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17牵线搭桥
    会议上,云可心说了不少东西,大多是一些激励的话,跟一些接下来大家需要努力的工作内容,因为主要是做设计工作,没必要天天坐班,云可心给每个人留了可以安静工作的位置,却没有强求每个人天天来,一个月开一次总结会的时候,都能到就行了。

    这样一布置,工作室里天天值守的人,就剩下尹丹一个人了,洪秀想了想,笑着跟尹丹保证。

    “小妹子你别怕,我会每天都来的,没有人能刻意为难你。”

    洪秀几分玩味,笑着跟尹丹说话的,眼角余光却一直在观察着云可心的反应。

    云可心没有说话,手里拿着一支笔,在桌子上转了几圈,到最后也没给洪秀什么态度,只是,威势让人有点心神恍惚。

    “散会!”

    云可心别开看向尹丹跟洪秀的目光,一句话说的气势十足,说完,人就已经匆匆走出去。

    古名,刁玉,沈欣荷有点尴尬的看了看尹丹,都没多说什么,在他们眼中看来,云可心对这个女孩有意见了,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对云可心悄悄说了什么,却显而易见,那句话给云可心很大的触动。

    从工作室离开之后,云可心心情不是很好,她打电话约了安靖,想跟她要一些东西,去的时候,却叫了明与行一起去。

    安靖没想到云可心不是一个人来,看她带着明与行一起,她就明白云可心是什么意思,只是,她没多说什么,上前抱住了云可心。

    “很高心见到你。”安靖静静的抱紧云可心,很自然的一个见面礼,靠近她身边的时候,却贴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悄悄的话,嗓音带着激动的痕迹。

    “谢谢您的好意。”安靖很小声的表示了她对云可心的感谢,不管云可心这样做会不会有收获,至少,她的心意是值得感谢的。

    明与行温润和煦,看着云可心跟安靖很好的样子,他笑开了。

    “你俩倒是难得的投缘呢!想不到你们认识不久,关系这么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认识很多年了呢!”

    云可心撇了一眼心看着很大的身边男人,跟着打趣道。

    “认识很多年就会向我们现在这样子啊?我记得,你们倒是认识不少年了吧!要不然,你俩抱抱试试,让我也看看,认识许多年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行不行?”

    云可心完全是俏皮的状态,跟明与行使用激将法,说着还故意推了他一把,把他推到了安靖面前。

    明与行被云可心弄得有点尴尬起来,看着安靖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的窘迫。

    还是安靖大大方方的替他解了围。

    “我一个黄花大姑娘,怎么能随随便便让他给抱了,想占我便宜呢!门都没有。”

    安靖有意调笑,话也说的看上去很轻松,可她还是没能掩饰得了眼眸中稍纵即逝的遗憾感觉,她是看明与行的犹豫为难,故意为他解围才这样说的,不然,就算明与行真的勉为其难的抱了她,怕也是心情很难好,与其为了一个拥抱让明与行讨厌自己,她还不如早点拒绝这个她渴望已久的拥抱。

    “看你说的,认识这么多年了,抱一下都不行,我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什么!嘿嘿嘿……”

    明与行嘴上接着安靖的话头,玩笑着,人却早已避开,看他笑的如释重负的样子,云可心在一边心里直骂他“呆子”,这么好的女人,这么好的机会,他都不知道珍惜,还真是一只呆头鹅。

    安靖看着云可心为明与行着急,恨铁不成钢的目光,又看着明与行那眼中有你,其他人都看不见的模样,她默默心酸,却并没有容许这种淡淡心酸在心中泛滥。

    能看见明与行在眼前,安靖已经觉得是一种难得的幸福了,能守护在身边的机会,也不是每个人都有,她能走到明与行身边,她已经很高心,就算永远走不进去这个男人心中,她也珍惜这能靠近守望的缘分。

    “都站着说话怕是都饿了吧,我们进去聊,点一些东西吃吃,这家店东西很好吃,有你……有你们喜欢的东西。”

    安靖记得清楚,明与行喜欢一种藤椒味的泡鸡脚,这也是她之所以很喜欢来这家店的原因,有些食物即使看上去做的很相似,口味也是有区别的,这家店的藤椒泡鸡脚有些年头了。她是在上学的时候,看见明与行吃了几次,凭着他丢弃的纸包装,才找到这里的。

    之后,她就成了这家店的常客,或许心底期许着会有偶遇邂逅吧,可这么多年,她一次也没看见明与行来过,这次能来,安靖心里明白,是托了云可心的福。

    “哦,吃,是永不落伍的话题,是我一生的美好追求,我去看看都有什么好吃的。”云可心看上去很开心,抢先走了进去。

    她是想有意给安靖明与行空间,她想,多点时间相处,安靖那么好,总会能让明与行感受到一点的吧,一次不行,那就两次,三次……

    总有一天,明与行会体会到两情相悦的美好,她云可心也能释怀她的那份狠深深的愧疚。

    三个人的约会,终究还是有点尴尬的,尤其是关系还那样微妙,好在几个人都是修养很好的素质,倒也没让人感觉特别难受。

    聊天很自然的锁定了三个人都关注的事情上了,明与行开始问安靖有关那件少女伤害案的进展问题,想多了解一些,也想自己能多给点线索。

    云可心看这个话题他两聊的倒也顺畅,她一直就没多话,说的少,听得多,大部分时间,都在吃东西。

    要不是觉得跟人见面玩手机有些不礼貌,她还想拿出手机来,玩几把游戏。

    警方经过勘查,加上筛网式监控搜寻,了解到那个拿着相面牌子的男人叫刘庚,本来就是一个网上逃犯,是东南沿海帮派“绝尘”的一个小头目,这个帮派的资料警方数据库里面也有,帮主雷威,是个凶悍爆裂的男人,只是,近两年他的消息就断了,就像是人间消失了一般,没了任何活动痕迹,要不是“绝尘”的一切活动还是井然有序的进行着,比没有出现什么大变动,人家一定都以为他死了,这件事变得十分诡异棘手。

    云可心一直听着安靖说话,说到“绝尘”帮头目雷威的特征的时候,她眼前却忽然想起来一个人的身影。

    “轩辕睿”,那个男人的特征很像安靖嘴里说的雷威的样子,尤其他的行事风格跟性格特征,尤其明显。

    可他明明就是“轩辕睿”!那张温煦的脸,就算她认不出来,轩辕翊不能认不出来他亲大哥吧?

    云可心心里想着心思,手里拿着眼前的一个杯子,恍惚的往嘴里送,拿到嘴边喝了一口,才惊觉味道不是很对劲,那是一个小瓶子的辣椒油,店家为了方便使用,每一张桌子上放了一小瓶子,心不在焉的云可心没注意,拿着玻璃杯就当是水,一口喝了下去。

    顿时被辣的剧烈咳嗽,满眼都是眼泪,云可心“腾”的一下从桌子边站起来,急的直跳脚,也没能减轻自己被辣的痛苦,那股剧烈的辣气直接从嘴里流进了心里,像是感觉胃都在跳动着。

    明与行正跟安靖说着话,发现云可心跳了起来,他在瞬间急的脸色发白,额头上巨汗淋漓,紧跟着拿着一杯水,亟不可待的送到云可心嘴边,心疼的一脸纠结。

    “快,快点喝点温水漱漱口,喝点水中和一下,都怪我,只顾着说话了,都没照顾好你。”明与行急的都忘记场合了,贴心的把水杯放在云可心嘴边,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在他心里,靠近云可心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根本想不到什么忌讳什么的。

    云可心看了一眼站起来的安靖,看得见她脸上的尴尬神色,她急忙夺走了明与行手里的水杯,“咕隆咕隆咕隆”的喝了几大口,之后,她觉得嘴里辣味好了一点了,急忙开口跟安靖道歉。

    “不好意思啊,安姐姐,我太马虎了,我……咳咳咳……”云可心刚开始说了几句话,又开始难受起来。

    安靖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明与行却已经急的面色惨白。

    “这样不行,太让人担心了,我的马上送你去医院!”

    明与行基本上说话的同时,已经开始行动,一把公主抱起来云可心,就大步流星的朝门外狂奔。

    店里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惊愕的也没敢阻拦。

    安靖迟凝了一下,紧跟着拿起几个人的随身物品,急忙跑着追上去。

    “等等我!我也一起去。”

    安靖被明与行的着急简直带偏了,被辣椒辣一下,应该不会出人命吧?

    不过也说不定,不是有人说过,辣椒吃多了胃出血的么!看明与行急的要出人命的样子,还真是挺吓人的。

    明与行抱着云可心还没到车上呢,云可心已经挣扎着下来了。

    要不是被辣的实在难受,一开口嗓子就火辣辣的疼,她都要破口大骂明与行一顿了,看他样子,不死还要被他吓死了,怎么一个很沉稳的人,在她面前毛毛躁躁的就失去了分寸。

    看慌慌张张追上来的安靖,云可心顿时把脸上的怒意有意加剧。

    “明与行!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了,被你吓死!你别跟着我了,我还有点事情。”

    云可心生气的时候,说话是很有力度的,有几分慎人,此刻她把自己的怒意演绎的惟妙惟肖的,到看不出来几分故意的痕迹。

    明与行有点不明白,他是哪里得罪了小祖宗了。

    他只是稍稍迟凝了一会,云可心已经跑出去上了一辆出租车,一会功夫就走了。

    安靖一直站在明与行身后,没有说话,不一会,她的手机讯息响了起来,是云可心发来的消息。

    “加油,安姐姐!”后面紧跟着一个偷笑的表情图。

    安靖默默沉凝,见明与行落幕的模样,她有些不忍心,却也能理解,云可心的一片善意。

    自己不能给的幸福,她不想霸占着位置,这样享受着一个人对自己的好,这样的方式疏离,或许有点伤害,却也是不得已。

    安靖走上去,陪在明与行身边,并没有多少情绪起伏,只是淡淡的温情和顺。

    “我们刚才吃的东西还没结账呢,我们一起回去结了吧。”

    安靖原本想让明与行先走,自己回去结账的,想想云可心的那句鼓励的短信,想想她的良苦用心,还是邀请了明与行一起。

    明与行是男人,这种时候也不好拒绝安靖的提议,跟着安靖并肩走了几步,他却忽然站住了脚步,认真的看着安靖。

    “安靖,我答应过可心,五年之后她还没接受我,我就会去找寻属于我自己的幸福,可我这话,我心里知道,是骗她的而已,我这辈子都不会放弃她的,我,不值得你守护。”

    安靖淡淡笑了,笑的风轻云淡,一眼看上去,似乎那样恬静安然,仿佛一湖春水,不见半点涟漪。

    “我知道……”

    “只是,一个人的相思路太苦,找个人搭伙一起走,至少不会太寂寞孤苦,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安靖低着头静静的说着话,若不是听得见声音,似乎她一直都没说过话,她也没看明与行一眼,一直都看着自己的脚尖。

    明与行久久沉默了一会,或许是太明白,一份没有回应的感情是多么的沉重,他有点疼惜这个傻女人,可他明白,他给不了她什么。

    “走吧,结完账我送你回去。”明与行随口就说出来这样的话,或许是安靖的那句“搭伙一起走”,让他有点感触吧。

    “嗯。”安靖没有拒绝,也没有多少欣喜的样子,她一直淡淡的,看似不经意,却又让人不知不觉能深深的体会到,她不在意之下,是多么深厚的在意。

    云可心并没有走远,她在停下的出租车车窗里,看见安靖跟明与行一起进去店里,不久后又一起出来,两个人是一起走的,她特别满意,特别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