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38设计赛选手被打事件2
    气定神闲的走到众人瞩目的焦点之处,云可心倒也没多给情绪,她浅淡微笑,缓和的声音却不失节气的质问面前的中年大叔。

    “这位叔叔您好,我是云可心,请问,您是怎么确定,这件事就是我做的呢?请问,你有什么证据么?”

    云可心不亢不卑,淡淡质疑,她身上的温和气质,倒是让人激动不起来了。

    “怎么确定是你?你还要证据?你大人有理了,你想得比赛冠军,也不能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呀!”人群中有人咄咄逼人,冲到云可心面前,嘴里说着话,嘴里喷着口水那种,要不是云可心用双手挡了一下,估计口水都喷到她脸上去了。

    可对方面对千万人的镜头如此诬陷,云可心也不能沉默不语,只能叫人家觉得她是默认了。

    “麻烦您用脑子好好想一想,真要是我想得名次打人,我为什么不打呼声最高的古名、刁玉、沈欣荷?打他们机会不是更大吗!”

    “他们是你工作室的人,一丘之貉,谁得到名次你都有好处,你当然不会打。”

    “哟!叔叔您知道的倒真不少!您要这样说,我也问问您,您这样说话是不是想诬陷我呢?自己孩子得不到名次,看我好拿捏,就想来出出心头气吧!”

    云可心不甘示弱,这种情况下,她不能让大家觉得她理亏,她心中坦荡荡,也不觉得理亏,根本没必要示弱。

    有人看云可心不好惹,开始露出怯懦的眼神想退避,有人却还是咄咄逼人,根本不打算放过。

    “你这个小丫头!你敢胡说八道。”一个中年女子满腔怒火,看似被气到极点,尽情发挥着女人的撒泼优势,冲到云可心面前抡起胳膊甩开手,就要给云可心一巴掌。

    云可心想避让也来不及,舞艺卡的开启数码她还没来得及念,她觉得这下这冤枉的一巴掌自己算是逃不掉了。

    只是就在这时候,一个高大峻拔的身影,疾步从人群外走进来,在女人巴掌落下之时,来人已经擒住了中年女人的手臂,牢牢掐着,让她丝毫不能动弹。

    轩辕翊冷冽噬人的目光带着强烈杀气,叫人不寒而栗的畏惧,想打人的中年女人避讳着不敢看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吓得脸色青紫浑身发抖,感觉下一秒就能被吓死了的那种。

    云可心没想到轩辕翊这时候会出来阻止,保护她,不顾一切,他们的关系一直在网上有流言,加上明家公布了她跟明与行的“恋情”,这些事情一直捕风捉雨的流传着,各种版本各种评论,这时候轩辕翊这样护着自己,还真不是好决定。

    可云可心也能理解轩辕翊的心情,他就是不想自己受到伤害,一丁点都不行,他看不得她受伤,只想出来保护她,完全不计后果。

    现场有人因此愤怒了,面对强势,总有几个不怕死又觉得自己正义英雄本色的。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有事说事,拉着人家不给说话你以为就厉害了!全国网友都在看着呢!难道你们想一手遮天了不成!”

    有人不顾死活的怼着轩辕翊,跃跃欲试,甚至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愤怒着。

    轩辕翊刀锋般目光横扫而去,那人吓得腿软,一屁股跌倒在地起不来,却还是不甘示弱的迎着轩辕翊的逼迫目光,没有退却。

    云可心开始为轩辕翊担心了,他是在护着自己,可要是在千万人面前为了护着自己,真做出什么冲动的举动来,那他两也是没活路的,这时候必须冷静,轩辕翊面对她的问题就没办法保持冷静,她不能不思虑周全。

    “翊,别这样。”云可心及时的上前,拉开轩辕翊擒住别人的手臂,温和浅淡的笑意,看向轩辕翊,小声的说话声音,尽管轻微,却如同春风细雨润物无声般,直接落进了轩辕翊的内心深处。

    男人的本性好斗,天性冲动的人多,女人是水,柔情似水,一个男人身边有了一个能及时浇灭他冲动怒火的女人何其重要,这世界上原本是没那么多坏人的,很多人之所以陷入了牢狱之灾,也仅仅只是一时冲动,没能克制住自己的脾气酿成不可挽回的局面罢了。

    轩辕翊看见云可心的眼睛,便缓和了很多戾气,平静下来,便思虑周全了许多,他也知道这种场合不能轻易出事,会无法收拾,即使一个人的本领再大,也难敌民意这滔滔洪水的来势汹汹。

    督导见这种情况,急忙上前来发挥他的救场作用。

    “既然大家都有意见,那今天我们就做个临时调解现场,来把事情说清楚,大家都别急,先消消怒气平和一下心情,先坐下,坐下来说,到底怎么回事。”

    督导笑面春风,说话间已经示意助理把设计比赛现场桌椅摆设方式,换成了临时调解会的现场样式,一边一排桌椅,面对着对方,还给所有人送上了一瓶水。

    云可心也坐下来了,就坐在轩辕翊身边,她怕轩辕翊会冲动,她好及时的阻止他,她知道,在她的问题上,他总是很难克制情绪,印证了那句话,不管男女,一旦恋爱了,智商就急剧下降成负数,轩辕翊已然不太理智,她不能再失去分寸,那样无法无天的后果,很能承受的。

    “这位先生,现在请您说说,您的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督导临时变身调解员维持现场秩序,主持现场。

    中年男人难解怒意,现如今的情况,每个家庭基本上就一两个孩子,哪个孩子不是父母掌心宝,含在嘴皮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着的宠溺呵护着,哄都哄不好的,谁会往死里打的,除非那个父母脑子不正常。

    知道自己孩子都被人打到进医院住院了,谁还能保持平静的一点没脾气。

    中年男人愤恨的瞅着云可心,认准了她就是罪魁祸首,却心悸与云可心旁边的轩辕翊冷冽的霸气表情,没敢太冲动而已。

    “我儿子今天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听说他进入这次设计大赛的前十名,我们全家都高兴坏了,本来准备陪他一起来的,他说看见我们在会更紧张,所以我们才没跟着一起走。,准备在家里看直播支持他的,谁曾想,人还没出门多久,就有人打电话来了,说我们的孩子被人打了,还打的住进医院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中年男人越说越气,说到最后猛一拍桌子,拍案而起,虎视眈眈的看着云可心满目猩红的愤怒,看样子要不是有所克制,早就上前打人了。

    另一个家长也忍不住开口控诉了。

    “我们家倒是跟着的,看孩子今天这场比赛挺重要的,我们想着开车过来,谁知道车子刚刚走出小区大门,就出事了,车子前面倒下了一个孕妇,把我们吓得,都急坏了,还以为车子撞到了人,我跟我老婆匆匆下车去看孕妇的情况,到车前一看,人家根本就不是什么孕妇,是一个男人假装的,看见我们之后,也没有耽搁多久,冲我们诡异的笑着,之后就先走了,等我们惊讶的回神,发线不对劲的时候,听见车子后面有异常的动静,觉得不好的时候,跑过去一看,就看见我家孩子倒在地上,人已经被打晕了过去,太狠了,他还是个孩子,怎么能忍心下这么狠的手!”

    说话的男人控诉着,忍不住的心疼掉眼泪,自己的孩子自己平时都舍不得动一根手指头,被人直接打晕过去,想想就心疼的受不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的鬼话,不流泪只能说还没到疼的地方,真的心疼了,哪里还能忍住眼泪掉下来的趋势。

    另外一个家长来的是妈妈,女人天生是水做的,本来就是眼泪多,这时候早已泣不成声,听着别人的孩子被打经历,想想自己的孩子还在医院忍受着疼痛,她就恨不得疼的是自己,不想让孩子受这样的苦痛折磨。

    将其他两位家长都陈述了遇害经过,她抽泣着,也跟着开口说起她不愿面对的事情。

    “我女儿是最乖巧懂事的,从小到大我都没打过她一次,没有动过她一根手指头,她心思细腻聪明可爱,我说什么她都能好好的听话,我不知道怎么有人能这么狠心,去打她,她那样的乖巧懂事,怎么忍心的!……我是全职妈妈,基本上每天都会有很多时间陪着孩子,今天也是陪着她一起来的……我家离学校不远,走路也就十几分钟时间就到了,我们一直是走着来学校的,没想到,今天,我们才走了半路,还没来得及到学校,居然被人给打了,那些人太狠了,打我都可以,我还能接受,专门打我的孩子,他们专门打我孩子啊!你们说是不是禽兽!是不是禽兽!”

    女人抽泣着一边说话一边哭泣,越说越激动,到最后激动的嗓音都变了,目露凶光,看向云可心方向,看样子恨不得一口把云可心给吃掉了,一口一口咬死她才甘心。

    云可心听着众人述说的遇害过程,她也觉得很痛心,这些人确实狠心,为了陷害她,都不惜针对无辜的孩子们了,想想就痛心。

    只是,他们凭什么说是她云可心幕后指使的呢!那些打人的人明显没有直说是她指使,这些人到底怎么认定是她所作所为的?

    “对不起!不管怎么说,这事也是跟我扯了关系,我在这里跟受伤的孩子们说一声对不起。”

    云可心很诚恳的站起来,跟对方鞠了一个躬,不想良心不安而道歉,紧跟着,她不想别人误会她是“认罪”了才道歉的,问出来她的不解之处。

    “我想问问各位,你们是怎么确定那些人是我指使的?是谁告诉你们的?”

    云可心的话说的很平静,淡漠无波,却极具威慑力,不怒而威的气势,她不能平白无故的被冤枉了,舌头根子压死人,一两个人说说也能掀起一场波澜,何况这千万人观看的直播,要是她被确定了是伤人的幕后指使,以后出门说不定就能被人拿臭鸡蛋给砸死了,她不能不为自己开解辩白。

    几个家长面面相觑,互相看看别人,刚才他们只顾着愤怒,听有人乱哄哄的在人群中说,这事就是云可心干的,他们正找不到罪魁祸首,“云可心”的名字,就被牢牢记住,一路上都在气愤的寻找着云可心的踪迹。

    孩子出事,家里能来的亲戚朋友都来了,先后来到学校,知道今天正在举行设计大赛决赛。

    三家人却谁都不认识谁家的人,有几个人在中间说话引导他们来找云可心,也没人知道是谁家的家属,偏激情况下,只能认定看事实。

    这会云可心心平气和的质问大家,加上看着云可心的温和气度,谦逊的作风,平和的心态,怎么也不像是个下狠手打同学的人,他们开始有些疑惑动摇自己的念头。

    只是,,一时间他们也没能立刻放下成见,这件事要找个背锅侠,事情闹到现在,没背锅侠接盘不好收场,谁也不愿意随便承认了,自己就是那个糊涂的人。

    “不管谁说的,空穴不来风,是不是你做的,你心里有数!”中年男人咄咄逼人,底气虽然不如先前的十足,却也没示弱的痕迹。

    “对对,你说你没做就没做了!我们的孩子不能白白给人给打了吧!我们就要找你。”

    不知道是看着云可心好说话好欺负,还是看上去轩辕翊是一颗大树,挑战着很有成就感,几个家长沉默了片刻之后,先后一致认同的“讹”上了云可心,这件事没个了解,大家都在看着,不好收场,谁也不想随便承认跌面子的事情。

    云可心有些无语,都说孩子会无理取闹,大人未必就不是,很多时候事件真相被偏颇了,人们不会觉得有多么重要,有人承担后果就行了一样。

    可她不能随随便便就背下了这个锅,她不傻,还没傻到被人诬陷就乖乖认倒霉的地步,她之所以还在说话,有她自己的想法跟安排。

    轩辕翊眸底越发暗沉,闪着凌厉光芒,冷冽的越发厉害。

    “你们要是这样蛮不讲理,我倒是有很多蛮不讲理的办法。”

    轩辕翊话虽然说得极其平淡,似乎就在闲话家常的口气,可说出来的话传到别人耳朵里,直接寒气入骨般刺人,叫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