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09没有绝对的公平
    她见过不少报道心理阴暗的男人家暴的报道,她知道,有些误会,不同人面对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她很庆幸,轩辕翊看上去阴冷无情,心态倒是没有畸形,还是正常阳光的,这让她心情轻松了许多。

    “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么?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会不遗余力的。”轩辕翊宠溺的搂住云可心柔软度身子亲昵在怀里,他真想,能把这个小女人揉进去自己的骨子里,这样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分离了,他想一直这样幸福下去,如今,任何事情在他眼里都变得不值一提,他只想永永远远的跟他的可可在一起。

    “好好经营你的公司,别让它垮了,就是帮我了。”

    云可心侧着笑脸,半真半假的意味笑着,搂着轩辕翊的脖子,“吧唧”一口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之后兔子一样跑出去。

    轩辕翊被撩的心情缭乱,他下意识的伸出大手想抓住逃跑的云可心,却一把抓空,他心里变得像是猫抓一样的,难受极了。

    “我说你这个小妖精,你这是在玩火自焚呢!看来刚才对你的惩罚有点轻了,我应该对你不要客气的。”

    轩辕翊追着云可心跑出衣帽间,云可心在房间里左闪右避,灵敏的一次次逃过轩辕翊的抓捕,笑的十分开心。

    轩辕翊一直没抓住云可心,倒不是他真的抓不住,只是,他看见云可心每次躲过他的手,笑的是那样得意高兴,他想她能多些这样开心的时候,于是隐忍着心中渴望,陪着她一起嬉闹,一起开心,他能委屈了自己的渴望心情,却不想委屈了他的小可可,在他心里,这个女人的重要性,已然超过他自己。

    夜深人静的时候,云可心跟轩辕翊在房间里闹腾的动静,虽然不是很大,却还是没能逃过曾家三个人的关注。

    他们是亲眼看见百里天衍从楼上悠悠走下来的,不久之后,就听见楼上房间里的欢声笑语,虽然房子隔音很好,动静很是轻微,却还是能让密切注意着的人听得见。

    曾家三个人面面相觑,有些不能理解,这先生到底是中魔了,还是云可心实在高明,怎么云可心都带男人回家了,先生还没冷落她,这是把他自己的自尊踩在脚底了么?

    一个血性男人,怎么会如此宠溺,一个女人,这是宠溺的无底线了么?!

    曾家三个人满腹狐疑,只是,他们都不是多嘴的人,这件事也就被他们埋在了心底,算是消逝了,之后谁也没有再提起。

    学校里的设计大赛复赛即将开始,云可心把设计好的稿子交上去,上了一天的课,有些疲惫,正准备回家的时候,安靖打来电话,约她出去谈谈。

    云可心不知道安靖这时候找她干什么,却也很想跟安靖好好聊聊,她打心眼很想劝说安靖主动一些,跟明与行好好相处,她真挚希望安靖能跟明与行擦出来火花,不管是天生性子喜欢管事,还是出于内心对明与行的那份内疚,总之,她很想撮合安靖跟明与行在一起,她看得出来,安靖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孩子。

    跟安靖约会见面的地点是一家小吃店,安靖很贴心,猜出云可心刚刚放学,应该没有吃晚饭,特意选了一家小馆,等着云可心去吃东西。

    云可心很喜欢安靖,两人倒是一见如故,没多少客套,一坐下,安靖问云可心是不是饿了,边吃边聊之后,云可心就没有客套的点了两个小菜,之后让安靖也点两个。

    菜还在准备之中,安靖瞧着云可心的脸,礼貌的浅笑着说话。

    “按理说,我比你大一些,我是姐姐,可我觉得,你身上有些东西,是我应该好好学习的,难怪明与行会那么喜欢你。”安靖真诚的看着云可心,目光中有些羡慕有些遗憾,更多的是一种祝福。

    云可心“呵呵”爽朗一笑,“安姐姐,你有点误会了,我跟于行哥哥就是普通朋友,我有男朋友了,姐姐喜欢于行哥哥么?要是真心喜欢,我给姐姐加油!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

    安靖英姿飒爽的笑着,眼神中有点欣喜,也有落寞,欣喜是因为听见云可心说自己有男朋友了,落寞是因为,她也不瞎,看得出,明与行一颗心完全都扑在了云可心身上。

    “有些事情是旁观者清,我是喜欢明与行不少年头了,一直没有表白,那也是因为,我从来没有从他眼神里看见对我有情意,你是个讨人喜欢的女孩子,原谅我的贪心了,我之所以约你,还是有点私心的,我想多跟你相处相处,或许能在你身上,学到你的一些影子,让他能多看我一眼。”安靖的话说的很平静。

    云可心却听的很不是滋味,这是多爱一个人,才会像这样卑微到尘埃里面的索求。

    安靖原本是一个爽直飒气的优秀女性,云可心没有想到,这样的一个女人肯跟她袒露心扉,如此直白的说出她自己的心思,而且,安靖肯跟她相处居然是为了学习她的影子,卑微的想取悦、得到心爱男人的一点关注目光而已。

    云可心心里有些感动,却也无奈,都说感情勉强不得,她能做的有限,却也想尽全力。

    “安姐姐,你也别这样泄气,你的好,是没人能比的,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发现你的好,喜欢完完全全的你,最真实的你的。”云可心实在不忍心打击安靖的积极性,看得出,她是多么努力才汇集起来勇气“乞讨”着明与行的一点爱意的,这种执着,这种真诚,实在让人很想泪目。

    “但愿吧,我会尽力的,即使、他一辈子心里都不会忘记他最爱的人,我也很想……默默陪着他一起缅怀回忆。”安靖平和的笑着,笑的很是安静。

    云可心却从安靖平静无波的神色中,似乎看见她滔天巨浪一般澎湃的心情,这是多么深的执念,才会让原本自私的爱情,可以容的下这样的形式。

    安靖真的很爱明与行,比自己看上去的还要深爱,这倒是让云可心有点吃惊。

    她的爱是完全不求回报的付出,没有一点私心杂念的纯真。

    “安姐姐,你会得到幸福的,一定会!”

    云可心不知道自己此刻该说什么,唯有祝福,原本这个深爱明与行的女人应该把她当成情敌,甚至深恶痛绝的痛恨,可她从安靖眼中,看不见一丝一毫对自己的敌意跟讨厌,这就是人格魅力吧。

    安靖的宽容跟博大心怀,配得上她人民警察的身份,她的人性里没有自私,只有博爱,这也让云可心更加肯定,安靖是配得起明与行的好女人。

    简单的一个小馆子,让人舒心的交流,一顿饱餐的晚餐,时间静静的在两个相识不久,却又像是相识已久的两个女人之间流淌。

    云可心想问安靖关于案子的进展,想想还是隐忍着没有问,她想把这个机会留给明与行跟安靖,或许,他们多点时间相处,就会摩擦出感情火花,至少,云可心这么期许。

    生活,从来不会缺少喜怒哀乐中的任何一种体验机会,云可心扶老人被讹诈的案件,终还是如期开庭审理了,法庭是庄严神圣的,却也是讲究事实为依据的地方,老人的家人准备了充分的证据材料,死死咬住云可心不放,决心坚定。

    原本,云可心只是认为自己是倒霉遇见了小人,在听庭审的时候,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想起来自己还有三次开天眼的机会,她就想着,会不会在这里再次看见那位“老人”,不知道那天,老人临死前极力抓住她,到底想说的是什么。

    默念数码,睁开闭上的眼睛,云可心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一大跳。

    按理说,法庭是充满正气的地方,不应该有天眼能捕捉到的灵异。

    可她却看见法庭上,那位已经逝去的老人,正凶神恶煞的盘旋在他的后代身边,样子殚心竭虑。

    云可心吃惊的表情,紧紧捂住嘴巴的举动,引起老人鬼魂的注意,一眨眼间,他飘在云可心面前。

    “你能看见我?听见我说话?”老人鬼魂有些惊讶,跟云可心说话的时候,倒是样子不是那样难看了,像极了一位和蔼慈祥的老人。

    “爷爷,我能听见,你想说什么跟我说吧,有什么,没有完成的心愿,我帮你完成,你能好好安息就好。”云可心极其小声的说话,她也不知道老人能不能听见,试着跟他交流着。

    事实上,老人听得很清楚,不管多么微弱的声音,作为鬼魂的他,都会听得见的。

    “孩子,对不起,我老头子一辈子辛苦,却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情,没想到,临了临了,,被不肖子孙利用,害了你,都说人在做天在看,我怕我的子孙遭报应,想阻止他们继续伤害你,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不能名目安息啊。”老人说的很悲戚,话说多了,飘在空中的影子也暗淡了不少,看上去虚弱了。

    云可心有点欣慰,这世界上,有人处心积虑,却也有人坚守良善,老人的质朴,让她原本被讹诈污蔑的糟糕心情,稍微缓和了一些。

    “爷爷,您也别太纠结了,都说子孙只有子孙福,既然有些事情已然铸成,我也不怪你,你还是安心的走吧。”

    云可心安慰着纯良老人的鬼魂,也不想他误了时辰变成孤魂野鬼,四处飘零,实在可怜。

    万一再有什么不确定的变故,变异成什么不好的东西,那也实在是害人。

    老人稍稍沉默,之后,像是想开了一些。

    “孩子,你真是个好人!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其实,这件事起因,也是我那不肖子孙贪图钱财,他们也是被人迷惑了,我想警醒他们也有心无力了,唉……”

    老人似乎带着遗憾愧疚,说着话,有了离去的意思。

    云可心这时候却听见老人话里的关键,敢情这件事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碰瓷,是有人有预谋的设计啊。

    “等等!等等爷爷。”云可心急忙叫住要走的老人,“爷爷你能告诉我,到底是谁怂恿你家人利用你对我不利的么?”

    云可心迫切的想知道谁是幕后主谋,小声疾呼。

    老人回头,您看着云可心,似乎有些犹豫,之后,他忽然身子一晃,原本聚集成型的身子,幻化成一个清晰的场景,场景里,是白琳跟老人子女说话的画面,虽然听不见声音,却看得清楚,当时白琳就在出事现场不远,手指指指画画的指着出事地方,还把一叠很厚的钱,交给老人子女手里。

    难怪他们口口声声说不要钱,一定要她云可心坐牢,原来是有人给他们足够的钱了,预谋着这件事的结果。

    云可心气的心口疼,这时候,空中的画面却“爆炸”一般,突然崩逝了,老人的声音,最后回荡在云可心耳边。

    “孩子,我用自己的烟消云散铸成了你想看的画面,我不求你能原谅我那些不肖子孙,只愿你能竭力惩罚真正的恶人,老头子我也再没遗憾了……”

    老人的话,随着云可心眼前的薄雾消散一起消失了,云可心有点心疼,好好的一个善良老人,居然就这样彻底没了,还真是有点可惜,也不知道他那些子孙能不能积德,对得起他的良苦用心。

    一直坐在云可心身边的轩辕翊,看着云可心眼眸中的落寞,他很是心疼,从身侧悄悄拉起她的小手,紧握在手心里暖着,除此之外,他们已经竭尽全力,却依旧没有找到什么证据证明云可心的无辜。

    云可心原本也只认为自己是倒霉,现在意外知道事情真相,她也心绪难平。

    法庭宣判结果,是让云可心赔偿老人家人一笔精神损失费,外加正式的赔礼道歉。

    这世界。从来没有绝对的公平可言,很多时候,事情的结果都是根据一些已知的表现决定下来的,并不能完全还原真相真理,这样的结果,对于受害人云可心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的怨怒。

    不过有句话说得好,欲擒故纵,如欲取之,必先予之,白琳这个仇,她云可心记下来了,老人这件事不能不做个了结,就当为了老人牺牲自己的行径感动了,她云可心认下了这样的审理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