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093气血攻心
    直到最后,夏南星也没有去打扰伊瑞的沉思,她做好一切该做的家务之后,便拉着女儿白琳走进自己的房间。

    伸手抚摸着女儿被打肿的脸庞,夏南星心疼的眼泪涟涟,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打小她就几乎没有亲手打过自己的女儿,没想到今天,她会下这么狠的手,亲手把女儿的脸打成这样子,这样看起来,她是多么的心疼。

    “小琳,疼吗?妈妈不是有心的,你要懂事一点,妈妈也不会下手这么狠。妈妈也是迫不得已,你知道当时的情况。”

    白琳避开夏南星的抚摸,眼目中全是委屈不甘,还有些恼恨的痕迹。

    “你不是说要把我送进疯人院关起来么?这时候假惺惺的干什么?”

    白琳冷哼着,鄙夷着夏南星,话说的很是难听的语调。

    “唉……你这孩子,怎么到现在还没明白妈妈的心思呢?你伊叔叔的性子,你从小到大,难道还没看透么?你这么一闹,他已经犹豫要不要把那笔钱给我们了,当时我要是不打你,那笔钱早就打水漂,你知不知道?傻丫头啊。”夏南星一点没有生气,悉心的跟女儿解释,话语中暗含心酸的轨迹,也是近二十年的不甘心。

    白琳微微迟凝,她吃惊的看向自己母亲,夏南星的话就像是一盆夹着碎冰的冷水,浇在她发热的脑门上,让她瞬间清醒了许多。

    她细细一想,确实是母亲说的道理,当时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好在妈妈当时反应及时,不然……

    那可是一笔她这辈子都梦寐以求的巨款啊!

    突然的紧紧抓住夏南星的双手,紧紧攥在手心里,白琳眼目中再也没有一点恨意,全是感激。

    “妈!谢谢你,幸好你及时阻止了我,不然,那么大一笔巨款,差点被我作没了,好险,好险!”白琳心有余悸的惊叹,失神的抓紧夏南星的手,力气打大的差点把夏南星的手指给攥骨折了。

    夏南星看见女儿终于“开窍”,顿时笑的欣慰,在她心里,多少还是在乎这个女儿的,不然当时,她出来的时候,也不会带着白琳。

    这么多年过来了,夏南星不知道自己带着白琳到底是幸还是不幸,若是当初,她没有带着白琳,伊瑞会不会跟她走在一起呢?

    夏南星经常会想想这个问题,只是,这世界上从来没有如果,若是没有白琳,伊瑞或许根本不让她留在身边这么多年,也说不定。

    白琳看着夏南星神游的思绪,她也滋生出她自己的心思。

    这么多年,她们母女两个的事情,都是妈妈一手操办的,家里的钱也全数掌握在妈妈手里,要是伊叔叔的钱给她们了,她要把这些年拿在自己手里,妈妈年纪越来越大了,该享享清福颐养天年,不该再操控那么多事情了。

    夏南星白琳母女各怀心思,看似母女连心的关系牢不可破,其实各为利益,早就不堪一击。

    清澜别墅,云可心回家看过云琦,看到果果,之后,她想了想,给轩辕翊发过去了一条讯息。

    “有些事情家里说不太方便,找个安静的地方,我们出去一下吧,我有话对你说。”

    轩辕翊收到云可心主动发来消息的时候,是非常高兴的,他很快的给出回应。

    “我在公司,没有比我办公室更安静的地方了,你来找我吧。”

    轩辕翊发出去回复消息,便像个孩子一般的兴奋,放下手机在桌子上,开始动手整理自己办公室的东西。

    平时办公室都有专人整理,可他知道云可心要来,看一本书摆的角度不对,都觉得会影响云可心的心情一般,急忙的去整理好位置。

    Lisa送文件过来签字,进门就看见忙碌的轩辕翊身影,看他周身洋溢的活力四射的痕迹,她惬意的笑了起来。

    “恋爱还真是有魔力的事情啊,我们冰山总裁,也有融化的迹象了,我是不是该恭喜一下您!”Lisa什么话都敢说,玩笑即使对轩辕翊无效,她也会经常开开。

    轩辕翊热情洋溢,回头看见Lisa,难得一见的笑了笑,虽然笑的极其迅速,短暂,那也是难得一见的。

    “你来的正好,Lisa,一会可可要来找我,你给我看好了办公室的门,千万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我们,千万别!”

    Lisa看着轩辕翊格外郑重的叮嘱,越是认真,她越是想笑。

    终还是没能忍住,她“噗嗤”一声笑出声音。

    “知道了!我会严防死守,保证不会有人来打搅你们的春宵一刻!呵呵呵……”Lisa笑的格外开心,说着话,做着鬼脸,得意忘形的模样。

    轩辕翊脸色微红,看向Lisa的时候,他却被Lisa的鬼脸工作惊愕了一下。

    Lisa笑的很开心,做鬼脸的动作也很独特,她右手握拳,独独伸直的中指,翻着下眼睑,嘴边露出一截粉舌,朝左边翘了几分。

    “你……”轩辕翊在那一刻很是惊愕,他瞪大眼睛看着Lisa,若不是Lisa前凸后翘的妖娆身段惹火的姣好,他一定会以为,眼前的人是他哥哥轩辕睿。

    这个鬼脸动作,小时候到大,哥哥不止一次的对他做过,在他伤心难过的时候,逗他开心会做,在他开心的时候,为他高兴会做,哥哥好像特别喜欢做这个动作。

    看见轩辕翊脸上的错愕,Lisa忽然的一怔,紧跟着眯眼笑了起来。

    “看来有些事情会传染这句话一点没错,前两天看见你哥做这种鬼脸,我居然也会了。”Lisa看似自言自语的呢喃,说完摇摇头,人也走出去了。

    轩辕翊渐渐醒神,Lisa提到哥哥,话也让他确信无疑了。

    云可心要来的消息终究在他心头一直占据主要位置,Lisa会做轩辕睿鬼脸的事情,很快地被轩辕翊抛到脑后。

    时间一眨眼就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

    云可心从清澜别墅出门,来到佳达大夏,也就十几分钟车程,等她走到轩辕翊办公室的时候,轩辕翊早已坐立不安的在门口翘首期盼了好几次了。

    好几天没有看见他的可可了,他有好多话想跟她说,想看看她,摸摸她,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的蹂躏一下。

    看见云可心穿着粉白色连衣裙款款而至的时候,轩辕翊嘴角裂开了不经意的笑意来。

    “可可,怎么这么慢!快点进来。”轩辕翊走过去拉着云可心的小手,直接拖着她走向自己办公室,进去后,随后就关上了房门。

    云可心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好几下,只觉得一头的黑线直飘。

    她慢吗?从发出讯息,到她来这里,总共不过半小时,她根本就没停的就过来了,慢什么。

    挣开轩辕翊拉着自己的手,云可心脸色阴沉,白眼瞟了一眼轩辕翊,之后,找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坐下。

    她觉得,只能容的下她一个人坐下的单人座椅,应该是最安全的了。

    可她很快的发现,对于某些想接近她的人来说,根本就没有“安全”的地方,她想好好说话的安全地方,也是某人不可多得的“狼窝”。

    轩辕翊根本就没有犹豫,看云可心坐在单人座椅上,看着他,他紧随其后便已经走上去,靠着她身边,在座椅扶手上直接坐下了。

    看似怕自己“跌倒”,他还顺势把她当成了“扶手”,伸手直接搂着她的肩膀,稳住他自己的身形。

    云可心看着几乎整个身子都快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有种欲哭无泪、羊入虎口的悔意感。

    她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这个男人对她的饥渴,只要没人,都毫不掩饰的释放出来了,她怎么就没长记性呢。

    “你别这样!你去那边,好不好。”云可心坐立难安,祈求加威胁的语气,冲着轩辕翊抗议起来。

    轩辕翊回答的也迅速。

    “不行!好不容易有机会跟你在一起,我要搂着你说话。”

    男人简直把无耻进行到了无极限,撅着下巴似笑非笑的瞧着云可心的小脸,明明毫无表情的一张冷脸,生生给人一种深深的邪恶感。

    云可心几次想挣开男人的手,无果,最终,她也放弃了,想着今天他是有事情来找轩辕翊的,先说事情吧,或许她要说的话说完的时候,轩辕翊再没心情搂着她不放了。

    “你是真的在乎我?”

    云可心有意丢出话引子,也不挣扎了,抬头迎着轩辕翊的目光,不管他的目光对她来说多么灼目璀璨,她也想亲眼看看,轩辕翊知道那个真相之后,到底是什么样的反应表现。

    “当然!我整个人都给了你了,你还想让我怎么证明!”

    “油腔滑调!那你想知道,那天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失踪的么?”

    轩辕翊盯着云可心的认真表情,隐隐不安。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轩辕翊认真中微有紧张,看着云可心,心疼的抚摸着她的小脸,她脸上的伤感隐约可见,看得出的心伤,让他默默心疼怜惜着。

    云可心抓住轩辕翊在脸上游走的大手,拉了下来,她无比认真的看着轩辕翊的反应。

    “是苏乔,苏乔把我推到湖水里的,我差点淹死,要不是瑞叔叔及时赶到,那天,我已经没命了。”

    云可心一字一句,清晰无比的说出她记忆中的真相,每说一个字,她都觉得是锥心般的疼痛,真相她是难以接受的,苏乔想她死,她从小到大的好闺蜜,亲手想要了她的命,是怪她一直以来眼瞎么?

    云可心无比痛心的说出那天的事实,她在同时,一直盯着轩辕翊的反应,她看见轩辕翊渐渐紧蹙的眉宇,之后是他脸上的深邃纠结。

    轩辕翊的纠结,让云可心鼻翼酸楚起来,苏乔都出手要她的命了,轩辕翊还在纠结,这种维护,说明着苏乔在他心中的位置的坚实,牢固到跟她云可心的命可以相提并论了。

    “你……刚刚,才说的在乎我!你,你就是这样在乎我的?”云可心咬着唇瓣,让嘴边的疼去抑制心中的不适感。

    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在乎轩辕翊的态度,很在乎,一句话若是别人说的,或许她不会在乎,可要是轩辕翊说的,那她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样,有个词语叫“敏感”,因为轩辕翊这个男人,她更加理解了“敏感”的含义。

    轩辕翊此刻脸上的表情是无比痛苦的,他想去摸摸云可心的头发,却被云可心一把狠狠的推开,两个人之间,此刻的气氛异常诡谲,沉重的叫人喘不过气的难以心安。

    终于,轩辕翊,咬紧牙关,他缓缓走到云可心面前,在云可心沉凝惊愕的视线中,他曲下他高贵的膝盖,让云可心难以接受的,直接跪在她面前。

    “可可,求你,求求你,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可以么?看在我的面子上!”

    “不,不不,我没那么大的面子,让你连命都可以不惜顾,求得你原谅!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办到,哪怕你想要我的命,都行,只要你能放过苏乔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轩辕翊高高在上的帝王气息,与生俱来,却为了苏乔,不顾一切的祈求着云可心,甚至不惜跪在云可心面前,诚挚祈求着。

    云可心从来没有感受过,心会痛的这么厉害,她牢牢抓住胸口的位置,依旧不能减轻胸口刀绞一般的揪心疼痛,她蹙紧眉头,脑子里面一片混乱,甚至感觉到一阵阵眩晕,几乎要跌倒的感觉。

    “苏乔!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么?重要的超过我的命?你还说在乎我?你就是这样在乎我的么?”

    云可心几乎用尽力气,才一个字一个字用力的把想说的话说完,她猩红了双眼,不管怎么努力,也克制不住眼眶中的泪不断滚落,她怎么能原谅一个处心积虑要她命的女人,偏偏,轩辕翊这样为难她。

    终究,气血攻心,云可心不管怎么坚持,还是没能把持住自己不能接受的心情,她眼前一黑,人猛地晕了过去。

    “可可!可可……”轩辕翊原本正想说的话,噎在嘴边,突然看见云可心晕倒了,他吓得脸色苍白,急忙的冲上去抱住她在怀里。

    要说云可心心疼,轩辕翊此刻的心更加疼的剧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