着钻石光芒的眼睛,正春风含笑的凝视着她,目不转睛,含情脉脉。

    她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的身子,却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粉色星星图案的睡衣,身上也没有什么特别难受的感觉。

    她疑惑,难道自己昨晚做了春梦了?这个男人一大早不睡觉,在花痴一眼看着她发呆干什么呢?

    轩辕翊见云可心睡梦中醒来了,他下意识低头吻了她的唇瓣,轻轻一啄。

    “早啊,我的小娇妻。”男人难得一见的,嘴角一直勾着一缕笑意,看着云可心睡眼惺忪的模样,贪恋的两眼一直发着光。

    “谁是你的小娇妻!我的衣服怎么回事?你怎么在我房间呢?”云可心一听男人的话立刻炸毛,吼着冲他发火,她这一用力一动弹,才发现身下某处此刻是钻心的痛着。

    “嘶”的一声吃痛反应脱口而出,紧跟着她蹙紧了眉头,难以置信的清醒了一些,瞪着轩辕翊凝望,她发觉自己不是昨晚做了一个关于这个男人的春梦,那都是真真实实发生了的。

    “怎么了?还痛么?我已经给你清洗干净,换了衣服了,还上了一些上好的伤药,怎么会还痛呢!”轩辕翊着急了,伸手就要去扯云可心身上的被子,想去查看她受伤的地方。

    云可心顿时全身都火烧了起来,红的发烫,她一双手用尽吃奶力气拼命抓住被子不撒手,一双凤眸怒火中烧,瞪着轩辕翊,似乎想要咬死他才满意的模样。

    “你给我滚!滚开,滚开!”云可心简直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她觉得自己早应该一死了之才好,怎么也不会发现现在的局面。

    昨晚她还庆幸自己没有跟轩辕翊有过接触,一切还来得及,她没想到,仅仅一夜之间,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这个男人居然要了她。

    羞愤到极点,云可心几乎用吼的声音训斥轩辕翊,让他出去。

    轩辕翊还没做任何反应,门口却“哇”的一声传来一声受惊的哭声。

    果果一早起来找不到爸爸,赤足走到这边,似乎听见爸爸在房间里面说话,她惦着脚用力的打开了房门,却在打开的那一瞬间,看见云可心发火的怒吼,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吓得双手一抖,“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轩辕翊跟云可心都吃惊了,他们用时的急忙反应,冲到了果果面前。

    轩辕翊发现云可心也扑上来的时候,停住了脚步,云可心抱住了哭泣的果果。

    “果果别怕,果果别哭了,姨娘不是有心发火的,姨娘跟爸爸闹着玩呢,果果别难过了。”

    云可心焦急小心的拍着果果的后背,一只手抱着果果搂在怀里,一直说话安慰着。

    轩辕翊很开心云可心对果果这么关心这么好,却不明白,云可心跟果果自称“姨娘”是什么意思,果果叫她妈妈,她不认可,想让果果叫她姨娘么?

    轩辕翊有些疑惑,却也没有问明白,此刻让果果不要伤心害怕才是最重要的,小孩子心理要是留下什么阴影,那是会影响她一辈子的。

    轩辕翊双手抱着云可心肩膀,当着果果的面,亲了一下云可心的脸颊,之后亲了一下果果的脸颊。

    “果果你看,爸爸跟你可可姨很好是不是!刚才你可可姨跟爸爸玩游戏呢,她声音是大了一点,可不是凶爸爸哦!果果别怕,啊。”轩辕翊很有耐心的跟果果解释,看得出的委婉细腻,一个大男人,能疼孩子做到这样的态度,可见的他心里的果果是多么重要的位置。

    云可心这种情况下,也不好责任轩辕翊对自己的亲昵,勉强看着果果笑了笑。

    她心里此刻却是极度为难跟尴尬的,她抱着轩辕翊跟姐姐的孩子,跟这个“姐夫”卿卿我我的,在姐姐的孩子面前秀恩爱,她这是乱了伦理的禁忌动作啊,怎么能叫她心里不纠结,不凌乱万分。

    曾姨做的早饭营养又好吃,饭桌上没什么人说话,咋看着倒是其乐融融的幸福一家人。

    云琦一直用奇怪的眼神悄悄打量着姐姐的脸色,觉得他二姐今天神色很不对劲,拘谨的满脸通红,吃东西也不像平时那样,大大咧咧的饱餐一顿。

    而且,他注意到,轩辕翊一直偷偷看着他二姐,那眼睛,在他看来是贼眉鼠眼的,让他恨不得把他眼珠子给扣了出去。

    云琦想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万一让轩辕翊这个臭男人得到了二姐,一切都来不及了,他得想想办法帮帮于行哥哥,让于行哥哥跟二姐尽快修成正果才行。

    云琦忽然想起来,她看见二姐包里有个男士戒指,也不知道是不是送给于行哥哥的,不管是不是了,他帮忙催化一下也挺好。

    “二姐,我吃好了,今天周末不用上学吧?我去楼上看一会书。”

    “好,别太累了小琦,看一会记得休息十分钟,去吧。”

    “好的。”

    云可心欣慰弟弟特别懂事,几乎很少让她额外操心,也正因为这样,她更加心疼弟弟的懂事。

    云琦眼睛骨碌碌的转着,飞快跑上楼之后去了云可心的房间,他从姐姐包里拿住那个珠宝盒子,谨慎的揣在兜里,然后急急忙忙的跑向自己的房间,一路下来,他已经紧张的吓出一身冷汗,生怕他二姐发现他的计划,让事情功亏一篑。

    回到房间的云琦,立刻给明与行打了一个电话,然后约着尽快见面,说姐姐有东西让他送给他。

    明与行这几天有点烦心,明德一直软硬皆施,想让他跟白琳在一起,一向明智的明德这一次几乎连女人的杀手锏:一哭、二闹、三上吊、都用上了,为的就是逼明与行跟白琳交往试试。

    明与行焦头烂额之间,忽然接到云琦的电话,感觉自己满是阴霾的天空里,似乎看见一丝破裂云层里投射出来的七彩光亮,心里满是兴奋着。

    “你姐要送我什么?”

    “见面你就知道了,现在不告诉你。”

    云琦挂了明与行的电话,就开始想着找借口去见明与行。

    楼下,云可心看着曾姨哄着果果去一边玩了,桌子上只剩下她跟轩辕翊,她急忙凑近轩辕翊身边,压低嗓音冲着轩辕翊低声吼着。

    “昨晚的事情是个意外,你不许告诉任何人,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懂么!”

    云可心说完话恶狠狠的眼神做了一个灭绝的动作,那意思,很明显,他敢胡说让别人知道了这件事,她要灭了他。

    轩辕翊瞧着云可心娇俏模样却非要做出阴狠的动作,他心里一直隐着笑。

    “哦!你不打算对我负责么?我可是黄花男呢。”男人有意逗趣的看着云可心,同样的窃窃私语的声音,说着还有些委屈般的弱弱的话。

    云可心一听轩辕翊的话,差点没直接喷出一口老血来。

    “果果都这么大了!你撒谎也要动动脑子好不好,我没让你负责你就烧高香了,还骗我说你是黄花男!”

    “我可以负责哦,你想要什么,上九天揽月,下四海捉鳖,我能做到的,都能给你做到的。”轩辕翊神情微捻,态度认真了许多。

    云可心感觉有点头疼,她鄙视的瞅着面前男人的“无可救药”,这样的情话,骗骗别人倒还行,想骗她云可心,简直是做梦了。

    “别急,下辈子吧,一辈子也不长,下辈子你还记得我,我让你骑着鳖去给我摘月亮哈,这辈子就算了,记住,别跟任何人说……那件事……”

    “嗯,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轩辕翊打印的倒爽快,可这话听着,怎么就那么不是滋味呢?

    云可心撇撇娇红小嘴,想说什么,终还是放弃了,她觉得,跟轩辕翊这个油嘴滑舌的腹黑闷骚男人耍嘴皮子还真是不值得,比脸皮,她自认没有他厚,比无耻,她也是甘拜下风,没办法,这个男人还是她这辈子都摆脱不了的亲属关系,有果果在,他们至少是亲戚了。

    云可心顾不上悲春悯秋的感怀世事了,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呢,尹丹的命,可迫在眉睫的危险了,平时她想多帮忙还帮不上,这周末有时间,她得争分夺秒的赶紧多做点事情了。

    吃过饭的云可心打了一个电话,让白叔来别墅群区来接她,她准备好了一个精心手工折好的纸蝴蝶,彩纸折叠的栩栩如生,放出去还能飞上一截,准备带给飞行机器人小四的,她得去天衍园看看百里天衍的药研制的怎么样了。

    临出门的时候,她看见曾姑娘紧跟着自己走了出来。

    “云小姐,你去哪?让我跟你一道吧。”曾姑娘追上云可心的脚步,没什么表情帝说话,话却说得不容拒绝。

    云可心有点不明白,在别墅曾家人照顾着就算了,怎么出门还跟着呢?

    “不用了,我有点私事,一会就回来。”

    “先生说了,让我贴身保护你。”

    云可心想拒绝,曾姑娘却根本没打算放弃,一句话也直接挑明的来意。

    原来是轩辕翊让她跟着自己的,那个男人什么意思?不放心她怕她出门浪,找人跟着她监视她么?

    曾姑娘看云可心疑惑,环视着四周一番,随后看见一根碗口粗的木根,她拿起木棍,双手分开两端,一抬脚一个用力,“咔嚓”一声脆响随即响起来,碗口粗的木棍,就像是朽木一般,竟然拦腰折断了,关键那木棍断口还是纹理清晰,一看就是结实的那种材质。

    云可心惊的下巴差点砸肿了脚背,久久没能阖上嘴巴,呆凝的看着清秀可人的曾姑娘,不敢相信这样的女孩子,会有这样惊人的力量。

    “云小姐现在相信我能保护得了您的安危了吧。”

    “相信相信相信!我们走吧,你只要听我的就行了。”

    云可心哪里能拒绝这样的一个女孩跟在自己身边,不说她现在安全感缺乏,就算她什么都不怕,也没底气拒绝这样一个人提出的要求啊。

    领着曾姑娘上了白叔的车,云可心意外的看见,车上还有一个她熟悉的人在,让她无比惊讶。

    “刘芳!你怎么在这里?”云可心吃惊的看着坐在车里的刘芳,她怎么也没想到周末还能碰见同学,关键刘芳看着她笑的合不拢嘴,看样子早就在等着她的模样。

    “对不起哦,可心,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女儿正好在旁边,她听说是你叫的车,说什么也要跟来,我也拗不过她,实在对不起了。”白叔没等刘芳说话,先开口一直跟云可心道歉着,看着他提女儿刘芳的眼神含笑的宠溺模样,就知道平时他很疼这个女儿,对女儿的要求是没有免疫能力拒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