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29真嫁明与行才行?
    “其实,明与行一直都在做着很多事情,他把消息都给我了,我知道,他是为了你。”安靖静静的看着云可心,笑容中满是羡慕,没有嫉妒没有恨意,这是一种境界,安靖的境界,已经到了一种高度,心胸坦荡,英姿飒爽。

    云可心微微一愣,明与行后来很少跟她聊她之前摆脱的事情,她也一直很忙,没有可以留意去问,现在安靖告诉她,明与行一直都在努力,却什么都没有告诉她,她还是默默沉默了。

    有些人的爱意很纯粹,很沉重,他只是一味的对自己好,从来没有半点索求,这样的爱,怎么能不让她有所感触,她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

    可明明知道没办法给与的,就不能给他任何希望,那将会是更大的伤害,她不能再去伤害明与行一丁点,原本心里就有一种隐隐的歉意了,再去伤害他,让她心里怎么能过意得去。

    沉默之后,云可心故作轻松的笑了,她看着安靖,有意解释,对于在意的人,多些解释,是有必要的。

    “安姐姐,你有点误会了,我跟他之间,是有合同的,他帮我调查这些事情,我们之间是有合同的,您别多想,我跟他,纯粹是普通朋友关系,我希望安姐姐不要多想,多给点他机会,让你们之间的感情能顺利的开花结果,我是真心想祝福你们的。”

    安靖静静的笑了笑,“顺其自然吧,我不想强求,却也不会轻易放弃的。”

    安靖说着话,拉着云可心的手起身了。

    “事情都需要慢慢解决,你也不用着急,你饿不饿?我今天准备了食材,想做点杂粮馒头,要不要一起去试试?”

    安靖嘴里说着邀请,行动上已经开始拉着云可心一起走了。

    云可心没有拒绝,她也很喜欢安靖在一起的感受,安靖的性子就像是一个没给她一点负能量的大姐姐,通情达理,又好说话,她不知道安靖这样的脾气是怎么想起来要做警察的,在她看来,她身上的气质,更适合做一个幼儿园老师,领着一群孩子嬉戏娱乐浮生度日,她温柔的就像是恬静的月亮。

    安靖一个人住的一间两居室,房子面积不算小,屋外外加了不少面积的阳光房,廊下种了十几种花花草草,长得都算茂盛,展示着主人很是恬静淡薄的生活方式。

    一时间,云可心看的陶醉,她竟很是羡慕安靖这样的生活,要是她跟弟弟也有这样一间带阳光房的屋子,她也会过的惬意不少吧。

    正想着憧憬,轩辕翊的冷淡脸庞闯进来她的思绪,她有些微惊,嘴角却不经意之间流露出甜甜的笑意。

    安靖正在把蒸好的南瓜揉进面团里,侧眸看了看有点凝神的云可心,她淡淡的笑着。

    “他对你好么?我说的是那个了冰面的男人。”

    云可心微微一怔,安靖怎么知道她在想谁?

    想想也正常,安靖是警察,原本就有观察细微的本领,猜到她想谁也是正常。

    “你认识轩辕翊?”

    云可心帮着安靖打着下手,嘴边蜜意散开,忍不住笑意的跟安靖闲聊着。

    “嗯,他跟明与行走的很近,以前总在一起,现在少了。”

    安靖的话,让云可心微微心里有些歉意,是对轩辕翊和明与行的友情,若不是因为她,他两好兄弟,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差点就形同陌路了。

    “我也希望他们能回到从前的安好关系,安姐姐,这需要你的帮助,希望你能多努力一点。”

    “随缘吧,人生进程中,总有人来来往往,有人擦身而过,缘来缘去而已,不能强求的。”安靖一如既往的恬静,没多少情绪起伏过,说着话,把揉好面团醒上,就等着上锅蒸了。

    她停下动作,审视的看着云可心的脸,神色显得有些慎重,像是有些犹豫,要不要把想说的话给说出来。

    云可心看得出安靖的欲言又止,她坦然的笑着。

    “安姐姐想说什么尽管说吧,我本来就是一个直性子的人,我们两之间,没什么不好说的,我真心当安姐姐是好朋友呢。嘿嘿嘿……”

    安靖见云可心都这样说了,也下定了把话说出来的决心一般。

    “可心,不是我有意要说轩辕翊的坏话,破坏你们的关系,只是,有些事情你未必清楚,我觉得你还是要多个心眼,别太相信他了,不然,我真担心你会受伤。”

    安靖有些严肃的跟云可心说了这样一段话,倒是让云可心有点惊诧,安靖的性子身份,不是一个爱挑人是非说闲话的人,她这样说话,也定是有她说这话的依据。

    姐姐对轩辕翊是恨之入骨的,原因她一直不得知,这原本就是她心底一直藏着的一个心结,现在连安靖都这样说,让云可心默默垂下视线,陷入了沉思。

    轩辕翊到底做了什么,总让人对他有这样的评价?难道他真的不能原谅?

    “不,不会的,他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子,面上,他或许真的很冷,可他真的算个温情的好男人,他把果果照顾的无忧无虑,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条,对长辈也很孝顺,我总觉得,他不会坏到哪里去的。”

    云可心极力维护着轩辕翊,也像是在说服自己不要多想,爱一个人,相互信任是基石,她不想随随便便就觉得轩辕翊的不是,很多时候,每个人看待同一个人,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她一直觉得轩辕翊这个男人外冷内热的很,不管外表是多么冷漠拒人千里,她也觉得,轩辕翊内心是狂热正面的。

    安靖稍稍迟凝,笑看着云可心,也许这就是云可心不可多得的人格魅力吧,在她看来,她总是相信世界的美好,即使也会遇到挫折坎坷,可还是会像一株沐浴着阳光雨露的向日葵,总是面向阳光积极灿烂的生活着。

    两人都没有说话的时候,门口有人敲门。

    安靖不知道这时候谁会来,打开门,发现是明与行。

    她回头看了一眼云可心,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云可心这个称职的“红娘”,总是不断的给他们创造机会相处。

    安靖略带感激的笑看了一眼云可心,之后温情的让明与行进来。

    明与行的注意力,一直没能离开云可心身上,安靖心里有点不适的,却也没太在意,她原本就知道明与行的心都在云可心身上,像她说过的那样,她愿意陪着他,陪他爱慕心中的美好,哪怕一辈子,她也觉得甘之如饴。

    “于行哥哥,你来的正好,安姐姐正好有点累了,你帮帮她。”

    “好啊,深感荣幸,能为咱们的警花大美女效劳,增进警民关系,是我的荣幸。”

    明与行爽朗的笑着,说着话,跟着安靖走到厨房台案旁边,看上几眼,就顺手的开始了行动。

    云可心微有惊讶。

    “于行哥哥你太厉害了!原来你是全能的啊,还有什么你不会的么!说出来让我也能感受一点自己的优势,不然,我怕在你面前,我无地自容了。”

    云可心看着干事麻利的明与行,笑的倾慕不已,她一直都觉得,明与行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她也很喜欢他的类型,只是有了轩辕翊之后她才明白的,喜欢和爱,可以不是一回事,她能喜欢明与行,有轩辕翊在,她却总是难以跨越喜欢跟爱之间的那一步之遥,不能爱上这个几乎接近完美的男人。

    安靖之前的话是没有说完的,因为明与行的到来,再接下去说显然已经不合时宜,三个人相处的时候,气氛有些微妙,却也算舒适。

    南瓜馒头紫薯馒头山药馒头,几种不同颜色馒头被他们随心所欲的捏成了不同造型,出成果的时候,还是有成就感的,这样纯手工制作的健康粗粮食品,自然是好东西。

    它们刚刚一出锅,云可心就笑的很谄媚的看着安靖。

    “安姐姐,有富余的么?有富余的,我想带几个回去?家里还有几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我想给他们带点。”

    “当然可以了,我看你,不止想带给孩子吧!”安靖随口开起玩笑,话说出口,她觉得有点不合适,刻意去看了一眼明与行的反应。

    果然,明与行面色微露尴尬不适,看得出来,提到轩辕翊,他便想起轩辕翊跟云可心的关系,总是心里有根刺的,不管他如何想掩饰,也终究很难减轻心中的痛意。

    云可心没有多留,不久之后,她就提出要离开,她想给安靖和明与行留下空间相处。

    只是,这一次明与行执拗的没有如她意,跟着她一起离开了安靖家。

    走在路上,云可心有点压抑,一直没有开口说话,明与行也没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的守在她身边,静静的走着,像是很是享受这样难难得的跟云可心独处的时间流逝。

    走了很久,云可心终还是停下脚步,无比认真的看着明与行。

    “于行哥哥!安姐姐哪里不好么?你怎么就不能给她一些机会?”

    云可心第一次用有些高亢的嗓音,质问明与行,他们之间第一次是这样的状态说话,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很平和的相处交流,除了这一次。

    明与行缓缓抬头,审视的看着明与行脸上浅淡的怒意,他看得出来,这是云可心对他的关心,尽管这种关系与爱无关,他却也觉得很受用。

    深爱一个人也许都是这样卑微的吧,因为爱,所以在乎,因为在乎,所以小心翼翼,生怕有差池。

    “可心,你不能这样说,你要这样说,那么,我能问问你么?我是哪里不好了,你为什么一直没给我机会呢。”明与行解释的话态度很是平和温润,淡缓的嗓音,无比暖意的看着云可心说出来,却也是很真实的质问。

    云可心有些语塞,确实,明与行也是无所挑剔的人,她为什么没给机会呢。

    情非得已!确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非得已。

    “算了吧,我也懒得多问你们的事情,我只想说,没有人会一直原地等着你的,一旦错过,你后悔都来不及了,机会摆在面前的时候,就要懂得珍惜,别等到失去了,再去想,当初为什么没有把握,安姐姐跟你真的很合适。”

    “嗯,我会考虑的,再等等。”

    明与行浅淡温煦的笑着,目光一直涟漪的看着云可心的脸,像是永远也看不够的样子,其实,他的心里很想说,怎么没有一直等着的心,他不就是,只要你回头看看,就会看见我一直都在,守候在你身后。

    云可心有些无语了,再大的力量,总是打在棉花团子上,也会叫人觉得无聊。

    她不管多想明与行能跟安靖在一起,也不能强行把他们绑在一起,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只要过得高兴,一直单着,享受单身的快乐,也没什么不可以。

    明与行把云可心送到清澜别墅门口不远,才依依不舍的离去,知道云可心一定很牵挂云琦,明与行一路上说了不少云琦的事情,云琦在明家过得很开心,跟他相处也融洽。

    云可心有些无奈,她不管自己的亲人们多么喜欢明与行,她终究不能为了亲人选择明与行,日子终究是要自己过的,不管任何人都无法替代,她选择了轩辕翊,觉得就会是一辈子的不离不弃,在此刻的她看来,几乎没什么事情能改变她的心意了。

    回到清澜别墅,刚刚走进房间想换身衣服,轩辕翊紧跟着就进了屋,从身后一把抱住她,吻着她的脖子。

    轩辕翊的吻有些热烈,抱她的力度很紧,吻的有些重,让她能感觉到吻痕里面的隐隐刺痛。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轩辕翊的情绪里面有点失控。

    想想轩辕翊回来的时机,云可心猜想着,定是这个男人又小心眼了,他估计知道是明与行送她回来的,这是有些酸楚的意思。

    “我跟于行哥哥真的没什么,你别多心了,他对我是不错,可我……”

    “明家今天在媒体面前,公开了你跟明与行的男女朋友关系。”

    轩辕翊有些用力的咬了一口云可心,含在嘴里的话,说的却是很清晰。

    云可心禁不住的身子一颤,不知道是被咬的刺激了,还是轩辕翊的话让她吃惊。

    回头看着紧紧抱着环抱着自己的轩辕翊,云可心在他目光如炬的注视下,忽然感觉自己理亏的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翊,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我根本没想过要这样子的。”

    “我知道!”

    轩辕翊没有多话,简单几个字之后,就变成行动主场了,他贪恋云可心的身子,贪恋她的反应,水嫩的肌肤,柔滑的感触。

    云可心来不及多余的解释,很快进入情绪,这个男人总是能随时随地的挑起她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

    ……

    一番雨露旖旎滋润,云可心全身都湿透了,眷念乖巧的躲在轩辕翊健硕宽敞的怀里,她依旧不能放下刚刚轩辕翊说出来的消息。

    “翊!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可不能任由媒体乱说,这事要是被你妈知道,我怕她再也不会接受我这个儿媳妇了。”

    云可心很是紧张忧虑,她见过周凤鸾,虽然对她也不算热情,却也没有为难,要是明家执意要这样说话,她担心,周凤鸾的态度就很不一定了。

    “可可,现在的佳达腹背受敌,你姐他们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佳达,一直在找机会对我们试压攻击,还有别人虎视眈眈,现在这时候,要真是跟明家撕破脸,还真是没那个实力。”

    “那可怎么办?难道我真的要嫁给明与行才能平息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