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098酒祸1
    “我们穷人苦命,求求你们大家评评理,做做证,帮帮我们讨回公道,我们要这个害人的女人偿命,要她偿命!……”

    女人一声高过一声的哭喊着,“要她偿命。”喊得围观的人有些人早已愤愤不平的同情。

    云可心就是再傻,这时候也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哪有真正孝义的子女,看见自己父辈倒在地上生死不明,不急着赶紧送医院,而是要急着跟她讨公道的,这明明就是蓄意谋杀,然后嫁祸给她。

    围观的很多人都在拿着手机拍视频,她现在完全被动,再跟这两个不可理喻的男女理论,怕是事情真的就没有转圜余地了。

    云可心瞬间清醒,她急忙做出自己觉得该做的决定。

    “大家帮帮忙,这位老人突然昏迷,咱们先搭把手救救人,不管事情最怎么解决,我们都要先救人!大家都帮帮忙好吗!”云可心义正言辞,极力的保持理智,言辞清晰的跟大伙求助,同时,看向明与行。

    明与行眼疾手快,立刻会意,赶紧的从云可心手里接过老人瘫软的身子,抱在怀里在路边寻找能帮忙的车辆。

    事情很快变成另外一番景象,拿着手机拍视频的人不再关注中年男女,开始追着拍摄明与行跟云可心。

    这世界总是鱼龙混杂的,好心的热心人总还有,一辆私家车看见人群攒动有人需要帮助,停在路边打开了车门,让云可心他们上了车。

    中年男女先是愣神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看明与行把老人抱上了车,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急急忙忙追上去。

    “你们想干什么?干嘛要把我爸带走,你们这是想毁尸灭迹吧!”男人冲上去想拖住明与行。

    人群中不知道谁狠狠的一脚无影脚,揣在男人屁股上,把他揣上了车,随手关上车门。

    车子随即绝尘而去,留下还没醒神的女人举目眺望,之后,女人看围观人群逐渐消散,急速走向路边的小车方向……

    云可心跟明与行在发生事件之后第一时间想着救人,某些人却完全不是这样想的,短短两个小时,云可心在马路上跟老人推搡,让老人致死的新闻,通过各种传播途径快速发酵,就成为新闻热搜版头条新闻事件,甚至爆料人配上了清晰无比的照片图说,愤怒指责云可心的无良,声讨要她偿命。

    云可心并没有关注热搜新闻,还不知道这件意外遇见的事情,能发酵的如此严重,她跟明与行在医院处理好昏倒老人的急救手续,不久之后,就先回到了清澜别墅家里。

    她刚刚走到家,轩辕翊紧跟着后脚跨进清澜别墅的大门,上前,轩辕翊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云可心的小腰,搂在怀里。

    “别怕,可可,别怕,一切有我,我不会让任何人想办法伤害你的。”轩辕翊嗓音格外深沉,说的有种痛心疾首的感觉。

    云可心被轩辕翊突然而至的拥抱给惊愕,她急忙看看身边有没有人,之后极力挣扎,一把挣开轩辕翊的拥抱,回头,她诧异的看着轩辕翊疑惑。

    “翊!你怎么了?没毛病吧?为什么忽然说这样的话?”

    云可心看着明显消瘦憔悴的男人挺拔屹立在她身前,清晰的出现了,她这些天的提心吊胆,心里的小忐忑,在瞬间沉静,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她脸色微红发烫,却不明白,她刚才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何原因。

    轩辕翊迎着云可心的疑惑目光,猜想她并没有看到有关她的新闻,他拿出手机,打开新闻热搜,郑重的递到云可心眼前,满目的担忧,担心云可心不能承受这样的局面。

    云可心颇有诧异,疑惑的目光看向轩辕翊拿在手里的手机画面,乍一看,她有一刻的沉凝,随后不久,她便若无其事的开始点评手机新闻上的自己。

    “嗯,这照片角度拍的还真不错,居然拍的比本人还要漂亮,这手法,值得称赞,嗯,不错,不错!”

    轩辕翊在一刻间陷入错愕,他先前对云可心的担忧完全的一扫而空,他万万没想到,云可心看见自己陷入麻烦的时候,会是这样的淡定平静的反应。

    “你这丫头,你的心到底是多大呀,你都这么麻烦了,怎么还像没事人一样,照片好不好看,很重要么!”轩辕翊是又疼又爱,伸出手指猛戳云可心的脑门,居然被她逗乐了。

    佳达公关部正在全力抢救佳达的危机新闻,第一时间发现了云可心事情出现,Lisa第一时间跟轩辕翊报告了,已经做了一些处理手段,可这件事还是没能完全压下来,出现在公共视线里,轩辕翊担心云可心无法承受这样的麻烦,才急急的赶回来,要亲自陪着云可心度过她的危机,他却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局面,云可心根本没有乱了阵脚,还能若无其事的谈点。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件事说的不是真相吧,我亲身经历的事情,被扭曲成这样子,事实,我还在意它,这不是正中幕后人的下怀,让他们得意!发生事情第一时间想办法解决才是,自乱阵脚,那样是于事无补的。”云可心悠然自得的往屋里走,走进去之后,边说话边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忙了很久了,她有点渴。

    这时候,轩辕翊所有的担心都烟消云散了,他意识里面的云可心,在这一刻又多了一份坚韧的品质,让他更加的爱不释手。

    “可可你说的很对,是我太小看你了,既然这样,你觉得这件事要怎么摆平?”轩辕翊跟着云可心身后安坐在沙发上,自然伸出猿臂,搭在云可心肩膀上说话。

    云可心不安的推开男人的手臂,下意识看看旁边有没有人,家里有不少人在,她可不想被人看见她跟轩辕翊过于亲密,尤其是云琦,云琦对轩辕翊态度一直不是很好,被云琦看见自己跟轩辕翊如此亲密,她怕云琦会生气。

    坐到沙发另一边,云可心捧着水杯,避开轩辕翊炯炯有神的滚烫视线,她一边喝水,空隙的时候,跟轩辕翊说话。

    “我相信,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那位老人并没有死,现场也不止一个人拍了视频,这件事已经闹的这么大了,不可能没有别人站出来说话,我现在该做的,就是等,等谎言不攻自破,等老人平安度过危险,现身说法,说出最真实的事情真相。”

    云可心颇有自信的说出她心里最真实是的想法,她一直不敢看轩辕翊的眼睛,只要一眼,她就会心里奇痒难耐,觉得身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汹涌澎湃,要做点什么才能平息。

    轩辕翊静静看着云可心,“你说的有些道理,那你先在家歇会,我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晚些时候再回来……找你!”

    轩辕翊话说到最后,是吞着口水说完的,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便匆匆离开。

    他确实觉得云可心说的有道理,可云可心的世界还是阳光积极太干净的,她的事情,若不抓紧时间处理,幕后黑手再加以推波助澜,怕结果根本没有云可心想象的那样乐观。

    云可心想的是最好的结局,却没有考虑,幕后之人的心狠手辣程度,既然人家精心设计了这样一个局陷害她,又怎么能轻易的让事情平平静静的过去了。

    果然,轩辕翊赶到医院了解情况的时候,医生跟他说,老人刚刚已经去世,老人原本就是癌症晚期患者,是那种医院都放弃治疗,让他直接回家等死处理后事的那种,当时,就算云可心没有上去扶他一把,老人也会死,偏偏,云可心本性善良,看见需要帮助的老人,她做不到坐视不理,有人就是紧紧抓住了她的这一点良善,掐准了大做文章,要的就是陷害云可心到绝境。

    而同时,网络上并没有有利云可心的视频被爆出来,看样子是幕后人早有准备扼杀了一些真相的出现机会,故意布局,让云可心的事情演变成一场云可心的灾难事件。

    云可心相信这世间处处充满爱充满阳光,她却没有考虑到,阳光很多时候,总是被厚厚的乌云遮盖,没有人拨开乌云,怕是等事情见天日的时候,她早已经给有心人吃的骨头都不剩。

    轩辕翊这时候不得不放下公司的事情,去多方搜寻关于云可心扶人事件的现场目击证人,他心急如焚,为云可心担心着。

    而清澜别墅里的云可心,完全没有把自己的事情想得那样危险,此刻,正打电话给明与行,追问着明与行,有没有轩辕睿身边那个女人的消息。

    “于行哥哥,怎么样?有那个女人的消息没?我想尽快见见她,不管用什么办法,于行哥哥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电话那边的明与行心痛如麻,他知道,云可心这是多么在意轩辕翊这个人了,为他,不惜求自己,她原本是多么桀骜心高的一个人,不管活的多么低微,她也不轻易为自己的事情跟任何人卑躬屈膝,可为了轩辕翊的事情,她不遗余力,甚至忘记了自己,忘却了她固守的本性。

    “傻丫头,在我这里还求不求的干什么!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你放心,我一定会争分夺秒,第一时间给你找到那个女人的消息,不惜一切,不择手段。”明与行坚定的保证,无非是想让云可心更安心,他不想,不愿云可心为了任何人,伤到她自己,任何人都不行。

    “好,于行哥哥谢谢你,那我等你电话,二十四小时不关机,时刻恭候。”云可心急急的说完想说的话,之后便挂断了电话,坐立不安的盯着手机,进入;漫长的等待时光。

    明与行看着手机屏幕上挂断的电话,他哑言失笑,泪在同时打湿眼帘。

    有个女人,还是她最心爱最在乎的女人,说为他二十四小时不关机,时刻等候他的电话,原本是一件该多么开心的事情!

    偏偏,她的动机是为了另一个男人,这怎么能让他不锥心刺痛。

    心里有痛的人,总想用喝醉来麻痹自己,明与行觉得懊恼无比的时候,径直走向自家的储藏室,那里存着不少好酒,各种品类,其中有一瓶喝了一半的高度洋酒,那是他前天打开的,这几天,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想把自己灌醉,像是醉了,自己才能安然入睡。

    棕红色的酒水散发着浓烈的酒精香味,跃动在玻璃酒杯里面欢快无比,却丝毫没能引起他的注意力,他放空的思绪,麻木的眼眸中深不可测的沉痛,让他看上去有些颓废。

    云可心想要的事情,他早已经第一时间交给他的精英团队加急处理,可现在,他心中的思念就像毒蛇吐着信子,牢牢纠缠着他,让他濒临窒息,他想尽快麻痹,好减轻一些自己的烦恼跟强烈不适,一整杯的酒,明与行想一口就灌进去嘴里。

    这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擒住了他抬在嘴边的手臂,阻止了他把酒杯送到嘴边。

    “于行,你最近是怎么了?你以前滴酒不沾的,你这样喝法,会伤哦了身子。”明于礼披着睡衣,袒露着很是健硕的胸膛,睡眼惺忪的正站在明与行身前,关切中带着几分严厉,跟明与行说着话。

    明与行看见是大哥,他“呵呵”一声痴傻的笑了,笑的泪眼朦胧。

    “大哥!你爱过一个人么?你知道,深爱一个人,而明知没有结果的痛苦吗?”明与行自嘲讽刺的傻笑着,笑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落了下来,看似喃喃自语的说着他的痛心的话,无力的后退了几步。

    若不是明于礼及时的拉住他,他撞在身后酒柜上的力度一定更重,酒柜里的酒瓶子被震动的“哗啦啦”直响,差点有些落下来,吓了明于礼一身冷汗。

    “于行,你不能这样,你想喝酒,大哥陪你,你想说什么,大哥是最好的倾听着者,这世界上,没有比我们两更亲近的人了,你没有什么烦恼不能跟大哥说的,你这种喝法,会把自己喝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