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07偷人
    苏乔做完这一切,拿起身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嘴角撇着冷冷的讥笑,脚下不稳的走出酒吧。

    苏乔今晚原本是来买醉的,画着很浓艳的妆容,身上穿着一件紧身裹裙,上面遮不住浑圆之处,下面罩不严黑雾森林,加上酒醉失控,步履阑珊,身上春光若隐若现,早已经吸引住不少人贪恋的目光舔舐过来。

    这一刻她想起身要走,有些早已血脉膨胀的人坐不住了。

    “哎哎!妹妹,你这是想去哪啊?哥哥陪你一起去!”有人急忙上前来,伸手扶住苏乔的时候,借机揩油的手,早就不规矩起来。

    苏乔意识到不好,本能想抗拒,只是她酒醉的动作轻飘飘的,看上去让人觉得更加暧昧。“你,你给我……走开!”苏乔想说一句完整的话都已经有点困难,想推欺身过来的男人,却变成无力的推搡。

    另外几个男人这时候也迎上来,一个个贪婪目光扫在苏乔火辣的身段上,吞着口水,说着露骨暧昧的骚话。

    苏乔这时候虽然酒醉,脑子却是清醒的,她意识到不好,却觉得无力逃脱了。

    “小妹妹!玩过NP没,今晚哥哥带你开开眼,让你爽上天吧。”其中一个男人看苏乔扭扭捏捏的抗拒,越发的等不及了,干脆的一声高呼,一把扛起苏乔柔软的身子在肩头上,冲着几个男人邀请着。

    几个男人情趣越发浓烈,性情高涨,跟着起哄一样的口哨声,欢呼声四起,顿时在酒吧里引起不小的骚动。

    不远处,明与行跟云可心正在吧台边喝着果酒,这时候也看了一眼事发处。

    尽管苏乔的妆容已经画的爹妈都很难认出来,可熟悉,苏乔的明与行跟云可心,还是一眼就辨认出来,被起哄的猥琐男人扛在肩膀上挣扎的正是苏乔。

    云可心眼看着苏乔满脸惊恐的挣扎抗拒,却丝毫不起作用,她心中有些纠结的难受。

    她云可心不是一个见死不救的冷漠之人,可苏乔对她一直没有留情的陷害,都历历在目,她这时候上去救苏乔,她总觉得自己会心痛。

    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见曾经的闺蜜好友掉进火坑里,她也会心里不好受。

    云可心陷入两难,良心跟道义的力量在撕扯着她的内心,让她踌躇犹豫的厉害。

    明与行这时候,悄然抓住她微微发抖的手,一句询问的话,说在云可心耳边警醒着她。

    “可心,你觉得,轩辕翊知道你眼睁睁的看着他妹妹被人凌辱都不管,他会怎么想。”

    明与行是懂云可心的,他看见云可心脸上的极度为难,也知道,云可心此刻心里的煎熬,他算是变相的帮云可心做出以后她不会后悔的选择,以他了解的云可心的秉性,这件事她要是真的坐视不理了,她或许会手良心的谴责一辈子。

    有时候,人要做到以德报怨真的很难,可真的冷漠无情了,有良心的人,还是做不到,也不会再开心了。

    云可心心里的天平,在眼前的情况紧急之下,稍微偏向了要去救苏乔,虽然她内心很纠结,不想过问这件事,可她终究做不到跟某些人一样的冷酷无情,她觉得,她的良心会痛的。

    “你们给我放下她,你们要是今天带走了她,我一定会告到你们坐牢的。”

    云可心在身边一直守护着明与行的情况下,倒是底气还足,她拿着手机稳稳的拍着眼前的画面,一般大声呵斥着那些要带走苏乔的人,小模样倒是不怒而威,有几分霸气存在。

    几个男人停住脚步,这会瞅着拿着手机拍摄着的云可心,满头怒火。

    “小婊子,老子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这个妹子我们是认识的,我们今天就是一起玩玩,你说,我们是犯什么法了!”

    背着苏乔的男人格外的暴躁,眼看着到手的鸭子要飞了,他怎么能不恼火,盯着云可心的目光似乎想把她给直接烧了。

    云可心静默冷笑,倒也不见畏惧。

    “你们认识?那么请问,她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今年几岁?你要是今天能说出一个来,我就不管这事了,要是说不出来,给我赶紧放开她!”

    云可心的风轻云淡的神情,冥冥中有着一种震慑力,她伶牙俐齿的一句句逼问,更是让人心生畏惧。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想想,有点知难而退了,他们也就只想玩玩开心一下,这要玩出火来,谁也心里不痛快。

    扛着苏乔的男人脾气有点暴躁,这会心里也不爽,他冷哼一声,丢下苏乔,转身就走了。

    剩下的几个男人也没在纠缠,跟着散开了,虽然眼前只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对他们威胁着,他们一使力,一并收了都没问题。

    可臭丫头身边寸步不离的还跟着一个人高马大的沉稳男人呢,那男人一看就是高深莫测的样子,他们不能轻易得罪的主,不能为了一个酒吧里喝醉的女人给轻易得罪了,不值得。

    苏乔被人狠狠摔在地上,“哼哼唧唧”好一会都没起得来身子。

    云可心冷冷的瞅了一眼,倒也没去管她,回头,她回酒吧吧台边,继续喝酒去了。

    低度的果酒,喝起来基本上没什么酒味,也不太容易会醉人,可她还是觉得,身上有点燥热,心情有点不适的感觉。

    明与行看苏乔挣扎在地上,很久都没能爬起来,实在没能看过去,上前去扶了她一把。

    “你真不该作孽,随便伤害你的好朋友,多年的感情说丢就丢,你难道一点不心痛么?可心是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

    明与行面无表情的拉着苏乔起身,忍不住在她耳边多说了一句,毕竟从小就认识,多少还是觉得,就这样放弃她有点于心不忍的。

    苏乔借着明与行的搀扶,总算从地上站起来,她迷醉的目光,这会凝滞着看着吧台边背着她视线喝酒的云可心,她沉默许久没有说话,最后,嘴角忽然冷嘲的一声嗤笑,转身,摇摇晃晃的离开了。

    明与行一直看着苏乔离开,才回头走向云可心身边,他没看明白苏乔最后的那一笑,到底是笑什么,他只知道,苏乔的笑很冷很冷,冷的让人心生胆颤,她迷醉的目光也一直涟漪着白光,有种叫人难以明白的复杂东西,叫人看不懂,也看不透的迷茫。

    明与行跟云可心坐回吧台边,随意聊着,也没多久,他们就决定回去了。

    云可心记挂着让明与行尽快找安靖处理的事情,不想耽误时间。

    明与行一直都是陪着云可心的,她想干啥,他都乐意奉陪到底。

    两人结账完,就走了,虽然幻尘说过今晚他们的消费都免费,可人家开门做生意的,人家客气话,也不能当着福气消受了,人家客气而已,做人不能不知趣,没有底线。

    明与行没有强求一定要把云可心送到家门口,叮嘱出租车司机一定把云可心送到家门口之后,他就下车先回去了。

    这一点,让云可心心里很轻松,都说最好的相处方式就是在一起的时候感觉不累,明与行似乎一直都能把握好合适的距离跟分寸,从来没有让她感觉到,跟他相处会很难受。

    最好的朋友莫过于如此,云可心感觉,她真是幸运,这辈子能遇上明与行这样的好朋友。

    心情还是很美丽的,烦恼放在脑后,生活原本就是有些苦涩的,要学会随时加点糖,才能过的更加惬意,云可心就是那种能把生活苦涩过滤一下,然后适当加点糖调剂一下的人。

    下车之后,离清澜别墅已经不远,云可心嘴里哼着小曲,脚步欢快的朝家里走去。

    让她没想到的是,树荫下忽然窜出来一个人影,快速的接近她身边,让她心中突然的一阵紧张惊讶。

    “别怕,是我。”

    一个男人自带忧伤感的清脆嗓音,响在云可心耳边,熟悉的感觉,让她稍稍心安了一点。

    “你怎么来了?这么晚了,找我干什么?”

    云可心一边拍着胸口,一边有些责怪意味的瞅着路灯下,那张越发显得忧伤的盛世美颜的男人,她一时想不明白,这个本应该一直生活在神话里面的男人,不在地下城里好好待着,来这里神出鬼没的吓唬她干什么。

    百里天衍看见云可心脸上惊魂未定的神情,略有歉意的样子。

    “不好意思,云小姐,是我冒昧唐突了,我应该先打个招呼再来找你的,可是……我,我太想婉儿了,我想,想见见她。”

    百里天衍很是纠结的话,说了很久,才算把想说的话说完,说完之后,求救的小眼神,直直的看着云可心的脸。

    云可心有点受不了了,她一直有点吃软不吃硬的,看见百里天衍那可怜兮兮的优柔眼神满目的悲戚伤感,她心里就十分的难受,她算是个美好主意者,一直希望这个世界处处都是美好,充满阳光的,看见有人求而不得这样的悲伤,她的善心又爆棚了。

    “不要紧,其实也不要紧,我也不是怪你,我也理解,相思苦,你这样深情,我也很是感动的,可我真的很努力的在帮你了,你不要着急,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云可心看着百里天衍倒是有种负罪感了,她隐约感觉,百里天衍不能跟爱人在一起,好像是她的错了,她要是再努力一点,这个男人是不是能少点悲伤。

    百里天衍有点不在状态,他的思绪总是不经意间会神游,也不知道是不是不能完全跟如今的社会融合的原因,毕竟他一直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就算在地下城生活,也是与世隔绝的,这突然的走出来,还真是有点格格不入的意味。

    路上偶尔有人经过,看见他们在说话,只是现在也有不少人喜欢汉服元素,街上时不时的能看见有人这样装扮,倒是没人十分奇怪百里天衍的此刻存在。

    见百里天衍没有回应自己的话,云可心想想,又问了一句。

    “你是不是很想看看婉儿呢?我带你进去看看她好不好?”

    云可心试探着询问着百里天衍的意见,毕竟,婉儿现在在她身边,人家想见一面也不容易,既然来了一趟,不让人家“小两口”见一面,她总觉得有点过意不去的。

    这一次百里天衍回答的很明确了,他看着云可心有点激动,一直在点头。

    “嗯嗯嗯,好。”

    百里天衍亟不可待的样子,说完,人已经先行一步,走在云可心前面朝清澜别墅院子门口走过去。

    云可心也没想许多,急忙赶上去,走在百里天衍前面,总不能让人家进门之后乱窜吧!家里还有不少人在,他这样以为“神”一样存在着的人物,万一出点事情出来,还真是不好收场的。

    回到家里,云可心也知道百里天衍心里着急,也没耽搁,领着百里天衍就直接上了二楼,进去房间之后,她直接关上房门。

    曾叔一直没有露面,却从云可心领着一个绝色美男进门的时候,就一直在留意着她,看她把人直接领进房里,他着急的两头乱窜起来。

    “这云小姐平时看着也不像那种人啊!怎么能干这种事呢!先生不在家,这要是出点什么事情,我可怎么跟先生交代?”

    曾叔在楼下急的一头汗,来回踱步的自言自语,说话声音引起厨房里曾姨跟曾姑娘的注意,她两一起走出来,奇怪的目光看着曾叔。

    “怎么了?老头子,你这是在干什么呢?得失心疯了啊?”曾姨手里拿着还没来得及放下的菜刀,惊诧的问曾叔怎么回事。

    曾姑娘也很迷惑,看着她父亲,满面的疑问着。

    曾叔下意识的看看四周,之后,小声的跟他家人说话。

    “是云小姐,云小姐带着一个男人进房间了,我不知道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先生。”曾叔满面的愁云,纠结的差点满脸褶子都堆在一起了,他年纪不小了,知道有些事情原本就是一把双刃剑,说与不说都是一种伤害。

    曾姨跟曾姑娘惊的瞠目结舌,在他们看来,云可心在清澜别墅,就是登堂入室的女主人,是先生轩辕翊的女人,她云可心这时候公然把男人带回家不说,直接带回房间里锁上了门,这还是青天白日里,就这样等不及了,她把轩辕翊到底放在了哪里!

    “爸,我们要告诉先生吧?这件事很严重了。”曾姑娘立刻反应,话说的有点激愤,她一直还算看好云可心的,是没想到她是这种人。

    曾姨连忙否决,“不不不,不能直说,就这样直说了,先生脸上更过不去,他们还没有结婚,万一,我说万一,这里有什么误会,先生会怪我们多事。”

    “妈!不管有没有误会,我我们都说的是事实啊!先生怎么会怪我们多事!再说,都这样了,还有什么误会。”

    曾姨、曾姑娘、曾叔,几个人聚在一起焦头烂额一筹莫展不知所措,这时候却看见轩辕翊回来了。

    几个人立刻闭紧了嘴巴,盯着一脸冰霜冷冻死人的轩辕翊直接走上楼。

    曾家几个人一双双目光随着轩辕翊的脚步移动,一个个担心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一场眼看着即将爆发的激战,就要开始,在他们眼里。

    轩辕翊愠色冷彻,这时候也没有注意到曾家几个人的异常,他只想去云可心的房间里看看她回来了没有,时间不早了,苏乔发了那样的照片给他,紧随其后他公司就发现密切关注的学校社交平台上又出现不利云可心的言论,他花了不少时间,平息了这件事,现在想来看看,导致这次祸端的原宿主,他的可可,到底要怎么跟他解释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