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在淘宝买老公 > 139设计赛选手被打事件3
    “你,你这不是仗势欺人吗!”其中一位家长隐着心中恐惧,用颤栗发抖的目光躲闪的瞧着轩辕翊,用尽全身力气的抗拒着强权强势。

    他的言行立刻引起来更多人的附议,好像谁都觉得轩辕翊不该高高在上的俯瞰众生的样子,一直以来也都是敢怒不敢言,在他们看来,人都应该是平等的,轩辕翊不该拥有比别人多得多的财富势力,没有多少人能看得见他背后的付出和汗水。

    轩辕翊目光冷厉,他知道,很多时候,同样的事情,在不同人身上发生,会有人用不同的态度去解决,就像是现在,原本是要谈孩子被打的事情,去寻求途径妥善解决,却渐渐正在演变了本质,就要变成对他人格的声讨,偏离了事情本身。

    云可心这时候略带焦急的目光看了看远处,她之前托刘芳去办的事情,这时候应该有眉目了,怎么还没看见她等的人来?眼下情况,她有些着急了,现场情况诡谲莫测,随时都会有变化,要是在直播的镜头前没有为自己成功开解,怕是以后想解释都很难了,人家会觉得她是事后的公关处理才那样作秀。

    轩辕翊眼角余光瞧见了云可心脸上的担忧痕迹,他悄悄的,握紧云可心的手,让自己安心的温暖传递给云可心,帮她平静情绪。

    这种时候,怎么能让自己的女人担惊受怕惶恐不安,在轩辕翊看来,一切没能让他的可可安心的事情,都是没有办好的事情。

    “这位先生,麻烦您不要随便说话,说话是要经过大脑分析后,才决定合不合适能说出来的,一我没有仗,我一直在就事论事,二我没有欺人,到现在为止,我们都坐在这里公平平等的交流着,不存在欺人,您要真觉得这样说话非常合适,我倒是不介意把您说的话彻底给落实。”

    轩辕翊说的话快速而稳健,很快说完一段利落的话,炯炯目光扫视全场,气势震撼众人目光。

    谁都知道轩辕翊是说到做到的,以他实力,想对付几个闹事的人他是手到擒来的,可他没有采取强硬手段,还在跟大家唇枪舌战的争辩,他是隐忍着耐心的。

    现场顷刻间鸦雀无声,像是在这一刻开了静音模式,谁也没有说话,甚至呼吸的声音都没敢发出来,怕引起别人的注意,自己变成众矢之的。

    只是这种静谧有种强烈的压迫感,压迫的人们很难受,就像是被谁狠狠的卡住了脖子。

    云可心这时候开口了,她的嗓音如沫春风,缓缓渗透人心。

    “大家都别着急,我理解同学被打,家长叔叔阿姨们的心情,事情出来之后,是要妥善解决的,责任在谁,需要证据,而不是无凭无据的想说谁责任就是谁的责任的。”

    “说得对,说话做事就要有理有据,我这里有证据,说明这件事跟云可心完全没有关系。”

    云可心的话刚刚落音,会场之外走过来一道洪亮磁性的好听声音,来人不是明与行又是谁,他的身后紧跟着身穿警察制服的安靖,两人一前一后脚步匆匆的来到众人面前,明与行手里高举着一个优盘,从进来会场之后,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云可心身上。

    轩辕翊周身气息顿时聚敛浓烈的冷意,他刀锋般目光敌意的落在明与行身上,这种时候,明与行的出现,无疑让他在千万人面前表现着他对云可心的呵护关心,网上公开传言着云可心是明家儿媳妇,是明与行的未婚妻,原本轩辕翊就心中不快,这时候,更加的膈应。

    “于行哥哥!你们终于来了。”

    云可心看见明与行手里的东西,知道事情已经办妥,客气笑迎着走来的明与行跟安靖,可落在轩辕翊眼中,却全都是对明与行的“情意绵绵”。

    轩辕翊生气,非常的生气,他知道有参赛选手被打的第一时间,就已经下命令去调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他的消息还没来,给明与行抢了先。

    “可可,你过来。”轩辕翊心底怒意翻涌席卷,面色冷硬,伸手拉住站起来的云可心,强迫的让她坐下。

    云可心有点惊诧的看着轩辕翊拉自己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原本不想在众人面前跟任何人公开过于亲密的关系,不管是谁,公开场合,合适的相处距离,她觉得是基本礼貌,有些亲密关系,那叫隐私,一个人没有一点隐私的全部生活都暴露在大众面前,那么,他就像是一个没穿任何衣服的人走在大街上,是多么的尴尬。

    明与行没有跟轩辕翊明争暗斗的争执,他更关心的是怎么帮云可心“洗白”的事情,得到刘芳传递的消息第一时间,他便按照云可心的提议,去找了安靖帮忙,调查每一个被害学生出事地点的,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找到故意殴打参赛选手的那些人,都是本地的一些混混,快速的抓住了几个稍加审问,便已经交代是一个当地的富少所为,一切都是这个富少指使的,而富少一口咬定,这件事没有任何背后的主谋了,全都是他的主意。

    时间紧迫,安靖他们没有深究,就赶来了安大的设计大赛会场,把一切相关证据展示在大众面前。

    安靖的身份并不简单,让他们的消息更加增加可信度。

    现场许多人之后就选择了相信云可心的清白,网络上网友评论也渐渐少了对云可心的正面抨击,虽然偶尔有一两句质疑的评论,却很快的被淹没,成不了潮流气候了。

    云可心终于在心底暗暗松下一口气,谁也不想平白无故的被冤枉,被指责,纵使很多时候无力辩白,那也会变成落在心头的一块巨石,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能快刀斩乱麻,快速高效的解决掉麻烦当然大快人心,让她非常的高兴。

    云可心很感谢安靖跟明与行的竭力帮助,她起身去给安靖和明与行道谢,想说一声谢谢。

    轩辕翊见云可心起身走向明与行,本能的跟在她身边,一起前去了。

    云可心走到明与行身前,还没来得及说上话,忽然,她脚下被人快速的暗暗绊了一下,她整个身子失去重心,直接扑倒,方向正是明与行身前。

    而她身后的轩辕翊这时候被一个人挡住了视线,是苏乔,苏乔身手一向矫健,稍稍用功,就成功绊倒了正在走路没留意的云可心,紧跟着来到紧随云可心身后的轩辕翊面前,跟着失去平衡的模样,一下子倒在了轩辕翊臂弯里。

    “啊……翊哥哥!”苏乔一声惊叫失魂落魄,叫的动人心弦,出其不意。

    云可心用时咬紧了牙关,极力想稳住身形未果,扎扎实实的倒在明与行的怀里。

    现场的画面顿时变成两两相拥的画面,明与行担心受怕的,满目怜惜疼爱关怀,抱着怀里的云可心腰部。

    轩辕翊一脸错愕,看着在怀里仰面看着自己的苏乔,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已经被耳边的一阵高声呐喊喊的震耳欲聋。

    直播画面这时候被人故意切断,包括现场的各种照明灯具,原本封闭的拍摄现场顿时昏暗,人们刚刚从明亮的地方进入,更是眼前一片黑暗。

    众人皆是出其不意,有些人惊慌失措的喧哗着,现场很是嘈杂。

    苏乔是早就准备的,她这时候迅速反应,紧搂住轩辕翊的脖子,一个火热香吻就送上去。

    黑暗中的轩辕翊感觉到不对劲,可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现场的灯又恢复了,断掉的直播也因为有了电,直接开始了,原本断电之后不会一点看不见,会有应急灯,可明显是有人破坏了应急设备,才有这一瞬间的短暂黑暗。

    可对某些人来说,只要这短短几秒的黑暗机会,已经足够,光明再次来临的时候,苏乔正在吻着轩辕翊,轩辕翊想推开苏乔,大手正紧紧的抓住她臂膀,看着不像是要推开她,更像是用情至深的紧张投入。

    而明与行对突发情况始料未及,他全部身心都是要保护好怀里的云可心安全,紧张之下,一把抱住她身子紧搂在怀里,让她身子离开了地面,灯亮的时候,明与行正抱着云可心的杨柳细腰,把她悬在半空,那状态,是无比亲昵的,让人瞬间遐想菲菲。

    直播是播出去的,可现场的督导也知道这次的事情闹大了,他不用看,轩辕翊身上的冷气都已经让他感受到寒冷刺骨的感觉,他第一时间去关掉直播,顺手抹了一下额头,已经是一手的冷汗挥下。

    督导是关注时下热闻的人,又怎么不知道轩辕翊的铁血无情,出了这样的事情,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命他已经不奢望,能不牵连自己的家人安危,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陪着比哭还难看的笑,督导点头哈腰的谄媚来到轩辕翊面前三尺之外的距离,颤颤巍巍的诉求。

    “轩辕总裁!这,这都是我的错,我的错,你放心,我一定收拾好残局,然后以死谢罪,以死谢罪!”

    督导就差当场吓尿了,整个人都在发抖,看着轩辕翊阴沉诡谲的脸色阴沉,心都快跳出来了,甚至开始紧张的有血丝从嘴角溢出来。

    云可心也知道,轩辕翊这是到了盛怒的顶点,他冷彻的寒冰面孔从没有过的生硬,她知道轩辕翊在乎被人算计,在乎她现在的处境,他真的生气,怕真就酿成了一场血雨腥风。

    云可心急忙的走过去,小心翼翼的主动拉住轩辕翊的手。

    “翊!冷静一点,答应我,不管什么时候,生气了,深呼吸三次,然后再决定要做什么,好不好?”

    云可心话说的很小心,说实话,她也害怕轩辕翊生气的模样,也担心被祸及鱼池,可她明显的看出来,自己要不出声,督导的命就要保不住了。

    就算督导的死连累不到轩辕翊,可他也是一条鲜活的性命,四十多岁的男人,应该也有家庭了,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承担责任的年纪,这时候忽然倒下去了,倒下的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家庭的凄凉苦难。

    她云可心也是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当事人,当年爸爸忽然去世的时候,她的天就已经塌下来了,她饱尝了失去家里顶梁柱的痛苦经历,实在不想看见另外的人也要经受这样的苦痛,而自己眼睁睁的置之不理。

    轩辕翊很是郑重的看了一眼云可心,看着她一张无比纯净的小脸上,那忐忑不安的请求,他看得出她是害怕的。

    原本不想让她有这样的情绪的,偏偏怎么呵护,总会出现意外情况。

    现场工作人员在督导走向轩辕翊的时候,早已将功折罪的快速清场,不管有人多么想留下来看看后续,也被强制的赶了出去,包括哪些工作人员自己,也紧随其后逃难一般的全部撤走了,现场只剩下那个督导,加上轩辕翊,云可心,明与行,安靖,苏乔。

    苏乔原本也打算及时的离开的,可她想走的时候,被安靖给擒住了,安靖身为警察,功夫不在苏乔之下,又是趁苏乔完全不备的时候出手的,便很容易的卡住了她脖子,挟制住了她。

    督导感觉自己就像是蒸锅上快被蒸熟的蛋,今天结果是必死无疑了,他实在无力支撑身子,瘫软在地上起不来了。

    苏乔冷笑的看着轩辕翊,她根本不打算瞒住轩辕翊什么,是她做的,就是她做的,她断轩辕翊不会拿她怎么样,轩辕翊承受着那该死的父母留下的天大恩情,才对她照顾有加的,这个原因让她无比剧痛,她早就宁愿轩辕翊能亲手了结了她的性命,能死在轩辕翊手里,她都觉得是幸福的,偏偏轩辕翊从来不对她下死手,让她生生承受着每天心在油锅里煎熬一般的苦痛,无法自拔,难以承受。

    云可心专注的看着轩辕翊的眼睛,满目的温情微笑跟恳求,犹如春天里的和风细雨,点点滋润的温和。

    都说春雨贵如油,云可心的温柔笑容,对轩辕翊也是这样的金贵作用,他很受用的看着面前的云可心,似乎先前的所有不快都跟他没半点关系,一把把云可心柔软度身子搂紧怀里,紧跟着在她额头温情的亲了一口。