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11姐妹对峙
    “他为什么会追刁玉?我看是你的主意吧!你为了让我们帮你工作,就下这样的阴招,你说你,缺不缺德!”

    古名比想象中还要聪明,直接戳穿了云可心的计划,瞅着云可心,恨不得一口把她给吞了下去。

    云可心倒也不意外,她的笑容在嘴角加深,惬意看着盛怒的古名。

    “这戏是我导的不错,可这演员可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这擦枪走火的事情,也不能不发生呀,投入进去了,假戏真做起来,你想挽回,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哦!”云可心悠悠自得的一边剔着指甲,一边说话,根本就没打算看古名一眼的意思。

    古名在这一瞬间沉默了,他被眼前一直淡定,是胸有成竹的云可心给惊愕了一下,以前的他从来没有真正注视过这个小女人一次,他原本天生桀骜,眼高于顶,哪里能折服任何人,换句话说,他根本就是看不起任何人的。

    可此时此刻,他默默审视的瞧了一眼眼前这个看着毫不起眼的小女人,他看得出,她是个心中有志的人,遇事不急不躁,行事有理有序,倒真是个不可多得的、有能力的人。

    或许她现在还稚嫩,可这样的人历经时间沉淀,岁月磨砺,是会成事的人,或许,跟她合作,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古名心里滋生出这样的念头,却没打算就这样答应云可心的邀请,他桀骜的性格,容不下他快速的放下自己的面子,去跟云可心服低合作。

    可他知道这只是云可心的一个计划,心中的闷气却消了不少。

    “哼,就凭你找的那个憨头小子,想赢得刁玉的心,我看你是做春秋大梦了!我不信,刁玉会看上那个粗鲁的臭小子!”

    古名一脸不服气,话倒是说的平和了一些。

    云可心心里清楚,不管古名的话说的多么硬气,他的担心,也不可能少,她只要多多添把火,事情就快要水到渠成。

    “那就等着瞧吧,刁玉原本就爱运动,洪秀没别的优点,他就是运动的代言人,你说刁玉有没有可能真的爱上洪秀?我再好心提醒你一下哈,洪秀是直肠子的人,做事爽直,他要是真爱上了那可是一辈子不能更改的事情,谁再想撬墙角,可没那么容易喽!某些人是打,打不过他,比家境,最多也是旗鼓相当的,天才智力,人家女孩子原本就有,不缺不求,还真没什么优势自信,能再有机会抱得美人归了哦。”

    云可心怡然自得的说话,一边说,一边已经转身离开,她的话说的极其平淡,没有一点逼迫的意思。

    可听在身后脚步凝滞的古名耳朵里,那是千钧重力,直接落在他的心头上了,古名从没有过惶恐不安的心,在这一刻彻底凌乱不安了,他用自己的高智商的脑子分析了一下,云可心说的话,确实都有道理,洪秀身上有的,他都没有,他身上有的,刁玉自己有,照这样分析的话,加以时间融合,刁玉还真的有可能爱上自身具备侠义感的洪秀。

    “云可心!你这一招,还真狠!……不过,我佩服。”

    古名默默在身后喃喃低语,嘴角扬起一缕笑意,如今这世界,想要立足,没点手段的,还真不好过,云可心从善如流,又运筹帷幄,倒真是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对了,得尽快让她收手,不然真出事了,一切都晚了……”

    古名沉凝着看着走远的云可心背影,突然惊觉,危机感遍布全身,他急急忙忙的追上云可心的脚步。

    “那个,云同学,你说的话可算数?我答应你的要求,你能保证尽快满足我的心愿?”古名疾步并肩走上去,跟云可心算是放低了姿态,他不敢不着急啊,云可心的话,说的他胆战心惊,原本倾慕已久的心上人一直都没得到关系进展,这要再出叉子,天啦!让他直接死了还更干净。

    云可心依旧淡淡笑着,不急不悠。

    “你想好了,我可没有逼你,你是天才,不是真心想合作的话,我根本没办法驾驭你的。”

    “想好了,想好了,云同学,你还是快点想想办法,让我跟刁玉好起来吧,不然……不然你想招揽她,也没那么容易,是吧?嘿嘿……”

    古名笑的有点谄媚的意思了,他内心的不安惶恐,让他不得不放下姿态,有些事情一旦错过,想挽回,那可就比登天还难了,他那么聪明,不能够不明白。

    云可心见时机成熟,也就不打算再刺激古名,毕竟以后会是一个战壕里面的战友,同进退共谋事,那也是需要好的关系气氛的。

    “叫我可心就行了,欢迎你加入我的工作室,从此之后,你们只管倾心创作,我来为你们铺路打天下,合作愉快!”

    古名看着云可心伸出的右手,满眼真诚,目光中全是希翼,他也默默聚敛起心中的满怀斗志。

    在合适的年纪,跟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拼搏,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说不定一不小心就能创造出来一番奇迹,当然,这是后话,眼下,这群年轻人还在梦想的摇篮里。

    云可心跟古名达成共识,却并没有立刻让洪秀停止计划行动,只是,她告诉古名,这也是你的机会,你可以借机跟洪秀一起“争夺”追求刁玉,用你原本就有的一片真心,让刁玉体会到你的情意,有洪秀的助攻比较,你会更容易成功,毕竟,得来不易的感情,才会让人更加珍惜来之不易,轻而易举就到手的东西,往往到头来都逃不过被遗弃的命运。

    一个月时间,很快就变成了记忆,一个月以来,佳达的危机越来越严重,轩辕翊一直忙着公司的事情,很少去清澜别墅,有几次回来,也是匆匆来去,根本没时间停留,云可心也日以继夜的忙着,不过,这一个月却让她看到一点成就。

    古名跟沈欣荷的实力,还是让人眼前一亮的,原本就学业优秀,加上初生牛犊不畏虎的满腔热情,已经有好几组叫人眼前一亮的不错成果。

    云可心把做好的设计,仔细备好,这一天,来到佳达大夏,她找到轩辕翊的办公室。

    只是,她没有来得及走进去,就听见轩辕翊办公室里传来让她吃惊的声音。

    “轩辕翊!你别苦苦支撑了,这都是你的报应!当初你做下那些事情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今天等着你,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宣布公司破产吧,然后,从佳达的楼顶直接跳下去!这样你还能留一丝最后的尊严。”

    办公室里有个女人的声音满腔愤怒,尽管孱弱,却咄咄逼人的紧,云可心一听,那是她姐姐的声音,姐姐来找轩辕翊了,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不由自主的悄然躲在门边墙角,云可心心里难受极了,她很想知道,姐姐到底为什么这么恨帮她养大亲生孩子的这个男人。

    轩辕翊嗓音阴冷,赛过寒冰冷彻,这会,带着疲惫的痕迹,叫人听上去是那样的于心不忍。

    “云英!你是叫云英吧,看在你是云可心姐姐的份上,我一直不想正面跟你为敌,可我至今也没有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对佳达?今天,你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我到底哪里得罪您了吗?”

    轩辕翊的嗓音微有嘶哑,丝毫没有感情,冷厉的让人跟着寒心的程度,依稀可见,他冷冽背后,那深邃不可预测的雷霆怒意。

    “呵呵!哈哈哈!你装什么装?你自己做的事情,非要这样装无辜,你有意思吗?难道多年前,不是你害的你大哥惨死失踪?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

    云英激动了,提起往事,她满目的剧痛,说到激动之处,她忍不住的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脸色煞白,跟着难受的咳嗽起来。

    一边守护着她的轩辕睿急忙上前帮她平复心情,殚尽竭力,害怕她一口气喘不过来,就这样去了。

    轩辕翊,坠入云雾的迷惑,云英这是疯了么?大哥就在她身边,她说什么大哥惨死失踪,大哥是失踪过,可这不是回来了吗?云英到底想说什么?

    门口的云可心听见姐姐艰难的咳嗽,她再也忍不住跑进来,眼看着姐姐断断续续的呼吸着,她心里难受到极点。

    一个月前,她跟明与行那次去幻尘酒吧,老板年跟她说起的那个传说,她一直埋在心底深处,看见姐姐的羸弱样子,她又想起来这件事。

    幻尘老板娘说,坊间有个很诡异的传说,用七个女孩的阴肉为药引,加上一个秘方,可以让女人养颜续命,对病情极重的人都有效,这件事原本云可心不想多加关注,可看见姐姐那病弱欲绝的模样,她脑海里面又浮现出来那些话出来。

    “姐,你怎么样是?”云可心顾不上许多,上前半跪在姐姐面前,满目痛心,看着姐姐难受的样子,恨不得替她给承受了。

    云英显然没有想到又看见妹妹,还出现在轩辕翊的办公室里,她落幕的目光里满是沉痛,原本想说出口的话,这会哽噎在喉间。

    努力的抬起手,轻轻抚着妹妹的脸颊,满眼的疼惜,耳后,很突然的,云英聚集起全身仅有的力气,狠狠的打了云可心一巴掌。

    “跟你说过,离开这个男人身边,你是把姐姐的话当成耳旁风么!”云英脸色骤变,盛怒的气息,让她看上去精神了一点,却更加难受痛苦。

    轩辕翊眼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眼前,却没来得及阻止,他沉痛的从办公桌后面跑出来,一把拉着云可心藏在身后,让云可心远离了云英可以伤害的距离。

    “你怎么打人呢!她是你亲妹妹,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可你不能伤害你妹妹!”轩辕翊盛怒藏不住的爆发,冲着云英嘶吼。

    回头,他轻抚着云可心被打红的脸庞,心疼的手掌一直颤抖,若不是看对方是云可心的亲姐姐,他早就把这一巴掌还回去了,可对方是云可心的姐姐,他怕自己一巴掌下去,他的可可会心里难受。

    “我没有这种为虎作伥的妹妹,她也不看看自己到底在做什么,要是她知道自己身边的人是什么样的嘴脸,她还能这样做么?”云英十分的生气,气的面色由煞白变成铁青,脸色十分的难看。

    一边的轩辕睿这会担心到了极点,他附身安慰着云英。

    “英,别生气,小心你自己的身子,妹子她还不懂事,我们不能跟她计较。”轩辕睿的声音轻声轻语,像是生怕高声一点,就会吓到他正对着说话的云英。

    轩辕翊这会是一肚子怒火没地方撒,一个是云可心的亲姐姐,一个是他自己的亲大哥,这两个人要对他死死相逼,见鬼的是他还完全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样的事情实在让人懊恼到极点,他除了满肚子痛心疾首的怒火,竟有种哑口无言的苦恼。

    云可心这时候很冷静,她轻轻推开轩辕翊的庇护,再次走到姐姐面前。

    “姐,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仇视翊,我已经是他的人,你要是不能给我明确的原因……姐姐,对不起,原谅我,原谅我不能在体谅你,我不会再放任着你继续伤害我的男人。”

    云可心郑重的站在姐姐云英身前,说着痛心的话,猩红的目光中,再也忍不住落下的泪。

    原本都是至亲,她不明白为什么要走到今天这样的境地,快快乐乐的好好相处不好么!前世多么深厚的缘分,才能成就今世的亲人身份。

    云英在这一刻有些错愕,她吃惊的看着妹妹,很难相信她嘴里说的话,妹妹才十八岁,还是个学生,在她眼里,一直还是个孩子,可这一刻,她发现,她眼中的孩子长大了,不再需要人保护,也能独当一面了,这本该让一个做姐姐的欣喜的时刻,却是出现在这样的情景里,让她痛心不已。

    空气,在瞬间沉寂,像是停止了流动,每个人呼吸都变得压抑。

    云英久久的沉痛凝看了妹妹之后,她缓缓转身。

    “走吧。”这话是对轩辕睿一个人说的,却说的是那样叫人于心不忍的落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