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18鬼踢球
    不管怎样,明与行跟安靖有所接触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爱情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开花结果,虽然说强扭的瓜不甜,可谁又能说,悄悄种下的种子不会开花结果呢,她期待着那颗被搁浅的种子,能开出别样的花朵来,这样,她才能安心的享受属于她自己的那份幸福。

    辣椒的威力是不容小觑的,云可心的嗓子过了许久,还是嘶哑的,她想在外面多溜达一会,不然这样子回清澜别墅,让轩辕翊看见,她怕他会多想会担心。

    走在繁华热闹的街道上,身边是川流不息的人群来来往往,这样的热闹是让人安心的,也只有国泰民安的佳景里,才能看得见这样热情洋溢的一张张笑脸闲暇安适的漫步街头,川流不息,接踵而至。

    只是,走了一会,云可心明显感觉到了身边的不对劲,明明是初夏的时节,就算是晚上,身边也不应该感觉到这样的寒意,那感觉就像是身上汗毛一根根的竖立起来,明明什么都看不见,也没有起风,可身子就是莫名其妙的冷,甚至不自觉的打起寒颤来。

    “这怎么回事?”云可心喃喃自语,环视四周才发现,原本热闹的街头,到了这一块却显得萧条凄凉了起来,四周只能零散看见几个人,都是脚步匆匆,看表情也是有些不自然的紧张着。

    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云可心本能的抓住一个从身边匆匆过去的人。

    “你们干什么这么紧张啊?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云可心有点着急,急的顾不上礼貌的打招呼,已经直接开口询问原因。

    被她拽住脚步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女人十分诧异的目光大量起云可心全身上下,同时,也已经开口说话。

    “小姑娘不是经常来这麒麟街吧,麒麟街一直闹鬼,你没听说过么?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姑娘,还是不要逗留了,快点回家吧。”

    女人很快速的把自己的话说完,之后一个用力挣开了云可心抓住她胳膊的手,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走远了。

    云可心有点奇怪,麒麟街闹鬼,她确实没有听说过。

    不过,提起闹鬼,她顿时来了兴致,她记得淘宝客服说让她用完两次天眼才能完成四级升级任务,她正愁没机会呢,这下好了,就像是想睡觉的人,有人送来了羽绒枕头。

    云可心准备开天眼,看看这片到底怎么回事,准备念数码的时候,想想,毕竟跟鬼见面是有很大风险的,她得多做点准备工作。

    打开手机百度,有困难找度娘,度娘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都会告诉你,包括捉鬼辟邪的方式方法。

    在百度上搜索了一家最近的法器店,云可心去了一趟,选了几件法器,价钱还不便宜。

    回到麒麟街的时候,街上人更少了,明明才九点,那氛围已经感觉像是半夜子时的样子,宁静空气中有种慎人的气息。

    云可心站在街头,想想,开始之前,还是给轩辕翊打了一个电话。

    “喂,翊,你在哪?”

    云可心有点没话找话的意思,尽可能的用力说话,不然自己嗓音的异常,让轩辕翊有所察觉。

    “在公司呢!怎么,想我了?我一会忙完就回去找你,别着急!”轩辕翊明显的话里带着冷魅气息,听的某人是又爱又恨。

    可她能掐死这个男人么?

    答案是:不能。

    云可心觉得自己有时候讨厌这个男人到了极点,可又忍不住心心念念的脑海里面想的都是他的影子,让她挥之不去欲罢不能。

    “谁着急了!我是想说,你不回去才好。”云可心有些懊恼自己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急急忙忙的把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其他的她并没有在意到。

    电话那边,轩辕翊听着手机里面的忙音,峰眉瞬间凝蹙,他嘴里不禁喃喃而起:“回去?”

    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那丫头没有说“回来”,而是说的“回去”,那么,就代表着她不在家里。

    “这么晚了,可可还在外面,她到底在哪里?”

    轩辕翊蹙紧眉头喃喃自语,此刻哪里还有心情处理公司,天大的公事在他看来,也没有他的可可重要啊,他要去找他的可可了。

    轩辕翊急急忙忙的带着随身物品就飞奔出办公室。

    此时此刻的另一边,云可心已经打开天眼,看见了眼前的一切,即使是有所心理准备的她,也还是被眼前的一番景象给吓的毛骨悚然,胆战心惊。

    原本面前的普通街道,此刻在云可心眼前呈现的是一片森森白骨和鲜血组成的球场,球场上不少“人”,准确的说,不少脚凌空站立的鬼,各种生前死亡时刻的凄惨景象模样,正在踢足球。

    那足球也不是普通的足球,而是一颗人头,从颈部以下完全没有,颈部肌肉零零碎碎的破碎不堪,看样子那颗脑袋是被人直接从身子上拉扯下来的。

    球场一边还有不少“鬼”在看球,没什么秩序可言,各种姿态的存在着,却都面向球场,也就是云可心面前的这边。

    看着眼前的无数恶鬼,在骨山血海里不断穿梭,云可心有点后悔了。

    她没事逞什么能,开开天眼就以为自己是大拿了啊!要说一只鬼两只鬼她还能想办法糊弄一下,说不定还有把握糊弄过去。

    现在这么多鬼近在眼前,让她怎么办?

    就当看不见行么?云可心在心里默念着这样的念头,悄悄想转身,猫着腰身谨慎缓慢的回头。

    等她想跑,抬头一看。

    “妈呀!”一声惊叫,刚才看见的场景,竟跑到她前面来了,完全一模一样的场景,明明刚才她已经转身一百八十度,这些场景应该在她身后了,可她抬头,还是在她眼前。

    云可心直接头皮发麻了,她再怎么后悔都已经来不及,此时的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蜉蝣撼大树,螳臂当车,根本不可能有生机了。

    可云可心不甘心,她一直都是个乐天派,也一直乐观面对生死,谁都有死的那一天,只是什么都没做,就认命等死,她觉得不可能,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活着的时候做了些什么,让她云可心眼巴巴的直接放弃,这不可能。

    “各位鬼大哥鬼兄弟!我也是无心冒犯你们的,你们能不能放过我?等我回去,我给你们多烧点纸钱,你们看,行不行?”

    云可心笑眼咪咪,跟身边的那些鬼谈起来交易,为人处世都说要先礼后兵,不知道跟鬼交流这样子还管不管用,她也没经历过,只能是硬着头皮先试试。

    一只浑身烧焦的鬼和一只头上插着很多玻璃碴子,满脸是血的鬼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之后,烧焦鬼看向云可心。

    “你能看见我们?听见我们说什么?”那鬼很诧异,瞅着云可心全身上下到处细细查看,就像是考古学家拿着放大镜在考究什么古迹艺术品。

    云可心被看的心底直发毛。

    可她有苦说不出啊!也不敢轻易激怒这些鬼,不知道这些鬼到底有多大的杀伤力啊。

    “是啊!鬼大哥,你们要是有什么想说的,想跟家人传达的,我来帮你们,我帮你们跟家人传话!你们看好不好?”云可心话说的充满希翼,自己能看见这些鬼,利用上,说不定也是好事,不是有句话这样说的么!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鬼死之前也是人,说不定能聊的通呢。

    只是,那些鬼接下来的话,却让云可心犹如迎面被泼了一盆冷水,直接凉到心底。

    几个鬼同时各个诡异状态的“哈哈”大笑着,笑的云可心心里越来越寒碜,发毛的厉害。

    终于,有一只鬼停下笑声,看着云可心开口了。

    “小丫头!我们在这里都不知道待了多少年了,除了这里那也去不了,生前的事情,从我们死的那天开始,就像是泡影一眼,一点点就消失了,我们甚至都不记得我们自己叫什么名字了,哪里还有什么话传给家人,就算有,都不知道要传给谁了。”

    云可心茫然失望了,这鬼话也不知道能不能相信,只是这帮忙传话的“诱惑”肯定是行不通的了,那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她能从这里顺利脱身呢?

    直接撕破脸现在还不行,不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过这些鬼,就说打起来伤鬼伤己,云可心也觉得还没必要。

    人都有致命弱点,不知道这些鬼有没有。

    说到这里,云可心倒没像之前那么害怕了,虽然这些鬼长相上阴森恐怖些,看上去倒也没有害人的意思,这样说,有些人还不如鬼,人心有些时候比鬼还要心黑。

    保持着该有的戒备,云可心淡然笑着,跟身边的鬼聊上天了。

    “哦!这我倒是不知道,你们都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家人在哪了么?”

    “是啊是啊,很少人能看见我们的存在,即使看见了,不是被吓死了,就是吓跑了,小姑娘,你怎么一点不怕我们呢?”

    “怕呀!我也怕,可我知道,怕改变不了局面,也就不怕了,嘿嘿……”

    “说的也对,都说人三分怕鬼,鬼有七分怕人,其实,我们更怕人,只是有时候我们还没来得及害怕呢,那些胆小的人就自己把自己吓坏了,哈哈哈……”

    “这话我倒也听说过,可就不明白了,人怕鬼是因为鬼长得恐怖,鬼怕人到底是为什么呢?”

    “还能为什么,鬼最怕人往身上吐口水呗。”

    ……

    一只心直口快的鬼跟云可心聊的起劲处,把避讳的话脱口而出,像是已经忘记云可心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其他的鬼倒也没太在意,难得有人聊得来,他们似乎都很享受跟云可心聊天的过程。

    云可心在心里默默记住,原来最厉害的法器人人都有,也不知道这些鬼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都说鬼话连篇不能信,她也不敢确定准确性,只能把这话记在心里以防万一。

    云可心又饶有兴致的问了鬼一些问题,平时吃什么,住哪,怎么睡觉等等诸如此类,一般人的基本生活方式,到鬼那里是什么样子的,她都想了解一下。

    一群鬼围着云可心,聊的倒是很开心,那边的“足球”还在踢来踢去,远处还有许多鬼在看着。

    云可心心里到也着急,她是肉体凡胎,可不能被这些鬼一直缠着脱不了身,那样她不死也得饿死,鬼可以不吃不喝不睡,她不行。

    云可心正在苦恼怎么脱身,她忽然抬头看见妈妈易小茜从远处笑吟吟的走过来。

    “可心!你来了啊,太好了,妈妈好想你。”

    易小茜娴静大方,带着古典美的东方韵味,款款走来,在云可心眼里,是那样的熟悉,深深眷念。

    妈妈已经失踪三年多了,一直生死未卜,让她揪心不已,此刻看见妈妈活生生的样子朝着她笑着走来,云可心喜极而泣。

    “妈!我也好想你。”云可心急急起身,朝着易小茜走过来的方向,直接奔过去,她张开双臂,深情款款的呼唤着,似乎把三年来所有受的苦累跟委屈都化成那句呼唤,要扑进妈妈的温暖怀抱里。

    云可心没有意识到,她离妈妈的距离并不远,可她奔过去的步伐已经跑了好几步,“妈妈”的身影还是离她不远不近,而且,“妈妈”也在朝她走着。

    一声汽车“嘎”然而止的剧烈刺激刹车声音骤然响起,轩辕翊找到云可心的定位位置,正朝这边来,却猛地看见云可心朝自己的车头扑过来,好在他一直谨慎,动作又机敏,快速反应,才没让云可心伤太重。

    云可心也意识到不对劲了,加上身子撞击到车头部分,虽然不重,还是有些痛的,她瞬间清醒。

    “翊!”

    “可可,你没事吧?你怎么忽然跑起来冲着车子撞过来了?”

    云可心跟轩辕翊同时出声,说着话,轩辕翊已经扶着云可心的身子,到处在检查伤势。

    云可心抬头看见是轩辕翊,心里一阵安慰,她下意识环顾四周,那些鬼还在不远处,“妈妈”笑的最魅惑,在她眼前幻化成一只魅鬼,哪里还是妈妈的样子。

    云可心失落的目光往回撤,只是一眼扫过的时候,她看见了那颗一只被人踢来踢去的人头,此刻人头的脸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而让她无比震撼的是,那张脸。

    “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