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094苏乔春心梦破
    他心里清楚,有些债,本不该他的可可来背,有些事情,本不该落在她稚嫩的肩膀上,让她承受重负,若是可以,他是愿意替她承受一切风雨洗礼的,偏偏,每个人的生命承受的事情,都是需要自己承受,别人不管是谁,也代替不了。

    轩辕翊急的面色发黑,抱住,云可心的同时,已经接通办公室内线,嘶吼着叫Lisa过来帮忙。

    Lisa不知道短短片刻之间,轩辕翊的办公室里面到底能发生什么事情。

    可她听得出轩辕翊的肝肠寸断,听得出他焦急万分的心迹,她急忙放下手里的事情,几乎是秒速,直接冲进了轩辕翊的办公室里。

    看见轩辕翊已经抱着云可心走向大门,Lisa急忙帮忙,收拾一下轩辕翊身边简单的随身物品,小跑着跟在轩辕翊身后,几个人先后走出办公室,直奔医院。

    医院里的医生这段时间已经觉得见云可心是常态了,她最近去医院就像是回家一样,频率也忒高了一点。

    一番检查之后,医生让云可心留院观察,告诉轩辕翊跟Lisa,她没事,只是暂时性的昏迷。

    轩辕翊吼着医生,“没事怎么还不醒?你们这些饭桶……”

    要不是Lisa一直在身边,强行拉着他,估计他的拳头都已经招呼到医生脸上去了。

    努力平复情绪之后的轩辕翊,寸步不离的守护着躺在病床上的云可心身边,把她的手一直牢牢的握在手心里,贴在自己额头上,似乎是一直感受着她的温度。

    云可心睡的很安宁,只是即使睡熟,她的清秀眉头一直是紧蹙着的。

    轩辕翊好几次想去抚平它,却始终没能如愿。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一直到天黑了,华灯冉冉升起,云可心的眼睛终于缓缓睁开了半条缝隙,有些迟凝的,她凝看着床边守着她的男人。

    这一次,她十分的平静,平静的让人觉得凉薄,觉得可怕。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再没有多余的话,她别开麻木一般的目光,不想多看面前的男人一眼。

    轩辕翊看见云可心醒来,他喜极而泣,看见从手心里努力抽走的那只柔软小手,他又难受。

    他知道云可心难受,她越是冷静,越是让他感觉得到的伤心。

    不想再让他的可可多一秒的难受,轩辕翊极力的想要解释。

    “可可,可可你听我说,有些事情,你一定要听我说清楚,”

    轩辕翊深知,云可心不可能轻易原谅了他,他万分懊恼,见云可心冷若冰霜的脸,他再次不由自主的跪在了云可心的病床前。

    只是这一跪,并没有让云可心多么感触,因为她心里清楚,轩辕翊的这一跪,并不是完完全全为了自己,还有一半是为了一个叫苏乔的女人,那个想害死她的多年闺蜜好友。

    云可心用尽全身力气的别过去视线,紧咬齿关,却还是没能忍住泪水悄然滑落,心,痛的不能自已。

    有些事情,她真的不想去在乎,可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她还是在意了,在意轩辕翊这个男人对她的一点一滴的态度。

    轩辕翊见云可心黯然落泪,她脸上的泪,也像是锋利的刀子,直接割在他心头。

    明明是他第一眼就想保护呵护一辈子的小女人,偏偏让她伤心痛苦的都是自己,可他真的不是有心故意,有些事情实在是情非得已。

    不管云可心能不能接受事实,事情原由,他已经不解释清楚不可以了。

    轩辕翊满心的痛苦,为祈求云可心的原谅,不得已说起他尘封已久的往事。

    病房外,苏乔正来看云可心,她下午的时候,不经意的听说云可心回来了,还在佳达昏迷送医院了,她想知道,云可心到底怎么回事,便多种途径找到云可心的住院地址,来看看云可心到底怎么回事,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她曾亲手推云可心下水的事情,并没有被人知道,只要云可心还没说出来让别人相信,她还是有机会阻止事发酵的。

    刚刚来到云可心的病房门外,苏乔听见病房里面的轩辕翊说话声音,她悄悄躲在病房门口,倾听着轩辕翊跟云可心都说些什么。

    轩辕翊完全沉痛,哪里顾得上隔墙有耳,他嘶哑嗓音几近哭泣的悲戚,跪在地上,跟云可心叙述起他不堪沉痛的往事。

    “可可,求你,为了我,为了帮我报恩,原谅苏乔这一次,我求求你!当年,苏乔还小,是她父母用自己的命,换回来我的命活下来的,我欠苏乔两条命,这辈子不得不还,苏乔推你下水,是她不对我知道,我也恨透了她的行为,差点让我永远的失去了你,可跟她父母的两条失去的鲜活性命比较,我还是想,能求得你的原谅,放过她一次!就一次,可可!我求求你,求求你。”

    轩辕翊情真意切的泣诉着他的不得已,字字泣血般沉痛,说着话,他把自己的脑门磕在地上,“嘭”的一声沉闷响声,就像是擂响的战鼓,沉重的落在云可心的心头,敲得她心头如同重负千斤。

    下意识的伸手去拉轩辕翊,阻止他继续磕头的动作,手伸出去的时候,云可心才反应过来,她不该心疼这个男人,可她看见他把头磕在地上“砰砰作响”的时候,本能的是一种心疼,油然而生,她下意识的去阻止了,似乎根本没有经过自己的思绪。

    轩辕翊有些激动,他一把抓住云可心伸出去的小手,急捏紧在双手手心里,急忙的从地上起身,坐在她身边傍依着,把她半拥在怀里。

    “可可,你别生气,别伤心,别难过,你想打我骂我都行,只要你不难为你自己,你怎么样对我都行。”

    轩辕翊说着话,把云可心的手吻在微微颤栗的嘴边,看向云可心的深邃眼眸满是缱绻之意,深不见底的歉意交杂其中。

    云可心的心在百感交集之中,渐渐倾向了同情这个男人,同情他的背负,他的不容易。

    “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苏乔的父母都是为你死的?”云可心撅着满心怨怒的小嘴,却还是缓缓的把疑惑的话问出嘴边。

    躺在这个男人怀里,她的心情是奇妙缤纷的,不管心中多么理智的想法,在靠在他身边的那一刻,都被一种柔情悄然融化,她呼吸着身边带着他身上独有香味的空气,心也会在同时跳动的更加不受控制,就像是一个个落在琴弦上的音符,妙不可言的悦耳动听。

    轩辕翊面对云可心疑问,早已知无不言,只要云可心能接受他,就算万死不辞他也觉得是幸运的了,哪里还想藏着掖着什么,他紧忙的开始叙述起他所知道的尘封往事。

    门外,苏乔瞪大的眼睛里一片猩红,她知道自己是孤女,知道自己从小就来到轩辕家,知道轩辕翊对她一直很好,可以说千依百顺,尽可能的满足她的一切需求,她却不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轩辕翊在选择报恩,报他父母双双用生命换来的一片恩情,原来,她还以为轩辕翊对她有爱情,有可能产生出爱情,可此时此刻她才知道真相,一切只不过是她一厢情愿的梦幻泡影。

    病房里,轩辕翊对云可心的倾诉,苏乔听得清清楚楚。

    轩辕翊清楚明白的说着,十七八年前,仅仅七八岁的轩辕翊有一次被人绑架在邮轮上,奇怪的是,绑匪什么都没有要求,只是一直把他困在船上,漫无目的的漂浮在茫茫大海上,船上豪华无比,却唯独没有食物,没有水,断水断粮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月,轩辕翊即便从小便强悍,却也只不过是血肉之躯,哪里经得住这样饥饿。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命绝于此,再无生机的时候,苏乔父母带着苏乔乘着一艘自驾小游艇路过,他们发现了漂浮在海上半月之久的轩辕翊,原本只是一时兴起在海上乘兴游玩一番,随身并没有带多少吃的喝的,苏乔父母看见收的脱了人形的轩辕翊,实在找不到能救他一命的食物,苏乔爸爸一狠心,割破了自己的手指,把自己的血,给轩辕翊喂了几口。

    正是这几滴鲜血,让轩辕翊重获生机。

    可在船上忙乎着救轩辕翊照顾他的苏乔等轩辕翊情况稳定了之后,才发现,他们来时的小船,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不见了,他们也被困在了船上,当时的苏乔还是婴儿,饿了自然哇哇大哭。

    一个随时要失去生命的轩辕翊,一个嗷嗷待哺的襁褓孩子,苏乔爸妈在海上等了三天三夜没有看见有人经过之后,依然决定,必须自寻生机,他拆下来床上的一些木质材料,用绳索固定,做了一个简易的木筏,苏乔父母顶着无比的疲惫,饥饿,伤痛,一起在海上努力划着,像是苏乔爸爸因为海水浸泡伤口发生感染,没了生命,苏妈妈眼看着丈夫死在身边万分悲痛之后,为了减轻木筏的重负,含泪把他尸体推进了水里,她为了自己的孩子跟轩辕翊,咬紧牙关含泪奋力,不知道在海上努力了多久,他们终于看见渔民经常出入的海域,看见远处大大小小的一只只渔船来来往往,而就在希翼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苏妈妈也筋疲力尽到极点,她起身用尽全力护喊着。

    “救命!救命啊!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几乎是嘶哑的听不见的嗓音,依旧被苏妈妈用尽全身最后的力量喊出救命的号角,而在呼救之后,苏妈妈也因为实在不能支撑,倒在了海水里,等渔民赶来的时候,早已看不见她的影子。

    轩辕翊跟襁褓中的苏乔因此获救,轩辕翊尽管当时虚弱,可苏爸爸用自己的鲜血,为他续命,还是保住了他没有死,他至今记得,苏爸爸用他自己鲜血,来喂他时候的脸上表情,那是一种完全无私的爱,曾像是一股清冽山泉,浸透了他的内心,他也记得,苏妈妈最后那句,“救救我的孩子”的声嘶力竭,她嘴里的孩子明明不只是苏乔,还有他轩辕翊,明明素昧平生的一家人,为了救下他轩辕翊的命,支离破碎,塌了天,他轩辕翊从此便下定决定,他就是苏乔的一片蓝天,就算要他的命,来还苏乔,也是应该,他的命是苏乔父母给的,苏乔父母是他再生父母,他的命还给苏乔,无可厚非,那是他欠苏乔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云可心被轩辕翊的话给彻底震惊,她万万没想到,轩辕翊的过往,还有这样的沉痛经历,她想想轩辕翊当时的绝望,就暗暗心疼,那是怎样的绝望折磨,眼睁睁的等着死亡的来临,一点一滴的侵蚀,这件事要是换着她,或许早就支撑不下去。

    “翊……”云可心悄然脱口而出的称呼,带着一种安慰,她轻轻擦拭着轩辕翊眼角的泪渍,一个温热的亲吻落在他脸颊,久久没有离去。

    轩辕翊被震撼,他稍微沉凝之后,突然的紧紧抱住怀里温柔的小女人,无比的用力,他就知道他的可可是善良的,她会理解他的苦衷,会原谅他的不得已。

    门外,苏乔泪水早已湿透衣襟,她安全麻木的转身走在走廊上,止不住的泪水泉涌,脚下像是灌满铅块一般沉重无比。

    曾经,她的少女梦,就在刚刚,完全坍塌了,她完全没有想过,她的父母会死的如此凄惨,为了她跟轩辕翊的命,耗尽了他们的最后一滴精血,更加让她绝望的是,她明白了,轩辕翊对她根本,从来都没有男女感情,有的只是天大的恩情,他对她的好,都是因为他在报恩。

    苏乔的心头一滴滴的在滴血,她麻木苍茫的走出医院,茫然的走在车来车往的大街上,走在车流里,即使车子不断传来刺耳的鸣笛声音,也没能让她惊醒,没能阻止她的心不断沉沦,就像是她的那颗心一直往黑暗深渊里坠落着,深不见底,一直没有落地的迹象。

    ------题外话------

    感谢一直支持我的亲们,非常诚挚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