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080该出手时,不含糊
    可白琳随着年岁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明白,她跟她妈妈只不过是鸠占鹊巢的跳梁小丑,伊瑞根本就没有承认过他们母女放存在,他只是把她们母女当成家里的保姆,甚至连对千娇百媚的母亲一点别的情意都没有。

    伊瑞这棵大树,她们母女两估计是指望不上了,白琳便想着能踩着伊瑞这课大树的枝丫,能跳到属于她白琳自己的福窝里面去,她看中了世家豪门明家,也看中了峻拔多才的明与行,她觉得,明与行能满足她所有的奢望跟需求,是她必得的配偶佳选,绝无仅有。

    如今,白琳亲眼看见明与行跟云可心的互动,她第一感觉,就是一定要想办法除掉云可心这个碍眼的绊脚石,没了云可心,明与行就是她白琳的了。

    白琳还是很聪明的,她并没有在这时候出现,让她出于完全不利的局面。

    看完该看的一切,她便趁着没人注意到她,急忙的离开了。

    屋里,轩辕翊跟明与行似乎正在胶着的互怼,谁也没有认输的意思,轩辕翊尽管面上似乎已经棋差一招,可他天生与生俱来的强者气焰,让他瞧上去并没有多么气馁的意思。

    “只要你们一天没有正式结婚,我就绝不会放弃!明与行,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看明白,可可的心里,只有我一个人!她之所以这样做,只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她并不爱你,你这样执着!是何必。”轩辕翊振振有词的冷笑,眼眶里闪烁着点点白光,话说的却依旧是那样霸气十足的滋味。

    说完,轩辕翊凝视了一刻云可心的脸,之后,蓦然转身,悄然离去,留下他一番高大强劲的落寞背影,看上去,叫某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云可心一直不敢看轩辕翊的眼睛,像是生怕被轩辕翊看见她内心的彷徨,看见她左右艰难抉择的踌躇。

    一直到轩辕翊远远的走后,她才发现,自己手心里面全都是汗渍。

    明与行默默牵着她的手,把她按在沙发上坐下,随后去桌台上拿起一包纸巾,蹲在她面前,他极其小心翼翼的,给她擦拭着手心里的汗渍,之后是额头,脸颊,就像是呵护瓷娃娃一般的格外小心细致。

    云可心一直在凝神,她觉察到什么的时候,明与行已经帮她擦完了脸上的薄汗。

    本能的避让了一下,云可心努力的挤出笑容,看着明与行笑着。

    “谢谢,于行哥哥。”

    “跟我还客气干什么!傻丫头。”明与行说着话,顺势摸摸云可心的头发,之后,已经转身去放手里多余的纸巾去了。

    云可心并没有看见,明与行转身过去的时候,眼眸里有种模糊的悲戚感。

    因为云可心的那句“谢谢”,让明与行觉得,他们之间始终是生疏的,就像是隔着一层毛玻璃,不管他们如何的靠近,心却总是有那么不点不可突破的距离。

    轩辕翊不久前说的话,其实是切中他心中最柔弱的地方的,明与行不傻,他也能感觉出来,云可心心里没有他,她或许会对他有点好感,却跟爱情,几乎没有关系。

    明与行没有让自己落寞的心情一点一滴呈现在云可心眼前,他怕,非常害怕,怕连靠近云可心的机会都被剥夺而去。

    云可心恍然如梦,神色恍恍惚惚的感觉,窗口的一阵冷风吹过,让她忽然惊醒一般,他看着转身过去走在桌子边的明与行,她咬咬嘴唇,犹豫着,终还是没有憋住她想解释的话。

    “于行哥哥,对不起,那个戒指,其实我不是买来送给你的,是小琦他……”

    “我知道,我知道……”

    “既然,戒指阴差阳错的戴在了我的手上了,我就当这是我们之间的缘分,除非有一天,你确定,你绝不会跟我在一起了,那一天,我会还给你的。我会的。”

    明与行双手一直摁在桌子上,没有面对这云可心说话,他没敢让云可心把话说完,他猜想,云可心买这枚戒指的时候,一定是有它的主人的,这枚男戒要送给谁,他心里明镜一般的清楚。

    可明与行不想放弃,不愿服输,不能就这样什么都不争取,就认命的失去一切,不管他心里是多么的难受,多么的痛楚,能看着云可心就在身边,他觉得,那也是他心里的一点甜。

    尽管此时此刻他已经觉得那样无力感,要靠双手的支撑才能稳住身形,他也不想让云可心看见他一丝一毫的怯懦,他始终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给她,默默护她周全。

    云可心有点语塞,她本想解释的话,被截断之后,明与行的那句重复着重语气的“我知道”,被她听进心里的时候,是有些分量的。

    她不傻,女人的第六感还是十分的精准,她又怎么会感觉不到明与行对她的好。

    只是,现如今,明与行越是对她无私的好,她越是感觉心情沉重,她总觉得,自己无法回应这个男人的好,是她的错,是她的罪恶,她很想跟明与行说,“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真不值得,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美好。”

    可这样的话,她又怎么也说不出口,却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一直压在了她的心头上。

    之后,明与行跟云可心还聊了一些时候,却多是那些案子的事情,明与行告诉云可心,尹丹中毒的事情,确定查到是跟黑帮有关,东南沿海的一个古老帮派,新一任的老大叫雷威,是个狠厉的男人,却有传言,他重情重义。

    明与行还不知道,这件事的具体真相,也不明白,原本喝如兰市井水不犯河水的天雷帮的人,为什么会对如兰一个完全没什么特别之处的女孩子下毒手。

    云可心跟明与行在一起相处还是其乐融融的,两个人不知不觉聊了一下午,期间,明与行陪着云可心去逛了一些商铺,买了一些价值不菲的饰品想送给她,她都拒绝了没要。

    最后两个人一起去吃了一顿饭,是云可心自己选的地方,吃的是烧烤,虽然地方不大,味道却很正宗,云可心觉得自己吃的很是开心,临走的时候,她还给云琦带了一些。

    有人说,越是快乐的时光越是短暂,时间就像是个顽劣的孩童,一眨眼就已经溜的无影无踪了。

    明与行提出要送云可心回去的时候,云可心才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住在轩辕翊的房子里的,这一点,也不知道明与行知道了之后,会不会有些不高兴。

    “不,不用了,于行哥哥,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我有白叔叔的电话,是个熟人,回去很安全的。真的,真的不用麻烦了,不用送的,你先回去吧。”云可心格外的严肃紧张的说话,拒绝着明与行说送她的想法,她不知道这件事能瞒明与行多久,却可不敢面对明与行知道这件事时候的反应。

    “不用麻烦的,我这有现成的车,你干嘛还叫别人,快点上去吧,一会太晚了回去,云琦该着急了。”明与行没有意识到云可心的情绪不对劲,还以为她只是客气,他说着话推着云可心的肩膀,硬是把她给塞进自己的车里了。

    云可心有种有口难言的感觉,坐在明与行身边的副驾驶,她不知道要不要让明与行送她去清澜别墅那。

    想想下去轩辕翊跟明与行之间的反应,云可心觉得有点后怕,这两个人再见面,万一打起来,伤了谁她都不太想。

    云可心想了想,在明与行问她怎么走的时候,她把车子行驶的方向,引导去了云家老宅的方向。

    先去老宅那边,等明与行走了再打车回清澜别墅吧,没办法了,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明与行跟轩辕翊伤了对方吧,何况以前他们还是那么好的朋友,万一事情闹大,怕是所有人都会说,她是个红颜祸水吧。

    云家老宅离的也不算远,驱车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也就到了。

    云可心原本只想避开祸端,绕点路走走而已。

    她却没有想到,有些事情,就算她不是有心,也能那么凑巧的给遇上。

    离云家老宅还有十几米距离的地方,云可心就看见自己家高墙大门的院门前面,一个身穿朋克风的男人,正拳打脚踢的在打人。

    她定目一看,被打的那人还不是别人,正是她那个没良心的姑姑云月。

    此刻云月完全没有一个女人的样子,披头散发的在地上打滚,双手抱着男人踢她身体的腿,嘴里一直在说着什么。

    因为距离有点远,云可心也听不见云月在说什么,可她看见云月被人打,她还是有点着急的,毕竟是自己的亲人,就算云月以前对她再怎么过分,她也改变不了她们是血亲的事实。

    “快,快到那边停下,我姑姑被人打了。”

    云可心急忙的跟明与行说话,等车开过去也就一晃的时间,车还没停稳,她已经跳下车了。

    “喂,喂喂,你怎么能在人家门口打人呢!你是谁啊?你给我住手。”云可心下车的时候就开始叫喊,一边喊着,一边走向云月身边。

    看着被打的不成人形的云月,云可心再怎么怨云月的不好,也有点心疼,一个女人,能被打成这样全身破败不堪的样子,终究是让人看不下去的。

    打人的朋克男听见有人过来阻止,加上或许他真的也打累了,他真的停下了动作,一边用几根手指抚摸着下巴,一边邪肆的目光瞟着走过去的云可心。

    看见云可心身后还停着一辆价值不菲的豪车,朋克男嘴角洋溢出来邪邪的阴笑。

    “你来的正好,看样子你是云月什么人吧?云月这个贱人说没钱给我,你帮她给了吧。”朋克男眼角余光一直扫着云可心身后的豪车,眼看着车上还走下来一个穿着斯文得体的温润男人,他嘴角的笑意更加深邃了起来。

    “怎么了?可心,你站在我后面别动,这件事我来解决。”明与行停好车三步并两步的跑过来,直接把云可心护在自己身后,转眸,他目光沉珂的看向朋克男。

    “你怎么能打人呢!不管什么原因,你知道你这样打人都是不对的,是触犯法律的,你知不知道!”

    尽管明与行的话说的十分严厉,毫不客气,可在朋克男听来,他觉得就像是听见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这是老子跟云月之间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是有钱替她给也行,要没有,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朋克男咆哮愤怒,看得出的一点就着的脾气,哪里能被明与行几句严厉的狠话给吓到了,他用中指戳着明与行的面前,盛气凌人的说话,看样子提拳就能把明与行给直接打翻在地的势头。

    云可心有点忐忑,都说怂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

    看眼前这个一身纹身的朋克男,就是一个亡命之徒的模样,跟这种人计较,除非绝对的优势实力,不然吃亏的终归都是这些循规蹈矩的人。

    她也不知道明与行能不能是朋克男的对手,明与行看上去温润得体,怎么看也不是一个会打架的人。

    只是,明与行接下来的动作,扎扎实实的让云可心觉得安心了起来。

    明与行冷眼瞧着朋克男戳着自己的手指不慌不忙,面色淡定,他甚至从自己裤兜里拿出来一张手帕纸巾,在手里缓缓打开。

    就在大家觉得不可思议有些凝神的时候,他很突然的敏捷,把那张手帕纸贴在朋克男的手指上裹住,随后他伸手握住那张纸巾的位置,牢牢握紧朋克男的手指,用力一掰。

    朋克男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刚想反应,明与行一脚狠狠踢在他的腿弯上,紧跟着把他手指用力往他身后掰过去。

    朋克男保持着单腿跪在地上的姿势,手指被反方向的掰住,几乎到了九十度的程度,他顿时痛的脸色发白,脸上豆大汗珠直接滚落下来,一阵杀猪一般的痛苦惊叫声音,响彻刚刚暗黑下来的天空中,似乎要划破夜空了。

    云可心舒心一笑,冲着明与行投过去赞许的目光,原来明与行不止是看上去的那样温润如玉,该出手时候,也一点不含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